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西北军军与聂教练相约酒店,网红见网红,干的漂亮

美图赏析:Flickr摄影师 林巜巜 作品选

真人漫画||《家有色鬼》10话-大结局

学长学姐干货总结|整整30门水课推荐,附推荐指数和课程详解

特朗普开铡鹰派 博尔顿出局内幕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班布尔汗 | 阿拉伯商人,在印度当官,到中国避难,娶高丽媳妇:元朝的地球村传奇

班布尔汗 搜历史


本       文       约      3900       字


阅       读       需       要


8 min

点击上方绿标即可收听音频


曾经和朋友们戏谈,如果真能穿越,都想穿越到哪个时代去?朋友中大部分想穿越去宋代,因为宋朝文人地位最高;有想穿越去唐朝的,领略一下大唐气象;也有对自己口才很自信的,想去春秋战国,靠着三寸之舌弄个出将入相。而到笔者时,朋友们则异口同声:你不必想了,一定是去元朝,因为你是蒙古人啊。

虽是戏谈,但笔者也不得不解释,蒙古人在元朝也不一定就过得好。元朝不像清朝,没有类似八旗制度那样将全民族供养起来的制度。蒙古人若不是达官显贵,日子过得未必多好,而且当兵首当其冲。笔者家世不是贵族,穿越到元朝弄不好就当炮灰了。

那么什么人适合穿越到元朝呢?

答案是,商人或有志于经商的人。

元朝可算是中国历朝历代中最为鼓励商业,而且经商环境最优越的朝代。对于百姓经商,讲究“其往来互市,各从所欲”。而且货物在市场上交易成功才纳税,沿途运输过程不纳税。在北方,丝绸之路重新开辟,“从克里米亚到中国的道路完全畅通,没有危险”,使得“波斯老贾度流沙,夜听驼铃识路赊。采玉河边青石子,收来东国易桑麻”。而在南方,因为海运比陆运更为便利,“厘头赤脚半蕃商,大舶高樯多海宝”的情形成为常态,宋代有海外贸易关系的国家和地区五十一个,而元代达到一百四十多个;宋代海外贸易最发达时,进口商品品种有二百多种,元代达二百五十种以上。

丝绸之路

所以,元代是商人的黄金时代,“工商淫侈,游手众多,驱垄亩之业,就市井之末”。原本对商业嗤之以鼻的士大夫,也认为“胸蟠万卷不疗饥,孰谓工商为末艺”,大加赞赏从事商业,认为是“具四德”的事业,“曰仁、曰智、曰勇、曰断”。

黄金时代必有传奇人物,元代的商人群体,牛人辈出。亦官亦商的有泉州的蒲氏家族,三代人总管泉州市舶司,而且任福建行省参政高位,“显贵冠天下”。还有澉浦的杨氏家族,也是三代人管理庆元、上海、澉浦市舶司,财富称雄浙东,“筑室招商,世揽利权”。民间巨商泉州的孙天富、陈宝生,结为异性兄弟,轮番出海外经商,行程数十万里,虽然“百货既集”,却互相“不私一钱”,连异国人都赞叹:“彼兄若弟,非同胞者,吾同胞宜何如”,将他们称为“泉州两义士”。浙江宁波的夏荣达,本是赤贫之人,迁徙到定海后开始从事海外贸易,由小到大,数年后家财万贯,“定海之言富室者归夏氏”。至于南昌人汪大渊,更是通过加入贸易船队而成为航海家,几乎走遍当时已知世界的沿海地区,甚至被人提出可能到过澳大利亚(详见 班布尔汗 | 元朝商人真的发现了澳大利亚吗,点击蓝字即可阅读)。而他以自己亲历所著的《岛夷志略》,更是成为日后郑和下西洋的参考书。

以上众人虽然都很传奇,但要说最传奇的,应当是一位外国豪商。其家世之复杂,经历之传奇,虽不能说空前绝后,却也是罕有其匹了。

此人便是马八儿国的豪商宰相孛哈里。

马八儿国,本名为注辇,马八儿是阿拉伯人所起的阿拉伯文名字,又被称为“马八”、“麻八而”。这是阿拉伯语的音译,意思是“渡”、“滩头”、“渡口”,宋元之交中国人称其为西洋国。其地在今天南印度东海岸科罗曼德尔海岸(Coromandel Coast)。《元史》中称其“足以纲领诸国”,“比余国最大”,从泉州出发至其国“约十万里”,其地出海至波斯湾,只需“十五日”。

