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技术分享】第16期:手机取证之“MFSocket推送失败”解决方案

直播自爆“下面没穿”没人信 女主播当场狂啪?

骚妈妈,贱妈妈

血饮丨香港暴动背后是中国拔掉中情局最大海外据点的中美谍战较量!

韩国小清新污漫画《同居》第23话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游珍珍 | 她们的纠结与纠结的我

2016-11-24 游珍珍 性研究ing 性研究ing

《我在现场》系列之(十三)

(本系列往期文章,请见文末链接)


我看到的不仅是“小姐”的生活,更是我自己的内心。

                                                          ——游珍珍


文 | 游珍珍 


参加“小姐”调查之前,我偶尔在街头巷尾见到粉红色的灯光,里面几个婀娜人影,也没多想。那时的我,可能跟社会上大部分人一样,只是好奇:她们就是传说中的“小姐”么?


参加调查之后,像是“职业敏感”一样,我一眼就能发现街边别样的“发廊店”。我的朋友们跟从前的我一样,很是好奇。他/她们听说我做了“小姐”调查,每次聚会都要逮着我各种问:她们怎么进入这个行业的?她们漂亮吗?身材好吗?她们怎么交男朋友?男朋友会介意她们的职业么?快点快点,给我们讲几个“小姐”的趣闻轶事。


我一般会回答,每个小姐都不一样,她们的故事也都各不相同,一两句话很难概括全。有被生活所迫的,也有自己选择的。有的“小姐”的男朋友知道她们的职业,也有的“小姐”绝不让男朋友知道……真的,接触越多,越觉得怎么概括描述都不够准确。


我更愿意把她们当作普通人来看待。就像是一个普通的女孩,有自己的快乐和梦想,也有自己的烦恼和忧愁。那么,她们愿意做这一行吗?她们快乐吗?


目录

   一、进入她们的生活,谈何容易

   二、爱情的奴隶?

        01.秀秀

        02.小欢

   三、“反客为主”的女鸡头

        01.小静

        02.芳芳

   四、以心换心

        01.静静

        02.小慧

   五、人问我,我问心


进入她们的生活,谈何容易


2007年年底,我第一次参加“小姐”调查。


当时的我,刚开始社会学研究生阶段的学习。因为本科专业不是社会学,我有些担忧,怕自己欠缺的基础知识太多;同时又对即将学习到这么多新知识和新技能,感到既期待又兴奋。


调查之前,潘绥铭老师、黄盈盈老师和我们这些即将参与调查的学生开了很多次会,一起讨论调查的相关问题。那时候几乎每个星期都有好几次会。开会的时候,聚会的时候,只要有机会,潘老师、黄老师和师兄师姐们就会帮我们几个“新入行”的学生“脱敏”。“脱敏”是师门当时的流行语,大概意思就是让我们熟悉和适应性方面的话题和“小姐”方面的话题,进而我们谈到这些话题时就像在日常对话一样自如和坦然。


第一次实地调查的地点是在H市。那是一个冬天,寒风凛冽刺骨。潘老师带着我们跟当地疾病控制中心/防疫站的人见面。毕竟我们要访问的人群比较敏感,比较难接触。而防疫站的人经常要去当地红灯区做干预,按理说应该比较熟悉。如果他们能引荐我们进入场所,我们接下来的工作就会相对容易一些。


当地的风俗非常看重喝酒,必须喝够,否则就是不够意思,不够朋友。当晚的饭局,绝大多数人都喝醉了。就这样,我们算是取得了疾病控制中心的人的信任。很快,他们就安排我们跟红灯区一个场所的G老板见面,并见到了G老板场所的两位“小姐”小云和小美。晚上大家一起吃了顿饭。


可以说,当时我们对小云和小美在饭局上的表现惊叹不已。


首先,她们长得很漂亮,白净,五官端正。


其次,她们很活泼,整场饭局都在不停地活跃气氛。尤其是小云,不停耍宝,逗得大家很开心。她们尺度拿捏得很不错,完全不怯场,却又不会太过。


饭局结束时,她们甚至跟我们约好了下次一起逛街吃饭聊天。我们简直大喜过望,以为开了一个好头,接下来一切就会一帆风顺。


可是,饭局第二天,小云和小美就不回我们的短信了。约好的逛街吃饭聊天自然全成了泡影。


现在回想起来,她们当时可能只是奉她们老板之命去好好表现的。活跃气氛本来也算是她们平常工作的一部分,自然比较熟练。再加上在老板面前,她们更要好好表现,所以当时就特别卖力地逢场作戏。至于这互动过程中的真假,只能靠我们自己去甄别了。我们也明白,干她们这一行,其实是不太容易信任别人的;我们更不能因此奢望她们见我们一次面就对我们毫无芥蒂。信任是需要时间的。


