装逼的代价

一个著名企业家的三次厄运:遭湖北省监委反复调查,其顾问不堪重负跳楼身亡

记忆是一种责任

马上停止佩戴这东西,辐射超标112倍!白送都不要,有的赶紧扔

聊一聊阿里“血槽姐”

生成图片,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查看原文

唐浩的嘴,“二舅”的腿:我们继续打假,打出更多破绽

沈默克 七使2022 2022-08-07

哔哩哔哩的《二舅》视频很明显是摆拍,作者唐浩(衣戈猜想)的旁白台词更是充满了不实之词。至少在“比美国老的老屋”、“残疾证”、“‘二舅’左腿的残疾程度”三事上随口胡扯,并不像他自己所说片中“每一个字都是真实的”。详见本号的考证:🔗《二舅》视频里,恐怕没几句真话


视频火爆后,各家媒体对唐浩及其“二舅”的经历进行了一些采访和跟踪报道,原意大概是想平息网络上质疑的声音,但一个本来就真假参半的故事经过报道后,反而更加破绽百出。


下面我们罗列一下这些从媒体报道中暴露出来的破绽,进一步揭露唐浩的真面目。


关注本号,关注真实!



▌唐浩原来根本不是“二舅”的外甥


唐浩在视频中第一句就咬定了主角是自己的二舅。



不但如此,唐浩在接受多家权威官媒采访时,都一再重复强调,视频中那身残志坚者就是自家二舅。



在接受新华社视频采访时,他是这么说的:“我活了三十岁,我只认识一个二舅。”


7月27日,唐浩接受《南方周末》采访时,从头到尾都坚持视频主角是“我的二舅”,还以自家母亲背书。


7月26日晚唐浩接受《新周刊》采访时,言之凿凿说视频中两个人物,一个是“我姥姥”,一个是“我二舅”。


然而,官媒记者却在采访中发现,那位身残志坚的老汉根本不是唐浩的二舅。



四川红星新闻的记者张倩带着小团队跑到了“二舅”居住的河北小村庄里,邻居们告诉她:“视频拍摄者并非‘二舅’的外甥,而是其外甥女婿。”


也就是说,唐浩口中的“我二舅”根本不是他二舅,而是他妻子的二舅。这位“二舅”跟他毫无血缘关系。


既然“二舅”不是你的二舅,“姥姥”当然也不是唐浩的姥姥,她只是唐浩妻子的姥姥。平时你们在生活中怎么叫无所谓,但既然要做视频向全网发布,细节就必须准确,不能糊弄别人,把妻子的二舅说成是自己的二舅,以增加公众的共情感,这是典型的骗流量行为。


即使公众原谅作者唐浩在视频中的不实声称,但视频爆红后接受多家权威官媒采访时,你为什么不对此进行澄清和解释,反而继续一句接一句的“我二舅”、“我姥姥”?这不是明目张胆地说谎是什么?之前是你通过自己的视频说谎,接受采访时则是利用媒体的影响力散播谎言,性质尤其恶劣。


令人瞠目结舌的是,唐浩在接受《新周刊》采访时公然声称:“不信的人你

们全去采访,如果有一个字是假的,我就给大家道歉,把自己的视频全删了,我不做自媒体了。”


我就想问一句,你在视频和采访中都把妻子的二舅当作自己的二舅,这不是造假是什么?现在红星新闻真去采访,揭穿了你的谎言,你要不要履行承诺,“给大家道歉,把自己的视频全删了”?


关注本号,关注真实!



“二舅”究竟患的是什么病




7月27日晚,湖北日报旗下“极目新闻”采访了华中科技大学附属协和医院骨科副主任医师张波博士,该博士分析后认为,“二舅”的腿在临床上称之为"臀肌挛缩症”,是因为他小时候注射青霉素时需用到“苯甲醇”作为溶媒,但苯甲醇会对肌肉产生强烈的刺激,反复注射后,可能诱发臀部肌肉挛缩。


张波博士随后指出,臀肌挛缩症病人一大特征,是翘不了二郎腿。


上海交大附属第九医院的骨科专家王晓庆主任也在以前文章中指出,臀肌挛缩症几乎所有患者,平坐时无法做出“翘二郎腿”这样的动作。


但是,唐浩的视频中显示了一张旧照片,“二舅”当年能跷二郎腿。



照片和视频显示,“二舅”不但能跷二郎腿,而且翘得很开心高兴。



视频还告诉我们,“二舅”不但年轻时能跷二郎腿,现在老了也能跷二郎腿。


那么,难道“二舅”的残疾不是打针导致的臀肌挛缩症?


