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鑫宇案有了新线索......事实可能比我们想象的更残酷

百思不得其解,为什么要让胡鑫宇的家属签保密承诺书?

这几张截图,会不会让你瑟瑟发抖

母子乱伦:和儿子做了,我该怎么办?

一位博士的返乡笔记,深刻入骨!

生成图片,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查看原文

七万人“用光”哈尔滨狂犬疫苗,这事怪谁

宋金波 骚客文艺 2020-11-09


本       文       约      2600       字


阅       读       需       要


5 min


临到年底,冰城哈尔滨爆出了一个“大新闻”:11月2日《黑龙江日报》报道,说是截至10月30日,哈尔滨狂犬疫苗使用量已经超过六万人份,接近七万人份。主城区社区医院狂犬疫苗相继告罄,市民纷纷到周边外县打狂犬疫苗。

图源:微博@红星新闻

十个月,接近7万人份,这个数字看起来相当惊悚。2015年,哈尔滨的同一数据还不到一万五千人份,2017年,有过一次清理城市非法养犬,半年城区狂犬疫苗使用量不足5000人份。

狂犬病的危险性人人都知道。所以哈尔滨或者哈尔滨人或者哈尔滨的狗,这是要闹哪样?

出了这么不像话的事,照例是要在网上骂骂的。

不讲规矩的狗子当然要骂。骂狗也要看主人,出门遛狗不牵绳的狗主人,更加要骂。因为这么多年一涉及宠物伤人事件,网民就会套路地骂骂狗主人,骂起来也熟练。

然而并不足够解气。哈尔滨市的狗政管理,大概要拎出来说一说。还有注意到文化因素的,我看到有网友这样说:“在那个‘你瞅啥’流行的地方,出现不负责的狗主人不是很正常吗?”

说得好像有人因为对狗说了“你瞅啥”才被咬了一样。

只要咬人的狗一直有,不负责的狗主人一直有,这样骂下去,总归不能说骂得不对。

但我也不觉得这样骂有什么意思,因为似乎还有该骂到的人,没人计较。

在《黑龙江日报》这个新闻下,要骂狗,骂不负责的狗主人,甚至骂当地文化又或当地没文化,需要有前提。

首要的前提是,“截至10月30日,哈尔滨狂犬疫苗使用量已经超过六万人份,主城区社区医院狂犬疫苗相继告罄,市民纷纷到周边外县打狂犬疫苗”这个事实,必须是狗患在短时间内加剧导致的。并且,这个现象应该主要发生在哈尔滨一地或是与哈尔滨条件近似的城市,比如齐齐哈尔、长春。

看起来前一项应该是个不证自明的结论对吧?这么多人需要打疫苗,除了狗患加剧,还能是什么原因呢?一看新闻就知道显然是狗患暴增中招人数太多把疫苗都打光了啊?

错。两个可能有逻辑关联的事情,不见得就是因果关系。狗患加剧可能是使用人数增加、疫苗短缺的因素,但只是因素之一,是不是决定性因素,特别是不是在短时间内导致使用数据暴增四五倍的变量,要具体看。

目前得到的信息来看,没有任何证据证明哈尔滨的狗患发生数据出现了这么大幅度的暴增。哈尔滨本地一家报纸倒是报道提到了“狗患增加”,但从该内容上看,也只是采访了两个对不文明养狗不满的市民,没有量化数据,更像是根据“疫苗短缺”这个新闻逆向操作的想当然套路。

那么还有什么因素会导致疫苗使用量迅速增加呢?

比如,宠物市场、宠物医院、宠物殡葬等从业人员的增多,也可能导致被狗咬伤的人剧增,这就和不文明养狗的“狗患”没关系。但这也不应该是根本因素。

对哈尔滨开骂的很多人大概都没注意到,狂犬疫苗库存短缺甚至严重短缺,民众需要到外地打疫苗,根本不是哈尔滨一地的现象,也绝不是什么“十月惊奇”。稍微搜索一下就可以看到,全国各地,从一月到三月、五六月一直到现在,狂犬疫苗短缺的新闻遍地皆是,接连不断,大体瞄一眼,四川、河北、安徽、陕西、贵州、云南……多个城市,包括一些县城,都出现了程度不同的短缺,哈尔滨只是这一连串短缺事件中比较醒目的一个。

2020年5月9日新闻,云南丽江出现狂犬疫苗短缺问题。图源:微博@丽江市卫生健康委

2020年6月3日新闻,全国多地短缺人用狂犬疫苗 图源:微博@澎湃新闻

从一些社交平台上的信息可以看到,早在一月,哈尔滨有市民打疫苗就已经需要到外市县。也就是说,无论哈尔滨狗患有没有增加,狂犬病疫苗短缺都是在先,而且是与全国同步短缺。你总不能说,地无分南北,人无分贤愚,都骤然不文明不负责起来了吧?

