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西北军军与聂教练相约酒店,网红见网红,干的漂亮

美图赏析:Flickr摄影师 林巜巜 作品选

学长学姐干货总结|整整30门水课推荐,附推荐指数和课程详解

真人漫画||《家有色鬼》10话-大结局

特朗普开铡鹰派 博尔顿出局内幕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柳时镇推倒姜暮烟了吗?金庸知道! | 中法评 · 法说金庸

2016-05-01 郭二靖 中国法律评论 中国法律评论


郭二靖以“十二宝树王”之名在中法评连推两篇奇文


《正席与狗肉:令狐冲的交班问题》


《殷素素在海上唱歌时,也被称为妖女。她的爱情刚刚好,可惜没有大法官》


而为某美女星象学家所感,特费神劳心,为其占卜。卜辞称郭二靖“升天蝎,水天蝎,水合上升,水天合相”,又称“命主星落一宫和十二宫,自我的表达深刻击中集体潜意识”。



“推倒”这个词传播热度一向很大。几年前,有位仁兄忽然念动,在微博上写了一个“推倒来源考”,称“推倒”源于昆曲《牡丹园》中的一句唱词,曰“他倚太湖石,立著咱玉婵娟,待把俺玉山推倒,便日暖玉生烟”。这几句歌词给人以无限遐想的空间,但要将此处的“推倒”精确解读成我们想象中的样子,也许需要知道“推倒”的宾语“玉山”指代的究竟是什么。

 

金宇澄在《繁花》里写,银凤使唤小毛打洗澡水,叫他看她,小毛回头看时,“只觉胸前瑞雪,玉山倾倒,一团白光,忽然滚动开了,粉红气流与热风,忽然划过来,涌过来,奔过来。”此处的“玉山”与《牡丹园》里的“玉山”究竟是不是一回事,令人大感踟蹰。

 

无论如何,题中的“推倒”就是指占领床榻,做爱做的事情,而不是像罗念生译本里写的,俄底浦斯喃喃自语,"我信赖的老朋友克瑞翁,偷偷爬过来,要把我推倒"。克瑞翁既是俄底浦斯的小舅子,又是他的舅舅,天底下还有比这更离奇的事情吗?也许有的。克瑞翁要是真的在床榻上推倒了俄底浦斯,俄底浦斯就不止自插双目,满世界去流浪,他说不定要学东方不败,“举刀一挥,自己做了太监”(令狐冲语)。

 

在电影《泽西女孩》里,本·阿尔弗莱克“自己动手丰衣足食”好多年,颇为辛苦。大美女丽芙·泰勒见状,当即决定推倒他。丽芙·泰勒此举完全属于送温暖,像《阿甘正传》里的珍妮,捉住阿甘的手去触碰她的玉山,而不像《断背山》里的安妮·海瑟薇,因为一见钟情,当即用玉山吸引杰克,跟他车震。此情此景之下,海瑟薇应当不会说那句名言:捷克斯洛伐克(Jack slow fuck)!

 

这种送温暖的情形就像自宅访问类型的日本爱情动作片一样,在生活中应当也许peut-être不多见。古龙小说中的女性脱衣服跟买衣服一样随意,喜爱展示结实修长的大腿,郭二靖总觉得这种事情又香艳又虚妄。

 


太阳的后裔



柳时镇
姜暮烟


这般送温暖尤其不能轻易适用于东方的偶像剧。听说在《来自星星的你》中,都教授过了很多集才能吻到千颂伊。木村拓哉在《美丽人生》里直到最后一集才推倒常盘贵子。在《太阳的后裔》里,虽然柳时镇像令狐冲一样从头到尾都在撩妹,但姜暮烟手段特别高明,总能轻轻地将推倒之话题扯开,跟任盈盈一样。姜暮烟的母亲曾经建议柳时镇留下陪姜过夜,但柳出于各种理由拒绝了。柳和姜在病房里相拥而眠,却规规矩矩,无进一步的动作,像胡斐之于苗若兰,袁承志之于九公主,杨过之于小龙女。柳曾经拿着啤酒去夜访正要洗澡的姜,看起来这是一个很好的切入点,但导演就是不给机会,让我们像周伯通一样急于知道“后来怎样”。柳和姜在帐篷里度过了一宿,不过柳的热情建议没有得到姜的直接回应,似乎懊丧地放弃了。

 

