吴晓波力挺任泽平:为民营经济正名,要不惜脏了自己的手,把大粪捡起来扔出去

美德向乌提供主战坦克,俄罗斯再发警告,俄乌冲突迎来新转折点?

春晚与艺术无关

母子乱伦:和儿子做了,我该怎么办?

纽约时报长篇报道:《普京的战争》

生成图片,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查看原文

​解封之后,他们要实现100个非必要心愿

The following article is from 为你写一个故事 Author 雷斯林&小爱酱

01 
风筝,天幕和野餐垫

前几天是儿童节,七岁的小桐本来对这个节日已经没有什么期待了。

两个月前妈妈答应他,今年春天会带他去上海共青公园野餐,放风筝,甚至连风筝都选好了他最喜欢的奥特曼,就躺在妈妈的淘宝购物车里。

但是从四月开始,别说共青公园,他连单元楼的门都没有再出去过。

小桐妈妈每天最难以面对的,就是儿子满怀期待地问她,什么时候才可以履行诺言去春游?

起初她说,你把必背古诗词背完就可以了,你把算术题做完就可以了,后来随着上海封控时间越来越长,她的回答也越来越简短:

“过两天。”

小桐认真数着日子,在第三天的清晨继续拉着妈妈的衣角,说两天到了,今天可以出去了吗?

直到五月初的一天,小桐不再问了,没精打采地坐在书桌前发呆。

他指着自己身上的短袖T恤说,都穿夏天的衣服了,已经不是春天了,妈妈不会带我春游了。

小桐妈妈觉得自己欠孩子的不仅是一次春游,还是一整个春天。

直到上海宣布解封,小桐妈妈做的第一件事,就是把小桐叫过来,让他看着自己下单了在购物车里躺了两个月的奥特曼风筝——

“风筝到了妈妈就带你去春游,这次绝对不骗你。”

春天过去了,好在夏天还有儿童节。

——除了风筝,小桐妈妈还下单了天幕和野餐垫,她想,这次要在共青公园陪小桐玩整整一天。

她躺在草地上,从日出看到日落。

02
跑鞋和能量胶

小倩做了个梦。

梦里她正在江湾体育场的操场上气喘吁吁地晨跑,为下个月的半马做准备。

她看着天一点点亮起来,早起遛弯的老大爷拎着热腾腾的小笼包跟她打招呼。

然后她就醒了,外面也是天刚亮,可是她只能躺在出租屋的床上,迎来被关在家里的不知道第多少天。

作为一个普通白领,跑步是小倩最大的爱好,也是她排解生活工作压力最有效的方式。

同龄女生喜欢买零食和时装,她的钱却都花在了跑鞋,能量胶和马拉松比赛的报名费上。

但疫情爆发以来,她已经有半年多没有参加过比赛,而最近两个月,更是连单元楼门都出不去。

关于解封之后最想干什么,她竹筒倒豆子一样地说,当然是跑步。

“跑间歇,拉lsd,跑越野,参加比赛,最好能挑战一场全马。

“还有再囤一点能量胶——家里的已经放过期了。”

03
 任天堂Switch

有些人一天不出门运动就浑身难受,也有些人在家宅两个月也待得住——柯柯是第二种人。

两个月不能出门,对他的影响似乎没那么大,每天在家远程办公,打打游戏,把宅男的日常贯彻到底。

如果不是在解封前,他无意中照了一下镜子,发现自己有了三层厚的啤酒肚的话……

网上有人讨论过,上海居民这两个月会不会瘦。

有个网友说出了真相:



和我本人的感受差不多——吃得不爽,但因为没有安全感加上怕新鲜蔬菜坏掉,比之前还吃得更多了。

再加上每天在家运动量小,我认识的绝大部分人都胖了一圈。

作为没有任何运动细胞的宅男,柯柯能想到最适合自己的减肥方式就是买个任天堂Switch,他想打《运动派对》已经很久了。

毕竟现在哪儿也去不了,在游戏里还能假装正在海岛的沙滩上冲浪,顺便欣赏一下二次元比基尼妹子……

“希望回公司上班的时候至少能把啤酒肚和双下巴瘦下来吧……”柯柯有点不好意思地说:

“隔壁部门有我喜欢的女生。”

04 
化妆品

还在读大学的薇薇挑了一套她能力范围内最贵的化妆品,顶她大半个月的生活费。

她想把它送给在上海做护士的小姨。

小姨比她大不了几岁,从青春期开始就背着她妈妈带她去买口红,裙子和高跟鞋,教她护肤化妆。

薇薇一直觉得小姨对化妆很有天赋,小姨也常半开玩笑说,如果不当护士,就想当美妆博主。

但从上海疫情爆发以来,小姨就再也没有化过妆,还在家族群说天天穿防护服戴口罩,闷了一脸痘。

看着小姨发的照片薇薇说不出地难受,她脸上不仅爆了痘,还有明显是因为憔悴才生出来的干纹和黑眼圈。

“就算小姨从来没说过,我也知道这两个月她有多辛苦。”

这次薇薇做了很久的功课,才选了这套她觉得最好的化妆品。

她希望疫情缓和之后,小姨还能漂漂亮亮地化妆,最好真的能在业余时间试试做美妆博主。

“我小姨比好多网红都漂亮,真的——至少我觉得是。”