没想到,进一步了解她们的机会竟再也没有了。


后来我和我们调查组的同学,都曾经多次见到小云和小美。此时素面朝天的她们,不知怎的跟第一次见到时判若两人,皮肤质量差了很多,也显得没那么漂亮了。尤其是,她们俩一直都不愿意跟我们深谈,总是躲躲闪闪,或者嘻嘻哈哈,不说正题。我们猜想她们是不是有什么话不愿意跟我们女生说;所以后来潘老师还特意安排我们调查组里的男生去接触她们,但是也无功而返。


直到我们临走前,才听到一位“小姐”告诉我们:小云和小美其实都是“老板的女人”,很少接客,主要是“做公关”。用这位知情“小姐”的话说就是:“人家跟俺们可不一样啊。”现在想来,大概是她俩知道老板的秘密太多了,所以格外谨慎。


尽管开局不利,但在整个调查期间,我们坚持每天都去红灯区跟“小姐”们聊天。渐渐地,很多“小姐”都慢慢接纳了我们,愿意跟我们天南海北地聊。比如小丽是我第一次调查时就认识的“小姐”,她话不多,我们聊得也少。但我第二次去调查时,她就几乎不把我当外人了。我问其他“小姐”问题,她也会时不时插几句话,让我恍惚觉得是在跟一群闺蜜有一搭没一搭地唠嗑。


下面我要讲的,是给我留下印象比较深的几个“小姐”的故事,以及我自己的感悟。


爱情的奴隶?


我遇到的下面两个“小姐”,都认为“鸡头”是她们的恋爱对象。


“鸡头”就是那些躲在“小姐”背后,控制和盘剥“小姐”的男人,往往是一些“小帅哥”。后来我们调查组和潘老师在一起不断讨论的过程中,逐渐形成了这样一种共识:这种情况应该属于情感控制;这种运作机制基本上依托于男权社会,并强加给这些特定女性一种人格从属和人身依附。而很多女性很容易被人利用爱情乘虚而入。在“红灯区”这样的特定环境中,爱情更容易成为“小姐”的“命门”一旦被“鸡头”抓住这个“命门”,“小姐”几乎就会百依百顺,任劳任怨。


从调查的角度来看,跟被“鸡头”控制的“小姐”本人打交道,不算太困难。她们自身戒备心不强,比较单纯;也许正是因此才更容易被控制。但她们的“鸡头”总是跟在她们旁边,让我有些问题不太好直接问。不过后来,这些“鸡头”可能发现我没什么威胁性,也开始跟我聊天。他们这么做,也许是想让我放松警惕,或给我留下好感,让我不要认为他们这样控制着“小姐”是不好的行为。总之,“鸡头”后来如此配合,很出乎我的意料,也与社会上一般人的看法相去甚远。


尽管如此,很多问题我还是趁着“鸡头”不在的时候才问“小姐”。即使往往比较仓促,也比“鸡头”在场要好得多。尤其是“你怎么看待你赚的钱都交给你对象”这类的问题,更不可能当着“鸡头”的面来问。


现在想想,我当时其实也可以在这些“鸡头”在的时候问,只不过换委婉一点的方式,然后看他们会不会插话进来,又会怎么解释。这也许是更佳的调查方法,可惜当时我还没什么经验,未去尝试。


下面就是两位这样的“小姐”的故事,加上我的理解与反思。


1

秀秀


跟我互动比较多的一个“小姐”,是秀秀。她圆脸,眼睛很大但眼袋很深,不高,身材比较丰满。据她说她在上大四,但在哪儿上大学她始终说是小秘密。隔了三个月,我再去那个红灯区调查时,秀秀跟我说,她是初中毕业后直接上的“3+2”,就是大专,现在大四,马上要上大五,然后毕业。我觉得,她解释得这么清楚,应该是越来越信任我了吧。


第一次见到她,她就问我关于外阴瘙痒的问题,说是帮好朋友问的。虽然我觉得她其实是帮自己问的,但仍依照她说的回答——毕竟刚认识,愉快的交流比较重要,没有必要让她难堪。不过可能也是这个问题比较敏感,不好直接说。第二天她又说,这两天因为来例假痒——显然与昨天的说法有出入,但我还是没追问,依然照她说的帮她想解决办法。这之后,她就跟我说了很多话,交流得很融洽。她跟我说,觉得我特相信她。


在平常生活中,我确实是一个比较容易相信别人的人;反过来,也因此很容易取得别人的信任。但在调查中,我会多一个心眼,刻意朝着比较有利于调查的方向去说话和做事。至于分辨被调查者话语的真假,本来就不是一两天就能练得特别好的功夫。我只能尽力去分辨,前后对照,比对各种渠道的信息,最终提炼出我认为比较合情理的事实和解释。


但即使多了这个心眼,我自己的待人处事风格,在调查中也不会有什么变化。我会自然地跟这些“小姐”相处和交流,真诚地待人,真心地说话。


秀秀问我:“如果你对象本来跟你好好的,忽然让你坐台,你会怎么想?”


