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和服的女生,不能被如此对待

守不住赫尔松了,再不走就得被包饺子!乌克兰:俄军司令部已撤离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钱学森回国真相

H游戏只知道《尾行》?弱爆了!丨BB IN

生成图片,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查看原文

汉语想象的新旅程|《燕京书评》发刊词

燕京书评 燕京书评 2020-10-27

9月1号,对于人类文明而言,一切都太过于平淡无常了;对于中国人而言,它是新学年的开始时刻;对于我们而言,燕京书评正式上线了。在今天,或许仅仅是上线;在未来,它天然地不满足于此。
 
说到底,燕京书评的诞生,不仅属于媒体革命的新象征,也将是汉语想象的新代表。和那些伟大的媒体一样,它同样诞生于剧变的转型时代。曾经,那些伟大的媒体解读过知识与思想的魅力,我们也可以阐释新科技的价值;他们曾目睹过柏林墙的倒掉与纽约世贸大厦的崩塌,我们或许也将看到世界新格局的诞生。相信着,你我都在见证一个新时代的来临……
 
在21世纪的前二十年,中国创造了自己的角色,世界诞生了各自的故事。在庞大的时代叙事之下,无论是东方的崛起,还是西方的裂变,上演了无数等待着被发掘的未知故事,也发生了无数等待着被梳理的隐秘联系,等待着我们的目光,也等待着我们的声音。在那些伟大的人类故事面前,谁又能真正置身事外而独善其身呢?在那些未知的隐秘联系下,谁又能不产生探究的好奇心呢?
 
正是基于好奇心和想象力的催促,燕京书评生逢其时地孕育而生。它既可以是狭义上的文化媒体,也可以是广义上的文化平台。尽管以书评为名,但我们试图去拓宽书评的边界;尽管书评属于名词,但我们试图让它成为动词。借助文本的想象和评论的力量,我们扫描世界思潮的动态,观察人类观念的变迁,细数全球生活的流变;去目睹伟大的事件经过,也去理解卑微的生活姿态;去欣赏人类的杰作,也刻画人间的败笔……
 
燕京书评,试图用文字和想象,尝试着理解这个时代发生的一切,当然也尝试着理解我们自己。当然,我们也希望能够像马尔克斯那样,对着世界发生的一切未知进行指指点点,在中文舆论的场域中,树立起独特的标识;在日益庞杂而又碎片化的信息洪流中,发出本该响亮的声音。
 
毫不犹豫地,我们希望能够天然地顺从言说的欲望,既不虚张声势,也不沉闷乏味,在描述世界的同时,毫不吝啬自己的鲜明观点,呈现汉语世界的独特视角,展现中文媒体的努力尝试。毕竟,无论是浅薄的描述,还是深刻的分析,最终期望着能够提供强有力的判断。在未来的回顾中,无论观点的对或错,无论姿态的优雅或笨拙,它们都将成为一份历史的底稿。
 
就像18世纪初的荷兰,文字工人与图书商人通过异域地理的图册典籍,为欧洲大陆输送着最新书写的世界景观、异域风光和外国风俗。尼德兰的文字工作者们,堪称那个时代的全球观念搬运工和世界文化经纪人。他们推送着异域形象的最新描述,不仅推动了出版行业的变革,也展现着欧洲以外世界的无限魅力,更促进了世界文化的融合;推动了新的表达方式,打开了欧洲人看待世界的新方法,形塑了当时欧洲人的全球视野和世界观念。一代好奇的荷兰人,印制了整个世界。
 
和那个年代一样,我们当下的这个时代,全球化使命尚未完成,技术性革命仍在继续,人类的想象与人类欲望一样,从来不曾有过满足。在这些事情面前,媒体应该扮演着更加关键的角色,文字工作者也该发出更加多元的声音。燕京书评,希望寻找到一种新的语言方式,参与到对世界的描述和对时代的理解中去:重申文化想象,重塑文字力量。
 
不得不承认的是,我们想要做的事情太多了。就像以赛亚·伯林说过的那样——人类事务的所有核心都源于个人困境,在你我对世界的困惑之前,一起去探讨人类的事务。或许,这份理想主义在当下看起来有点过分,但我们拥有充分的自信,去实践这么一份可能。这份实践的可能性,取决于我们的理想,也取决于你们的关注,更取决于你们和我们的并肩前行。
 
的确,真是时候了。


——执笔:《燕京书评》主编萧轶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