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子乱伦:和儿子做了,我该怎么办?

老同志是党的中流砥柱、定海神针

他刚刚逃离了俄罗斯征兵:“我身边的俄罗斯人就像被僵尸咬过”

劝退了!!!

H游戏只知道《尾行》?弱爆了!丨BB IN

生成图片,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此帐号已被封,内容无法查看 此帐号的内容被自由微信解封
文章于 4月7日 上午 12:01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平度王书记,免职!

爱派的 2022-04-06


“我有一百种方法去刑事他儿子”


平度的王丽书记,因为这一句话被推上了风口浪尖。


4个月过去了,原以为这件事稀里糊涂算了,没想到山东方面并没有撒手,派出调查组把事情调查个水落石出。


结果就是,王丽书记因言语粗暴对待群众而被免去云山镇党委书记职务。

一向它 “他们在
  当晓妍醒来的时候,天早已大亮了,阳光正从窗帘的隙缝中射进来,在室内投下了一条明亮的、闪烁的、耀眼的金光。晓妍睁开眼睛,一时间,她有些儿迷糊,不知道自己正置身何处。然后,她看到了子健,他坐在她面前的地毯上,双手抱着膝,睁着一对大大的、清醒的眸子,静静的望着她,她惊悸了一下,用手拂拂满头的短发,她愕然的说:“怎么……我……怎么在这儿?”

  “晓妍,”他温柔的呼唤了一声,拂开她遮在眼前的发鬈,抓住她的手。“你睡着了,我不忍心叫醒你,所以,我在这儿陪了你一夜。”她凝视他,眼睛睁得大大的,昨夜发生的事逐渐在她脑海里重演,她记起来了。她已把所有的事都告诉了子健,包括那件“坏事”。她打了个冷战,阳光那样好,她却忽然瑟缩了起来。“啊呀,”她轻呼着。“你居然不叫醒我!我一夜没回家,姨妈会急死了。”她翻身而起。

  “别慌,晓妍。”他按着她。“你姨妈知道你在这儿,是她叫我陪着你的。”

  “哦!”她低应一声,悄悄的垂下头去,不安的用手指玩弄着牛仔裤上的小花。“我……我……”她嗫嚅着,很快的扫了他一眼:“你……你……你一夜都没有睡觉吗?你……怎么不回去?”

  “我不想睡,”他摇摇头。“我只要这样看着你。”他握紧她的手。“晓妍,抬起头来,好吗?”

  她坐在沙发上,头垂得更低了。

  “不。”她轻声说。“抬起头来!”他命令的:“看着我!晓妍。”

  “不。”她继续说,头垂得更低更低。她依稀记得昨晚的事,自己曾经一直述说,一直述说,一直述说……然后,自己哭了,一面哭,一面似乎说了很多很多的话,关于自己“有多坏,有多坏,有多坏!”她记得,他吃惊过,苦恼过,沉默过。可是,后来,他却用手环抱住她,轻摇着她,对她耳边低低的絮语,温存而细致的絮语。他的声音那样低沉,那样轻柔,那样带着令人镇静的力量。于是,她松懈了下来,累了,倦了,她啜泣着,啜泣着……就这样睡着了。一夜沉酣,无梦无忧,竟不知东方之既白!

  现在,天已经大亮了,那具有催眠力量的夜早已过去,她竟不敢迎接这个白昼与现实了。她把头俯得那样低,下巴紧贴着胸口,眼睛看着衬衫上的扣子。心里迷迷糊糊的想着:怎么?她没有失去他?怎么?他居然不把她看成一个“堕落的、毁灭的、罪恶的”女孩吗?怎么可能?怎么可能??怎么可能???

  “抬起头来!”他再说,声音变得好柔和。“晓妍,我有话要对你说。”

  “不,不,不。”她惊慌的低语。“不要说,不要说,不要说。”

  “我要说的,”他用手托起了她的下巴,强迫她面对着自己。于是,他看到了一张那样紧张而畏怯的小脸,那样一对羞涩而惊悸的大眼睛。他的心灵一阵激荡,一阵抽搐,一阵颤栗。噢,晓妍,他那天不怕、地不怕,终日神采飞扬的女孩,怎会变得如此柔弱?他深抽了口气,低语着说:“我要说的话很简单,晓妍,你也非听不可。让我告诉你:我爱你!不管你过去的历史,不管一切!我爱你!而且,”他一字一字的说:“你是个好女孩!天下最好的女孩!”

