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子乱伦:和儿子做了,我该怎么办?

深圳终于折叠:福田租客大撤退

胡锡进,我操你*

坏消息 !

央视:阳性可能是流感,核酸检测无法区分新冠和流感

生成图片,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查看原文

被网暴上热搜,她到底得罪了谁?

蝉主 蝉创意 2022-04-09

↑↑↑

刘鑫案结束不到一个月,江歌妈妈又一次被登上了热搜。


近日,江歌妈妈在社交平台发文,公开投诉“作家陈岚”对其长期进行造谣、诽谤和侮辱。



更可怕的是,她还截图曝光了粉丝有150多万的陈岚,在网上公然引导他人对其进行网暴。


因为承受不住众口不一的辱骂,被逼无奈的江歌妈妈只能对着视频哭诉,恳求有关部门对她的资金来源进行调查。



因为这一闹剧,一时间舆论铺天盖地,评论更是两边倒。


有心疼和支持江歌妈妈的网友表示:

“都是自愿捐赠给她的钱,想怎么用都可以。”

“陈岚当年的所作所为,也要调查一下。”



但大部分的网友似乎对江歌妈妈的遭遇已“免疫”,在事情还未下定论前,就有不少人对她进行了谴责:


“以前会同情,现在有点反感了。”

“谎话连篇,利用公众的善意去作恶就是不行。”

“她太戏精了。”



江歌妈妈,一个从被同情的失独母亲,到被众人反感的“网络红人”,她到底做错了什么?



悲剧沦为网络闹剧,到底是谁的过?


距2016年江歌被害,已过去5年多,因为她的悲惨遭遇,其母亲也受到了外界很大的关注和支持。


或许正是这一份支持,让江母在悲痛之余,选择了独身一人,为女儿讨回原有的公道。


2017年,她远赴日本,用法律制裁了凶手陈世锋。


但未曾想,那之后真正让她陷入痛苦深渊的人,竟是自己女儿的好闺蜜——刘鑫(后改名刘暖曦)


案发之后,作为当事者之一的刘鑫,不仅没有为江歌作证,反而一次又一次挑战着江母的底线:背叛江歌,消费死者,辱骂江母,扭曲事实。



因为无法忍受这样的人性摧残,江母将其告上了法庭,控诉她对江歌的死有着不可推卸的重大过错。


在各种迂回轮转中,这场官司历时了近4年时间,直到2022年1月10日,一审判决刘鑫需赔偿江母69万6千元,并承担所有的审理费,江母首告胜利。



虽然,正义最终没有迟到,但从江母选择用法律寻求公道的那刻起,就注定了这一路都要被舆论所捆绑。


在一审胜利之后,除了理解和支持的声音,江母也引来不少对她本人的非议。


有人骂她告刘鑫就是为了钱;也有人觉得她太过偏执,不愿放过刘鑫,就是在吃自己女儿的“人血馒头”。



甚至还有人质疑,江母一边在网络上卖惨,一边又开着网店在割网友的韭菜。


于是,为了打消外界对她的猜忌,江母先是在一审胜利后,就立即宣布将赔偿全部捐出。


后又公开声明,之所以开设网店,一是为了维持自己的生活,不想再过多的接受别人的捐赠;


二是需要经济支持,好为后续在国内诉讼凶手陈世锋做好准备。



但即便如此,不少网友对待江歌妈妈的态度,也变成了鲁迅笔下所写的祥林嫂:


“她未必知道她的悲哀经大家咀嚼赏鉴了许多天,早已成为渣滓,只值得烦厌和唾弃。”


甚至在知乎上也有人发起了这样一个话题:“为什么我越来越不喜欢江歌的妈妈?”


其中一个高赞评论是这样说的,因为江歌妈妈没办法满足你所有关于“正义”、“圣人”的人设期望。



在那些反对者的眼里,作为像江母这样的受害家属,就应该坐等被同情,维持好自己的“悲惨人设”。


而如今,她却用自己的“复仇计划”,彻底打破了他人的所有遐想。


江妈并非圣人,也并不完美。


她是“偏执”,但如果不这样,又有谁还能为她女儿讨回公道,难道是键盘侠吗?


她是需要钱,因为没有工作,但上诉打官司需要一大笔钱,她不能就此停下。


所以,我们不能因为她的不完美,就否定甚至诋毁她对公道的追求。


因为在这世上,最后还能为江歌做点什么的人,就只有她了。



然而在如今鱼龙混杂的网络世界,像是这样用舆论去摧毁真相本身的案例,我们见得还少吗?



我们与恶的距离,其实很近


还记得不久前的刘学州事件吗?


一个年仅15岁,却命途悲惨的男孩,在前15年的时间里,他先后经历了被亲生父母卖掉,被同学、邻居欺凌,被老师猥亵......