05 
机票

微博上还有个女生给我留言说,她只想直接买张机票去上海见男朋友。

他们上次见面还是3月8号,快三个月了一直在网恋。

她说两个人其实都是很好的,情绪很稳定的人,但即便这样,封城之后男生依然受了很大的影响,她远在几千公里之外又实在不知道怎么安慰。

时常打电话聊到防疫现状就有分歧,为了“清零还是共存”吵到恨不得砸手机。

“我体谅他被关在家里,人没疯就不错了,吼我几句我也不忍心回嘴。”

女生知道,男朋友嘴硬不愿意道歉,但会淘宝上买点她喜欢的小零食给她寄过去。

“上海没法收快递,他近三个月的淘宝记录全是给我买的东西。”

其实这次疫情,对情侣来说真的挺难的,没住在一起的,硬生生从本地恋变成了异地恋。

真住在一起的,直接一步到位体验婚后生活,从如胶似漆到相看两厌,只等着隔离结束头也不回地分手。

但女生说,他俩居然坚持到了战斗胜利,绝对是新冠时期的真爱,共同好友都说他俩不结婚天理难容。

“我也确实没想过分手,”女生说:“吵得再凶的时候,我都只想快点见到他,抱抱他。”

06 
辣条,火锅,奶茶,肯德基,空气炸锅

更多人的心愿要简单得多——就想吃顿好的。

“好的”的标准也很简单,重油重盐重糖的垃圾食品。

吃辣条吃到嗓子冒烟,把喜茶奈雪一点点挨个喝一遍,吃火锅,吃烧烤,吃卡路里爆炸的油炸食品,去肯德基吃早餐,要堂食,坐下来慢慢吃。

没说就是0卡,多巴胺提供的快乐无价。

我还有个朋友说,他想要个空气炸锅。

封城的时候别人都在晒空气炸锅食谱,把土豆做成薯条薯片。


把挂面做成干脆面小零食。


他看着自己碗里的水煮面条清蒸土豆,第一次深刻理解了什么叫工欲善其事必先利其器。

真的要馋疯了。

07

上海封城期间,网上流传着一首很火爆的诗,《非必要离校》。


很动人。

我也一直认为,最近几年的年轻人确实是挺惨的,很多青春时期特有的快乐,都被打上了“非必要不XX”的印记。

这本来我也能理解,疫情最严重的时候,我们肯定是配合防疫,暂时牺牲一下娱乐活动也是没办法的事。

可是值得思考的是,到底什么是“必要”的?

春游,跑步,打游戏,谈恋爱,化妆,吃美食……这些事情可以说都“不必要”,不做也不会死。

但它们都很“重要”,因为有了这些我们才更愿意活下去。

如果说疫情爆发的时候,我们压抑着那些“非必要”的心愿,那现在好不容易解封了,这些心愿也该实现了。

淘宝做了一件很浪漫的事,在百亿补贴分类里专门开设了一个“心愿广场”,征集了上海居民解封后的心愿。


里面很多心愿都挺有趣的,也都特别人间真实:


不管这些心愿是不是“必要”的,淘宝都及时上架了相关产品,还从中挑选了不少,自掏腰包来帮他们实现愿望。

包括我在内,上海的绝大多数朋友们都已经两个多月没有网购过了。

其实可以说,“网购”也是一种非必要——毕竟到后来,日常吃穿用度的物资已经不缺了。

我甚至可以用社区发的基础物资,勉强拼凑出一些虽然不太正宗,但也还算好吃的饭菜。

没有青豆和辣椒,就用胡萝卜和黄瓜来代替的菠萝炒饭:


没有细面,就用刀削面凑合一下的葱油拌面:


用快坏掉的西红柿熬个酱,做酸汤肥牛:


看起来也还不错,不是吗?

但我们依然想网购,想逛街,想买一些,吃一些没有也不会死,但有了才更开心的东西。

之前在网上看到很多人批评上海居民,说我们太矫情了,有饭吃就不错了还想着喝可乐,喝咖啡,吃水果零食。

但我真不觉得这有什么问题,相反,这明明是一件非常好的事情。

说明哪怕经过了这么“非常态”的两个月,大家心里都兵荒马乱的,但上海的年轻人依然对生活有所期待。

零食饮料,跑步郊游,是这些非必要的心愿,支撑着我们一直全力以赴地配合防疫,期待今天的解封。

毕竟在逆境中,还有什么比“对未来有所期待”更美好,更能让人愿意坚持下去呢?

上海终于解封了。

我想对所有闷了两个月,终于可以淘宝,可以逛街,可以拥有点非必要快乐的朋友们说一句,大家都辛苦了。


更多精彩内容


1.北大博士考城管,折射出一个痛苦现实

2.最高院 | 股东利用过桥贷款出资被认定抽逃出资,股东各自承担补充赔偿责任

3.每天近万人离开上海:临走前一夜,他们为何哭了?

4.最高院 | 对民事诉讼中29个问题的答复意见

5.为给教材纠错,他打了10年官司。“纠错教师”彭帮怀:已经没有回头路

6.邓丽君《1978年香港特辑》

《徐州刘景来律师》是《景来律师》的副号,

因故相关社会热点及评论目前均放在这里推出,

欢迎你免费订阅和分享!

▲长按二维码“识别”关注

点我,你会慢慢爱上我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