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편의점 샛별이 5화

人间怪事!刚要检查!各地粮库纷纷起火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편의점 샛별이 7화

高考第二天 北京零分作文轰动全国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为了鼓励更多的人参与到自由互联网的开发,我们最新推出了GreatFire悬赏计划,请参赛者在下列任务中任选其中一个或多个,完成其中的任务目标,即可获得对应金额的奖励。
查看原文

新书速递|《经济学人》:网络空间、虚拟武器与国际秩序

2017-08-28 从余启 我与我们的世界 我与我们的世界

欢迎打开“我与我们的世界”,从此,让我们一起“纵览世界之风云变幻、洞察社会之脉搏律动、感受个体之生活命运、挖掘自然之点滴奥妙”。

我与我们的世界,既是一个“奋斗”的世界,也是一个“思考”的世界。奋而不思则罔,思而不奋则殆。这个世界,你大,它就大;你小,它就小。

欢迎通过上方公众号名称打开公众号“查看历史信息”来挖掘往期文章,因为,每期都能让你“走近”不一样的世界、带给你不一样的精彩


本期导读国际关系,通俗一点说就是国家与国家之间的关系。一个国家之内,人与人之间形成国内社会,而国与国之间,则形成国际社会。国内社会一般都会有某个最高权力机构进行统治,用权力来维持特定的社会规范,而国际社会却没这么一个能对某个国家实施强制命令的最高权力机构,至少理论上是这样。


国际关系学是政治学一个分支学科,主要研究领域为战争与和平、合作、一体化、国际组织、国际秩序等国际体系层面的政治现象。国际关系既是学术的领域,也是公共政策的领域。作为政治学的一部分,国际关系也和哲学、经济学、历史学、法学、地理学、社会学、人类学、心理学等研究紧密相联。


从全球化到领土纠纷、武器军事、民族主义、恐怖主义、人权问题等,都是国际关系学研究的重要议题。国际关系的思想雏形散见于古典政治哲学家们的著作,1919年阿伯斯威大学设立国际政治教席被视为该学科初步创立的标志。1927年,伦敦政治经济学院的国际政治院系与日内瓦高级国际关系学院同时建立,代表该学科逐渐趋于成熟。


国际关系学科发展近百年以来,总体来讲,一共经历过四次理论范式的争论,目前学术界形成了三大主要流派:现实主义、自由主义、建构主义。国际关系学的研究对象既包括主权国家,也包括各个国际组织等。


现实主义理论是国际关系理论中历史最悠久,影响最深远的理论范式之一,至今仍占据国际关系理论研究的核心地位。现实主义的理论渊源可上溯到两千五百年前的修昔底德时代。现实主义并不是一个单一的理论体系,而是由众多国际关系学家共同构筑的理论群,不同国际关系学家的思想特征和理论风格往往不同。


自由主义理论非常强调国际合作和自由贸易等超国家关系的意义。自由主义认为战争对于对抗双方都是没有益处的,对于集体安全和国际法怀有强烈的信念。自由主义关注在无政府状态下,合作能否成为可能以及在何种程度上制度可以促成合作。自由主义也借用经济学中的理性选择理论和新自由制度主义作为自己的思想支撑,重视国际机制、相互依赖对国际政治的作用。


建构主义理论是冷战后兴起的国际关系理论,尽管存在时间不长,但有着复杂而深厚的理论根基。建构主义与发生认知论、社会学、语言哲学、政治哲学、共同体理论和后现代哲学都有着紧密联系。建构主义的内部派别也纷繁复杂,建构主义更加关注社会建构关系,认为社会建构的关系主要依赖观念的力量。


The politics of cyberspace

网络空间政治

Grasping the dangers

认识网络空间潜藏着的危险


The Virtual Weapon and International Order

By Lucas Kello. Yale University Press 

《虚拟武器与国际秩序》

著者:卢卡斯·凯洛,耶鲁大学出版社


THE woes of international-relations theorists do not usually elicit public sympathy. But “The Virtual Weapon and International Order”, Lucas Kello’s lucid and insightful book on the politics of cyberspace, does a good job of persuading the reader of the near-vacuum that prevails in academic work on the threats to people’s computers and networks.