柳时镇是否成功推倒了姜暮烟,这是一个需要进一步考证的问题。要找到答案,不能仅仅从情节里去找,还需要若干推演。郭二靖这就来尝试一下。

 

提到“推倒”这个词时,主语一般是男性,宾语一般是女性,这就是东方人的看法。女性总是被动的,甚至是被迫的。所以,某重要人物在某重要场合说《来自星星的你》维持了传统文化,这一评语很有道理。

 

冯梦龙小说里不断重复这样的情节,隔壁老王淫了人妻,那个被侮辱与被损害的、不幸戴了绿帽的男人总有机会找回场子,也淫了王太太,所以正义就这样实现了:以眼还眼,以牙还牙,以妻还妻。王晶也报着这种正义感,壮怀激烈地拍摄了不朽名片《玉女心经》,点题时还不忘附上一句古诗“淫人妻女笑呵呵,妻女人淫意若何”,严肃地探讨了《玉蒲团之偷情宝鉴》所反映的永恒母题。

 

 隔壁老王淫了人妻,被侮辱与被损害的不是女性,而是戴了绿帽的男人,因为冯梦龙认为绿帽男对老婆原本享有排他的财产权,而老婆被淫,就丧失了财产权,而只有淫了对方的老婆才能够夺回权利。电影《外出》讲述一对偷情的男女因车祸身亡,他们各自的配偶裴勇俊和孙艺珍到现场处理后续事宜,于是认识了,“相视,无语,关灯,脱衣”。裴勇俊最后推倒了孙艺珍,他们的心理过程还不仅仅是互相爱慕,似乎也包含了为自己赢回权利的心态。

 

宋江集团像抢劫萨宾妇女一样夺来了扈三娘,赶紧将她交由自己的亲爹宋太公保管,后将她嫁给王英,从来不问扈三娘的意见,他的合法性在哪里?梅因说国际法上有一条规则,如一国向另一国宣战,则该宣战国的财产就像无主物一样,可以通过先占而原始取得,又认为此法可遏制侵略成性之国。郭二靖持保留意见。宋江是不是也认同这条法律呢?祝家庄的东东,包括美女与野兽,都是无主物,可以先占先得。

 

亲自动手抢劫扈三娘的人是林教头。这人的老婆被高衙内欺负,拳术一流的他闻讯赶来,不问老婆有没有受伤,先问她有没有被推倒。也许在他看来,万一高衙内推倒了自己的老婆,就会像禽兽在草原上撒了一泡尿,是可以宣示领地主权的。这样一来,自己就失去了一块领地,不也太亏了吗?如果老婆在挣扎过程中没让衙内得逞,但失去了一条胳膊,这将不但没关系,反倒要得到林教头的表扬。林娘子最后的确自杀了,林教头说不定心里很同意她这么做,反倒是鲁智深在一旁叹了口气。在《射雕英雄传》里,杨康说穆念慈被欧阳克搂抱过了,不能再当老婆,穆念慈气得呕血割发,却无法反驳,一向伶牙俐齿的黄蓉在一旁也哑口无言,首次感受到人生的痛苦。

 

郭二靖绝不是在胡扯。古罗马法上的合法婚姻形式,有买卖婚、共食婚与时效婚三种。所谓买卖婚,其实就像买东西一样买老婆。时效婚听起来很学术,其实无非就是一个流氓抢了一个妇女,跟她同居一年,只要娘家人不找上门来,就能宣布这人就是他老婆了。这里的逻辑路数跟占有牛马达到一年的所谓“时效”之后就能取得所有权是一样一样的。买东西和买老婆,有什么分别?占有牛马和占有女人,有什么分别?

 

即便削发明志,穆念慈最后还是被杨康推倒了,为金庸小说中非常男女关系的多样性增加了一个材料。所谓非常男女关系,用南帝段皇爷的话讲,就是“并非夫妇,却有了夫妇之事”。

 

判定两个人是不是有了夫妇之事,一般都很容易,比如夏雪宜和何红药不穿衣服,互相给对方抹药,抹着抹着就啪啪啪了。周伯通和刘贵妃穿了衣服,互相给对方点穴,点着点着就啪啪啪了。这些都能直接知道。

 

判定两个人是不是夫妇,却并不容易。陆冠英和程瑶迦在黄药师的逼迫下半推半就地成亲,这个还能勉强算数。以夫妇名义同居的张翠山和殷素素究竟算不算真正的夫妇?当谢逊听他们自称夫妇时,还自言自语地说了一句,嗯,成了夫妇啦。这句话很奇怪,像八卦式的祝福,又像八卦式的嘲笑。此外,陈玄风和梅超风又算不算?

