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西北军军与聂教练相约酒店,网红见网红,干的漂亮

美图赏析:Flickr摄影师 林巜巜 作品选

日本为什么侵略中国? 揭开历史真相!

真人漫画||《家有色鬼》10话-大结局

91大神,夯先生被抓了,勾引百名女性拍A片!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刘怡 | “台儿庄大捷”有多大,数字告诉你

刘怡 搜历史


本       文       约      3700       字

阅       读       需       要

8 min


点击上方绿标即可收听音频


“想来怕也只好说是运气吧?”

台儿庄战役落幕10年后,曾以国民政府军委会政治部第三厅厅长之职服务于抗战宣传事业的郭沫若,在香港《华商报》副刊撰文回忆往昔,对那次血战的捷报犹有不胜庆幸之感。依他之见,抗战初期国军接连失利的总态势,使得宣传部门往往难于为无米之炊,幸而在1938年4月初,孤军南下做战略试探的日军一部在台儿庄一带遭遇我军重创,悻悻退去,而其对徐州的全面攻击尚有时日。遂制造了一个适恰的时间窗,使宣传机关得以开足马力,拔高了台儿庄战役的意义,甚至令国人一时“速胜主义”大兴。多年过后回望,郭氏感到诚惶诚恐,认为自己当时实有涂抹过甚之责。

法国巴黎媒体于1938年4月9日开始报道台儿庄大捷,图为外国记者在台儿庄战场上采访

台儿庄战役,中国军队曾给予日军以重大杀伤,迫使其退兵,已属不争的事实。战后日本防卫研修所战史室由编纂官伊藤常男执笔的准官史《中国事变陆军作战》第二卷,亦用了相当篇幅陈述此次作战的经过,承认未能达成预期目标。但对此役的确切规模及日方伤亡总数,至今仍存有一定争议。中方传统上采信的是伊藤书中引用的调查统计,即日军参战的第5、第10两个师团以及第二军直属部队,从1938年2月20日到5月12日,在“南部山东省剿灭作战”中总计战死2369人、负伤9615人,伤亡共11984人。日本冈山大学教授姜克实通过对日方联队级战斗详报及伤亡统计的调研,认为在整个“南部山东省剿灭作战”期间,日方参战部队的伤亡数达到了14108人,超过伊藤的记录。但倘若将地域和时间范围缩小到台儿庄作战一处,则估算此役日军伤亡数字约为5362人(因第5师团伤亡统计数不够翔实),并不足万人之数。

另一项双方各执一词的问题是:台儿庄战役,究竟能否视为其后规模更大的徐州会战的序曲?日本学界普遍持“部分否定”之说,即承认中国军队在台儿庄的战术胜利是日本华北方面军发动徐州会战的导火索;但认为台儿庄战役本身带有一定偶然性,是第二军的“南部山东省剿灭作战”遭遇中国军队顽强抵抗的结果。依据之一是第二军在3月上旬向日军大本营申请南下时,曾提及目标在于“追剿眼前之敌,绝不是深入南进作战”。伊藤芳男认为,第5、第10师团在鲁南的进击,意在将战线推进到滕县、沂州一带,尚无意于徐州。

中国军队通过浮桥进驻台儿庄

但以总体战略形势而论,第二军以两个师团的兵力南下“剿灭”,已属狂妄之举。盖因1938年1月近卫内阁发表第一次对华声明后,日本政府有意稍作停顿,探索“政治解决中国事变”的可能。大本营鉴于计划中的增兵动员尚未完成,也有意暂取守势,延缓华北、华中两个方面军南北对进,打通津浦路的行动。然而骄纵已极的华北方面军急于南下抢功,自1938年2月初起,即多次要求“南下予敌一击”。2月17日,在未获大本营批准的情况下,第二军擅自开始行动,分别以第10、第5两个师团向济宁和沂州方向做正面攻击。3月上旬,参谋本部新任作战课长稻田正纯批准了这一“剿灭眼前残敌”的行动。换言之,利用“剿灭作战”“扫荡当面残敌”等暧昧的名义,第二军已经在事实上违背了大本营采取战略守势的方针,不顾一切地向南推进。