马八儿在印度南部,挨近赤道,气候极为炎热。因此其居民“皆裸体往来,仅以片布盖其下体,男妇贫富皆然,国王亦若是”。国王与百姓的区别,只是用宝石一百零四颗串成珠子带着,以彰显华贵。虽然上下都几乎赤身裸体,但马八儿可不是未开化的落后之地。其国处在西亚和东亚水路贸易的咽喉,商贸极为繁盛,本地不仅出产象牙、犀牛角、珍珠、宝石之类,而且是棉纺业大国,纺织的棉布“绝细,莹洁如纸”,是各国趋之如骛的抢手货。

元朝建立后,元世祖忽必烈向海外诸国要求朝贡,但初期并不顺利,还出现了日本、安南这样打都打不服的强项。世祖失去耐心,打算干脆出兵征讨暹罗、马八儿等国。此时,“通天竺教及诸国语”的畏兀儿人迎鲁纳答思劝谏道:“此皆幕尔小国,纵得之,何益?兴兵徒残民命,莫若遣使谕以祸福,不服而攻,未晚也。”于是世祖“纳其言”,派出使臣前往诏谕。

这一诏谕,便诏谕出了一代奇人孛哈里。

孛哈里本是阿拉伯人,原名叫撒亦的,也就是阿拉伯人常见的名字赛义德。他家族“世为商贾”,其父老孛哈里,举家从阿拉伯半岛迁到马八儿居住。因为累世经商,对于南亚、西亚乃至东亚的商贸极为熟悉,因此得到马八儿国王的宠幸,不但任其为宰相,还将其收入王室,列为自己五个王子之后,称为“六王子”。从此,孛哈里家族在马八儿权倾一时,富贵无边,“总领诸部,益贵富,侍妾三百人,象床黄金饰称是”。马八儿是印度教国家,尊奉印度教诸神,“每日应对其偶像祷颂一百零四次”,但却可以让伊斯兰教徒孛哈里当宰相入王室,可见其开放包容。

老孛哈里当了多年宰相,寿终正寝。他的儿子撒亦的继承其位,国王“益宠”,让他继承其父亲的名字,仍称孛哈里,于是便以孛哈里王子之名行于世。孛哈里继承父亲事业,继续操持海商,忽必烈的弟弟旭烈兀在西亚建立的伊儿汗国,还未等一切安定,孛哈里的商船便已经成为伊儿汗国的常客。马八儿向西方通商,主要贸易伙伴是伊儿汗国,而东方主要贸易国便是南宋。在公元1276年(元至元十三年),元朝灭亡南宋,接管了南宋的海上贸易。元世祖忽必烈得了宋地,在第一时间下诏:“诸蕃国列居东南岛屿者,皆有慕义之心,可因蕃舶诸人宣布朕意。诚能来朝,朕将宠礼之。其往来互市,各从所欲。”

元朝版图

虽然马八儿远在万里之外,但这场改朝换代仍对孛哈里有着强烈震撼。他的商船东西航行范围极大,而现在无论东方西方,竟然都在蒙古皇室的统治之下,如此广大的帝国,是孛哈里从未听说过的,他不禁有“圣人混一区宇”的感叹。而这时,元朝的使臣前来诏谕,他立即以马八儿宰相的身份表示了“益往归之”的意愿,代表马八儿国王向元朝称臣纳贡。

从1279年(元至元十六年)开始,马八儿的贡使几乎不间断的前往元朝,大象、犀牛、珍珠、异宝、缣段无所不贡,而且“凡朝廷二邸之使涉海道,恒预为具舟栰,必济乃已”,就是说凡是元朝和伊儿汗国的使臣到马八儿,孛哈里都免费为之提供船舶和一切给养。

这样的态度,自然让元世祖忽必烈极为满意,对于这位孛哈里王子深为宠信,专门派使臣“赐玺书”封其为官。而孛哈里家族也因此更上一层楼,生意做得更大,财富滚滚而来。

但是,福兮祸所依,孛哈里光想着如何和元朝搞好关系,却忽略了自己国王的感受。当初他通使元朝,本是背着国王干的,国王虽然不得不承认既成事实,可也对他大为不满,再加上孛哈里仗着有元朝撑腰,跋扈擅权之举恐怕也不会少,君臣之间的矛盾日益加深。