 

穆念慈是如何被推倒的?从表面上看,杨康只是使了一个雕虫小技,故意装作柳下惠,将裘千丈给穆念慈下药的奸计和盘托出,这令穆念慈感动不已,以为他可以托付终身,于是当晚就让他推倒了。

 

实际原因不止这些。不要忘了,杨康参与过穆念慈的比武招亲。根据《射雕英雄传》的描写,杨康在上场之前,专门向杨铁心询问了比武招亲的规矩。这个细节很重要,招亲好比招标,杨康对投标条件是知情的,他符合条件,又打败了穆念慈,确实是中标人。在穆念慈的心中,经过这个程序,他们就有了婚约。杨康虽然口头上对招亲翻悔过,但内心是把她当老婆的。他杀死欧阳克时说过一句:“她是我未过门的妻子,你两次强加戏侮,我岂能容你?”这是杨康能够顺利推倒穆念慈的一个重要原因。

 

即便如此,杨康和穆念慈毕竟还不是夫妇。丘处机和王处一要为他们主持婚礼,穆念慈明确予以拒绝。看起来,杨康如果坚持认贼作父,要想推倒穆念慈,一点机会也没有。然而杨康最终还是达到了目的。原因何在呢?


莎士比亚

 

郭二靖觉得可以比照莎翁的《威尼斯商人》考虑一下。写到这里,正好是莎翁去世400周年,谨此向他致意。

 

穆念慈决定丈夫的形式跟鲍西亚具有高度相似性。穆念慈选丈夫的方式是父亲定的,鲍西亚的是老太爷定的。总之都是家长定的。穆念慈选丈夫的形式是比武招亲,这像我们商业活动中的招标。鲍西亚选丈夫的形式是抽签,这像我们商业活动中的博彩。说招亲像招标,因为中标人和中亲人一样要接受合同的约束。鲍西亚选丈夫时的抽签人比买彩票承担了更大的机会成本,必须发誓,万一不中签,还不能另娶。

 

按说杨康这名中标人和巴萨尼奥这名中签人都有婚约在手,已经具备了推倒爱人的条件,不过鲍西亚兼具旧女人和新女人的气质,她给巴萨尼奥又设置了一个新条件。在她淘气地导演了一出男扮女装的爱情蒙蔽剧后,这个条件变得半真半假。她指出,虽然你现在是我丈夫了,但你要想推倒我,必须发誓留好我送给你的戒指,你要是把戒指给了别人,我就愿意被这个人推倒。

 

这样一算,巴萨尼奥发过两层誓言,第一层誓言是,如果跟鲍西亚结不成婚,绝不另娶他人,第二层是,绝不能将象征着鲍西亚之宝贵贞操的戒指送人。

 

她的原话是这样的:“除非等我见了这指环,我再也不跟您同床共枕。”

 

又说:


“他既然拿去了我所珍爱的宝物,又是您所发誓永远为我保存的东西,那么我也会像您一样慷慨;我会把我所有的一切都给他,即便他要我的东西,或是我的丈夫的眠床,我都不会拒绝他。我总有一天会认识他的,那是我完全有把握的;您还是一夜也不要离开家里,像个百眼怪物那样看守着我吧;否则我可以凭着我的尚未失去的贞操起誓,要是您让我一个人在家里,我一定要跟这个博士睡在一床的。”



鲍西亚当然知道老公把戒指给了爱情蒙蔽剧中的自己。她这样调皮地为难老公,将贞操与盟誓挂钩,其实也宣布了自己的“被推倒观”:有了婚约还不行,除非你发誓爱我,我才愿意被你推倒。

 

所以在鲍西亚看来:


盟誓=推倒



有关金庸笔下的女生在爱情蒙蔽剧中所普遍具有的调皮心理,请看郭二靖写的另一篇文章:《殷素素在海上唱歌时,也被称为妖女。她的爱情刚刚好,可惜没有大法官》。

 

杨康有没有盟誓呢?有的。《射雕英雄传》里写道,杨康第一次试图推倒穆念慈时,说了这句话:“你放心!我永远是你的人,你永远是我的人,好不好?”当他发现还是脱不掉穆念慈的衣服时,并没有气馁,马上又说了这句话:

 

我一定会娶你,将来如我负心,教我乱刀分尸,不得好死。


虽然这一次杨康还是没有成功,但他锲而不舍,在各种场合继续尝试,在江苏的监狱,在浙江的农舍,在湖南的山居……竟然在没有真正结婚的情形下成功推倒了穆念慈。黄蓉曾经暗自评价过穆念慈这个人,认为她虽然身子娇弱,内心的主意拿得可真定。郭二靖认为,杨康单凭一个以退为进的雕虫小技,绝不足以获得穆念慈的芳心,他这一誓言才成为穆念慈最终接纳他的关键。

 

金庸小说中其他的非常男女关系也大抵存在“盟誓+推倒”的标准搭配。此处一定要强调非常男女关系,否则讨论推倒问题就失去价值了。张翠山和殷素素先有盟誓,再拜天地,最后推倒。他们的盟誓是“天上地下,人间海底,我俩都要永远在一起”

 

段正淳推倒康敏时赌咒说:“他日我若三心两意,让你把我身上的肉,一口口的咬了下来。”段正淳把这句话当成调情时的玩笑,对方可是当了真的,真的咬掉了他的肉。

 

周伯通和刘贵妃一起唱的歌也是盟誓,他们唱道:“四张机,鸯鸳织就欲双飞。”

 

夏雪宜推倒温仪之前,也是给她唱了歌的,其歌词经由青青之口表现了出来:“从南来了一群雁,也有成双也有孤单。成双的欢天喜地声嘹亮,孤单的落在后头飞不上。不看成双,只看孤单,细思量你的凄凉,和我是一般样!细思量你的凄凉,和我是一般样。”这里表达的意思跟周伯通他们想要生死相依的愿望一模一样。

 

乔峰和阿朱共同许下了塞上骑马牧羊的美好誓言。有了这个盟誓,只要乔峰愿意,随时可以推倒阿朱。阿朱临死前自揭身世,让他看身上的刻记,说:“我早就是你的人了,我……我……全身都是你的。你看一看……看一看我左肩,就明白了。”

 

陈玄风和梅超风也有盟誓,他说了一句非常有名的话,道:“你不懊悔,我也不懊悔。”有些三流的小说家将“懊悔”二字改成“后悔”,然后宣布这句话是她的原创,郭二靖对此感到不快,“I AM ANGRY!”

 

好了,忍了半天,是时候了,终于可以拿杨过和小龙女举例了,到了全世界男性华人最义愤难平的情节。大家都知道,小龙女和杨过可是清清白白的,虽然他二人经常脱了衣服练功,但大家都认为他们没有心生邪念。如果轻率将他二人列入段皇爷所谓“不是夫妇,却有了夫妇之事”的行列,郭二靖怕要比尹志平这个大流氓更令人痛恨。但是,且慢




尹志平侮辱小龙女之时,小龙女眼睛被蒙,以为杨过想要推倒她,于是乎,不怒反喜,情欲暗生,任其所为。

 

郭二靖强忍着内心巨大的痛苦继续指出,小龙女的喜悦感持续了一夜。

 

此事之前,李莫愁验证小龙女臂上有守宫砂,此事之后,小龙女让杨过验收工程,臂上已无此标记。从小龙女的角度,她以为自己就是被杨过推倒的,对此,她并不后悔,很羞涩,很开心,因为杨过用愿意为她而死的誓言破除了自己终身不嫁的誓言。有关这一点,李莫愁也是见证人。

 

如果有人固执地认为这个erroneous but irrevocable的推倒行为并不具有说服力,郭二靖必须悲愤地反驳,当小龙女终身不嫁的誓言被杨过愿代她身死的誓言所破之时,小龙女马上就想被杨过推倒,而没有等到后来这件大惨事的来临。换句话说,尹志平能够轻易得逞,跟小龙女早就有此念头不无关系。请看


她坐在床上运了一会功,但觉浮躁无已,当下在室中走来走去,却越走越是郁闷,当下脚步加快,奔跑起来。杨过见她双颊潮红,神情激动,自与她相识以来从未见她如此,不禁大是骇异。小龙女奔了一阵,重又坐到床上,向杨过望去,但见他脸上满是关切之情,心中忽然一动:“反正我就要死了,他也要死了。咱们还分甚麽师徒姑侄?若是他来抱我,我决不会推开,便让他紧紧的抱著我。”