3月13日,日军第二军下达“南部山东省剿灭作战令”,以第10师团所属的濑谷启支队(辖2个步兵联队、2个炮兵联队、1个工兵联队及部分装甲车,总数约1.4万人)为西路军,由邹县向滕县方向挺进;以第5师团所属的坂本顺支队(辖2个步兵联队、1个炮兵联队和1个山炮中队,总数约1.2万人)为东路军,经沂水向临沂西南策应。双方在各自歼灭当面之中国守军后,会师于峄县(台儿庄北)一带,沿运河部署新防线。日军乐观地预测,山东南部的中国守军总数不会超过11个师,大部分为杂牌部队,一经扫荡势必溃散。

3月14日拂晓,濑谷支队开始沿津浦路东朝滕县方向前进,揭开了台儿庄战役的序幕。守备该地区的国军为川军第22集团军(总司令孙震)约2万人,地形不熟且缺乏重武器。濑谷以一个联队强攻川军第122师坚守的滕县县城,另以一个支队绕过南面、偷袭孙震的指挥部所在地临城,至18日将两县完全占领。滕县守军自师长王铭章以下约3000人几乎悉数殉国。至3月21日,运河口附近的韩庄以及预定的会师地点峄县都已经为濑谷支队所控制,日军报称伤亡268人,川军伤亡超过7000人。23日,濑谷支队长下令分出2个大队守备具有经济价值的枣庄煤矿,以1个大队朝东接应坂本支队,另以1个大队南下台儿庄建立外围阵地。

中国守军在台儿庄外围阻击进犯的日军

和西路军的进展相比,东路的坂本支队从离开沂水之后起即遭遇庞炳勋第3军团(约1.3万人)的节节抵抗,继而张自忠部第59军也赶来增援,将日军阻挡于临沂城外。尽管坂本随后也得到东进的濑谷支队1个大队的增援,但始终无法夺取临沂,在伤亡300余人后被迫于3月底开始后撤。日军东西会师的计划被挫败。

在濑谷支队一侧,由安永兴八中佐指挥的1500余名日军于3月23日由峄县向台儿庄方向搜索前进,遭到同样也是刚刚抵达的西北军第31师(师长池峰城)一部的阻击,未能抵达目的地。24日傍晚,安永以3个中队的兵力在4门野战炮配合下强攻台儿庄城东部,但因为守军在狭窄正面集中了大量轻武器、实施猛烈齐射,参与突击的300余名日军死伤竟超过100人,弹药亦全部耗尽。坐镇枣庄的濑谷支队长未料到本是次要攻击方向的台儿庄附近竟出现了为数众多的中国军队,急忙调遣2个步兵中队和2个炮兵中队南下增援,使该方向的日军总数增加到2300余人,并拥有2门罕见的九六式150毫米榴弹炮。接着第63联队联队长福荣真平也奉命带一个大队前往台儿庄。3月27日凌晨,日军再度强攻台儿庄,在战死38人后终于突入城内。

日军虽然得以从东半部突入台儿庄城墙,但依旧面临阵地正面过于狭窄、无法扩大突破口的问题。第31师以迫击炮和刺刀与敌军反复争夺每一条街道,外围刘家湖一带的第27师(师长黄樵松)也在炮兵配合下奋勇拦截日军的增援部队。此时双方高级将领皆已认识到:台儿庄现已成为重兵云集的焦点,有在当地实施大规模包围战的可能。3月29日,濑谷支队长决定亲率一个步兵联队投入对台儿庄的攻击,同时召唤东路的坂本冒险绕过临沂南部,急驰台儿庄与他会师。中国方面,蒋介石同样对鲁南地区的所有中国军队下达命令:“台儿庄屏障徐海,关系第二期作战至巨,故以第二集团军全力保守,即有一兵一卒,亦须本牺牲精神,努力死拼。”此前主要在枣庄东北山区机动的汤恩伯部第20军团亦奉命进入台儿庄战场,朝东面坂本支队来援的方向做猛烈阻击。