但同时她又强调只是坐台,对象不让她出台,刚刚他不放心她,还过来看她呢!有时候别人让她出台她不出,她对象也会护着她说:出出出,出个屁台啊?!就坐台!


从我当时的记录来看,秀秀自己对于她对象让她坐台这件事还是挺在意的。但是,又怕我会完全否定她对象,于是急着强调说,她对象只让她坐台,不让她出台。坐台就只是陪客人聊天之类,出台就是要跟客人发生关系。


在这个红灯区的“小姐”们的眼里,只坐台的人比出台的人更“高贵”。比如,她们会嫌弃总是积极出台的人,会评价说这种人太贱。秀秀一方面想要显示自己比较高贵,不出台;另一方面又想为自己对象说点好话,毕竟她对象是她自己的选择,自己的对象选得没那么差。


在我的理解里,她对象其实就是“鸡头”。秀秀告诉我,她挣的钱都会交给她对象以及她对象的手下,然后他们再每天给她二三十块钱的零花钱。我觉得,她对象特意护着秀秀说不让她出台(如果秀秀说的是实情),可能只不过是使了点小手段,逢场作戏给秀秀看,让秀秀对他更加死心塌地。


秀秀还会自己给自己开脱,或者说是被她对象洗脑了。


她说,她觉得拿着钱也没啥用。如果坐台出台,自己还拿着那么多钱,被偷了什么的怎么办?她还说,年底她们(秀秀以及另外两个一起被控制的“小姐”)的钱,他们(鸡头)还是会给她们的,现在只是帮她们保管。可是她又说,再有一个星期她就走了。只要她再招来一个女孩,她就可以不坐台,只是看着她们了。


最后一个信息点很关键,说明她的“鸡头”是有很明确的规定的,要有足够人数的“小姐”来支撑他们的日常开销,否则秀秀就需要亲自坐台来填补这个空缺。


我第二次在这个红灯区见到秀秀时,她说她曾招了一个她的同学过来,昨天她同学刚走。秀秀描述说,她的这个同学缺钱花,跟对象闹矛盾,又没坐过火车,她就带她同学过来了。她同学最后走的时候,喝多了酒,狠狠地咬了秀秀右手大拇指一口。我看了那个伤口,大概有一厘米的口子,还挺深的。


我总觉得,她同学是带着怨恨咬秀秀的。秀秀骗她同学来,她同学呆了大概五天,每天挣两百左右,都交给了秀秀。可是她同学走的时候,秀秀只给了她同学三百块。秀秀觉得,同学把钱交给她是应该的,因为她包她同学吃住。秀秀还特地跟我算了一笔账:她们这一大群人每天吃饭能花掉一百,住宿花掉五十,也就是每天开销一百五;而且她同学走的时候的车票也是秀秀帮她同学买的。


秀秀主动跟我说:你是不是觉得,我们和他们几个男人的关系跟平常不一样?就像是“鸡头”?但其实关键还是在你怎么看啊,你怎么看待自己的关系——如果自己认为你跟他们现在这样的关系挺好的,那就是挺好的,大家一起花钱。


秀秀也不傻,别人议论,觉得她对象是“鸡头”,她也知道。所以她给自己找了一个唯心主义的理由。我不确定她是不是真的相信这个理由,但这个理由可能给了她宽慰,她也就越来越相信了。另外,她算是负责招揽其他“小姐”的人。她这样的说辞,可能也是在为自己开脱。


2

小欢


跟秀秀一起被鸡头控制的另外两个“小姐”,是小欢和小玉。我一直没能有机会跟小玉聊天。跟小欢也是到第二次去调查时才聊上了几句。


小欢是那种看上去特别天真单纯的小孩。她说自己18岁。她玩心比较重,还惦记着下班了要去游戏厅玩“拳王”。我第二次调查见她时,她让她对象小刚等她下班了再一起去游戏厅玩。