  她瞪着他,不信任的瞪着他。

  “我会哭的。”她说。泪光闪烁。“我马上要哭了,你信不信?”

  “你不许哭!”他说:“昨晚,你已经哭了太多太多,从此,你要笑,你要为我而笑。”

  她瞅着他,泪盈于睫。唇边,却渐渐的漾开一个笑容,一个可怜兮兮的、楚楚动人的笑容。那笑容那样动人,那样柔弱,那样诱惑……他不能不迎上去,把自己的嘴唇轻轻的,轻轻的,轻轻的盖在那个笑容上。

  她有片刻端坐不动,然后,她喉中发出一声热烈的低喊,就用两手紧紧的箍住了他的脖子,她的身子从沙发上滑了下来,他们滚倒在地毯上。紧拥着,他们彼此怀抱着彼此,彼此紧贴着彼此,彼此凝视着彼此……在这一刹那,天地俱失,万物成灰,从亘古以来,人类重复着同样的故事,心与心的撞击,灵魂与灵魂的低语,情感与情感的交融。

  半晌,他抬起头来。她平躺在地上,笑着,满脸的笑,却也有满脸的泪。“我说过,不许再哭了!”他微笑的盯着她。

  “我没哭!”她扬着眉毛,泪水却成串的滚落。“眼泪吗?那是笑出来的!”她的手重新环绕过来,揽住了他的脖子,她的眼珠浸在泪雾之中,发着清幽的光亮。“可怜的贺子健!”她喃喃的说。“可怜什么?”他问。“命运让你认识了我这个坏女孩!”她低语。

  “命运带给了我一生最大的喜悦!让我认识了你这个——

  坏女孩!”他再俯下头来,静静的,温柔的吻住了她,室内的空气暖洋洋的,阳光从窗隙中射进来,明亮,闪烁,许多跳跃的光点。终于,她翻身而起。兴奋、活跃、喜悦,而欢愉。

  “几点钟了?”她问。他看看手表。“八点半,张经理他们快来上班了。”

  “啊呀,”她叫了一声,“今天是星期几?”

  “星期三。”

  “我十点钟要学琴!”她用手掠了掠头发。“不行,我要走了!你今天没课吗?”

  “别管我的课,我送你去学琴。”他说。

  她站在他面前,用手指抚摸他的下巴,她光洁的面庞正对着他,眼光热烈而爱怜的凝视着他。房间里已经很久了,是不是?”他问。

  “是的。”

  “你认为晓妍会把这一段告诉子健?”

  “她会的。”她说:“因为我已经暗示了她,她必须要告诉他。如果——她真爱他的话。”

  “那么,我们担忧也没用,是吗?”俊之沉思着说。“你不愿离开云涛,因为你要等待那个答案,那么,我们就等待吧,我想,很快我们就可以知道子健的反应。”

  她看来心魂不定。“你很笃定呵!”她说。“不,我并不笃定。”他坦白的说:“在这种事情上,我完全没有把握,子健会有怎样的反应,我想,这要看子健到底爱晓妍有多深。反正,我们只能等。”他说,站起身来,他再一次为她注满了热咖啡。“喝这么多咖啡,我今晚休想睡觉了。”她说。

  “今晨,”他更正她。“现在是凌晨两点半。”

  “哦,”她惊讶,更加不安了。“已经这么晚了?”

  “这么早。”他再更正她。

  她看着他。“有什么分别?”她问:“你只是在文字上挑毛病。”

  “不是,”他摇头,“时间早,表示我们还有的是时间,时间晚,表示你该回去了。”

  “我们——”她冲口而出:“本来就晚了,不是吗?见第一面的时候就晚了。”他的手一震,端着的咖啡洒了出来。他凝视她,她立刻后悔了。“我和你开玩笑,”她勉强的说:“你别认真。”

  “可是——”他低沉的说:“我很认真。”

  她盯着他,摇了摇头。

  “你已经——没有认真的权利了。”

  他把杯子放下来,望着那氤氲的、上升的热气,他沉默了,只是呆呆的注视着那烟雾。他的眉头微蹙,眼神深邃,她看不出他的思想,于是,她也沉默了。一时间,室内好安静好安静。时间静静的滑过去,不知道滑了多久,直到一声门响,他们两人才同时惊觉过来。会客室的门开了,出来的是子健。雨秋和俊之同时锐利的打量着他,他满脸的严肃,或者,他经过了一段相当难过的、挣扎的时刻,但是,他现在看来是平静的,相当平静。

