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追查300天,我终于抓住了制造‘真人充气娃娃’恶魔的尾巴”成小号爆款,“周星驰不婚原因曝光”戳泪点|每日爆文

母子乱伦被捉奸 少妇性欲望太强不顾丈夫与子乱伦

囚禁女孩当真人充气娃娃,还驯养未成年人为性奴?这个世界到底有多么罪恶

性关系,是一切关系的捷径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为了鼓励更多的人参与到自由互联网的开发,我们最新推出了GreatFire悬赏计划,请参赛者在下列任务中任选其中一个或多个,完成其中的任务目标,即可获得对应金额的奖励。
查看原文

听老警察讲聊斋(二)

2017-12-17 jerrymice 杰瑞HAO说 杰瑞HAO说



  昨天的故事里,警察亲戚和别人的对话都是云南方言,所以我把部分方言里和普通话发音不同地方用括号做了备注。希望这样能保持原汁原味,又能便于读者阅读。



听老警察讲聊斋(二)


 

       鸡足山那么大,大大小小的寺庙就几十个,去哪里找密宗喇嘛?找到前是不是没法睡觉了?想到招待所那双在枕头上晃悠的脚,我的后背不禁一阵恶寒。带着这一堆胡思乱想,我又赶回南窑客运站,准备买票再走一趟大理。


       鸡足山位于云贵高原滇西北宾川县境内,西与大理、洱源毗邻,北与鹤庆相连,因其山势顶耸西北,尾迤东南,前列三支,后伸一岭,形似鸡足而得名。两千多年前释迦牟尼大弟子迦叶尊者入定鸡足山华首门,因此鸡足山是东南亚著名佛教圣地,中国汉传藏传佛教交汇地和世界佛教禅宗发源地。



      去鸡足山就不像去弥渡那么方便,当时鸡足山还不算热门旅游景点,要先从昆明坐车到宾川县城,再换乘中巴车到鸡足山下。在山下住一晚,第二天再徒步或者骑马上山,现在很方便的上山索道要到几年后才有。


      一路只有舟车劳顿无话可说。九十年代时昆明到大理的高速公路已经通车,但是大理到宾川就是实实在在的土路,颠到鸡足山脚下时已经是深夜。山下的村子找不到招待所,随便找了家白族村民的家庭旅馆住进去了。


       在来的路上我就打定了主意,不管怎么样晚上一定要睡觉,管他个雀神怪鸟的。途经宾川县城的时候,还特意去药店买了几片安眠药。到时候老子药一吃,一觉睡到天光亮,管你什么鬼还是蛊,咱们天亮再见。

※※※※※※※※※※

       白族,一听就是爱干净的民族。这家庭旅馆就是白族常见的三房一照壁的民居结构,院里上上下下都打扫的干干净净。老板一家住正房,左右厢房当客房,我来得晚,只剩下左边厢房还有一间。


        不知是这里还没通电还是停电,老板举着蜡烛把我送进左厢房,安顿好了床铺,留下半截蜡烛放在桌上就出去了。我也不含糊啦,按既定方针办!掏出安眠药就来上一颗,吹了蜡烛,倒头就睡。


         好像才刚睡下几分钟,就被“箜箜箜”的捶门声吵醒,屋里黑糊糊的,只有木窗外的月光透进点光线。我打开门,门口有个人影,依稀是个老头。还没回过神来,老头用白族汉话先开腔:

      “师傅,我野史(也是)这家呢,今晚住店的客人多,我来跟你挤挤,格可行?”

      既然都这么说了,又是老大爷,我也不是矫情的人。“阔以呢,阔以呢,你接睡里面嘛。”


      然后我今晚就没法睡了,老大爷一会儿打巨响的呼噜,一会儿坐起来大声的咳嗽吐口痰;过一会儿开始像孩子一样横着睡。最后一次把老大爷的手还是脚放回去的时候,我吃了第二颗安眠药。这次安眠药的效果终于体现出来,醒来的时候天已大亮。屋里也只有我一个人,看来这家的老大爷已经早早起床干活去了。

(白族民居-三房一照壁)

       伸个懒腰,打开房门,走到门口,上午的太阳射在院子的照壁上,反射过来的光线把厢房照的亮堂堂。出门看到店老板在院子里晒辣椒,我就问他:“老板早呢嘛,你接老爷子呢?”


       老板听到我的话愣了一下,好像想起什么,赶紧对我说:“这位师傅,实在是不好意思噶,昨晚只剩我家老爹以前住的那间房,因为太晚了,供桌还有遗照都某来得及收走。。。”听老板这么说,我才注意到房间门口挂着白花,门框两边贴着挽联。一回头,床旁的桌子上供着黑框相片。


相片里的老大爷依稀就是昨晚和我挤一个床那位。


      这真是要了亲命了,怎么接连遇到这种鬼事。


     店老板看我脸色突然就苍白起来,以为我身体不舒服,赶紧泡了碗白糖水过来,让我坐下慢慢喝。喝了几口我也想通了,既然都到这里了,就一定要把这活见鬼的毛病给整治了。于是顺口就找老板打听这鸡足山上西藏喇嘛的事情。


      “你说老藏的大喇嘛该,这个鸡足山上的庙么多得很,供我们自己信的佛,还有供老缅那边的佛都有,供老藏呢佛主要就在睡佛寺,西藏来呢喇嘛每年都要到那里去朝拜。”老板说起鸡足山来头头是道,我想起半仙给我写的有密宗喇嘛名字的纸条,就掏出来给老板看。老板拿起纸条,在上午温暖的阳光下眯着眼睛边看边念:


        “毒助拉索!