小欢说,前一天下午没什么客人,她也跑去游戏厅,找小刚一起玩游戏去了。到晚上九点的时候,她问小刚,她还去不去坐台。小刚说,你愿意去就去,然后她就又来坐了两个台,挣了两百。但今天已经花得只剩五十了。从她这个表述来看,她对象管她管得不算太紧,可能她比较听话。


那么,小刚是不是小欢的“鸡头”呢?虽然小欢自己从来也没有正面谈到这个问题,但是她却无意中说出了关键的一句话:“我挣的钱都上交了,大家一起花。”那么为什么会这样呢?小欢在我问及使用安全套的时候,随口说出了另外一句关键话:“我的第一次,就是给小刚的。”


小欢说起自己的入行经历,也跟秀秀说的不太一样。秀秀说的是来H市之前不认识小欢。但小欢说,上学的时候她出去混,去网吧上网什么的,就认识了秀秀以及秀秀的对象和小刚他们。


后来秀秀他们就带她来了H市。刚开始她不愿意做,但是没有办法(她没能说具体为什么没有办法,我猜可能是鸡头逼的吧,她处于劣势),也就做了,习惯了。不过她还是不太适应H市这边的天气啊环境啊什么的。


她说,第一次就是秀秀带她出来的,第二次是对象小刚带她出来的。她说第一次在H市也就待了一个月,这次则刚来几天。


从小欢的描述来看,秀秀确实是负责帮“鸡头”招“小姐”的人,比小欢和小玉的地位要高些。


那么小欢怎么看待自己和小刚的关系呢?


我问她:你自己挣的钱,却要拿给大家一起花,你不觉得不爽么?


她觉得不会,然后她说:(因为)是跟对象一起花啊!


我接着问:可是除了小刚,不是还有另一个男的吗?


小欢说:他们是一起的啊!


看来,小欢的这种解释,已经被深深地内化了,以至于她自己都坚信不疑。


听了她这话,我当时最想知道的是,这种想法,究竟是从一开始小刚就不停地灌输给她的呢,还是小欢自己其实也需要这样的一个解释,才不断地自我强化的呢?甚至,有没有可能,是因为所有的“鸡头”和“小姐”都这么说,她只是随大流呢?


我当时曾经努力了好几次,试图把这个话题深入下去。但是终究未果。一来是因为我那时候还不懂得应该如何不露声色地追问;二来是因为,我每次想深谈,小欢总是那么纯朴地望着我发愣,一脸茫然。

 

调查之后我再想想,自己也不禁哑然失笑。如果是我自己,只有18岁,处在“小姐”这样一个行业中,在小刚这样一个“恋人”的笼罩之下,我又能说出什么来呢?我能听懂人家问的是什么吗?甚至,我会去想这样的问题吗?


当然,也有些“小姐”已经看透了。她们跟我说:“我绝对不会在这个场子里找对象。那些在场子里找了对象的,都得给对象钱花,真傻。”


可我当时也想:别说“小姐”们,别的普通女孩子,也经常被爱情迷得团团转呢。男人的一点虚情假意,把女孩骗得晕头转向的,新闻报道里也是数不胜数。何况小欢和秀秀呢?


尽管我后来学习和研究的具体主题不同,但是这些问题一直萦绕在我的心中。我也逐渐明白,这种状况,既不是“痴心女子负心汉”般的命中注定,也不仅仅是少数女性的特例,可能恰恰是一种性别政治文化的必然产物。


将心比心来看,在“小姐”这样一个被社会称为“低贱”的行业中,在日日夜夜面对嫖客的具体生活情境中,这些出身普通、涉世未深的女孩子,一旦遇到一份看似真实温暖的情感,哪怕后来知道可能是假的,她们几乎都抵不住这份“甜蜜”爱情的诱惑,反而会越陷越深,直至全心依赖。说不定有些“小姐”会认为,这很值得,很天经地义。外人的说法,再客观公正,她们当时也不一定听得进去,更不一定有足够的反思能力来反抗这个运作机制。


“反客为主”的女鸡头


我接触过两个“小姐”芳芳和小静。她们都有着比较曲折的经历,都曾经被“鸡头”控制过,但是自己也都“带过小姐”不知道是不是因为经历的事情比较多,她们表现得比其他“小姐”要成熟理性得多。因此很有必要把她们的故事和我的感悟写出来,作为对于上文的补充。


1

小静


小静长得很漂亮,高高瘦瘦,身材很好。


她看上去很会维系与“老客”的关系,特别会说话。傍晚的时候,她就开始给“老客”打电话,问今晚过不过来玩。一般先问:打牌赢了没,现在在干嘛,今晚有没有空。然后再问:来不来我们家,过来了给我打电话。