  “哦!”子健看到他们,吃了一惊。“你们没有走?”他说:“怪不得一直闻到咖啡味。”

  雨秋站起身来。“晓妍呢?”她不安的问,再度观察着子健的脸色。“我要带她回家了。”她往会客室走去。

  “嘘!”子健很快的赶过来,低嘘了一声,压低声音。“她睡着了,请你不要吵醒她。”

  雨秋注视着子健,后者也定定的注视着她。然后,他对她缓缓的摇了摇头。“姨妈,”他说:“你实在不应该。”

  “我不应该什么?”她不解的。

  “不应该不告诉我,”他一脸的郑重,语音深沉。似乎他在这一晚之间,已经长大了,成熟了,是个大人了。“如果我早知道,我不会让她面对这么多内心的压力。四年,好长的一段时间,你知道她有多累?她那么小,那么娇弱,却要负担那么多!”他眼里有泪光。“现在,她睡着了,请不要惊醒她,让她好好的睡一觉,我会在这儿陪着她,你放心,姨妈,我会把她照顾得好好的。”

  雨秋觉得一阵热浪冲进了她的眼眶,一种松懈的、狂喜的情绪一下子罩住了她,使她整个身子和心灵都热烘烘的。她伸过头去,从敞开的、会客室的门口看进去,晓妍真的睡着了。她小小的身子躺在那宽大的沙发上,身子盖着子健的外衣。她的头向外微侧着,枕着软软的靠垫。她面颊上还依稀有着泪光,她哭过了。但是,她现在的唇边是带着笑的,她睡得好香好沉好安详,雨秋从没有看到她睡得这样安详过。

  “好的,”她点点头,对子健语重心长的说:“我把她交给你了,好好的照顾她。”

  “我会的,姨妈。”俊之走了过来,拍拍还在冒气的咖啡壶。对子健说:“你会需要热咖啡,等她醒过来,别忘记给她也喝一杯。”

  “好的,爸,”子健说:“妈那儿,你帮我掩饰一下,否则,一夜不归,她会说上三天三夜。”

  俊之对儿子看了一眼,眼光是奇特的。然后,他转身带着雨秋,从边门走出了云涛。迎着外面清朗的、夏季的、深夜的凉风,两人都同时深吸了一口气。

  “发一下神经好不好?”他问。

  “怎样?”

  “让我们不要坐车,就这样散步走到你家。”

  “别忘了,”她轻语:“你儿子还要你帮他掩饰呢!”

  “掩饰什么?”他问:“恋爱是正大光明的事,不需要掩饰的,我们走吧!”于是,踏着夜色,踏着月光,踏着露水濡湿的街道,踏着街灯的影子,踏着凌晨的静谧,他们手挽着手,向前缓缓的走去。们挥手致意。但是这8只可爱的狼对我们的举动并没有什么反应,只是定定地望了望我们,然后,头狼在前,其余随后,缓缓朝山上走去,消失在松林中......看完不忍思考:连凶猛的狼都懂得报恩,我们是否应该反思自身?自诩为“万物灵长”的人类,我们是不是应当让这个世界充满爱?

而遭到粗暴对待的谢某夫妇也并非苦大仇深的冤主,他们身上也有一些不光彩的事情。
他们之间的矛盾共涉及三件事,咱们一件件分析。



第一件事,就是谢某举报的蓝树谷公司偷税漏税、洗钱问题。

谢某和妻子田某,都曾是这家公司员工。

蓝树谷公司为申报创业园区项目、争取扶持政策,曾经动员包括田某在内的21名员工办理个体工商户营业执照并刻制公章,然后每月发300块钱补助。
后来公司没有申报创业园区项目,也没把营业执照和公章退还给员工。

现在税务机关对蓝树谷公司虚开发票行为作出罚款5万元处罚,并以涉嫌虚开发票罪将案件移送公安机关处理。

但是在谢某举报时,平度市税务局、市场监管局存在调查核实不彻底、违法问题线索处置失当等问题,因此这两个部门相关责任人受到不同程度处分。

在这个问题上谢某得理,与王丽书记没有直接关系。

第二件事,就是谢某夫妇被行政拘留的问题。

谢、田二人其实早在2018年6月就离婚了,只不过现在仍共同生活。

他们在上访过程中,由于具有扰乱正常信访秩序和社会公共秩序的违法行为,被当地公安机关处以行政拘留处罚。
行政拘留后,两人继续上访,并且以次子磕伤缝线脱落为由,要挟医院赔偿3万块钱,由此涉嫌寻衅滋事犯罪被立案侦查并采取刑事强制措施。
第三件事,就是王丽言语威胁的前因后果。

