莱曼大合围:5000俄军入网待宰——俄乌战争大转折:再也没有任何力量能够改变俄罗斯失败的结局

聊聊对“人民经济”和温铁军先生的争议

如果推行温铁军的“人民经济”,最终倒霉的还是“人民”

母子乱伦:和儿子做了,我该怎么办?

最狠得驭民之术

生成图片,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查看原文

一个被封锁在上海浦东的素食主义者

三F王 公路商店 2022-05-19
这是来自公路商店前编辑Luna(化名)的真实经历,她躲过了疫情的大部分影响,但也饱尝了一肚子荒诞。


吃素分为很多种境界。Luna很不巧,属于玩得最深的,食物里面有任何动物制品都能感觉到,甚至会拉肚子。


更不巧的是,这两个礼拜,她被困在了上海市中心浦东的某家国企写字楼里,周围都是红点,"每天过着就跟有丧尸一样。"


当全上海人在因为抢不到新鲜蔬菜而抱怨生活品质下降的时候,有的人在指责"果然就是矫情"。可作为朋友,我是真的在担心Luna会不会被活活饿死。




吃素跟Vegan是两个概念。就好像在日本Tatoo和刺青完全不是一码事儿。但这是在上海,提起来吃素,在别的人眼里,能想起来的只有小红书里面的素食爱好者。各种各样色泽鲜艳的沙拉拼凑出来的视觉盛宴和味觉上的地狱。


因为和同事们被困在了一起,领导负责统一订饭。本着同一个团队里面相互照顾的原则,头几天几乎所有吃肉的同事都点的沙拉。大领导告诉Luna说这是为了照顾她。



结果反倒是Luna因为情商低成了全公司唯一一个点了中餐的人。"我吃素又不是为了减肥,离开地沟油我可是一天都活不下去。"


之后几天同事们终于理解了吃素和地中海饮食虽然印象上很接近,但完全没有任何关系的事实。负责订饭的大领导终于把Luna的菜单换成相对正常的中餐。


唯一的问题是即使沙拉的误会解开了。对于不吃素的人来说,理解一个素食者正常的食物审美也是一件困难的事儿。


"第一天中午是一份白灼生菜,晚上好点了一份麻婆豆腐,今天中午一份过夜的沙拉还没有酱汁,今晚给我点了一份白灼芥蓝。白灼芥蓝是我最讨厌的素菜,以后谁跟我吃饭点着这道,我就走人了。"



白灼芥蓝加沙拉,这就是她在大领导心里的配置。而真实的素食者平常烧烤川湘菜麻辣拌泡菜,清油麻辣火锅请多搁点小米辣,钠摄入量不够第二天早起不肿都算轻断食了。


她总是喜欢和我强调一个素食主义者的审美。我以前和她一起吃饭的时候,总是会惊奇她极其善于在从未去过的餐厅里从菜单某个边角料的位置找到一道味道还不错的素菜。要知道那个"味道很不错"是针对于我这个无肉不欢的人也能说得过去的。


在我眼里Luna确实特别享受自己的素食生活,以至于她压抑住了某个因为出轨而分手的渣男前男友的恨,"我唯一感谢的就是他陪我吃了半年素。"


"素食又不是在小红书Ins上面拿着一盘绿油油的沙拉玩命拍照。它就是一种特殊癖好。"


在Luna眼里它不是一个被定义的社会身份和符号,就跟爱闻汽油一样。你会抱着汽车的排气管子猛吸,然后拍照发朋友圈吗?自己能有更大的乐趣就好。



"还有吃素特别在意种类繁多。我以前吃肉其实饮食很单一。就点一份红烧肉,或者加起来一共就两三道菜。吃了素之后中午食堂会点五份,内心是有设计的。要是叫外卖吃我要同时点两家。哪怕吃不完摆着也好。"


"而且吃素以后我很追求新鲜,新鲜的蔬菜、新鲜的水果。因为我有辟谷的经验在前,所以我倒是不担心营养不够。既然吃素了就接受吃素的状态,与其担心还不如不吃。恐惧才是敌人。"


我自己因为曾经深陷蛋白质不足的恐惧,对这点十分认同。每顿饭都得心算一下这次蛋白摄入足够了才敢动嘴,哪怕蛋白质够多也得再加点肉蛋奶才能放心。后来用了好久才想明白,大部分面向健康人群各种各样的饮食类型,都是为了满足你的口欲。现代社会的人都营养过剩得厉害,一两顿没吃好不至于营养不良。


平常没那么爱吃蔬菜的,这两天也因为疫情买不到蔬菜而紧张了起来。但是很多时候,恐惧才是我们对食物过度欲望的本质。



不过这样Luna还是有一点点对同事的羡慕:"其他人都是大鱼大肉的套餐,而我因为吃不饱吃了泡面零食,这两天还胖了,你说这算不算工伤?"


也可能是因为口淡吃了太多泡面和咸菜导致的水肿。负责订饭领导一直以为在特殊时期,她还能长胖是自己的功劳。明显从照顾她的过程中找到了养一只仓鼠的快乐。



大领导好几次到了饭店都神秘兮兮地给她发信息:"你的饭在我这。"天天提醒她看好自己的菜,不要被别人抢了。而其他人吃饭都在别的同事那里集体供给。


这背后的逻辑很简单,善于把爱分享出去的人总是会在照顾好一个事儿逼的过程中得到最大的满足。


"我要是个地下党,都不用树叶小草传暗号,暗号都藏在领导为我精心准备的白灼芥蓝里。"


过了几天之后,素菜变得更珍贵了,公司点的盒饭都变成了肉的。但是食物里面还会放两朵西兰花。


领导就把西兰花、豌豆粒、鸡蛋什么的挑出来给她。在Luna眼里,领导把菜挑出来的动作就像是绝命毒师里的老白:"我喜欢做这个,我喜欢搞艺术,这让我觉得自己活着"。



可能只有在这样的环境下蔬菜能够管一个人的生死。因为她的动作,蔬菜变得纯粹变得更加拥有了价值。


这种能力会像垃圾分类一样,成了在某个时期的一种独特体验。就像是大部分人并不关心垃圾分类到底有没有让我们的环境变得更好,但是垃圾分类的过程本身带给了自己一种参与和改变世界的感受。


这些事情会刻在她的记忆里面,成为一种能力。


也许这一切还是有很大价值吧,没准垃圾分类真的能拯救地球呢。没准就像是Luna不喜欢吃肉,喜欢吃素一样,地球期待你把塑料挑出来送给它呢?



不过随着情况的渐渐恶化,Luna终于还是告别了自己可以吃到蔬菜的日子。很快盒饭里面连西兰花和豌豆也没有了,公司集体订的食物里面Luna能吃的只剩下了咸菜和白米饭。


她最近的食欲也越来越难以被满足,"有没有那种关在哪里更好的排名,我想选山姆会员超市跟costco。"


最后关于她和食物的关系会不会有什么改变,我问她,"经过这次事儿你有没有在家里常备点什么的想法?"


她想都没想,“睡袋。我这次觉得露营用品更重要。”



撰文三F王    编辑三F王


本平台采用作者征稿制度

如有任何交流需求

我们向你开放作者联系方式






上下滑动查看更多



总有人对始祖鸟女孩抱有幻想

素食主义猫快要饿死了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