小静现在处着一个对象。据她说,她对象是她在BH路做的时候认识的,所以他知道小静是“做小姐”的。虽然她对象也挣钱,但小静仍然会给她对象钱花。我问小静,她对象介不介意她的职业。小静特意引用之前陪客人时客人说的话:“宁愿娶个妓女做老婆,也不娶个老婆做妓女。”


根据她的描述,她差不多是被“鸡头”控制入行的。


她跟一帮朋友出去玩的时候,有人说给她介绍工作,去一个饭馆收银。当天她就跟他们去看,确实桌子椅子都摆得好好的,是个饭馆的样子。第二天她再去的时候,里面那些桌子椅子什么的都没有了(就是BH路的那些店)。然后那些小后生就把她控制住,天天看着她,不让她跑,要她在那里做。


但是这个店的老板对她特别好,每天都给她买饭吃,还给她换洗的衣服。四五天之后,小静觉得不好意思欠这个老板太多,就决定“参加工作”(出台),来还老板这几天给她出的饭钱、衣服钱等。


她工作之后,老板几天跟她结一次帐,但都不把钱给那几个小后生,说:这是她赚的钱,凭啥要给你们?因为老板的势力肯定要比这几个小后生的大,所以这几个小后生也不怎么好跟老板起冲突。于是一个多月后,这几个小后生就走了。 


但我觉得,可能是这个老板跟这几个小后生串通好了的,只是在小静面前演演戏,背地里肯定给这些小后生分了钱的。


小静后来自己也带过“小姐”,就是挣了钱给小静花的那种。小静说,那个“小姐”一个星期给她挣了几千块钱。但后来不知因为什么吵了起来,那“小姐”跟小静打了起来,小静就把她赶了出去,一分钱也没有给她。


遗憾的是,我跟小静说话机会少,没能有机会问她“带小姐”的原因。幸好,我后来在芳芳那里得到了更多的信息。


2

芳芳


芳芳是被一个叫毛毛的“小姐”带入行的。几经曲折,毛毛现在又跟她在同一个歌厅做“小姐”。就在芳芳向我描述她的入行经历的时候,毛毛还在旁边不停地问芳芳:“你恨我吗?你后悔吗?”


据芳芳描述,她在刚入行的地方BH路做“小姐”的时候,遇到强子,跟他好上了。BH路“严打”的那天,毛毛在网吧上网,芳芳则已经有好几天没过去了,所以刚好躲过一劫。其他在店里的六个“小姐”都被警察抓走了,BH路被封了。自此,芳芳开始了她曲折的经历。


五六月份,强子和一群朋友把芳芳和另外两个女孩带到了B市,控制着她们,让她们给他们赚钱花。当时赚的钱都让他们花了,日子过得特别苦。过了一段时间,芳芳找着机会就带着另外两个女孩逃跑了。


逃跑后碰到了几个玩赌博的人。这帮人就带着她们吃好的喝好的玩好的,过得很爽。但不久后芳芳就觉得不对劲,这帮人好像是想要把她们卖到洗浴场去做。于是芳芳又找了一个机会,带着其中的一个女孩逃跑了。另外那个女孩,因为跟那帮人中的一个人处对象,所以没有经常跟芳芳她们俩一起,也就没能跟芳芳她们一起走。当芳芳她们逃到火车站的时候,身上只有三十几块钱,连买火车票的钱都不够。她们找人要了五块钱,才买了车票回到H市。


这里又有一个信息点:没逃走的那个女孩,是因为在跟其中一个男人处对象,很少跟芳芳她们一起,所以芳芳她们逃跑的时候,就没能带着这个女孩一起走。我猜测,这个女孩之后会被控制住,来帮那帮人赚钱。芳芳最开始,也是因为跟强子处对象,才被强子控制住了,给强子他们赚钱花。也就是说,“鸡头”都是披着“对象”的外衣来下手的。


毛毛当初带芳芳入行的时候,还让她再带两个小姑娘进来。这个形式跟秀秀和小欢的鸡头们的模式有点类似。像是滚雪球一样,让先入行的“小姐”再拉人进来,使利益链越滚越长。


芳芳说,那个时候她没钱了就去找那两个“小姐”要钱。大概几天要一次,每次要三四百。我很好奇,那些“小姐”为什么肯给芳芳钱,就问芳芳。


芳芳说:我保证她们的安全啊,一旦出什么事她们一个电话,我就过去了。


正说着,小慧就在旁边开玩笑似的说:她(指芳芳)心可黑了,不就是“鸡头”吗?


芳芳说:我当时跟“鸡头”不一样吧?


我问:你认为“鸡头”说的是什么人?


