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一份流调报告读出中国打工人的勤劳与坚韧

太原市警方,请回应一下网友对媒体人胡新成的关心

2021年推特网黄Top10排行榜

约炮双胞胎!王力宏男女炮友名单,首次曝光!竟有大家熟悉的“他”

北京搬运工的流调:太苦、太难、太折叠了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自由微信即将改版!花5分钟留下你宝贵的意见
查看原文

徐等:金花

2017-04-14 徐等 当代作家


  

原创文章丨稿费你做主


春天到来时,岭子村里漫山遍野都是映山红,村里的娃娃们很野,吃完早饭就到四周的山上疯,随手扯上一大把映山红,嚼着酸涩的花瓣,头发上别上几朵,剩下的在手里掐过来揪过去,最后剩下光突突的花枝,扔在地上,和着泥水,早已面目全非。


金花是映山红开的时候出生在岭子村的,岭子村里的人名字带“花”的很多,荷花、莲花、兰花、翠花、春花,红花……金花的爸妈没有读过几年书,也脱不了俗套,取名金花。金花出生后的第二年,我也呱呱坠地了。我与金花是童年形影不离的伙伴。



金花的头发有点自来卷,特别是刘海,永远都是弯弯曲曲地扣在大脑门上,金花头大脸大,脸色红润,脸庞的肉总是嘟嘟地坠着,让人想拽上一把。金花遗传了金花爸的高大身材,这样的金花应该说还不丑,也算不上漂亮。但是金花有个缺陷——一只眼睛是斜视眼。作为和她从小玩到大的伙伴,其实我一直没有发现这个缺陷,直到初中时,有人在我旁边耳语:“你的伙伴金花是斜视眼。”回家的路上,我左看右看金花的眼睛,竟看不出一丁点的问题。我想,他们应该是嫉妒我和金花关系亲密,反正在我眼里,金花像大姐姐一样地暖心。


金花有时候有股子牛脾气,牛脾气一上来,就倔得把同样是牛脾气的金花爸给惹怒了,金花爸抄起一根竹棍子就追着金花打,长腿金花跑得飞快,我就看见金花从我门前一溜烟朝着村子旁边的小山上跑去,金花爸趿着一双拖鞋,追得满头大汗,气喘吁吁,一手扶着大腿,拿着竹竿的收捶着自己的老腰,气得两眼发绿。傍晚听村里人说,金花爸一直把金花追到了小山头上,不敢再追了,拖着狼狈的身体垂头丧气地来了。金花的倔强让家里人觑了三分,不敢把孩子逼急了做傻事。


山里的孩子读小学三年级就要从村子里的私塾去山外小学去读,走路就要费上一个小时,家里人惯着金花,金花小学二年级留了一级,所以金花后来和我都是同班同学。金花学习很努力,成绩却很平平。经常晚上十二点还能从我家窗口看到她写字的房子里灯火昏黄。看见金花还在写字,我就暗暗较劲要比她睡得更晚,我比金花小一岁,但是在学习劲头上却不输金花半分。金花爸是村里的手艺人,做出的木匠活漂亮,也在外面见过世面,总希望金花能好好学习,将来考上大学,也好走出山村,出人头地。可是金花再怎么熬夜,怎么刻苦,怎么被金花爸拧着耳朵训,成绩总是不见起色,以至于常常在班上当做了反面教材。



初二的时候,金花一下子变得奇奇怪怪的,经常遮遮掩掩地藏着什么东西,金花上厕所的时候也不愿意跟我一起手牵手去厕所了。有一天我找金花借个橡皮,金花在书包里翻来翻去,一不小心一个白色薄薄方块包就掉到地上,我捡起来好奇问金花这是什么,金花羞得脸红了起来,立马夺过我手里的方块包装进书包,也不理我。后来我知道了,金花长大了,成人了,金花与我也渐渐疏远了。


