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中国公元前就远远落后于西方?常识被颠倒?

直播自爆“下面没穿”没人信 女主播当场狂啪?

羅湖泰式水会「月光城」正骨平靚正首選(98元/4個鐘 充值港幣1:1)

为什么这只Kiger的皮肤没有拉链?难道被缝死了么?

一个25岁的本科绿奴,把自己老婆跟亲妈奉献给住在隔壁的17岁主人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朱明国万庆良:两只华南虎的眼泪

客家搜

核心提示:最让人感到吃惊的是,朱明国嚎啕大哭,哭的拿出一个准备好的毛巾擦眼泪,这让国人吃惊。朱明国的大哭是做了思想准备的,不然会在法庭上拿出一条那么大的毛巾擦眼泪。在法庭上痛哭的还有广州原市委书记万庆良,在受审时也是哭的十分悲怆……


朱明国受贿1.4亿元,竟然超过大老虎周永康1千万,成为五个大老虎中的第一位。万庆良是1.13亿排在第四位。


五个上亿的大老虎,受审的时候,周永康头发白了,让国人一惊。朱明国头发白如周永康,国人并不惊讶,因为在此之前除了周永康受审时头发白了,还有很多个头发都白了。特别是山西省委常委白云头发白的照片和原来满头黑发的照片判若两人,也仅仅是稍有吃惊而已。


最让人感到吃惊的是,朱明国嚎啕大哭,哭的拿出一个准备好的毛巾擦眼泪,这让国人吃惊。朱明国的大哭是做了思想准备的,不然会在法庭上拿出一条那么大的毛巾擦眼泪。


在法庭上痛哭的还有广州原市委书记万庆良,在受审时也是哭的十分悲怆。擦泪的时候,拿的是警察给的纸巾。也就是说,万庆良也准备哭,但是准备的不很充分,不像朱明国那样,自己准备的十分充分。


而公布的五个上亿大老虎,周永康受审时没有哭,曾任山西省委副书记的金道铭没有哭,西宁市委书记毛小兵也没有哭。


但是,朱明国哭了,之前的万庆良也哭了。五只大老虎,其中两只华南虎都哭了。


朱明国5月25日受审,公诉机关指控朱明国收受各项财物共计折合人民币1.41亿余元,另有9104万余元的财产不能说明源。涉案金额共计2.3亿余元。在庭审现场,朱明国白发垂泪。那条黄色的毛巾,不知道擦湿了没有?



朱明国出身于海南五指山,犯事的时候是广东省政协主席、党组书记,正部级官员。朱明国在海南老家有二栋豪华别别墅,奢华如宫殿,还有石麒麟。朱明国老家别墅始建于朱明国在重庆任职期间,那些大石条跨山过河,远渡琼洲海峡,成为朱明国别墅的一部分。朱明国的老乡说:“这栋房子乍看像寺庙或宫殿”。



朱明国海南老家豪宅:门口摆石麒麟设24级台阶


朱明国不是神仙,住寺庙干什么?朱明国不是皇帝,主宫殿干什么?一个人只要把房子盖成寺庙和宫殿,基本上就决定他快完蛋了。在朱明国之前的谷俊山在濮阳老家的房子也是像寺庙又像故宫,谷俊山就完蛋了。当朱明国住进海南老家别墅那天起,就在为法庭上拿毛巾擦泪做准备了。


朱明国还热衷封建迷信,在老家别墅靠正门的一间大厅里,供奉着数尊神像。朱明国还信奉大师王林,在机场给王林下跪。在供奉神像的时候,在给王林下跪的时候,朱明国就是在为受审时拿毛巾擦泪做预演了。


纪委查抄这座别墅时,“办案人员在其家中搜出大量黄金、钞票,用箱子分装在一起,足足拉了十余车。其中有部分钞票都受潮发霉了。”当这些钞票和黄金拉回海南老家的时候,其实就是拉回来一条黄毛巾,在受审时派上了用场。


在朱明国受审之前,还有朱明国担任广东省委副书记时的同事,广东省委常委、广州市委书记万庆良,也是一个痛哭帝。


万庆良在受审时,也是哭的哏哏的,擦湿了几个纸巾。看来万庆良还不是老姜,还是不够辣,还不知道准备一条黄毛巾,在受审时擦自己的眼泪。



万庆良受审


万庆良受审,比朱明国早了几个月,他索取、收受财物共计价值折合人民币1.1125亿元。万庆良在最后陈述中表示认罪悔罪,痛哭流涕。


万庆良曾经是横渡珠江的冠军,龙舟赛的冠军,足球赛的进球者。也曾提出了一个新口号,就是官员要算七笔账:政治账、经济账、名誉账、家庭账、亲情账、自由账、健康账。


最后算着算着,就把自己算进去了。其实这七笔账,也就是一块纸巾,在法庭上擦擦眼泪而已。


最有意思的是,万庆良自作聪明拿6000万活动费摆平自己给周永康儿子送5000万,然后自己就彻底掉进去了。而在万庆良被带走调查前,其妻曾急运送一笔高达2500万元的现金返回梅州大埔家中藏匿,后也被查出。


拉回老家的2500万元够买什么?也就是法庭上擦泪的纸巾。


5个上亿的老虎,受审的时候,朱明国和万庆良两只华南虎,为什么会在法庭上痛哭呢?两个人之间有哪些一模一样的地方?才导致了两个人在法庭上成为了痛哭帝呢?


一是两个人都是岭南人,一个出生于海南农村,一个出身于广东农村。在八十年代之前,底层的出身让两个人在法庭上回收往事时,都觉得自己很不容易混到这样高的位置。忽然落下来,觉得天壤之别,有点像李斯的仓鼠之叹。所以五个上亿的老虎,他们两个哭了。


二是两个人的任职地都在广州,一条珠江边,一个曾在广东省委任副书记,一个曾在广东省政府人副省长;一个到广州任书记,一个到广东政协任主席。工作的交叉和交集,让两个人的性格上有了共同的地方。万庆良先受审,先哭,朱明国后受审,后哭,一前一后,像是一个二重唱,也像是一个二人转。


三是两个人处理受贿的手法都一样。朱明国受贿的黄金和人民币都拉到海南的老家,觉得放在那里最安全。万庆良受贿的人民币在接受调查前,也让妻子拉回老家贮藏,也是觉得老家最安全。当然也有一个在老家花钱,会让老家的人都看见才觉得荣耀的富贵还乡的因素在里边。特别是朱明国经常在海南老家请当地的官员和老家的人,都有富贵还乡的老思维作怪。所以这个哭了,那个也哭了,就是一种传染。


第四是两个人都不死,在法庭上哭是对生命的留恋。上亿的五个大老虎,三个没哭的都没有判处死刑。而这俩个哭的,主要是判决还没有下来,他们都不知道自己是死是活。因此哭就是一种求生的欲望,一种求生的本能。现在朱明国和万庆良死了,肯定不能重于泰山,属于毛泽东说的轻于鸿毛的一类。因此朱明国和万庆良都不想死。所以万庆良哭了,朱明国接着哭。他们是在向法庭申明:我们都不想死。


所以,万庆良哭了,朱明国哭了,两个华南虎都哭了。


来源:凤凰网


相关阅读



热文推荐: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