芳芳说:“鸡头”就是拿“小姐”钱的人。


我说:不管拿得多还是拿得少,都是“鸡头”?


芳芳说:是啊。


我说:那老板不也从“小姐”那抽钱吗?


芳芳说:老板不一样。就是老板抽完钱之后,“鸡头”会再抽钱。


虽然芳芳说自己跟鸡头不一样,但她也拿了那两个“小姐”的钱。按照她自己对“鸡头”的定义,她也应该是“鸡头”了。不过我觉得,当时的她,确实跟一般意义上的“鸡头”有同有异。相同之处是,她也找那两个“小姐”拿钱(虽然拿得比较少),并且保证她们的安全。不一样的是,她没有用爱情控制这两个“小姐”,没有让“小姐”每天都把所有的钱上交,也没有限制那两个“小姐”的人身自由和其他选择。那么,芳芳真的应该算是“鸡头”吗?

 

听芳芳和小静的故事之前,我以为鸡头都是男的。没想到还有小姐控制着小姐挣钱。虽然芳芳认为自己跟鸡头不一样,但她确实也找那两个小姐要钱了。而小静在描述给她挣钱花的那个小姐时,非常坦然,并没有愧疚感。在芳芳和小静的眼里,带挣钱给她们花的小姐并没有什么不对。


不过我现在想想,她们的这种形式,可能介于带小姐的妈咪和鸡头之间。带小姐的妈咪是固定抽成。芳芳大概几天要一次钱,更接近妈咪。而鸡头是让小姐把钱都上交,再分一点儿零用钱给小姐。小静把钱全都拿着,更接近鸡头。


这样的“女鸡头”,是不是性别政治的产物呢?女性研究的理论,对这样作为女性又“剥削”女性的“女鸡头”,又会如何解释呢?


过了很久,我才想明白:我们不该期待理论能解释所有问题,也不该用理论的条条框框去理解调查资料,更不该试图把调查资料往某个理论里套。


社会调查是一时一事的,可是反思和酝酿却是一生一世的。


以心换心


1

静静


一个白净漂亮的小女孩。


她第一次见我,告诉我她21岁。但其它“小姐”,第一次见面都说自己是18岁。因为“小姐”倾向于把自己说小,毕竟做这行是吃青春饭的;但又不能说得太小,因为18岁工作才合法。可是对于静静而言,可能是因为自己的真实年龄太小,于是就想把自己说得再大些吧。


第二天,她又变成了经典回答,说自己18岁。她接着说,她16岁就出来工作了。


第四天,静静主动告诉我,她其实是17岁。是15岁那年出来的。


第七天,她敞开心扉,跟我细说了她的故事。


上小学五年级时,有个男生给她传纸条什么的追她。后来静静就和他在一起了,一直好到初中。这段初恋不过就是牵牵手什么的。但后来这个男生背叛了她(具体是因为什么静静一直不肯说)——她现在最恨的就是男人背叛,也对男人很反感。


不知道静静是不是因为对男人很反感,像是对男人失去了信心一般,才选择了做这行。她在向我描述她的初恋时,我能明显感觉到,她对这件事情耿耿于怀。


她接下来又表示,自己以前就特别想挣钱,尽管她家里并不缺钱。但家里一直不肯给她很多钱让她自己用,她就下定决心,一定要早点出来自己挣钱。


静静说,她想要钱,就是想买很多漂亮的衣服。她最喜欢衣服,喜欢各种漂亮的衣服。现在她每天搭配衣服,都要找很多人来帮她看好不好看。说起自己以后想当老板,就是想当服装店或化妆品店的老板。


静静15岁偷跑出来挣钱。去过很多地方,做理发师学徒、做服务员、卖衣服等,但干这些事都不怎么挣钱。


慢慢听说“做小姐”很挣钱,而且自己也听说了许多“红灯区”(她说,“红灯区”,很多人都知道啊,一眼就能看见啊),于是回了X市做“小姐”。


我问她,之前,知道“小姐”具体是做什么的吗?她说知道啊。


我接着问,那你有没有过思想斗争之类的?她说没有,就是挣钱嘛!


