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直播自爆“下面没穿”没人信 女主播当场狂啪?

性感医学女博士袁合荣出新写真啦!

羅湖泰式水会「月光城」正骨平靚正首選(98元/4個鐘 充值港幣1:1)

全网首发!Peterson 和 Žižek 辩论翻译(开篇陈述部分)

母子乱伦,隐秘而伟大?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紧抓这两点,这是中兴再“兴”的真正机会!

2018-04-20 林龚立 常涛 中新经纬 中新经纬


是否从此次事件中深刻吸取了两个教训,恰恰是中兴在脱困后能否再度兴起的关键。


4月16日开始,这家全球第四大通信设备供应商似乎到了最危险的时候。

 

当日,美国商务部宣布,将禁止美国公司向中兴通讯销售零部件、商品、软件和技术,禁令有效期将长达七年。

 

受此影响,中兴通讯A、H股(000063.SZ,00763.HK)17日双双停牌,原定要于20日发布的2018年一季报也需要重新评估。中信保诚等基金公司则直接大幅下调了其公司估值。而由于是中兴的相关供应商,美国公司Acacia Communications 的股价在禁令宣布后即应声暴跌了逾35%。

 

黑天鹅来的如此突然。一个月前,投资者们还欣喜于中兴通讯发布的2017年年报,同比高达293%的利润增幅,着实是近年来业绩最好的一年。

 

而资本市场的这些波动,还只是风暴降临前的些许波澜。

 

这两日,一张照片在众多科技届人士的朋友圈中流传,据多位业内人士及媒体辨认,照片中的三个人应是中兴通讯创始人侯为贵、董事长殷一民和总裁赵先明,地点则是深圳宝安国际机场,由于中兴并未公开回应,三人的目的地未知。

 

 

76岁的侯为贵执掌中兴超过三十年,他恐怕没想到,自己刚退休两年,公司就面临一场巨大的风暴。

 

这次中兴的危机之大已毋庸赘言,其三大主营业务:基站、光通信、手机,均对美国产的芯片和其他零部件有依赖,且已形成固定模版,短时间内难以用其他产品替代。如果供应链被彻底掐断,库里的存货用完后何以为继,成了未知数。

 

财报显示,中兴通讯去年的营收达1088.2亿,100%来源于通讯设备制造,并无其他收入来源。生产一旦停工,如无外力帮扶,想要坚持7年,难度难以想象。

 

好在一些积极的信号已有所显现。中国商务部17日已表态,指出中方将密切关注事态发展,随时准备采取必要措施维护中国企业的合法权益。商务部新闻发言人高峰更是在19日的相关回应中强调,希望美方不要自作聪明,否则只会自食其果。


20日,中兴通讯在官网上发布声明,称在相关调查尚未结束之前,美国商务部工业与安全局(BIS)执意对公司施以最严厉的制裁,对中兴通讯极不公平,不能接受。

 

以史为鉴,美国曾有过类似操作。

 

上世纪70年代开始,日本半导体产业迅速腾飞,到90年代末,日本的半导体产业已占据全球半壁江山,排名前十位的公司中日企有6家,NEC、东芝和日立分列三甲。

 

此消彼长,美国坐不住了。1985年,美国半导体企业指称日企低价倾销,向美国商务部提出诉讼。基于此,日美两国于1986年签署了“半导体协议”,意在限制日本半导体的对美出口,同时扩大美国半导体在日本市场的份额。

 

结果到了1987年,美国政府以日本未能遵守协议为由,对微机等日本有关产品采取了征收100%进口关税的报复性措施。之后两国于1991年又签定了新的“半导体协议”,再度向美方让利。而等到1996年协议届满时,物是人非,日企的市场份额早已被美企所超越。

 

如今中国的高新产业正在加速发展,切不可重蹈日本覆辙。因此,从宏观层面而言,防范美方“借题发挥”,将其“小心思”早早扑灭就十分必要。从这个意义上说,此时中兴是需要大家支持的。

 

但必须强调的是,这种支持不是无条件的,要看中兴是否从此次事件中深刻吸取了两个教训。而这也恰恰是在中兴脱困后,能否再度兴起的关键。

 

首先是要重视“合规性”,不要落人口实

 

中国商务部在17日表态时,曾有过表示,“中方一贯要求中国企业在海外经营过程中,遵守东道国的法律政策,合法合规开展经营。”

 

这也是此次舆论场上出现分歧的原因。有相当一部分声音认为,中兴违反了美国的法规,且证据明确,理应被处罚。

 