       好像某听过这个名字,不过每到鸡年,西藏喇嘛都要驮着经文佛像到鸡足山睡佛寺朝拜。你到睡佛寺克问问,看看给找得着。”


※※※※※※※※※※


        谢过老板,出门找了个进山的马帮,骑马上山。云南这山区里的马,体型矮小,比不上北方那些高头大马。不过爬起山来,那叫一个麻利。骑着这些小个子马上山,感觉不是骑马而是骑着山羊。人爬上去都很勉强的土坡,这马一个健步就上去,中途还不忘叼一嘴路边的野草,或者送出几个马粪蛋。就算是走在水泥台阶上,马蹄也只踩个一半,留一半悬着。

  


     鸡足山的寺庙群主要以祝圣寺为中点,在其周围形成庞大的寺庙群。规模最大的是祝圣寺,最高的是金顶寺,位于天柱山峰上,海拔3248米,位置最险峻的是迦叶殿,在插屏峰绝顶悬岩旁边。


       祝圣寺不愧是鸡足山第一大寺,寺前的道路早就被各种摊贩还有休息的善男信女们占满。道路上不时还有一步一个五体投地礼的居士,据说最远的从西藏一路磕过来。这份虔诚之心值得赞叹,只是除夕那天晚上在圆通寺目睹的场景给我的心理压力太大,看见这样的仪式,我不加思索的躲得远远的。


         据马锅头说,我要去的睡佛寺就在深山幽谷之中,只要先到了祝圣寺,顺着山路就能到。不过等我走到睡佛寺山门口时,傻眼了。


寺庙维修,暂停开放


       绕着山门和围墙找了半天,终于找个施工入口钻进去。里面只有几个建筑工人,其余不管和尚还是喇嘛,尼姑师太一概全都没有。工人也是一问三不知,只知道要维修很久。看来今天又是白跑一趟,下山的过程中一路风景不错,可惜我也无心观赏,匆匆赶到前天住的那间旅馆,找老板重新开了一个房间,往床上一躺,看着天花板发起呆来。


       其实现在回想起来,我那会儿主要的想法还是自救,就是想搞个合适的方法把这遇鬼的问题给解决了,还是图样图森破了。其实后面即将遇到的事情,远比这遇个小鬼要麻烦多了。要是没有后面那些事情,我倒宁可时不时经历一下阴阳之交的感觉。

※※※※※※※※※※


        躺床上正胡思乱想呢,旅店老板抬着一盘油炸乳扇进来了。“师傅来尝尝我们这儿的特产,羊奶做的,特别好吃!”


       “哎呦,谢谢谢谢,你接太客气了嘛!”说是这么说,我也确实饿了,感激之后我就毫不客气的吃起来。旅店老板倒是笑眯眯的坐一旁,点起根烟,看着我吃起来。等我风卷残云的甩完,他才慢悠悠的说:“师傅,今天你问我的那个藏族名字,中午我跟我家大爹无意中说起来,他说他认得,你接要是有兴趣,去问问我大爹?”


      有大爹就是好啊!


      我跟着老板去找他大爹,其实就在十几米外的一个三房一照壁白族院子里。这个院子没有改造成家庭旅馆,原汁原味的白族民居,进门转过照壁就看见正房里坐着一个黑瘦的老爷子。和村里其余人不同,他没带着白族的包头。老爷子看见我们过来,朝我们点点头,用手指了指桌子上的烟丝和水烟筒,我赶紧说:“谢谢这位大爹,我不抽水烟呢。”旅店老板见我们已经说上话了,安排了下茶水就回旅店了。


     老爷子点点头,自己拿过水烟筒放在跟前,把烟丝轻轻的扯下一小块,小心翼翼的捏成扁圆形状,塞进水烟筒的烟嘴里,再划根火柴把烟丝点着,抬起水烟筒轻轻的吸了一口,随着水烟筒里的水“库鲁库鲁”响了几声,扁圆的烟丝慢慢冒出红光,化作阵阵青烟飘荡起来。


     “你应该认识杨瞎子吧?毒助拉索这名字也只有他知道。”老爷子抽过一袋烟后的第一句话就这么直截了当。这正对我的胃口,我也不含糊,“那么你接就是毒助拉索?”


     “是啊,盖房后(解放后)我就离开昆明到了这里,国家不给我当喇嘛了就还俗了,改了汉姓。”说完老爷子又捏了一坨烟丝慢慢塞进烟嘴里。


     于是我就趁着毒助老爷子吸水烟袋的功夫,简单的把整个事情的过程给他讲了一遍。等我讲完,老爷子的烟丝也吸了好几坨,我赶紧替他捏了几个,这东西在昆明也流行,从小就见家里老人用,孩子们大都会搞。毒助老爷子看着我给他捏烟丝坨,半响才来了一句:“你的生辰八字说一下?”听完我的答复,他眯起眼睛,又开始吸新的一坨烟丝。


      吸完这坨烟丝,毒助老爷子放下了水烟袋。看这架势,我心里的谜团就要揭开,拭目以待了!


      “伙子你看见呢这个仪式,不是密宗呢东西,也不是下蛊,杨瞎子那个半瓶醋,晓得一点点就乱讲,我觉得应该是南阳那边的降头,降头的目的杨瞎子倒是说对了,招小鬼,一般就是求富贵求升官;不过你说的这个仪式只是个开始式,小鬼还某招,只是仪式的阴气太重了,影响着你,你呢八字又比较弱,所以这些不干净的东西就会跟着你了。”


※※※※※本篇完※※※※※

 听老警察讲聊斋(二)将尽快更新,敬请期待!




听老警察讲聊斋(前传):电梯---听老辈讲往事

听老警察讲聊斋(一)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