我接触的很多“小姐”,以前都跟静静一样,要么做理发师学徒,要么卖衣服之类的。不知道这是不是因为在理发店和服装店里工作,比较容易碰到“小姐”(我接触到的“小姐”,确实都比较喜欢做头发和买衣服),静静才会说“红灯区”很多人都知道。


三个月后,我再次去那个红灯区调查时,特意给静静发短信。她连忙给我回电话,说她已经没在之前的地方干了,让我不要去那家了。她没提她现在在哪家干,就挂了电话。据说很多“小姐”都流动到另外一个新的“红灯区”了。我以为静静也去了,就没在意。


直到有一天,我在一家场所里和别人聊天,忽然出现一个人,一进门就狠狠地拍了一下我的肩膀。我一看,竟然是静静。但她马上就闪走了,也许正在坐台。我问场所老板娘,静静现在在哪家做呢?老板娘说,就在她隔壁啊。


出来后,我特意往隔壁屋里望了一会儿,没看到静静。我便给静静发短信,问她是不是在那里面。静静说不是,但也不告诉我她到底在哪。我约她出来吃个饭聊天,她也没有回我。


总体感觉,静静特别谨慎,不想让我知道她在哪。我只好自己乱猜。是不是她跟之前那个场所的老板闹得不愉快,或是出了什么事,所以要这么躲躲藏藏?可这个红灯区并不大,大家几乎都互相认识,她在另一个场所也不可能躲得很彻底啊。


当时,我真的是一头雾水,但是一直在猜测人家,却没有想想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在调查过程中,静静经常跟我说,太深奥的问题不要问她。有时候,我一个问题换了好几种方式问,她还是不理解我说的意思。而且她是真的努力地想去理解我问的问题。我跟其它的小姐交流时倒没遇到这个问题。可能静静太小就出来了,没再读书,有些逻辑问题对她而言太陌生。


过后想想,潘老师其实跟我们讲过:调查的成功,关键并不仅仅在于我们问题问得好不好,还取决于对方有没有想过这个问题,能不能说出来。


但这也不是说,我们没法调查看似理解能力和表达能力不太好的人,而关键可能是我们还没有学会这些人的理解方式和表达方式。

 

2

小慧


小慧,跟我接触的其他“小姐”都不太一样。她整天乐呵呵的,大大咧咧。我跟她在一起很放松。她对我很信任,支持我的调查到非常主动的程度。到后来的时候,她不停地催我:哎,你都有些什么问题,快点问我呀。感觉我们像是多年老友,她特别仗义地要帮我把调查做好。


她还特意跟我说:就像你现在这么陪着我说话,也挺好。我第一眼见到你就觉得你是个特好的人,特实在。


她说到关于避孕之类的问题时,我就装作不太懂,追问到底怎么回事。我这样做,是想让她更多地说出她自己的想法。但小慧以为我真不知道,就评价我说:“本来芳芳经常说我单纯,没想到你比我还单纯。”可现在想来,我有些愧疚的感觉。我这样为了调查而装作不知道的做法好么?算不算在欺骗?


小慧跟芳芳是“幼师”的同学,同级但不同班,通过朋友玩到了一起。有一次小慧又来这个“红灯区”找芳芳玩,刚好有个老板找不着“小姐”试台了,就让小慧试试。第一次坐台之后,小慧感觉特别好;而且又能挣钱,就在这边留了下来。


小慧入行之后,觉得这地方真是太好了。小慧觉得,她在幼师的同学都喜欢勾心斗角,她特别不喜欢她们,没什么朋友,在家她也觉得很空虚;但来了这个“红灯区”,能有这么多人陪着,她觉得特别好,乃至于自信满满。


坐车过来的时候,小慧跟出租车司机说:JMY(这个“红灯区”)


那司机很惊诧,说:JMY?


小慧说:是啊!


司机说:这么好的一个姑娘,干嘛去JMY啊?


小慧直接说:做“小姐”怎么啦?你们这些人有点需求不还得来找“小姐”?而且我又没偷又没抢,怎么就不能做“小姐”了?


来这两三天后,小慧还想着要跟她对象结婚,觉得找个差不多的对象就结婚了,挺好。结果被芳芳一通臭骂。可能是因为芳芳在这里面待得比较久,把男人看透了,有点看破红尘的感觉。


芳芳对小慧说:你别那么天真了!这世上还有什么好男人?来这儿的男人都爱他老婆,但是他们还是要来这里找“小姐”,这就是男人的本性……


听了芳芳一席话,小慧有点醒悟,就不那么想着跟她对象结婚,过一天是一天了。但是,尽管看透了,小慧心底还是渴望幸福的。


我问她:你现在还想结婚么?


她说:想啊,可是我想有什么用?谁跟我结啊?


我说:你还喜欢你对象么?


她非常肯定地说:喜欢。


这个问题我问过好几次,她每次给我的都是肯定的回答。


我说:那你就去争取啊!