从2019年9月开始,谢、田二人多次拨打12345、到相关部门走访,反映蓝树谷公司的问题,持续了两年之久。

2021年8月16日至18日,田某连续3天越级上访。

这时王丽出面去做工作,谢、田提出不再上访的三个条件:

一是抹掉谢某的行政拘留处罚记录;

二是对田某遭“殴打”问题进行补偿;

三是由镇政府把谢某及其舅舅的20亩土地流转出去,并提出38年租期、每年10万租金的流转价钱。

8月23日,田某又去相关部门上访,王丽非常生气,就打电话给谢某的表哥任某,说出了“一百种办法刑事你”的气话,然后被任某录音。

土地流转的事一直讨价还价,王丽联系协调有关公司转租,并且还请第三方测绘公司测绘,最终认地土地实际面积只有16.86亩,转包费最高给到134万元。

谢某对此不满,坚持认定有20亩土地,并主张228万元转包费。

土地没能流转出去,谢、田二人继续反映蓝树谷公司问题,并在网上发布王丽的通话录音,直至在网上成功发酵。

如果没有那句“一百种办法”的名言,单看王丽做的这些事,简直就是活雷锋。

不遗余力地帮着谢某流转土地,这样的“好”书记去哪找啊。

之所以好事没有办好,主要是谢某要价太高、胃口太大,没有实现个人目的。

后来王丽去登门道歉时,满脸的不服气,一点诚意都没有,现在看也是有原因的。

她心里肯定在想,乱子是税务部门不认真处理闹出来的,为了灭火自己像个保姆一样操心谢某要求的土地流转,到头来却要低头认错,凭啥呀。

不仅王丽想不通,恐怕这事放到谁身上都想不通。

谢某上访的终极目的是为了土地流转,为了卖出个好价钱,一个镇党委书记又不是财神爷,怎么可能满足他的要求呢。

折腾来折腾去,王丽书记终于没有齁住,就爆发了。

通报最后说,对超出法律政策规定的诉求要耐心细致做好思想疏导和解疑释惑等工作,把矛盾化解在早、化解在小、化解在基层,不断提升群众满意度。

说这种话真是站着不腰疼,思想疏导要是管用,王丽书记也不至于大发雷霆。

有些事情明明与乡镇一级无关,非要往他们身上压,不出乱子才怪。

该谁管的谁管,税务部门的屁股没擦干净,就别让乡镇去背锅。

对不停上访的人,按照法律该怎么办怎么办,让乡镇去堵去截去哄算哪门子事。

王丽被免职,说冤也冤,说不冤也不冤。

不冤的是人家的电话录音,言语粗暴与公职人员身份极不相符。

冤的是,干了那么多仍是两头受气,群众不领情,上级不满意。

其实,这件事王丽作为镇党委书记,完全可以让别人去干,完全可以和稀泥拖下去。

她之所以心急火燎地做上访户工作,可能并非责任心使然,而是受不出事、保稳定的巨大压力驱动。

没人理会是非曲直,只要不出事就行。

为了不出事,王丽书记也是拼了。

千算万算,终究还是出事了。

补了东墙西墙倒,摁下葫芦浮起瓢。

这其实是一个走不出怪圈。

没有谁比谁能力更强,只有谁比谁运气更好。

最终,平度的王丽书记成了倒霉的那个。

有史以来世界9大空难

一架搭载133人客机在广西引发山火 东航、波音股价瞬间暴跌(视频)

泽连斯基注定载入史册!上午9时乌全境沉痛默哀,普京发声了

司机对大帝发动诛心一击:14000具俄军遗体已经保存好,请带他们回家!

俄女记者出逃,爆俄政府内“末日恐慌”,俄安全机构评估:战争必须6月前结束

五个国家和地区,向俄罗斯提出了领土争议主张,我国会跟进吗?

乌克兰人用勇气唤醒了昏昏欲睡的欧洲

普京连炒8位将军,战争将更加残酷血腥…

与马加爵有关的一些往事

俞敏洪首次披露被绑架细节:被注射兽用麻醉针,7人中仅他幸存(视频)

世界9大主要国家的《小学生守则》,看完沉默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