但这所有都抵不过,他在生命最后那段时间里的遭遇,来得更让人绝望。


2021年12月16日,刘学州通过DNA比对,找到了自己的亲生父母,原以为他会如愿回到那个属于自己的家,可没想到,这一切却是悲剧的开始。


在认亲不到一个月后,刘学州晒出了亲生父亲的朋友圈截图,直言刘学州是“网络乞丐”。


面对毫无怜悯之心的嘲讽,刘学州只回了一句:“笑了”。



但就是这短短的两个字,像是诉说了他心中所有的绝望。


除了被生父诋毁,他的生母也在相认不久后,莫名地将他的微信拉黑。


在遭遇亲生父母如此决绝的拒绝后,刘学州没有歇斯底里,也没有在网络发起群攻,他选择了保持理智。


最后在媒体的采访中,他才得知了这一切背后的“真相”。


他的生父丁某告诉记者,之所以说刘学州是“网络乞丐”,是因为他要求他们买一套房。


但事实上,刘学州自始至终都只是想要一个家,而不是一套房。


他的生母更过分,在面对采访时直接哭诉,刘学州为了想要得到一套房,硬是逼着她离婚,根本不管她的死活。



两段心照不宣的谎言,可谓字字寒心。


然而真正成为压垮刘学州最后一根稻草的,还不仅如此。


在媒体把采访报道发出后,大批不明所以的网友开始站在道德的制高点,对刘学州发起了猛烈攻击。


有人附和了丁某的说法,声称刘学州费尽心思寻找亲生父母,不就是为了钱;


也有人嘲讽他,在亲生父母面前哭诉没地方住,分明就是有机可图。



看到这些评论,蝉主实在忍不住想说,一个孩子寄人篱下了15年,他想要一个安稳的家,他有什么错?


从始至终,他的目的都只是寻亲,而不是讨债啊。


然而,在当时愈演愈恶劣的舆论环境下,他们根本不愿意选择去聆听一个15岁男孩的心声。


最终的结果就是,刘学州留下一纸遗书,选择清净地逃离这人世间。


而那些曾拿起无形屠刀的“网络伪正义者”,在热度缓慢下降中,完成了他的“功成身退”。


刘学州的死,让我们看到了“苦难”被当成流量工具后的真正悲哀。


然而真正可怕的是,舆论的尽头实则没有底线。


谭松韵就曾在母亲出车祸住院期间,被媒体造谣与男明星外出约会。



之后其母亲不幸逝世,在巨大的悲痛和误解面前,她没有歇斯底里,也没有哭诉解释,而是选择了暂离大众视线。


直到数月后,她开始恢复工作,身为好友的何炅才特意向观众解释了这场“恶意误导”。



对于谭松韵而言,妈妈的离世,就相当于失去了生命中最重要的人。


然而,媒体却以“死亡”为契机,对一个失去至爱的人恶意炒作。


他们就像生活在这个圈子里的恶鲨,稍微闻到一丝“血腥”,便开始对其展开猛烈攻击,毫无感情可言。


苦难和死亡原本是一件悲伤的事,却让它在流量面前,变成了舆论的作料。


而那些无知的网络审判者,也最终成就了一次又一次人性的恶意。



对待舆论暴力,也该坚持“零容忍”


在一个个真实的新闻面前,我们看到了:


舆论制造者总是以最令人不齿的行径,把脏水,把空穴来风,把无妄之灾,毫不留情地宣泄在无辜的人身上。


不管他们是因流量驱使,还是有利可图,抑或是阴暗心理作怪,性质都已下定。


韩剧《请输入搜索词:WWW》里,就曾讲述了这样一段关于大众舆论的剧情。


当红偶像明星韩民圭在被曝光曾在牛郎店陪客的视频后,瞬间引发舆论攻击,媒体更是对他展开了无孔不入地跟踪报道。



但他们的目的不是为了揭开事情真相,而是为了能扒出更多猛料,以赚取更高的收视率。


一批记者埋伏在公司、住宅和任何他有可能出没的地方,手机电话打到爆,只想拿到第一手采访。



除此之外,各路网友也开始了对他进行毫无底线的人身攻击,试图扒光他所有隐私。


而躲藏暗处的韩民圭,看着网络上媒体和网友的恶意谴责,最终不堪重负,选择了自杀。



直到韩民圭死后,人们才知道这一切都是背后人为的实际操控,主事者负责引发话题,网友负责炒作话题。


最终,造成无辜者死亡的凶手,实则是成千上万的舆论制造者。



所以,当我们在未了解事件真相前,就妄自为纯粹的人身攻击站队,这无疑是将自己推向“罪恶”的深渊。


而法律赋予我们言论自由的权利,并不是允许我们盲目发起攻击,它真正目的应该是理解、帮助、安慰、善意


不管是关于江歌妈妈,还是刘学州,在面对弱势的一方,我们都应该保持包容和同情心,少一点道德的批判。


就像张文宏所说的,凡是持久的,必是温和与可持续的


最后蝉主想说,即使作为旁观者,我们也不能允许善良被利用,更不该让无辜被伤害。



点亮“在看”

别做舆论暴力的帮凶


蝉创意是一个全中国最糟糕的公众号,我们专注于人类脑洞开发的事业,对艺术作品、潮流文化、网络热点进行野鸡式播报,在毁灭你的人生观、价值观同时,向世界传递我们的虚情假意。

微博:@蝉创意 | 微信:chanchuangyi

【未经许可 | 禁止转载】

投稿、媒体、商务合作

 至邮箱:pr@chanchuangyi.com

加入组织,后台回复“招人”


/ 推 荐 文 章 /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