国际关系理论学者们所遇到的棘手问题,通常不会引起社会公众的同感共鸣。不过,卢卡斯·凯洛针对网络空间政治所著的新书《虚拟武器与国际秩序》,行文流畅易懂,见解真灼深刻,是一本难得的好书,或许能让读者也感受到人们日常生活中电脑网络所面临威胁方面的学术空白惨状。


New technologies, he argues, have upended conventional understanding of the way states deal with defence and deterrence. The threat is pervasive; a cyber-attack can hit anything from a missile-control system to a media website, with potentially profound consequences. Geography is irrelevant. Old thinking about defending a perimeter makes no sense when the adversary is probably already lurking in your networks. The simpler techniques may be used by all manner of adversaries: criminals and hooligans as well as spies and soldiers. These categories may overlap. Attributing an attack is more difficult.

卢卡斯认为,新技术的发展,已颠覆了人们对国家防务和传统威慑的认知。现在可以说,威胁无处不在,一场网络攻击,足以摧毁很多东西,从导弹控制系统,到媒体网站,而且,其所具有的潜在性后果或许更为严重。地理边界已不重要,以往对军营进行防御的传统思维,也已过时,因为,敌人很可能已潜藏在你的网络里。这种技术非常简单,几乎什么类型的敌对势力都可能会使用,从犯罪分子、地痞流氓,到情报间谍、敌方军队,而且,各种类型之间的界限也变得越来越模糊不清,对某场网络攻击进行定性,则更为困难。


The shift is much bigger than from past changes in military capability—the author highlights the use of submarines, powered flight, tanks, radar or nuclear weapons. Some academic colleagues still maintain that nothing new has really happened; technological change does not fundamentally alter the understanding of warfare. Mr Kello lambasts such sceptics on both practical and theoretical grounds.

虚拟武器的出现,对军事力量的影响,比以往变革所带来的影响都要大得多。著者卢卡斯着重分析了潜艇、导弹、坦克、雷达以及核武给军事力量所带来的影响。目前,学术界依然有人士认为,没有真正发生什么变化,技术变革并没有从根本上改变人们对战争的认识。卢卡斯对此类观点进行了驳斥,既给出了现实案例,也提供了理论依据。


His case studies include the crude but crippling attack on Estonia’s information systems in 2007, which was probably a Russian response to the moving of a Soviet-era war memorial. He also looks at the hack of Sony Pictures, probably by North Korea in response to the release of “The Interview”, a satirical film about the country’s leader, and the American-Israeli Stuxnet software-driven sabotage of Iran’s nuclear centrifuges.

卢卡斯所应用到的案例中包括,2007年爱沙尼亚信息系统遭到网络攻击,行为粗劣卑鄙,后果受损严重,这场攻击,很可能是俄罗斯针对苏联时期战争纪念碑被拆进行的报复。卢卡斯也分析了索尼影业遭到黑客袭击,这场袭击,很可能是朝鲜针对影片《刺杀金正恩》所进行的报复。另外,还有美国和以色列开发“震网”病毒,蓄意破坏伊朗的铀浓缩核设施。


Such state-sponsored attacks stop short of full-scale war, but are too aggressive to count as normal peacetime behaviour. Another riddle for theorists is that attacks straddle the civilian-military divide. Mr Kello, an American-educated Argentine-Estonian who now works at Oxford University, coins the term “unpeace” to describe the ambiguous, persistent irritants and stunts of recent years. He also outlines an interesting notion of “punctuated deterrence” as a way of responding to such attacks. The means employed would include military and non-military means, with unpredictable timing. Such a prospect, he argues, would deter attacks more credibly than the threat of all-out “kinetic” (real-world) war. He is vague on the details: a serious book on cyber-deterrence would be welcomed by many.

