上海赋红码乱象何时休

我突然被54万人看了裸照。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母子乱伦:和儿子做了,我该怎么办?

2021年推特网黄Top10排行榜

生成图片,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查看原文

200万工人大逃亡,越南还做得了世界工厂吗?

觉得好看要关注的 赛雷话金 2022-03-17

前不久,有一条新闻吸引了我的注意,说是越南工厂的停产,导致上亿双耐克鞋无法交货,太平洋彼岸美国商场的货物可能在万圣节特卖前就出现断供。光这一条新闻里的仨主角都够让大家各找各的乐子了,不过聪明不绝顶的我,还是敏锐地捕捉到了一个细节,就是说过半的耐克鞋生产线都已经被安排在了越南,而就在新闻发布的同一天,超过200万的越南工人逃离工厂,这可能就是导致这次欧美市场断货的原因,但问题来了,越南的制造产业什么时候这么大规模了,怎么还影响到了全球供应链?


大家好啊,我是你们的金融雷,今天我们来谈一谈越南艰辛的世界工厂路。


↓↓↓点击观看赛雷话金视频版↓↓↓

(视频时长10:35

旋转横屏观看效果更佳哦~)

×××××××××××××××××××××××××××

【以下是视频文字版】

上世纪80年代,越南面临着一次严重的经济危机,通货膨胀飙升至700%以上,经济增长下降的同时出口收入比进口额的总数还少。彼时苏联老大哥正陷入阿富汗战争的泥潭之中,援助中止,这无疑加剧了越南在国际上的孤立,国民经济到了崩溃的边缘。而同时,他们却能清楚地见证自己北方某邻国在改革开放后的异军突起,所以虽然越南心里有一万个不乐意,但想解决自己国内的问题,也必须二话不说的跟着新大哥走了。


自1986年开始开展“革新开放”,向中国借鉴和学习,目的是建立社会主义主导的市场经济。但相比我们的步步为营,越南搞起引入外资就放飞得多,毕竟想超越新大哥,步子迈得太小怎么能行呢?90年代初,日本以及韩国的资本强势入局,从商场到机动车再到轨道交通,多个领域被外国企业全资建设和运营,一度在越南几乎所有的摩托车都是日产,这种敢于“放得开”的勇气的确为越南带来了良好的经济成绩,不过越南也因此对外国投资产生了路径依赖,可以这么理解,外资输血成了越南的第一生产力。


新世纪后,越南开放金融市场,外国资本带头,让全社会的大部分的资金都流到了股票交易当中,虽然制造业没有得到实质上的发展,但股市大盘的走高,让各个行业的经济效益看起来都很好,仿佛“赶中超美”近在眼前。与此同时,基建却仍然沿用九十年代那一套,其他民生领域的投资更少,技术研究投入也是全球倒数,就连唯一做大的本土产业竟还是军方土地买卖起家的房地产公司。这些不断积累的矛盾在2008年次贷危机中彻底爆发,所有好看的数字都灰飞烟灭了,这时的越南开始认识到,中国这顶世界工厂桂冠,才是他们最需要的。


做世界工厂的目的,是让国家为全球的资本代工产品,然后从产业附加值的剩菜里分一杯汤喝,虽然汤的营养少,但胜在量大,可以大大缓解就业以及收入问题。随着中国的制造业进入下一阶段,越南开始不断承接这一制造业转出,而后的中美贸易战则是加速了这一过程,越南的出口额从2010年的722.37亿美元,猛增到了2019年的2642.73亿美元,增长了265.8%。其中比较典型的就是台湾宝成工业,他们为耐克、阿迪、新百伦等多个品牌做总代工,从2009年部署越南工厂之后,在越南生产的比例就逐年提高,到2011年底其在中国的生产线还占45%,到了15年就快速降低到了25%,而到前年为止,就仅剩不到13%的产品还在国内生产,可以说,近年来大家购买的耐克阿迪都已经是越南造了。


这和中国发展的路程很像,按理说本土产业也应该乘势发展了,然而越南依旧没有摆脱对于外资的过分依赖。经济上,三星作为越南国内最大的公司,竟然是越南经济的主要支柱,三星一半以上的电子设备都在这里生产,当下还是越南对外出口的重要商品,这其中并不难看出有被经济殖民的风险,但只要能增加收入,越南似乎也不在乎让全国为这个大企业打工。政治上,越南的表现则更为直接,不仅主动对欧美开放落地签、关税减免等各种优惠,甚至还多次放出消息要全面政治改革彻底西方化,以吸引其关注。