当年读到此段,郭二靖不禁热血直往胸口上涌。

 

即便如此,小龙女像鲍西亚一样,在被推倒之前索要了男人的第二层誓言

 

小龙女嫣然一笑,道:“我当真胡涂啦。不过我还是爱听你亲口发一个誓。”杨过道:“发甚麽誓?”小龙女道:“我要你说,你今後心中就只有我一个儿,若是有了别个女子,就得给我杀死。”杨过笑道:“莫说我永远不会,要是我当真不好,不听你话,你杀我也是该的。”於是依言发誓道:“弟子杨过,这一生一世,心中就只有姑姑一个,倘若日後变了心,不用姑姑来杀,只要一见姑姑的脸,弟子就亲手自杀。”小龙女很是开心,叹道:“你说得很好,这麽我就放心啦。”紧紧握著他手不放。杨过但觉阵阵温热从她手上传来。


再说说田归农与南兰。苗人凤是个奇怪的男人,他不仅对南兰没有盟誓,反倒要求南兰对他有盟誓。他要求南兰像胡夫人对胡一刀一样,水里水里去,火里火里去。苗人凤这样想和这样说,会出大问题的。

 

按照鲍西亚、穆念慈、温仪、小龙女等人的“盟誓=推倒”学说,做出允诺的男人可以推倒接受允诺的女人。要搞清楚她们的逻辑,需要重拾郭二靖在前面所说的女人身体具有财产性的观念。男人以盟誓为条件,可以享有女人的身体,这是个合同。即便按照鲍西亚时代的合同法,这个说法也能成立。梅特兰说,14世纪的合同法就已经发展出对价理论。所谓对价,须有一方获益(benefit)或另一方受损(detriment)。男人享有女人身体,当然是男人获益,女人受损,这是传统文化,所以“盟誓=推倒”公式具有巨大的实在性,在黑格尔看来,这当然是一种客观的理性。

 

在这个公式之下,张翠山和殷素素自己拜天地,没有见证人,这也就有了推倒的合法性。他们所拜之神就是他们这个合同的见证人。罗马法上的共食婚是宗教婚,郭二靖擅自认为,经过吃或烧麦饼的仪式,神就见证了这个以盟誓换推倒的合同。所以古代罗马法的三种婚姻形式似乎都反映了女人身体的财产性这一观念,或以之为基础。买卖婚是郑重买卖身体,时效婚是持续占有身体,共食婚是以盟誓换推倒。

 

也许对于所有女人而言,这个以盟誓换推倒的合同比世俗意义上的婚约和结婚仪式更重要。尤其在鲍西亚和小龙女那里,男人们发过两层誓言,这给女人们上了双保险。苗人凤不仅一个誓言也没有,反倒希望南兰发回来一个誓,这有违观念的一般性和理性的客观性,让南兰认为自己不仅要无偿交出身体,还要另行单方允诺,亏得很,像上班族需要倒找钱给资本家,工资成了负数。苗人凤的这一弱智想法为南兰心理严重失衡和出轨田归农埋下了巨大隐患。

 

行文至此,宋仲基的粉丝们快要伤心欲绝了。在柳时镇和姜暮烟常常光顾的咖啡馆,他们用心形巧克力棒相碰撞,许下了“全身心忠于你”的誓言。姜暮烟还羞涩地加上一句,好污哦。柳时镇马上跟进,你这个女人,才过傍晚,就,呵呵呵。

 

郭二靖大胆推测,尽管他们直到剧终也没有结婚,但柳时镇一离开咖啡馆就推倒了姜暮烟。

 

Q. E. D.

 

顶着锅盖,坚决不匿。


中国法律评论
态度 | 力度 | 温度
长按二维码,关注中法评
回复下列关键词,收看往期精彩文章:

人贩死刑 | 十二公民 | 中国法官 | 林来梵 | 陈瑞华 | 打车 | 控烟 | 言论自由 | 城管 | 援用宪法 | 法学青年 | 中国国歌 | 外国投资法 | 车浩 | 孟勤国 | 香港 | 法官尊荣 | 阅读苏力 | 教师节 | TPP | 民法典| 徐显明 刑九反思 | 王泽鉴 | 部门宪法 | 傅郁林 | 快播 | 中政委  |  主办侦查员  |  非法集资  |  见死不救  |  清真食品 | 反对票  |  司法改革  |   法理死亡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