1281年(至元十八年),孛哈里和他的国王之间便爆发了严重冲突,孛哈里被国王没收“金银、田产、妻孥”,而且还要处死他。毕竟孛哈里在马八儿国树大根深,总算“诡辞得免”。但经此一难,孛哈里在马八儿国的处境便日益艰难了,他不得不谋划自己的退路。

到了十年后的1291年(至元二十八年),孛哈里与马八儿国王的矛盾再次爆发。虽然史料没有明确记载,但肯定已经不是“诡辞”可以糊弄过去的了。不过,这么多年的经营,孛哈里已经让元朝“熟其诚款”,于是趁着元朝使团来访归国之机,“捐妻孥、宗戚、故业,独以百人自随”,跟着使团逃亡元朝。

十几年的交情,虽然孛哈里从国家权臣成为了流亡者,可元朝仍然对之很够意思。孛哈里到达元朝后,居住在福建的泉州,元世祖“大加慰谕,赐以锦衣及妻,廪之公馆,所以恩遇良渥。”

孛哈里逃亡时,没能带走妻子,世祖则赐给他一个妻子蔡氏。这个蔡氏可是大有来头,她是高丽王国大臣蔡仁睽的女儿,这位蔡仁睽在高丽王国任右承宣、同知密直司事、都金议中赞,也算得一位重臣。高丽国王是元世祖的女婿,高丽也是元朝最为亲近的藩属之一,其大臣宗室也经常会把自家女儿送到元朝,与元朝的达官显贵结亲。1287年至1291年(至元二十四至二十八年)之间,元朝最有权势的宰相是吐蕃人桑哥,蔡仁睽便将自己的女儿于1289年送到元朝,嫁给桑哥为妻。

岂料,桑哥为相,推行的各种政策得罪了几乎所有既得利益集团,终于在1291年遭到各派弹劾,罢官被杀。可怜的蔡氏才享受两年的宰相夫人的尊贵,便被丈夫连累,成为罪人之妻。

如果不是孛哈里逃亡,蔡氏的结局注定会很悲惨。桑哥倒台和孛哈里的到来几乎同时,蔡氏在监牢里没过多少日子,便被婚配给孛哈里。可能元世祖觉得,蔡氏是前宰相之妻,孛哈里也是马八儿国前宰相,两人正好般配。

在元朝重建家庭的孛哈里又过上了荣华富贵的生活,还生了一个儿子两个女儿。因为娶了蔡氏,孛哈里算是和高丽成了亲戚,还专门派人给高丽王送了不少礼物,按照《高丽史》记载,计有“银丝帽、金绣手箔、沉香五斤十三两,土布二匹”。

安居泉州的孛哈里继续发挥自己的商业能力,为元朝的海商贸易出力献策。元世祖去世后,其孙子铁穆耳即位,是为元成宗。元成宗对这位大商人也极为宠信,“特授资德大夫、中书右丞、商议福建等处行中书省事”,各种赏赐“以矩万计”。1299年(元大德三年),成宗召孛哈里入朝,可能水土不服,来到大都的孛哈里一病不起,于是年病故,享年四十九岁。

孛哈里死后,元成宗“恻然久之”,感叹道:“彼远人,今若是,良可嗟悼”。下诏将之归葬泉州,赐钞两万五千缗治丧,并赠荣禄大夫、司空之衔,谥号为“景义公”。元代著名文学家,时任翰林直学士、国子祭酒的刘敏中奉旨撰写了《景义公不阿里(孛哈里)神道碑铭》。

自己是阿拉伯人,在印度国家当宰相,控制东西贸易十数年,逃亡元朝后,又得信宠,娶了高丽贵妇为妻,继续自己的海商事业,死后哀荣备至。孛哈里这位七百多年前的豪商,其人生经历即使放在今日地球村时代,也难有人能够做到。说其是传奇中的传奇,应该是不过分的吧。


-  推荐阅读  -

班布尔汗 | 元朝商人真的发现了澳大利亚吗


值班主编 | 曲飞   值班编辑 | 小窗   主播 | 夏晴朗

这是第 71 篇文章

- END -

 © Copyright 

作家原创作品 | 未经授权请勿转载 | 欢迎分享朋友圈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