越南似乎有着一个“全面倒向西方才能发展经济”的思想钢印,所以才对欧美极尽讨好,对中国百般刁难。毕竟在发展的走势图上,伴随着中国曲线的下滑,越南在不断增长,尽管越南那猛增之后的出口总额相比于中国只能算做个零头,但这仍然是他们信心的来源,“越南制造即将取代中国制造”也就在网上屡见不鲜了。


不过意外来的太快,新冠专治一切不服,一个德尔塔,让所有努力全部木大。今年6月份开始,德尔塔毒株在越南大肆传播,每日病例很快突破三四千的检测极限,糟糕的基础设施让一切封锁手段都严重滞后,新一轮疫情开始在越南全国蔓延,政府官网上每天都是各大城市新增数千例的消息。


与此同时,还是因为基础设施的落后,医疗物资和生活必需品的供应也几近瘫痪,不得不派出越南人民军徒步去各处运送物资。这就又反映了一个问题,过去的十年里,虽说实际的制造业增长比数字重要的多,但越南还是选择了“两者兼顾”,什么意思呢?就是把制造业带来的收入继续投入房地产不断吹大的泡沫中,基建发展缓慢,毫不吸取教训,相当不忘初心了。


而越南畸形的经济体制也为这次的疫情火上浇油。在2019年,越南进出口总额达到5170亿美元,但顺差却仅为99.4亿美金,这一状况持续到了今天,顺差率仅为1.9%的情况下,越南进出口贸易还大多由外资企业完成,为了保证现存供应链的运转,越南政府实在无力继续承担封锁的代价,只能顶着疫情全面开放,10月12日,正式颁发《关于灵活安全适应疫情、有效遏制疫情的临时规定》,该决议彻底终止了此前制定的所有出行限制和社交距离的法案,越南是彻底躺平了。


这也导致了我们开头提到的200万工人逃离工厂的事件,虽说这种恐慌的气氛会随着新进劳动力的补充而得到缓解,但要恢复生产也还需要两个多月的时间,而且无疑削减了外资公司对投资越南的信心,耐克公司也表示,它们正在把制鞋的生产线从越南迁回中国,越南是真的赔了夫人又折兵。


回顾越南的产业发展,其实不管是从早期全权依靠外资的工业建设,中期依靠金融和虚拟经济做大泡沫,还是现在陷入低端制造业转移带动发展的无法自拔,这三个时期都有一个共同点,那就是毫无保留的,让自己的经济体系与外部环境紧紧的绑定在一起。打个比方就好比说,我们是乘上了产业资本转移窗口期的顺风车,而越南则是自己直接扒在了挡风玻璃上,车子不坏他就绝对下不来。


说到这儿先讲两句题外话,在互联网上如果碰见了越吹印吹,那他们一定是比精日美分们要滑稽的多的,每天在网上念叨着着“哎呀呀,为什么越来越多的大牌工厂都选择去越南了”、“业内人士的眼光聚焦在越南了”、“越南政治改革接轨国际,留给某大国的时间不多了”云云,不禁让人捧腹大笑,你要是真带着好心想跟他掰扯掰扯越南发展的背景,认真讲讲逻辑和道理,他就会理直气壮的跟你说:“要不是金融危机和疫情,中国早被越南甩到屁股后面去了”。然而即便过去没有这些不可抗力因素的干扰,越南会有可能超越中国成为新的世界工厂吗?


