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中国突然出兵伊朗,不为开战,只为维护世界和平!

高官的女儿!

投资“狠人”赵本山

我市“60后”女厅长搞权色交易、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查!

学长学姐干货总结|整整30门水课推荐,附推荐指数和课程详解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案件】玉林“1040国家阳光工程”特大传销案终审宣判

2018-01-27 反传销网 反传联盟 反传联盟

近年来互联网出现越来越多的传销理财庞氏骗局,都是换汤不换药,使得很多受害者自身和朋友倾家荡产,一个人的力量是有限的,因此呼吁更多的反传销人士加入反传队列,帮助更多受害者,尽自己一份力量。打击传销人人有责。(您身边的防传管家:添加【反传联盟】微信公众号fcx114-com)


   

反传销网1月27日发布;外甥女来电说有“生财之道”,博白男子覃某彬赴安徽陷入“1040国家阳光工程”传销组织。回到博白后,他最先拉拢自己的两个侄儿及同学3人“共同发财”,然后通过一代发展一代。案发时他在该传销组织中直接或间接收取参与传销活动人员交纳的传销资金数额累计达845万余元,共计发展下线人员192人……

  近日,玉林市中级人民法院对这起“1040国家阳光工程”特大传销案进行终审宣判,3名主犯获刑。随着法院对案件的审理,揭开了这个传销组织的黑幕。

  因外甥女的介绍而陷入传销他回博白拉拢亲戚朋友“发财”

  2010年1月,覃某彬从外甥女的电话得知一条“生财之道”:安徽省合肥市有很多生意做,如果他在那里开一家粮油商店,就能赚大钱。

  禁不住金钱的诱惑,覃某彬奔赴合肥市。“这是‘1040国家阳光工程’,因国家对地方的投资有限,为带动地方的经济发展,由民间进行组织、投资,参与开发当地的项目,所得利润进行分红……”外甥女的话让覃某彬更加深信这是一条快速发财之路。于是,在外甥女的介绍下,他分4次交纳了21份份子钱即69800元,正式加入了“1040国家阳光工程”连锁经营业组织,并取得了发展下线的资格。之后覃某彬将该传销组织从合肥市转移到了芜湖市。投了这么一大笔钱进去,怎样才能回本并继续赚大钱呢?覃某彬想到了自己的亲朋好友。

  回到博白后,覃某彬以发展“1040国家阳光工程”的名义,把自己的两个侄儿及同学3人骗到芜湖听课,向他们灌输快速发财致富的思想,传授发展下线的方法,诱使他们交钱加入传销组织。同时,教唆他们编造开超市、开洗车场、搞装修、做水电工程等虚假理由,把更多的亲戚、朋友、同学等诱骗加入该传销组织。覃某彬成为第一代传销人员并从加入者交纳的份子钱中拿取提成获利。一代发展一代,一个完整的传销网络就此形成。

  覃某彬在该传销组织中直接或间接收取参与传销活动人员交纳的传销资金数额累计达845万余元,共计发展下线人员192人。

  2011年,覃某彬退出传销组织,但是仍将自己的银行账户交由传销组织管理。2016年12月11日20时许,公安机关接到群众举报,在覃某彬的住所将覃某彬抓获归案。

 被骗与行骗“发财网”困住众人

  2011年5月下旬,博白的刘某宏在朋友介绍下也加入到“1040国家阳光工程”传销组织。为谋取非法利益,他发展其大哥、堂弟等人加入该组织,并引诱上述参加者继续发展他人参加,骗取钱财。

  刘某宏共计发展下线人员104人,直接或间接收取参与传销人员交纳的传销资金数额累计480万余元,层级达到3级以上。2017年6月15日,刘某宏主动到公安机关投案自首,并坦白其犯罪事实。

  博白的黎某贵则是2012年经朋友介绍加入“1040国家阳光工程”传销组织。他发展了女朋友、堂弟、初中同学3人为下线,并引诱上述参加者继续发展他人参加,骗取钱财。

  黎某贵共计发展下线人员38人,直接或间接收取参与传销人员交纳的传销资金数额累计188万余元,层级达到3级以上。2016年11月16日16时许,公安机关接到特请报告,在博白县某商店内将黎某贵抓获。

