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我怕了,他们把实验室的动物拿出来卖了!

据说全世界华人都在传这个女生倒卖口罩赚了2000W日元!日本关西华文时报独家揭秘其中真相——

李文亮之死背后的几个真相

疫情平稳,但你我皆是盛世下的蝼蚁

方方:不举旗帜不合影留念了就务实了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2019年11月26日:为了鼓励更多的人参与到自由互联网的开发,我们最新推出了GreatFire悬赏计划,请参赛者在下列任务中任选其中一个或多个,完成其中的任务目标,即可获得对应金额的奖励。
查看原文

货币孤立主义与欧元的终结?

Annababybaby 西泽研究院



本文编译自:MisesInstitute 


一场美元通胀大爆炸催生了欧元。现在有一个大胆的预测:另一种形式的美国货币爆炸——突然出现的“通缩间歇期”,将会导致欧元的消亡。这可能会比预期要来得更快。


对这个谜题的解释始于保罗沃尔克(Paul Volcker),他在1985年摒弃了稳健货币。当时的美联储主席与里根总统的新财政部长詹姆斯贝克(James Baker)联手发起了一场让美元贬值的运动——这就是所谓的“广场协议”。


沃尔克曾是尼克松政府臭名昭著的贬值斗士(时任美国财政部副部长),认为美国的巨额贸易赤字是极度危险的。另一种说法是——在上世纪80年代中期初,财政赤字只是为了增强美国经济活力和全球对相对坚挺的美元需求复苏的暂时对策——只是没有引起这位高级官员的注意。


因此,这是一个恢复稳健货币的机会。但这在历史上是非常罕见的——只有在高通胀引发政治巨变的地区(例如内战之后),通胀才会被遏制。在欧洲,这意味着短暂的硬通货德国马克DM)时代的结束和软欧元的诞生。


在美国重新启动通货膨胀政策的刺激下,1985年至1987年德国马克兑其它欧洲货币汇率上升,打破了德国国内的政治平衡,欧洲货币联盟(EMU)是最大获益者。作为中坚力量的大型出口公司,在执政的基督教民主联盟(CDU)总理科尔领导下赢得了胜利。对他们的利润造成明显威胁的硬通货德国马克不得不退出,德国的摇摇欲坠的货币主义政权最终走向崩溃。


广场协议(Plaza Accord)和沃尔克(Volcker)投降后,在全球范围内,通胀必然的加剧,因为许多国家(特别是日本)试图通过效仿以美元为主导的货币政策,来限制美元兑本国货币的贬值。通胀在资产市场和商品市场都是显而易见的。在这场新的货币混乱之后,大洋两岸又开始了下一场实验:“2%的通胀目标


沃尔克在新书《寻求健全的货币和良心政府》发布前的宣传中,批评美联储和外国央行追求2%的通胀。作为一名货币官员,沃尔克似乎遵循着一条永恒的原则,即绝不因出现的麻烦而责怪自己,在这种情况下,2%通胀率存在严重缺陷。

 

没错,新的通胀目标背后真正的恶魔很可能是斯坦利•费舍尔(Stanley Fischer),他是新凯恩斯主义(new – Keynes)攻击货币主义的智囊领袖,正是沃尔克给他提供了机会,使他在政治上恰逢其时。


欧洲央行的诞生


1998年底,欧洲央行(ECB)开门营业,德国央行(Bundesbank)前官员奥特马•伊辛(Otmar Issing)教授引导欧洲采用新2%的通胀标准,德国的货币例外论走到了尽头。或者有人会说,德国放弃了欧洲硬通货的主权地位,但在其货币统治下(至少在上世纪70年代中期亚瑟•伯恩斯(Arthur Burns)开始第二次大规模货币通胀的鼎盛时期),多数西欧国家享有相当大的货币独立性——不受到美国的影响。


相比之下,在2%通胀目标的管理制度下,包括德国在内的欧元区与美国的货币周期保持一致,共同承担美国通胀的起伏。在欧洲的背景下,资产通胀意味着大量的不良投资,最明显的表现是曾经欣欣向荣的意大利经济的逐渐衰弱,以及北欧出口部门的膨胀(欧元被低估)。


对欧元的考验


在这两种扭曲中,我们发现欧元的脆弱性和美国下一场货币冲击将构成迄今为止对欧元最严峻的考验。这种冲击最有可能以突发的“通缩间歇期”形式出现,并可能是长期存在的。


具体来说,随着当前全球货币周期(由美联储主导)引发的恶性资产通胀进入松弛和衰退的最后阶段,通货紧缩时期即将到来。这最有可能反映在广义货币的总量上。物价和工资可能会面临一些下行压力,尽管这并不是通货紧缩的证据。


在这个资产紧缩阶段,随着全球经济放缓或衰退,欧洲将处于非常危险的境地。过度扩张的北欧出口业很容易受到冲击,尤其是新兴市场信贷泡沫即将破灭。欧洲各地不堪一击的银行和主权国家将会资不抵债。欧洲大型出口商提振市场份额的举措很可能会激怒特朗普。


美国政府将对欧洲持续新型货币激进主义将采取零容忍态度。


如果说货币长期疲软是持有欧元的必要条件,那鱼与熊掌不可兼得。


一个新的、更小的欧元区?


因此,德国大型出口企业将面临清算的压力。连接柏林总理府和欧洲央行的轴心(目前是默克尔-德拉吉轴心)将不再能够通过廉价欧元来支持这些企业。在这些变化的环境下,欧元的崩溃可能是他们通向成功道路上最大的希望。虽然重生后的德国马克将压低出口利润率,但美德或美欧贸易战的威胁将逐渐消退。


基督教民主联盟本可以有向“右“走的空间,并摆脱默克尔时代主流欧洲中心论。这在赢得极右翼党派选民的同时,还会获得长期对欧元疲软和负利率欧元不满的中产阶级储户的支持。但如果基督教民主联盟仍坚持欧洲中心主义论(最终加入绿党联盟,从而煽动支持极端党派),德国可能会陷入魏玛式的政治混乱。


意大利将退出欧元区。随着法国、荷兰和德国可能组成一个新的货币联盟,健全货币在欧洲复兴的可能性是真实存在的。欧洲货币的未来将不再与美国挂钩。鉴于美国未来可能因公共财政极度疲弱而引发通胀风暴,这种机会转瞬即逝。




推荐一款尽调必备APP“企业预警通”,它可以查询地方政府债务、财政收支、各省市人口和GDP数据;企业各类工商信息、已发行债券清单、甚至财务报表;并及时推送企业债务违约、股票质押爆仓、债券闪跌、监管处罚等预警信息,是一款为金融人量身打造的APP,完全免费,扫码下载即可。↓↓↓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