高考的时候,金花意料中地没有考上高中,我已经到了离家很远的省级高中读书了。岭子村还是那个岭子村,村里的人穿的衣服都是自己扯布做出来的,只有逢年过节才去乡上的裁缝店置办一套颜色鲜艳的衣服,欢天喜地地过年。在岭子村,男孩学个瓦工、油漆工,女孩么就当个裁缝,有份手艺就是每个家长对孩子的未来规划。初中毕业的小姑娘无一例外地都是送到裁缝店里面学裁缝,将来给别人制衣,也算有了营生的活计。没有复读的金花也被金花爸送到了附近乡里的裁缝店,拜师学艺,金花从此与一台缝纫机为伴。毕竟金花还有个小自己5岁的弟弟,金花爸又把读书的希望寄托在了儿子身上。


我在高中读书时听母亲说,金花去杭州制衣厂做裁缝了,和村子里的小姑娘们一样春节后从家里出发,过年前集体回乡过年,这是岭子村打工一族的惯例,日复一日,年复一年,谁也不觉得辛苦或不满足。听说金花的穿着也越来越时髦了。冬日里,我放了寒假在家玩耍,小年过后,听说金花回来了,我走到了金花家门前,看见金花从屋子里面探出了头,自来卷竟拉成了直发,白色羽绒服衬得金花的脸色更加白里透红,弹性小脚裤显得她腿细而长。我明明记得金花以前是胖嘟嘟的,怎么就变得这么细高了,不过金花真的变漂亮了,我好羡慕。金花再见到我显得客气生分,微微笑着喊我一声“文芝”,没有了多余的话。



我上大学了,从岭子村的山沟沟里走了出来。家里也从山沟沟里搬出来,向亲戚借了钱,加上多年的积蓄,在镇上买了房子。我们一家结束了穷山沟里的生活,再也不被人标榜成“山里人”了。金花家还在岭子村里,土坯房换成了青瓦红砖房,金花爸还在做着木匠活,为金花弟攒着娶媳妇的钱,金花弟初中毕业去学汽修了。


我与金花失了联系。四年的大学时光里,我身边的人和事不断地上演着故事,我也有了不同的伙伴。有一天,见到自己的QQ头像闪烁,有人加我好友,点开是金花弟。也许只是对我这个北方求学的邻居好奇,金花弟加我之后寒暄几句也没有多说。我随意点开金花弟的QQ空间,竟看到有叫“紫罗兰的眼泪”的访客在弟弟的空间里留言。我直觉中认定是金花,不禁恍然,点开金花的头像,没有设密的QQ空间里我得知了金花离婚的消息。金花只言片语的“说说”里,我差不多捋清了金花这几年的故事。金花嫁给了隔壁五岭村的年轻人,中途遭遇车祸,金花的脑子不似以前好使了。一年后,金花有了宝宝,和婆婆吵得不可开交,丢下几个月的宝宝,结束了才开始就要结束的婚姻。


金花又去杭州了,大雪纷飞时,金花披着一头黑色的直发,头戴灰色毛线帽,脸色有些发黑,下巴尖了,金花说:“年关到了,不知道该去何方…….”


看到这里,我心酸了,却一句话也没说,时隔多年,我该说些什么呢。



后来,我陆陆续续地通过金花弟的QQ关注金花的动态,可能不设密的空间里访客很多,金花并不在意多我这样来无痕迹的访客。金花更新的状态很少,可就在今年,突然间我看到金花的空间里上传了四张婚纱照,白纱下的她又恢复了往日的肥胖,只是愈发地黑了。


金花做起了微商,减肥产品、桐城小花……金花不断地上传着自己减肥的效果图,证明减肥产品的强效。可我看金花还是胖,而且老了。


金花总算是又找到了人生的归处,不知道未来又是怎样的续集。岭子村,还有那些不知名的角落村庄里还有多少个金花,多少篇关于金花的故事。


感谢大家的关注,根据大家的提议,小编初次整理一下推荐书单:《穆斯林的葬礼》《尘埃落定》《长恨歌》《白鹿原》《黄雀记》《伪满洲国》《一句顶一万句》《简·爱》;还有好的推荐就继续留言给小编吧,连载最后一天放投票。


猜你喜欢: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