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子乱伦:和儿子做了,我该怎么办?

老同志是党的中流砥柱、定海神针

他刚刚逃离了俄罗斯征兵:“我身边的俄罗斯人就像被僵尸咬过”

H游戏只知道《尾行》?弱爆了!丨BB IN

劝退了!!!

生成图片,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查看原文

普通人的血泪!上海老教师的求救电话文字版(附最新后续)

律新观察 2022-05-16

示意图(来源:网络)

录音文字版


你好哪位?


我是永康街道***,我现在受不了了。我现在我自己的药都吃完了。也没有吃的了,我现在人很难受。什么东西没有了。


昨天,你儿子让我帮你爱人配药的时候,您怎么没让我帮你一起配呢?


我现在人很难受,嗓子疼,温度又一点点升上来了。


我帮你送一点那个连花清瘟胶囊给你。


这个我们还有。


那目前为止我居委会只有这类药物。


我想做CT啊!


这个不是我去还能够决定的。


我要到医院去看病,要做CT。


我们已经把你的名字报上去了,但是上级部门没有做处置。

这个这么长时间都不给我解决,我怎么办?看到我等死了。


我也不知道……已经帮您都报了上面。


报了就完了?过了这么多天,都没有听到你们回应。

他们没有给我回应。

没有给你回应,你就不管了?


我不是不管,我还有很多东西我都在报。不仅仅是您一个。今天我想办法送走了一个孕妇。今天我在处置一个过世的老人。*老师,不是我们不作为,而是我们做了很多事情。我们无能为力。居委会能做的事情我都做到了,居委会不该做的事情我也做到了。


既然这样你们不可以向上一级的机关反映一下吗?


我们上一级机关就是街道,再往上我们是反映不上去的,居民可以去反映,你们可以去反应,但是我告诉你,我跟你说,上海12345热线,到现在都是空的东西。这个东西我都反映过了,你看有结果吗?有结果吗?

不是我语气越来越重。
我也很着急!
我也很愤怒!
我也很生气!
我们说我们无能为力,我告诉*老师,我无能为力。一点办法都没有。


那怎么办?


我也不知道怎么办?现在我们面前放的不是您一个。是一群这样的人群在我面前,就是他们不处置。


这个情况怎么办?要我们自己来承受,我不知道,也许哪一天,我承受不了了,我先退出了,我也不知道,这一天会不会很快到来。*老师我比你更委屈!


哦对,也可能也会有这个感觉的。但是我今天打了接到一天的电话都没有接通。


我不是不努力。12345我也打过了,110也打过了,对吧,我知道您都打过了,你看有结果吗?


是说没结果。


是没结果,我也不知道他们到底在考虑什么事情。


就不能救救我们的老百姓吗?


我也想让他们来救我们的老百姓。

我也想。
为什么呀?
为什么呀?为什么?为什么呀?
为什么他们会这样?
为什么说呀?
老人老人不管,孕妇孕妇不管。
过世的老人都不管。

连垃圾桶都不管。


我向市委也反映过了,也推出来了。


是吧?*老师。我真的很无奈。我不知道。我现在我比你更伤心。因为您是一个家庭,我看到的是无数个家庭。

你谈的一切我很真的很理解。真的很理解。


你的情况我以书面的形式都已报过,电话打过无数次。


谢谢你。(听到这里真的泪眼婆娑)

对不起老师。我无能为力。

这个问题,这个也不知道,为什么上海会变成这样?


嗯,好吧。

谢谢老师。

嗯。



4月13日,一段名为“上海徐汇区永康街道市民求救电话”的电话卡录音,在互联网传播,牵动广大市民和网友的心。

据徐汇区最新消息,4月13日下午,于老先生已经在徐汇区疾控部门安排下转运至区级定点医疗机构第八人民医院收治。


经解放日报·上观新闻记者核实,该段通话发生在4月12日中午,接听电话的徐汇区天平路街道永康居民区党总支书记张臻。致电的是居民于文明老先生,4月7日确诊新冠病毒阳性。

于老先生今年82岁,和妻子蔡女士、儿子于先生同住在永康路37弄。据徐汇区天平街道介绍,4月6日,于老先生拨打街道保障热线电话,称自己发热达到37.8摄氏度,且伴有体感不适,需请街道为其配药。街道转接社区卫生服务中心的医生问诊,老人当时无咳嗽、咳痰、腹泻等症状,且最近一次核酸检测结果阴性,因此由永康居民区的社区干部为其代为配药,并送至老人家中。


但是,4月7日,天平街道接到了于老先生的核酸确诊阳性报告。4月8日,永康居委与老先生的儿子于晖建立了微信联系,当天便回应了于先生帮母亲蔡女士配药的诉求。社区干部前往中山医院,为蔡女士配到了盐酸多奈哌齐片,与政府统一发放的保供食蔬一同送上了门。此后不久,于老先生开始感到身体不适,居委干部将莲花清瘟颗粒送到了老人家中。


4月11日晚,于老先生再次感到身体不适,有低热情况,需要去医院接受专业治疗。永康居委根据工作流程,申请上报,请老人在家耐心等待。



4月12日中午,于老先生再次致电居委会,接听电话的正是永康居民区党总支书记张臻。此后发生了录音中的通话内容。


“我跟于老师电话沟通过很多次,也加了他儿子的微信,也穿着防护服到他们家里送过药。”4月13日晚,解放日报·上观新闻记者联系到了张臻,他向记者说明了老人的情况。而时隔一天半后再次回忆起电话中的“失控”,他告诉了记者原因。
“在接到于老师电话前,我刚好应急处理完三件事,包括电话中提到的孕妇转运,还有为一位高龄过世老人料理后事,这些对我后来的情绪是有影响的。”张臻说。
根据解放日报·上观新闻记者过去一个月中的采访,包括张臻在内,徐汇区几乎所有的社区干部均于3月12日起就驻扎在属地社区。但相比自己的辛苦,张臻在电话中告诉记者,有一点更需要立即重视起来。
“大部分老人在封控前所配的常用药物,都是根据此前发布的浦西4月1日至5日这个封控时长来储备的,但是今天已经是4月13日,很多老人的常用药即将耗尽,代配药的需求缺口非常大,这是一个眼门前非常大的问题。
3月12日到4月13日,张臻已经30多天没有回家,既想念身在浦东的父母,也想念妻子和年仅4岁的女儿。在很多问题还没有一个妥帖的解答前,他和同事们还将继续坚守岗位,直到迎来曙光的那一刻。

来源|上观新闻、纵相新闻、中国青年报


延伸阅读——

被打脸?兰州大学预测上海疫情“路线图”

次生灾害!专家呼吁关注上海本轮疫情中的“额外死亡”问题

如果“警察”上门,声称你核酸阳性要带你隔离该怎么办?

这次终于“平等”了,我却想哭!

从丁丁保卫战到洋哈生日趴,疫情挡不住下跪的心!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