Quantcast

女生群最近聊到的意大利吊灯式,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体位?

聊聊性和扫黄(含视频未成年勿进)

中国1.8亿独生子女面临的非常严峻问题,已经来临!

母子乱伦,隐秘而伟大?

91大神,夯先生被抓了,勾引百名女性拍A片!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7000亿成都农商行或重归国有

贸易金融

诚邀各领域专家学者、从业者及机构投稿或荐稿
与30余万行业精英分享与共同发展
投/荐稿邮箱:tougao@sinotf.com


前言:被民营实际控股7年后,总资产超过7000亿元的成都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成都农商行),或将重归国有。

来源|经济观察报 首席记者 李微敖 


在被民营实际控股7年后,总资产超过7000亿元的成都农村商业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下称:成都农商行),或将重归国有。


2018年8月,数位消息人士告诉经济观察报记者,8月1日,一家外资会计师事务所的工作人员进驻成都农商行展开工作;8月2日,该行新的股东代表,来到成都农商行,与该行多个业务部门见面会谈,梳理现有的业务,探讨、规划未来发展方向。


新的股东是谁?


其中一位人士称,“四川省国资与成都市国资将联手接盘,并以成都国资为主。”


另一位消息人士则介绍,具体的财团成员包括,四川省属国资企业——四川发展控股有限责任公司(下称:四川发展),成都市国资委下辖的成都金融控股集团有限公司(下称成都金控),以及四川宜宾市属国企——四川省宜宾五粮液集团有限公司(下称:五粮液集团)。整个交易作价约为196亿元。


上述消息人士亦表示,这一方案目前还可能有一定的变数。


8月1日以来,经济观察报记者就此问题,通过电话及短信等方式,分别联系了四川发展董事长王凤朝、成都市国资委主任袁旭等多位官员,但截至发稿时,未获他们的回复。而五粮液集团总经理、宜宾五粮液股份有限公司(000858.SZ)董事长刘中国,以及成都金控总经理苗伟,则均对经济观察报记者模糊回应称:不清楚此事。


争议声中安邦完成“蛇吞象”


成都农商行,原为成都市农村信用社,2009年12月,改制并更为现名。成立之初,成都农商行注册资本58.98亿元。其中,股东里属于成都市国有资本系统的5家公司,共持股30.99%,成都市政府对该行相对控股。


截至2010年年底,成都农商行资产总额约为1603亿元,各项存款余额1315亿元,各项贷款余额826亿元。


除拥有千亿级的资产外,成都农商行还拥有“成都地区数量最多、覆盖最广的营业网点”;同时,资产状况优良、存款稳定。


也就是从2010年年底开始,安邦保险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安邦)的前身,安邦财产保险股份有限公司(下称:安邦财险)等投资者,以1.6元/股的价格,总计56亿元,入主成都农商行,直接占股35%,成为第一大股东。


彼时的安邦财险,注册资本只有51亿元,总资产256.74亿元,全年营业收入73.83亿元,净利润5.08亿元。由它来并购资产规模超过其5倍的成都农商行,这是一出不折不扣的“蛇吞象”游戏。


这一交易在事前事后,即充满了争议。


“我们不少人反对将控股权出让。为此,我还被跟踪、恐吓过,我的办公室也被强行撬开过。”该行一位原主要负责人,对经济观察报记者回忆。


2011年11月11日,安邦并购成都农商行的事宜,完成增资、验资工作,公司章程亦修订完毕。至此,这桩“蛇吞象”的交易,尘埃落定。


有趣的是,就在此前一天,即2011年11月10日,成都市主要领导更迭,时任市委书记李春城正式离任。


该市市委一位官员曾对经济观察报记者回忆,接替李春城的市委书记,至少两次在会议上,对安邦收购农商行的这一交易,表示严重不满,并称这桩上千亿元的国有资产买卖,“(当初)都没有上市委常委会讨论”。


亦有知情人士指控,安邦为了获得成都农商行的控股权,还与成都市几位官员,进行了“不名誉”的利益交换。


自2012年至2015年,多位成都市的重要官员因涉嫌贪腐落马。这其中就包括时任成都市委书记李春城、时任分管金融等工作的成都市常务副市长孙平,成都农商行原第一大股东、时任成都投资集团董事长吴忠耘等人。


规模增长3倍多 成为 安邦的“资金池”、“安全垫”


入主成都农商行之后,安邦并不满足于35%的控股比例,其透过控制的其他公司,不断买入成都农商行的股份。


至2016年年底,除安邦财险之外,成都农商行的前十大股东中,还有持股4.88%的上海文俊投资有限公司,持股1.96%的浙江国恒实业有限公司,持股1.79%的北京涛力投资管理有限公司,在穿透层层股权架构之后,实际上均属于“安邦系”掌控的公司。


因此,“安邦系”至少持有成都农商行43.63%的股份,远远超过其他股东。


在管理层,至少有8位董事来自安邦或由安邦推举,在15人董事会里,超过“半壁江山。”


同时,包括董事长、副董事长、行长、常务副行长等诸多高管,均为安邦所包揽。“总行各重要二级部门的主要负责人,也基本来自安邦。甚至,不少保安也是安邦从北京调过来的。”一位该行的人士告诉经济观察报记者。