儿庄战役要图

从3月29日开始,以台儿庄城内的1000余名日军(安永部队)和城外来援的濑谷支队主力为一方,第二集团军下属的第31、第27两个师为一方,两军陷入了长达近一周不顾一切的混战状态。据参战的日本士兵涩谷升在战地日记中记载,仅3月31日一天,城内日军自行收敛的本方尸体就达到近70具之多。4月2日,日军第10步兵联队在《战斗详报》中记录:“检讨敌第27师第80旅从昨日以来之战斗精神,其决死勇战之气概,无愧于蒋介石之极大信任……此敌于狭窄的散兵壕内,尸体重叠相枕,力战而死之状,虽为敌人,睹其壮烈亦将为之感慨。”当天第10联队在战斗中伤亡达66人之多,然战线推进不过数百米。东路的坂本支队虽然一度进抵距离台儿庄只有6公里的位置,但其后路有为汤恩伯部切断的风险,实际上已经无法再战。

4月5日日落后,士气低落、无心恋战的坂本顺给濑谷启发去电报,宣布自己将在6日天黑后从台儿庄后撤,返回临沂执行攻略当地的任务,要求濑谷掩护本军侧后。而濑谷自忖台儿庄城内3/4以上的区域已经为中国军队所收复,继续苦战得不偿失,遂也于4月6日一早通知福荣和安永两人“迅速结束台儿庄的扫荡讨伐”。据涩谷升的日记记载,当日军在白天收敛战死者的尸体、运往临时火葬场时,遭到中国军队的扫射,当场倒毙10余人。晚7点过后,城内日军残部开始分批撤退,并将无法转移的20台辎重车所装的弹药和补给品(每车220公斤)纵火焚毁。至4月7日,坂本、濑谷两支队均已撤出战场,台儿庄之战遂告一段落。

据濑谷支队战后汇总的《战斗详报》记载,整个台儿庄战役期间,该支队共有10417名官兵、3263匹战马、54挺重机枪、112挺轻机枪、75门火炮、7辆坦克和39辆轻装甲车实际投入战斗,累计死伤人员1730人、战马392匹,重装备损失各型机枪(含替换枪身)26挺、火炮4门、坦克4辆、轻装甲车7辆、载重汽车15辆,消耗各种枪弹88万发、炮弹2.2万发。其中承担台儿庄攻城任务的步兵第63联队死伤官兵达886人之多,伤亡率达到了开战以来罕见的26.8%。中国守军第二集团军伤亡超过2万人,其他部队伤亡亦近万人。日军第二军不仅未能达成“扫荡”鲁南中国守军的预期目标,伤亡比亦创造了开战以来最难堪的纪录。承担主攻任务的濑谷启因此在1939年被调任基隆要塞司令官,次年转入预备役,从此与战场功勋绝缘。

或许诚如郭沫若等人所言,台儿庄一役的战术胜利,不无幸运的成分。与随后几乎导致灭顶之灾的徐州会战相比,其战略价值也不够突出。但在全面抗战爆发以来日军屡获大捷、甚至不惜违背命令主动南侵的背景下,中国军队以顽强的阻击使其锋芒得以却步,创造了有异于平均水平的战损比,足以证明日军远非不可战胜。在沧海横流、山河破碎的关键时刻,即使是机缘巧合造就的胜利,也足以鼓舞人心士气,坚定中国人继续抗战的决心。1938年5月,参与此次血战的孙连仲、汤恩伯、黄樵松、池峰城等11位国军将领被授予最高军人荣誉之一——青天白日勋章。


-  推荐阅读  -

刘怡 | 残疾之躯,老旧飞机,击落九六陆攻,抗日神剧都拍不出的传奇


值班主编 | 曲飞   值班编辑 | 小窗   主播 | 夏晴朗

这是第 152 篇文章

- END -

 © Copyright 

作家原创作品 | 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 欢迎分享朋友圈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