有行业大V在微博发文,指称中兴有错在先

 

此次美方的制裁源于2017年时的一份和解协议。当时,由于违反美国对伊朗的出口管制政策,中兴通讯与美国商务部达成认罪和解协议。

 

根据这份协议,中兴通讯共计被罚约11.92亿美元,同时会有7年的“观察期”,如不违约,将可免除3亿美元罚款,暂缓执行的“封杀”令也会予以解除。

 

而美国商务部在近日的声明中表示,根据协议,中兴通讯承诺解雇4名高级雇员,并通过减少奖金或处罚等方式处罚35名员工。但中兴只解雇了4名高级雇员,未处罚或减少35名员工的奖金。这成为了此次美方采取措施的理由。

 

据媒体援引的消息人士称,美国激活拒绝令后,中兴公司已经在强化合规管理,要求“每个员工重新学习欧美法律、法规、反贿赂等知识,参加合规考试要做到100分(满分)才算通过。”

 

对此,独立TMT分析师付亮在接受中新经纬采访时表示,在国际市场中,尤其是与这种强权国家在对话时,要理解他们的规则,并善用他们的规则。

 

而通过这次事件,中国制造业的短板问题再一次引发了舆论热议。没有核心技术,“缺芯少魂”,在面对美国禁令时就很难硬气起来,这对于中兴来说也是最大的教训。

 

一家市值上千亿、业务遍及全球、行业内排行第四的公司,一纸禁售令就让未来前景蒙上了阴影,反差之强烈让人不禁哑然。

 

这还不只是中兴一家的心病。

 

据海关总署公布的数据显示,2017年,中国集成电路进口金额为2601.43亿美元,继续蝉联第一大单项进口商品;2016年,这项金额为2270.26亿美元,是同期原油进口额(1164.69亿)的近两倍。

 

近年来国内在互联网领域的商业模式创新不少,造富了一批企业,但在真正的核心技术层面,“受制于人”之感仍难以挥去。

 

通信行业专家项立刚接受中新经纬采访时指出,在芯片领域,中国同国际尤其是美国先进水平相比,差距还是很大。“中国在发展芯片产业方面已经积累了数年的经验,一些相对低端的可以做到量产,但在高端芯片还必须要依靠进口。”

 

付亮也持相同的观点, “比如5G技术,终端芯片的研究直接决定了5G的方式和速度,从这一点来说,我们自己的芯片仅能支持一小部分,其他大部分还需要进口,尤其是特别尖端的芯片。”

 

没有核心技术怎么办,买?很难办到了。

 

以美国的外国投资委员会(CFIUS)为例,其近年来对中资收购半导体企业的审核越来越严苛,已经接连“搅黄”多笔生意。

 

2015年7月,紫光集团提出以230亿美元收购Micron Technology,结果被回复称收购提议不现实,因CFIUS会因国家安全顾虑加以阻止。

 

2016年11月, Axitron SE公告称, CFIUS审查后认为收购交易对美国国家安全构成潜在危害。当年12月,时任美国总统的奥巴马否决了福建宏芯投资基金收购Axitron SE的计划。

 

2017年9月,美国财政部发布声明,总统特朗普下达行政指令,叫停凯桥基金收购Lattice Semiconductor的交易。声明称, CFIUS和总统评估认为该交易对国家安全带来风险。

 

想要核心技术,就需自己下力气。而对于中兴来说,加强研发能力已刻不容缓。

 

近三年来,中兴通讯在研发上的投入均显弱势,翻看其财报,自2015到2017年,中兴公司研发投入分别是122亿,127.62亿,129.6亿元,平均增速均不足5%。而公司研发人员数量也在逐年减少,到2017年,公司的研发人数已从2015年的31703人减少到了28942人。

 

这方面,华为的情况值得参考。据华为轮值董事长徐直军在4月17日的公开讲话中透露,2017年,华为用于研发的费用达897亿元人民币,同比增长17.4%。近十年投入研发的费用超过3940亿元。而未来十年,仍将保持研发费用不低于收入15%的增长速度。

 

此次中兴陷入危机,后续如何脱困仍待观察。但警钟已敲响,不想永远只能跟在后面,那么中国的企业们,都需加把劲了。


中兴被制裁能否成为国产芯片发展“强芯剂”?


又是一年毕业季,那些非211/985的毕业生都去哪了?


南京要暂停投放网约车? 当地官方这样说......


鸿茅药酒“毒”了哪些明星?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