有国家背景的这类网络攻击,尽管算不上是全面战争,但其所具有的杀伤力,却完全不能算是和平时期的正常性行为。国际关系理论界死守的另一个迷思是,袭击要有民事和军事之分。而身为阿根廷籍爱沙尼亚裔并在美国接受教育目前在英国牛津大学工作的卢卡斯,创造了一个新词儿“不和平”,用来描述近年来不断发生的、难以定性的、能给人造成烦扰的、引人注目且危害重重的各起网络攻击事件。卢卡斯也提出一个很有意思的说法,叫做“间断性威慑”,用以作为应对网络攻击的办法,所采取的方式可以是军事性的,也可以是非军事性的,而时间却是不确定的。卢卡斯认为,利用这种方式来对潜在网络攻击进行威慑,会比全力搞“军事动员”(现实世界中的战事)要有效的多。不过,卢卡斯对相关细节没再进行深入探讨,若就网络威慑再认真深入下去的话,肯定会更受读者欢迎。


Although he is not himself a computer scientist, Mr Kello displays an enviable grasp of the technical issues, as well as of the academic landscape. One of his targets is complacency. Another is overspecialisation: lawyers, military theorists, political scientists and technogeeks each see only their own side of the problem. A co-operative, all-round approach would mean a better framework for understanding the interaction between individuals and states in cyberspace.

卢卡斯本人尽管不是电脑行家,但却对相关技术问题把握得很是到位,就像其对国际关系学术问题把握的那样娴熟一样。卢卡斯所要针对的目标,一方面是学术领域漫延着的一股自满情绪,另一方面,是各个学术领域太多专业化,法律、军事、政治、技术等领域,都太过囿于他们各自的问题。若不同领域能进行协作,采取多角度进行全方位研究,或许我们就能找到一个更好的视角,更好地认识现今网络空间中个体、国家之间的互动行为。


Academic jousting is a spectator sport for most outsiders, but the dangers facing our computers and networks are not. Readers of all kinds will find Mr Kello’s book informative and thought-provoking.

对大多外行人来说,学术领域所发生的辩论争吵,或许很有看头儿,说不定还能让人心神放松。不过,我们的电脑网络所面临的威胁,却没那么能让人心神放松。不管你来自哪个领域,都会发现,卢卡斯的这本新书,既能提供大量信息,也能发人深省。


往期精彩:


新书速递|《经济学人》:中美之间,必有一战?

新书速递|《男性之隐》:一百位男性受访者倾吐心声

技术革新|《人工智能》:机器人战争,距离我们还有多远?

一直在变|《婚姻制度》:制度源于历史,终将也消于历史

《白宫内斗》:被甩出局的首席战略顾问誓言将斗争进行到底

《德土关系》:德大选在即,土总统向百万德籍土人喊话

国际话语权|《唐奖》:中华文化圈的“诺贝尔奖”落座台湾

民族主义|《关注印度》:印度的民族主义,源远且流长

全球遍览|《王子的故事》:童话里有王子,现实中也有

诗图一家|《每人都有两只眼睛》:一只向外看,一只向内观


注:

1:本文为原创,若发现不错,欢迎转发共享后台回复“20170826”,可获本期《经济学人》下载方式

2:想为小编原创加油,只需点击下方微信“赞赏”功能为原创打赏,苹果用户看不到微信赞赏功能,可通过下方微信支付向小编转账,感谢支持

3:部分内容参考了维基百科。译文不代表译者观点。英文转自经济学人,非商业用途

4:可将本公众号设为“置顶公众号”,第一时间收到最新消息。

5:若有任何方面的问题,可随时联系进行沟通

6:关注可搜索“我与我们的世界”或扫描下方二维码: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