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国主义是流氓最后的庇护所

从“调剂”孩子到“邵氏孤儿”,还有多少这样的惨剧?

唐山官宣“15个字”让其人设崩塌!

中国突发超大型数据泄露安全事故:10亿居民信息和数十亿公安出警信息,高达24T数据以10个比特币在暗网贩卖!

美国供养龙王坛城纪实

生成图片,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查看原文

九野原创 | 《我的名字叫金凤》(附音频及歌词)

段玉 九野乐队 2019-06-24

这首歌写出了早期被称为“打工妹”的女工个体的经历,同时唱出了她们追求自我认同的心声。


歌曲故事


以前我们在外打工,会被人称为“打工妹”,难道就是因为我们从事着底层的工作和来自外地就这样称呼吗?这首歌描述的是这个叫金凤的女孩的经历。

 

真的有金凤这个女孩存在。

 

段玉和金凤


我跟金凤认识大概是2008年的时候。就像歌词里说的那样,金凤是一个非常乐观开朗的人。她2003年到北京打工,最开始出来在厂里面做工,经常加班,跟很多在外打工的姐妹一样忙碌着。后来,受不了在厂里的日子,她觉得应该学习一门技术,于是就去学习美容。

 

在学习美容的日子里,金凤每天都练习按摩手法,也要学习刮痧排毒。她觉得在学习的日子里过得很愉快,学习结束了后,金凤去了美容院工作。新的问题,比如怎样跟客户打交道,怎样做产品的推销,怎样提高业绩…...这些是金凤为难的事。后来因为经营不善,美容院老板不得不解散了大家。

 

其实,我们身边有很多像金凤这样出来打工的女孩,她们做着各行各业底层的工作,换了一个工作,可能过几年又会换另一个工作。在这场打工潮当中,她们被称为“打工妹”。

 

记得之前有些媒体朋友问我,“你在打工的过程中有没有碰到歧视的问题?” 我想了又想,好像还真没有。

 

我确实没有切身体会到赤裸裸的歧视,但是那种“你就是个打工的,你就是个外地人”迟早要离开,漂浮不定的感觉,却总是时不时地徘徊在心间。我热爱这个城市,但它不一定真的欢迎我。我淹没在打工浪潮中,听不到自己的声音。


“打工妹”这个词已经写入了历史,也许我们自己也慢慢认可了这个名字。但在讲述打工妹这个故事的背后,我想回归到个人,就是每个人都有自己的名字。即使在历史洪流中,我们随波逐流,但在辉煌的背后,应该记载的是劳动者都有的名字,也许这是一个记录不完的丰碑,我想在我们的心中永远记得自己的名字。我是打工者,更是劳动者,付出了劳动应该得到尊重,应该被看见被听到。





歌词分享


我的名字叫金凤

词曲:段玉

演唱:段玉

 

那一年我离开家乡,在一家工厂打工

长长的流水线,流走了我的梦想

双手每天都在忙碌,在那针线中

经常加班到深夜,在那工作两年整

 

哎嘿依而呀儿哟!哎诶嘿依而呀儿哟

他们称呼我的名字,他们叫我打工妹

哎嘿依而呀儿哟!哎诶嘿依而呀儿哟

我有自己的名字,我有自己的名字

 

不甘于生活的繁重,我就去学了美容

学习的日子很愉快,但工作却不是那么简单

我要起早贪黑的把技术练,唯独是梦想着

创造一片属于自己的天

 

哎嘿依而呀儿哟!哎嘿依而呀儿哟

他们称呼我的名字,他们叫我打工妹

哎嘿依而呀儿哟!哎诶嘿依而呀儿哟

我有自己的名字,我有自己的名字

 

可天不随人意,让我再一次的离去

对生活热情地心,也跟着迷离

 

后来我又去了饭店,做了普通的服务员

被别人呼来喝去的使唤,不能有任何怨言

觥筹交错的是杯杯的辛酸

盘盘碗碗承载着多少梦幻

 

哎嘿依而呀儿哟!哎嘿依而呀儿哟

他们称呼我的名字,他们叫我打工妹

哎嘿依而呀儿哟!哎诶嘿依而呀儿哟

我有自己的名字,我的名字叫金凤

哎嘿依而呀儿哟!哎诶嘿依而呀儿哟

我有自己的名字,我的名字叫金凤

我有自己的名字,我的名字叫金凤

                     




曹昂:关于“打工妹”


“打工妹”一词最初在南方出现,指的是改革开放后沿海地区工厂需要大量劳动力,从内陆招募来的年轻女工。这些女工一般来自农村,受教育程度较低。


“打工”指的是为他人工作,而不是自雇,“妹”是一种居高临下的称呼,意思是年轻的姐妹或女孩,因此“打工妹”指的是“打工的姐妹”或者“打工的女孩”。与此相似的称呼还有“外来妹”,即从外地来的女孩,她们大部分是从农村流动到城市,目的是寻求生存机会和职业发展[1]。国家统计局抽样调查结果显示,2015年农民工总量为2.7747亿人,外出农民工1.6884亿人。其中女性农民工占33.6%,外出女性农民工占31.2%[2]。


“打工妹”在城市中处于被多重边缘化的境地,身兼农民、工人和未婚年轻女性的三重身份,处于户籍制度、父权制和资本权力的制度限制之下。作为城市的建设者,她们没办法享受到与市民平等的社会福利待遇;作为辛勤的劳动者,她们从事着长时间、高强度的工作,却只获得低水平的收入报酬;作为家庭的成员,她们往往失去了上学机会,早早来到城市打工。


在中国发展的历史进程中,“打工妹”成为一个独特的群体现象为引起了国家、学者和媒体的关注。她们曾经被视为“盲流”和“社会不安定份子”,也被认为是社会的弱势群体,以一种“受苦受难”的形象示人。“打工妹”的名称是主流社会将这一群体“他者化”的建构过程,在这中间,我们始终没有看到打工女孩自己的声音,她们的主体经验没有受到重视。


每一个来到城市打拼的农村女孩都对自己的生活有着独特的经历,她们再也不想被代言,她们想要发出自己的呼喊,唤起真实而鲜活的自我。通过发声、讲述、记录等等能动的自我行动,流动女孩重新回到了“中心”位置,并鼓励着更多的姐妹自信地说出自己的名字。


(曹昂   中国社会科学院研究生院博士学生)





[1] [澳]华杰(著),吴小英(译):《都市里的农家女:性别、流动与社会变迁》,南京:江苏人民出版社,2006年3月第1版,第7页。

[2] 国家统计局:《2015年农民工检测调查报告》,2016年4月28日,http://www.stats.gov.cn/tjsj/zxfb/201604/t20160428_1349713.html



听完歌曲,看完歌曲背景和介绍,

你有什么感受,或哪些新的感受?

欢迎留言和我们分享!


感谢您关注九野乐队,

共同倡导性别平等与儿童权利!



版权说明:段玉及九野原创歌曲版权归九野乐队所有。我们欢迎组织或个人将我们的歌曲用作公益传播倡导,使用时请告知我们,并添加作品署名“九野乐队原创”;如因商业目的使用,请微信联系九野乐队。


照片来自:段玉

编辑:任娟  熊颖


九野乐队

倡导性别平等与儿童权利

长按二维码关注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