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和服的女生,不能被如此对待

守不住赫尔松了,再不走就得被包饺子!乌克兰:俄军司令部已撤离

钱学森回国真相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五大巨无霸集体撤离美国

生成图片,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此帐号已被封,内容无法查看 此帐号的内容被自由微信解封
文章于 4月7日 上午 12:01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上海的B面

秦耕 爱派的 2022-04-06

既然都在奢谈上海的文明高度,老朽不才,也说说自己的亲身见证。因为除笔者目前居住的这个城市,剩下最熟悉那个城市就是上海了,它也是笔者曾经居住、工作和生活过的地方,熟悉度位列中国城市第二,不喜欢度位列中国城市第一。



上海是中国的经济首都,发达繁华,但上海其实也是中国计划体制色彩最浓厚的地方之一,可与东三省比肩。例如在很多饭店收银台背后的墙上,都有一块《今日供应》看板,上边挂着很多小牌,写着面条、包子、豆浆、油条以及毛豆、豆干等各色菜品名称,售完摘牌,有牌子的才能点,完全是当年国营食堂那种计划供应的习惯和派头。更有甚者,很多饭店都需要先到收银台买票,凭票供应,拿票取饭。服务员也是有的,就是系着围裙,手拿抹布,负责收回碗碟,顺手抹一下桌面……上年纪的人们,你是不是恍然回归当年的国营食堂了?这要放在真正的国营食堂时代,系围裙抹桌子就是堂堂国家干部呢,就差墙上再挂一条毛语“浪费是极大的犯罪”,或者,墙上再挂上承诺告示:“我们不打骂顾客”,冯导都能直接借景拍摄《风华2》了。此番经营方式,在同期中国,仅上海才能见到。


说到国营食堂,在西藏北路的那家工人文化宫楼上,就有一家真正的国营茶店。有一次,笔者与朋友相约在此喝茶,刚刚落座,服务员过来声明,我们是国营的,晚上10点钟下班。笔者回答:好的呀,知道了。坐到9:30时,那位严肃的中年男性服务员再次前来发表国营声明,通告下班时间,笔者再次答复知道了。晚上9:45时,第三次通告,这时朋友们坐不住了,要求结账走人,笔者断然表示,一定要坐到9:59时才走,因为是10点下班嘛,更因为这也是笔者最后一次光顾此家茶店了……2019年10月,笔者在人民广场溜达等人时,想起这段经历,还拿出手机,对工人文化宫拍了张照片。


再说行人过马路,阿拉上海人也是红灯照闯不误,以至于有日本游轮来上海,日本人大发感慨,你们中国人色盲比例这么高啊。笔者当年居沪,每每遇红灯,也学那德国日本人的死板,管你有车无车,一律站着不动。结果真正的上海人见路上无车,边闯红灯边回头打量笔者,眼神里满是“这个年轻人脑袋坏掉了吗”的疑惑。
记得有一次,与几位同事一起去吃午饭,他们顶着红灯过路,唯独笔者站着不动,就有人问怎么回事?另一位解释说,人家是给上海人做示范呢。

某年,笔者大学同窗来到上海,相约在人民广场博物馆北门口见面,逛完人民广场,准备从南京西路去外滩,结果在过西藏北路时,见人群并未乱闯红灯,同学说上海人素质还是比咱老家人高一些。笔者大笑,说我的同学哥,请你踮起脚尖向前看吧。等他伸脖子看过,也不禁大笑起来……原来,在路口,不但有信号灯,还有臂戴红袖箍、手拿小红旗、口含铁哨子、另一手拉着绳子的上海大叔。绿灯亮起,大叔手一松,绳子落地,行人涌过马路,红灯亮起,大叔立即将绳拉起,拦在行人腰部,吹哨挥旗,饶是如此,行人也不断往前拥挤,大叔身子弯得像拔河比赛一般,几乎倒在地上,累得满头大汗,而行人把他拉在手上的“阻拦索”已经挤得像弯弓。一手挥旗、一手拉绳、嘴里吹哨、双脚蹬地,身体后倾,大叔全身没有一块肌肉和骨头是闲着的。


等跟着行人顺利过了西藏北路,走在南京西路上,我对同学说,哥哥啊,不要有什么素质高低之说了,只能说上海人也是咱中国人,全国人民都一样。但平心而论,以我在上海的亲身体验,政府官员和公务员,的确比其他地方的素质要高,文明、谦和、业务熟练,不故意刁难人,服务意识强。当然,上海行政机关一般也比较强势,爱管事,爱干预,这让上海显得比广东更有秩序,而广东的政府,显然管的较少,于是显得比上海乱,其实是更自由些。这也说明中国改革开放的前沿在广东,而非上海。同学听了,若有所思。


不在上海生活居住,仅作为游客到上海一游,那你接触的仅仅是机场、高架桥、宾馆酒店,仅仅在外滩隔江眺望陆家嘴的高楼大厦,那你看到的是上海的A面。等你真正生活在上海,挤公交、逛菜市场,深入到石库门老上海人的家庭中,在拥挤的里弄里的上海人家里吃过用扔掉的蟹壳和葱须熬制的“大闸蟹油面”,在公交车上每天目睹上海人上车落座就装睡,从而避免起身给妇幼让座的那种精明……只有经历这些,你才有机会看到上海的B面。
还是那句话,上海人也是咱们中国人,呵呵。
                                   2022-04-02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