对此,红星新闻采访当年给二舅”打针那家卫生院的老院长。老院长坚定地说,二舅”腿上的残疾不是打针导致的。



老院长说,他也曾为“二舅”看过病,“这个事我知道,一开始是高烧,后面打完针后就出现这个情况,后来是麻痹”,“一开始打的不是这个屁股,后来到这屁股上了。”在老院长看来,“二舅”患了脊髓灰质炎(俗称小儿麻痹症),并非打针(直接)导致残疾。而为“二舅”打针的医生已经去世。


小儿麻痹症是传染病。如果“二舅”患小儿麻痹症而导致左腿残疾,那确实跟打针和医生毫无关系。


但既然给“二舅”打针的院方早有这个诊断,为什么那位打针的医生在路上遇到“二舅”时会承认是自己导致“二舅”腿残呢?




唐浩的视频里不明明白白这么说的嘛,“有天在路上遇到了当年的那个医生,他跟二舅说:‘要是在今天,我早被告倒了,得承包你一辈子’。”


既然院方对“二舅”的诊断是小儿麻痹症,为什么打针医生要自承责任?


在这个双方各执一词的关键细节上,究竟是谁说了谎?是老院长说了谎,是“二舅”说了谎,还是唐浩说了谎?从唐浩一贯信口开河的表现来看,我更倾向于是他说了谎,瞎编情节和旁白。


要证明“二舅”究竟是什么情况导致腿残,现在立即带他去医院做个详细检查即可。没必要把如此简单的事情搞成哔哩罗生门。



唐浩自己打脸:“二舅”究竟今年多少岁?



这个问题是精明的读者在我上一篇文章下留言指出的



确实,翻看视频即可发现,在6分26秒时唐浩在旁白说“二舅”是六十六岁。


而在9分13秒时,唐浩又说:“1977年恢复高考的时候,二舅正是十八九岁。”



简单计算一下即可,“二舅”今年66岁,他肯定出生于1956年。


但1956年出生的人,他的18岁肯定是1974年,他的19岁肯定是1975年。那时候何来的高考?如果“二舅”十八九岁时中国恢复高考,拿他必须是1959或1958年出生。


连“二舅”的年龄都没有准数,都处于罗生门、薛定谔状态,唐浩居然胆敢坚称自己“每个字都是真的”,也算是自媒体界的绝世奇葩了。


▌全市统考,拄拐患侧,三天学会木匠活,拿拐杖上屋顶


唐浩视频里的不合常理之事,读者跟帖指出的还有不少。


譬如视频开始不久,唐浩就说:“全市统考从农村一共收上去3份试卷,其中一份就是二舅的。读者留言指出这位“二舅”念初中时最多十五六岁,正是1971~1972年,文革期间哪来的什么市统”?


譬如视频所有镜头表现“二舅”拄拐,都是拄在患侧,但对于下肢不能完全负重而非截肢的患者来说,正确的拄拐应该是拄在健侧。这么多年了,“二舅”就不知道这个医学常识?他不知道也罢,家人也没有一个告诉过他?连唐浩及其妻子也不知道这个常识,或者知道了也不告诉他,这是有多不关心他?



还有身为木匠之子的读者留言,指出唐浩在视频中扬言“二舅看木匠干活,三天学会手艺”是完全不可能的。


此外,在视频的9分38秒处,“二舅”拿着拐杖爬简易铁梯上房顶。


这是要干嘛?爬梯子根本不需要拐杖。爬到房顶上,房顶是平的,“二舅”能在平地上走路,五秒走五步,不需要拐杖,为什么要拿着拐杖到平坦的房顶上?


视频结尾处显示,“二舅”完全能不用拐杖就在平地上走路。那他为什么要手持拐杖上平坦的房顶?


视频开始时显示,“二舅”后来要爬上去的房顶是平的。


他既然能在平地上不用拐杖行走,就没必要带着拐杖上房顶。因为房顶是高处,残疾人自理能力比健康人差,失足的可能性自然比健康人高,手里多了根拐杖更容易失去平衡,万一失足,那就很可能从数米高的房顶摔下来,会死人的。“二舅”不会这么傻,显然是唐浩要求他这么做的。但为了摆拍,置残疾人“二舅”的生命于不顾,这是不是太离谱了一点?而且,摆拍这种行为不就是造假么?


综上所述,唐浩在《二舅》视频里夸张失实、摆拍,甚至公然说谎的地方可谓比比皆是,多不胜数。这非但不是“正能量”,恰恰相反,这是骗流量、骗关注、骗媒体、骗公众、骗社会的不道德行为。


我比很多人都更同情“二舅”,但正因为同情他,所以才看不得他被唐浩当作棋子肆意操弄,从他身上赚完流量后却弃他如敝履,只给他可怜兮兮的三千块钱。我们同情的是“二舅”的真实苦难经历,而非被唐浩别有用心涂抹改编的虚假故事。在视频中,甚至连“二舅”腿的残疾程度,都被唐浩刻意薛定谔化了


唐浩曾对媒体声称:“如果有一个字是假的,我就给大家道歉,把自己的视频全删了,我不做自媒体了”。现在,我们指出了唐浩《二舅》视频里居然这么多个字是假的,唐浩打算怎么办?



关注本号,关注真实!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