这就触及到一个本质问题了,那就是越南想成为世界工厂,但他说了不算。我们之前也提到,做世界工厂的价值就是为了喝一口产业附加值的汤,而吃肉的则是产业链下游的强势品牌,在产业转移的过程中,代工厂本身没有话语权,耐克、阿迪、三星、苹果这些企业才决定了代工制造的转移方向,劳动力价格只是考虑的一个方面,最主要的还是看产业链配套以及工艺能力。


而这方面的产业转移是有窗口期的,越南选择入场时已经太晚了,所以虽然iPhone的相机模组已经在越南组装,但苹果还是不会将生产线迁出中国。从人口和地区分布来说,越南仅有的两个工业中心没机会、也无法承接全产业链的配套,仍然需要从中国进口大量部件才能生产出越南造来。


这也说明,实际上长期以来的越南制造业就一直疲弱不堪。从90年代开始,越南的经济政策就一直是更激进地鼓励发展大公司大企业,希望扶植出形式上的“大财阀”来主导未来的产业建设,颇有泡菜第四共和国的味道,但他们空有南韩的心,却没有南韩的命,最后只加剧了贫富分化,让财富更多的聚集在了官僚寡头手里,完全没有解决越南发展的根本问题


因为实现制造业升级并不是靠所谓的大企业或者垄断资本就能完成的,而是需要从国家层面,在教育和科研领域不断加强投入、在基础建设领域持续增大支出,才能逐步积累起来的。好看的经济面板只能是外强中干,像三星富士康这样的大企业选择去越南,又不是为了去扶贫,还不是贪恋廉价的人力成本,哪会有什么正向的社会贡献?这和当年来我们国内是一个道理。


外资的强势让人们没有选择,最大份的蛋糕被跨国企业切走,真正干活的人却只能勉强挣扎在温饱线上。2014年宝成工业旗下的东莞鞋厂公然扣缴工人社保,引发了数万工人的罢工,什么叫为了利益资本敢违反一切法律,而越南现在面对的就是这样的结果,他们从中国承接的就是这样的企业。


而且如果有一天印度完成了基础工业化,那庞大的劳动力基数就也远不是越南可以比的了,产业转移的趋势无从阻挡,留给越南人民的仍然是基础建设一穷二白的烂摊子。而当下,全球疫情持续拉跨的情况下,决定工厂去留的,还是在下游的品牌方上,尽管中国工人的待遇要求已经不可同日而语,但攻守之势异也,资方显然是没有其他选择的,可以预见,当年外资费尽心思怎么搬出去的?现在就要想该怎么搬回来了。


“世界工厂”的帽子一时半会儿越南是抢不走了,不过我还要泼一盆冷水,大家可以冷静思考下,虽说大企业们都开始陆续回迁国内,但,做“世界工厂”才是唯一的正途吗?我当然不是说这些大品牌的制造业走就走了没关系啊,而是说那些大牌的转移完全没有影响我国在鞋类生产上的龙头地位,截止2020年,中国依然占据全球鞋类生产的60%以上,这和12年的数据看起来都没什么差别,而导致出现这种奇怪现象的就是国货崛起。


本土鞋类品牌的高速发展、设计与制造能力的提升,大大增加了在国内制鞋业的利润,也增强了对工厂转移的话语权,加之长期的基础建设投入,让中国品牌有了将供应链工厂留在中国本土的决定权和能力。手机制造业也是同样,就算是全面溃逃到越南的三星也需要时刻抵御华米OV们的冲击,所以说,越是经济全球化的今天,就越是要有对全产业链足够的把握,才有底气去面对突如其来的危机。设想一下,当芯片领域被制裁时,我们连一家类似龙芯、中芯国际的企业都不存在的话,又还有多少可以谈判的资本呢?而遇到疫情工业体系就一触即溃的越南,是没有可以回旋的余地的,小国的悲剧性也就体现在这里了。


习近平总书记在全球健康峰会上强调:“二十国集团成员应该在全球抗疫合作中扛起责任,抓紧补短板、堵漏洞、强弱项,着力提高应对重大突发公共卫生事件能力和水平。”相比于货物堆积在港口、医疗物资生产供应中断的英美等国,中国充分地体现了大国担当,稳定的供应链和社会生产环境,不只是体现在对各品牌企业的吸引力,在当下,这更多的体现在对全球物资的支援上,截至10月17日,中国共向100多个国家和国际组织提供了超过15亿剂疫苗,源源不断的为世界各地生产口罩、防护服、手套、呼吸机等各类医疗物资,帮助全世界的人们对抗疫情,这或许才是成为“世界工厂”的真正意义吧。


×××××××××××××××××××××××××××


一集不够看?你还可以看看这些


【扒下公益的马甲,中南屋还剩啥?】


【三千亿美元身家的新晋诗人,马斯克的传奇人生】


【世纪末的平远街毒贩:持火箭筒拒捕,与警察激战81天】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