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成都mc是什么】成都mc浴室小黑屋见闻(史诗级巨瓜)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妙龄女孩全裸大闹健身房50分钟,大尺度视频曝光:没有羞耻心,真的很可怕!

15岁当妓女,22岁成总统夫人,53岁全裸,76岁跳钢管舞,看看她是谁……

突发,沈志莉被查!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查看原文

这个喵星人发过一篇PRL,你怎么看?

2016-10-15 巴特 知社学术圈 知社学术圈

海归学者发起的公益学术平台

分享信息,整合资源

交流学术,偶尔风月

对于混迹在物理界的人来说,可能会先给自己定一个小目标,比方说发一篇Physical Review Letters。不过这个目标并不算太大,因为有一只猫已经早早将之实现。也许你听过它的名字,F.D.C. Willard,它在7岁的时候作为一篇高引用的低温物理学论文的共同作者,出现在PRL上。12岁时,又以唯一作者的身份在法国大众科学杂志《La Recherche》发表文章。这到底是怎样一个故事?

文末附 Willard 签字版论文下载方式。


1975年,密歇根州立大学的物理学教授Jack H. Hetherington写了篇文章《BCC 3He中的双、三、四原子交换效应》,并请同事帮忙检查。同事看过后,认为文章本身挺好,但是却存在一个愚蠢的错误:Hetherington作为唯一的作者,在本应自称“我”的地方,都写的是“我们”。


一般来说这不是个大问题,但Hetherington要投的地方可是世界顶级的Physical Review Letters。期刊的规定非常明确,如果文章声明只有一个作者,那么文内不允许使用第一人称复数。


要知道在70年代,修改一篇论文需要对着打印机重新通篇敲一遍,Hetherington显然不愿意花费时间在这种事上。他开动自己物理学博士的脑筋,终于灵机一动,决定把自己养的暹罗猫Chester列为共同作者。



F.D.C. Willard


初露头角

为了增加可信度,他把Chester的名字取为“Felis Domesticus Chester, sired by Willard”,并缩写为“F.D.C. Willard”。其含义就是“家猫Chester,Willard所生”,自然,Willard其实正是Chester的父亲。


Hetherington的办法果然蒙混过关,一个月后,也就是1975年11月24日,文章《Two-, Three-, and Four-Atom Exchange Effects in bcc 3He》,作者是J. H. Hetherington和他的同事,F. D. C. Willard。


文章发表后没过多久,Willard的身份就被人发现了。有一天,一位访客慕名而来,不过Hetherington当时不在。于是他只好寻找另一位作者Willard,结果Hetherington那些真正的同事都笑场了。F. D. C. Willard的名声由此传了出去。



Willard “本人”签过字的论文副本


后来,Hetherington收到几份文章的复印件要求他签字,淘气的他决定把此事坚持下去,发扬光大,索性抱起Chester,抓着猫腿沾好墨水,在论文首页挨个拍上了爪印。其中一份被送到了法国南部格勒诺布尔的物理学家手中,他们本打算邀请Willard教授参加1978年的第15届国际低温物理大会,可当发现了猫的爪印后才弄清了Willard的真实身份。他们颇为懊恼,把Hetherington和Willard都踢出了邀请名单。


尽管引来了这样那样的非议,F. D. C. Willard的学术之路并没有止步不前。作为Hetherington的“同事”,Willard陪他一起出席了很多低能物理方面的研讨会。而Hetherington无论在私下还是在公开场合,都表示Willard对研究的贡献很有“帮助”。


物理系主任的来信

故事广为流传,Willard也受到很多人的爱戴。在一本名为《Organic Chemistry: The Name Game》的书中,作者这样介绍了 Willard:“虽然 (他) 在物理领域的未来并不确定,但我们喜欢他的风格,希望他能够拿到终身教席。”


实际上,早在1976年11月26日,也就是文章发表后两天,密歇根州立大学物理系主任Truman O. Woodruff博士给Hetherington写了封信,说道:


“我真是不该斗胆把F.D. C. Willard这样杰出的物理学家请到咱们这种院系来,要知道我们连1969年Roose-Anderson排行榜的前30都没进去。想必,Willard应该会考虑一个更优秀的地方。


不过考虑到你的意见,Willard也许真的能屈尊大驾接受我们所提供的不值一提的职位。我恳请你,作为他的朋友和同事,在最合适的时候 (比如在白兰地和雪茄烟扔得四处都是的夜晚) 向他提出这个请求 (一定要委婉诚挚)。你能否想象如果Willard能够加入我们,即便是作为访问学者,我们也都会万分激动吗?”


鉴于密歇根州立大学的职工名册上并没有F.D.C. Willard的身影,我们只能认为Willard同志面对这个诱人的offer时,嗅了嗅鼻子,扭头走开了。实际上,Hetherington确实把Willard列为大学的“啮齿类捕猎顾问”。除此之外,Willard还常被这样提及:在“角动量和地心引力实验中”发挥了重要作用。



F.D.C. Willard 的足迹


不过,Willard的学术生涯并非局限在此处。1980年,他的大名再次出现在法国科学杂志《La Recherche》,而且是以唯一作者的身份发表了文章《L’hélium 3 solid. Un antiferromagnétique Nucléaire》。


这次又是怎么回事呢?原来文章是由来自法国和美国的一组学者共同完成的,但他们对论文的内容并没有达成一致意见,其中也包括了Hetherington。当大家始终无法妥协的时候,Hetherington提议用F.D.C. Willard作为唯一署名,这样如果有人发现论文有什么瑕疵,谁的名誉都不会受损。可见当初是没有H-index啊!


光辉永流传

然而故事终究会迎来结局,1982年,14岁的F.D.C. Willard离开了这个世界。不过他的精神却永远留在了科学界之中。事实上,那篇共同署名的文章确实很有影响,因其科学价值而获得了很高的引用。


后来,当人们问到为什么会选择他的猫作为共同作者时,除了节省时间的原因外,Hetherington还透露:


“当时多数人的薪酬都是和发表论文的数理挂钩的,如果有其他作者和你分享一篇文章的话,你获得的声誉也会有所冲淡。不过从另一方面看,我并没有忽视其宣传价值。一旦文章最终得到认可,并且这奇葩的作者署名故事被大家知道的话,那么人们会更深地记住它。总之,我那么做了,也没有感到遗憾。绝大多数人都被这事逗乐了,除了编辑。”


APS 为 F.D.C. Willard 背书


最后值得一提的是,F.D.C. Willard确实帮助打破了猫和人类在科学事业上的壁垒。2014年,美国物理学会 (APS) 公开宣布:所有以猫为作者的文章都将得到开放获取的权限,供大家自由下载。文末还加了这么一句:


自从薛定谔之后,物理界还没有给猫提供过这样的待遇。


当然,APS的发文日期是2014年4月1日。


公号下回复“喵星人” 下载 Willard 签字版论文


参考资料:

http://www.academiaobscura.com/academic-animals/

http://www.todayifoundout.com/index.php/2015/07/life-work-f-d-c-willard/

http://www.atlasobscura.com/articles/in-1975-a-cat-coauthored-a-physics-paper

http://journals.aps.org/2014/04/01/aps-announces-a-new-open-access-initiative

扩展阅读

 

薛定谔猫不再遥远,传送记忆成为可能!

中国学者实现同处两地的薛定谔猫

放开那猴子! 苦逼摄影师的荒唐版权诉讼案

科幻源自一位女神: 探寻《科学怪人》背后的秘密


本文由知社原创,媒体转载请联系授权

投稿、授权、合作事宜请联系

service@scholarset.com 或微信ID: scholarset

回复“目录”或“”,浏览知社更多精华。长按二维码识别,可以关注/进入公众号进行回复。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