对于安邦而言,控股成都农商行的意义不仅仅是收获了一张银行牌照,更是“迅速做大了自身资产规模”,以及拥有了一个“资金池”、“安全垫”。


一位安邦内部人士曾向经济观察报记者介绍,收购成都农商行之前,安邦财险的总资产只有大概300亿元,加上和谐健康、安邦人寿等其他“安邦系”的公司,也就在500亿元左右。但收购成都农商行,并将资产“合并报表”后,安邦集团的总资产一举突破了2000亿元。


“这是质的飞跃。总资产的增加,不仅意味着安邦整体实力的增加,而且根据保监会的规定,安邦被允许花出更多的钱,去进行更多的投资扩张。”该人士解释。


原中国保监会在2010年出台并实施的《保险资金运用管理暂行办法》,对于保险资金的投资方向及额度,有非常明确且严格的限定,其中最重要的标准之一,就是“上季末总资产”。


安邦集团亦将旗下各保险公司的保费收入,存入成都农商行,“安邦在成都农商行的保险存款,规模在1600亿元左右。一方面,这有助于成都农商行的规模迅速做大;另外一方面,“原本应被严格监管的保费收入,存入自家银行之后,一定意义上成了可以自行支配、决定去向的自由资金。因此,对于整个安邦集团来说,成都农商行是‘资金池’、‘安全垫’。”一位安邦集团的内部管理层人士对经济观察报记者介绍。


从年报数据上看,安邦入主之后,成都农商行发展迅猛。至2017年年底,成都农商行资产总额超过7055.62亿元,较2010年时,增长了3倍有余。资产规模,位居重庆、北京、上海、广州之后,在全国农商行系统中排名第五。在英国《银行家》杂志的全球1000 家大银行榜单排232 名。

截至2017年年底,成都农商行的其他主要经济数据包括:营业收入116.47亿元,净利润 45.53亿元;存款4396.25亿元,贷款2313.59亿元,不良贷款率1.22%。


7年之后成都农商行或重归国有


实际上,在2016年,成都农商行的资产总额要领先于广州农商行,在全国居第4位。但2017年以来,其变故丛生。


是年年初,其行长李军“挂冠而去”。常务副行长李剑飞,接替了李军的职务,但直到2018年8月,原中国银监会及今天的银保监会,都没有核准李剑飞的行长任职资格。


2017年4月、5月,时任董事、党委副书记黄明,时任副行长王万峰,先后离任。


同年6月,安邦集团董事长吴小晖被带走调查,轰动海内外。


2017年下半年,成都市委组织部,向成都农商行派出了两位新的高管:时任成都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博物馆与社会文物处处长李瑾,出任新的党委副书记;时任成都银行内江分行行长黄春,出任成都农商行的监事长。


2018年2月,原中国保监会(今中国银保监会)宣布,鉴于安邦集团存在违反法律法规的经营行为,可能严重危及公司偿付能力,为保持安邦集团照常经营,保护保险消费者合法权益,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有关规定,决定于2018年2月23日起,对安邦集团实施接管,接管期限一年。并在当年4月,透过保险保障基金向安邦集团增资608.04亿元,并维持其619亿元的注册资本不变。


2018年3月13日,来自银监、保监以及平安银行等部门和机构的人员,组成“风险监测组”,进驻成都农商行,并履行参与该行重大决策等工作职责。这个风险监测组的负责人,为四川银监局副局长李国荣。


保监会接管安邦之后,对于其旗下资产开始陆续处置,其中成都农商行作为最重要、最优良的资产之一,何去何从备受各方瞩目。


数位知情人士介绍,成都市一直有意收回其控股权;而包括四川省国资企业、刘永好的新希望集团,以及省外,如马云的阿里巴巴集团,李书福的吉利集团等等,都对接盘这家银行,表示出或多或少的兴趣。


而随着8月2日,新股东代表的“进场”,成都农商行的控股权去向,将逐步明朗。


截至目前,成都农商行的前十大股东里,属于成都市国资系统企业的包括:第二大股东,成都金控,持股6.81%;成都市现代农业发展投资有限公司,持股4.44%;成都欣天颐投资有限责任公司,持股4.05%;成都市协成资产管理有限责任公司,持股3.62%;成都市兴光华城市建设有限公司,持股3.00%。五家共持股21.92%。


这意味着,成都市只需要再购入超过28.08%的成都农商行股权,就将实现对该行的绝对控股。


“虽然我们不清楚,安邦将会售出多少股权,是只将35%的股权售出,还是把所有‘安邦系’持有的股权全部售出,或者只售出部分股权。但报价据说已经给出了,是196亿元。”一位接近成都农商行的人士告诉经济观察报记者。


而来自北京产权交易所的交易信息显示,在8月2日,成都农商行的小股东之一——鸿博股份有限公司,挂牌转让该行0.3%的股权(3000万股股份),底价为1.04亿元,即每股约3.47元。


“一般而言,大股权与小股权的价格,控股股权与非控股股权的价格,差别会比较大。可以肯定的是,像成都农商行这种资产,控股股权的每股价格,会高于小股权转让的价格。所以以此推算,如果是196亿元对价35%的股权,或者对价‘安邦系’总计持有的43.63%的股权,也不算太离谱。”有接近安邦集团的职业股权投资者,对经济观察报记者表示。



长期坚持提供干货不易,如文章引起大家共鸣、对大家有帮助,请大家赞并转发,以支持我们提供更多干货,谢谢。

专注十年,持续打造全面有价值的贸易金融知识库

    更多关键词,请到公众号对话框输入,获取更多干货

    商务合作请添加微信:sinotf(备注合作事由)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