 犯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3名主犯悉数领刑

  该案一审法院审理认为:覃某彬、刘某宏、黎某贵以连锁经营为名,要求参加者以交纳费用的方式获得加入资格,并按照一定顺序组成层级,直接或者间接以发展人员的数量作为计酬或者返利依据,引诱参加者继续发展他人参加,从而骗取财物,扰乱经济社会秩序的传销活动,且覃某彬、刘某宏、黎某贵从事非法传销的行为情节严重,其3人的行为均已构成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

  在共同犯罪中,覃某彬、刘某宏、黎某贵均积极实施犯罪,起主要作用,是主犯。刘某宏主动向公安机关投案,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是自首,依法予以减轻处罚。黎某贵归案后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且当庭自愿认罪,属坦白,依法予以从轻处罚。

  一审法院作出判决:以组织、领导传销活动罪,分别判处被告人覃某彬有期徒刑6年6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30万元;刘某宏有期徒刑3年6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15万元;黎某贵有期徒刑2年6个月,并处罚金人民币10万元。

  一审宣判后,覃某彬不服一审判决,以其归案后如实供述自己的罪行且原判对其量刑过重为由提起上诉,请求二审法院对其从轻处罚。

  日前,玉林市中院终审裁定:驳回上诉,维持原判。

  法官提醒:

  随着执法机关的严厉打击,传销形式和手段也在不断翻新,但万变不离其宗,其本质仍是以发展人员数量为计酬或返利依据,引诱参加者不断发展下线。

  远离传销的关键是如何识别传销。掌握这3条识别方法:是否需要交纳或变相交纳入门费;是否需要发展下级组成层级关系;是否存在以发展人员数量为依据计酬。

  如果符合这3个特征,就可能涉嫌传销。一旦发现传销,要主动向工商、公安机关举报。

  何为“1040国家阳光工程传销组织”

  “1040”全称为“1040国家阳光工程”连锁经营业组织。该组织名义上是从事国家开发项目,实质上并无任何实体业务。该组织要求参加者缴纳69800元加入,申购21份传销产品以获得加入资格,以发展下线人员的人数和申购产品份额作为晋级和返利的依据,引诱参加者继续发展下线人员,骗取钱财。

  所谓的“21份传销产品”,指的是份子钱,第1份交纳3800元,剩余20份每份3300元,可一次性交完,也可分几次或者21次交完,交足21份份子钱后返还19000元,所以实际交纳50800元。

  “1040”工程以拉人头的形式发展下线。一个人只能直接拉3个下线,拉到3个下线之后,这3个下线就是传销第二代,第二代继续发展下线,一直发展下去,形成金字塔模式。

  所谓“晋级”,五级三阶制即将传销成员分为五级:实习业务员、业务组长、业务主任、业务经理、高级业务员,并按这五个级别对下线进行抽成;“三阶”即传销成员的晋升分为三阶:实习业务员、业务组长、业务主任为一阶;业务主任到业务经理为一阶;业务经理到高级业务员为一阶。最顶端的为“老总”。

  “返利”就是根据发展下线的数量给的提成。一个人只能直接发展三个下线,这三个下线分为三条线路,传销第一代发展到第一条线路,也就是拉到一个人(第二代)加入传销组织,第一代传销人就能计取6000元的提成,接下来第二代继续发展下线,第一代就在第三代以及之后的每一代下线的份子钱中计取1500元的提成;发展到第二条线路,也就是第一代直接发展的第二个人(第二代),第一代直接计取12000元的提成,从第三代参加者的加入金开始,第一代计取1500元的提成;第三条线路和第二条线路一样,一直拿取到1040万元,就可以离开传销组织。(根据案件审理过程整理)(记者 陈梅 通讯员 杨天兰 )

往期精彩

总编辑:凌云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