2020年1月开始,社交媒体上已有市民反映哈尔滨狂犬疫苗短缺

事实上,我倾向于认为,不是狗患增加导致疫苗短缺,恰恰是疫苗短缺、一针难求的现实,导致使用疫苗的人数增加,被统计的狗患案例暴增

为什么这么说呢?因为狂犬病虽然凶险,但也并非所有被宠物狗咬伤或抓伤的人都必须要打疫苗。比如一般所说的“十日观察法”,如果十天内咬伤人的动物没有因狂犬病死亡,可以默认其没有携带狂犬病毒,也就不需要使用疫苗。显然,通常人们会认为,这个处理方式有一定的潜在风险。因为这类处理方式的存在,或有些人认为咬伤自己的宠物打过疫苗,足够安全,所以日常大量被宠物咬伤的事件是没有进入统计口径的,就好像没发生过一样。

那么,当疫苗短缺乃至一针难求的时候,情况就有了变化。首先,由于短缺,时间变得珍贵。举个例子,观察十日后,万一发现需要使用疫苗而没有怎么办?万一到外县来不及怎么办?其次,短缺这个现象也给人们心理暗示,可能有人怀疑出现了狂犬病流行。当然不会有人因为短缺就没事打一针,但这种心理下,即便受到宠物轻微抓伤,如果是你,是不是会倾向于打一针再说?

这必然会导致大量之前未统计的咬伤抓伤案例进入统计,数据上显示出来的,就是需要使用疫苗的案例迅速增加,也就是有些人理解的“哈尔滨狗患暴涨”。你可以理解为类似于艾滋病出现后不洁性交案例的统计数量也出现了增加。

接下来的问题是,狂犬疫苗为什么会突然这么短缺?

这要从2018年长春长生疫苗生产造假事件说起。国家卫健委有关负责人6月的回应:“2018年以来,受部分人用狂犬病疫苗生产企业停产的影响,人用狂犬病疫苗产量减少,市场原有库存大量消耗,人用狂犬病疫苗供应整体处于紧平衡状态。”简单说,供不应求,库存严重短缺。

当然,在相关报道中,还有人说季节因素,即疫苗供应的淡旺季,但短缺从一月持续到十月,这个因素可以忽略;还有说新冠疫情因素的影响,现在看,似乎也不具有说服力。

还有一个问题,因为狂犬疫苗不耐储存,所以靠囤货是不成的,必须走常规供应渠道。

令人费解的是,2018年的事情,为什么到现在还没缓过气来?

媒体采访疫苗生产企业,回应是,产能早上来了。一位前上海疾控中心资深疫苗专家对媒体表示:“今年前三季度的批签发狂犬疫苗已经基本与去年全年持平,除了有供不应求的原因,更重要的可能是采购不及时”。

狂犬疫苗采购,是由各地疾控中心负责的。然后媒体采访一些地方疾控中心,说,“想多进货进不来,三月份以来一直短缺。”

都打得一手好太极。什么“看不见的手”,看得见的手,统统失灵。

但请注意以下几个事实:中国是世界上人用狂犬疫苗使用最多的国家,或者可以说是最大的市场;中国狂犬疫苗的采购是由各地疾控部门垄断的;至少十年之前,就有某些地方疾控中心涉嫌垄断,导致疫苗生产厂家质疑“不平等条约”的风波。

狂犬疫苗人命关天。虽然没人知道这两年因狂犬病死亡的病例中有没有因为疫苗短缺导致无法及时使用的,但疫苗长时间严重短缺至少是一个令人恐慌的风险所在。这么大的事儿,既然普天之下、率土之滨的狂犬疫苗都被统管着,那么出现被狗咬了打不上疫苗的事儿,找统管的人说理去,没毛病吧?疫苗生产出了问题该处理处理,但监管部门总不能只管杀不管埋吧?

到这里,您觉得,骂狗,骂狗主人,笑话哈尔滨,还有劲吗?

毕竟,只敢冲比自己弱的对象汪汪,是宠物才干的事。图森破。


-  推荐阅读  -

今年最爽的事,就是看她磕药喝酒睡男人,在这部剧里打怪升级

陈佩斯与央视的恩怨20年

别把杀人的锅推给抑郁症


 

值班主编 | 刀哥   值班编辑 | 小窗

这是第 940 篇文章

- END-

本文系网易新闻•网易号新人文浪潮计划签约账号【骚客文艺】原创内容,未经账号授权,禁止随意转载。


请将骚客文艺打上“星标”,

每次看完文章后,也劳烦点个“在看”。

这样,我们每次的新文章推送,

才能第一时间出现在你的订阅列表里。

有趣的灵魂彼此不要错过哦

 © Copyright 

作家原创作品 | 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 欢迎分享朋友圈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