可是她却无奈地笑笑,再不接话。


现在想想,其实我这话根本就是无用的真理。希望我的无心之失没有让她心里不舒服。


后来,在一次聊天中,不知道是不是针对我上次说的话,她开始反过来教育我:“你一定要珍惜,就算吵架,也不能跟他提分手什么的。像我们这样是没什么指望了,但你还是会得到你的幸福的,一定要好好珍惜。”


为什么她会这样真心地教育我呢?因为我跟她交了心,把我自己当时的感情波澜,也一股脑地倾述给了她。


就这么简单。以心换心,相互敞开心扉。这并不是做社会调查的“必要的代价”,而是自我成长的绝好机会。


我想了解她,她想了解我。她想了解她自己,我也想了解我自己。在调查的互动中,一举两得,何乐不为?

 


人问我,我问心


 “如果你是我,你会选择做‘小姐’吗?”冰冰(一位我熟悉的“小姐”)问我。


我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回答这个问题。


作为女人,我理解她做出这个决定是非常艰难的。或许我该肯定她的选择,让她心里好受些?因为我能看出,她不停追问我这个问题,是想从我这里寻求一点安慰与认可。可是作为调查者,我又想要理性些,谨慎地回答她的问题,尽量不要误导她。


我的感性和理性不停较劲……最后,我只回答了:我不知道。


我不想回答“会”。社会对“小姐”的污名化实在是太严重了,一时半会儿估计不会消除。我不歧视,却不做。这可能也反映出,我不想承受那个污名化的压力。


可是我不歧视,并不意味着别人也能像我一样做到不歧视。反倒是,有太多其他人在歧视“小姐”了。


我们能扭转这个污名化的趋势吗?


我也不想回答“不会”。因为我如果这样回答了,冰冰可能会认为我不认可她的选择,从而疏远我。一旦冰冰疏远我,我就很难再跟她对上话了,我对她的调查就得中止。


如果我回答了“不会”,我再怎么表明我不歧视她,我都很难解释清楚。如果我并不歧视这份工作,为什么即使处在她那么艰难的处境中,都不愿意选择做“小姐”呢?


其实,我从心底里知道,我不会跟家人朋友撒谎,我不会“来事儿”,我不会说场面话,我不会化妆打扮,等等。也就是说,我不适合,更干不好“小姐”这份工作。


但我当时回答的是“我不知道”,这显然并没有让她满意。之后我再找她说话,她就没有之前那么热情了。


那么,作为调查者,我当时是不是该回答“会”,好让这段关系继续发展下去,好继续我的研究?

 

至今,我仍然会回过头时不时地想想这个问题,但是仍然还是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只不过,我开始明白了,这其实不是一个社会调查技巧的小问题,而是一个拷问我自己内心的问题:面对苦难,我爱莫能助,那么我究竟该做些什么,来对得起我的良心呢?


因此,才有了我这篇小小的回忆与反思,权且作为寸心回报吧。



END



请了解我


游珍珍,女。


高中读的是理科,大学却读了文科专业。一路走,一路体验了好几个专业。中国人民大学新闻学本科和社会学硕士。后来又在美国普渡大学拿了人类学的硕士。好在这些专业都属于人文社科类,八杆子还打得着。好奇心重,也许将来还会体验更多不同的专业。


自从读社会学期间跟着潘老师做性调查,就跟这个圈子结下了不解之缘。时不时帮国内的性工作者机构和艾滋病机构翻译报告。认识了很多圈子里的挚友,一起做过项目,也一起认真地对待性研究和艾滋病研究方面的问题。




* 本文与若干作者的性社会学田野笔记一起收录在《我在现场——性社会学调查手记》一书中。
本书开放下载地址:

 http://pan.baidu.com/s/1qXLZwmw



本系列往期文章

(点击文章标题可直接阅读)

00.《我在现场——性社会学调查手记》

01.黄盈盈 | “你要自甘堕落”:记小姐研究中的朋友们

02.潘绥铭 | 我在红灯区

03.王昕 | 疏离与亲密:性社会学调查随笔

04.杜鹃 | 非典型“性”调查

05.王文卿 | 生活世界的碰撞与视界的融合:性研究的断章

06.赵军 | 义行江湖:警察、兄弟、小姐之间的学术游走——“入圈考察”十年随笔(上篇)

赵军 | 义行江湖:警察、兄弟、小姐之间的学术游走——“入圈考察”十年随笔(下篇)

07.张楠 | 透过酒杯的霓虹

08.刘中一 | 可以抱抱你吗?姐姐

09.鲍雨 | 研究,浸透在日常生活中

10.王小平 | 从叙事看自我:“性”的解释功能

11.张娜 | 激情的投入与焕发——性研究之乐

12.江秋雨 | 真实的“谎言”



性研究ing

你想要的性研究

都在这里


长按并识别二维码关注我们


Views
Loading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