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名举报核酸不准被打残?华大基因:恶意诋毁

上海赋红码乱象何时休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俄罗斯的经济正在被慢慢窒息

我突然被54万人看了裸照。

生成图片,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此帐号已被封,内容无法查看 此帐号的内容被自由微信解封
文章于 2021年8月17日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于无声处听惊雷:历史拐弯处的 COVID-19

刘胜军 亚当斯密经济学 2020-10-10

· 全文共 5639 字,阅读时长约 14 分钟

· 本文来源:亚当斯密经济学(刘胜军微财经出品)

其深远的后果我们今天仅能开始想象。

——《外交》杂志



作 者 | 刘胜军

01

历史演进的偶然与必然

在漫长的人类历史长河中,有很多大拐弯。而引发历史转向的往往是当时看似并不那么重要的“偶然”。一件事情的历史意义,往往取决于它发生的时间点以及时代大背景。

没人能够预料到,1914 年 6 月 28 日(塞尔维亚国庆)奥匈帝国皇储斐迪南大公夫妇在萨拉热窝视察时被暗杀,居然成为第一世界大战的导火线。这场战争约有 6500 万人参战,超过 3000 万人伤亡,并埋下了二战爆发的种子。

意大利人哥伦布是马可·波罗的粉丝。1492年哥伦布受西班牙国王派遣,带着给印度君主和中国皇帝的国书,开始远航。但他的船队却漂到了“新大陆”。世界历史新的一页由此打开。

偶然中隐藏着必然。经济学大师凯恩斯在一战后就预见了二战的不可避免。

1919 年初,凯恩斯作为英国财政部的首席代表参加了巴黎和会。他计算出“战败国德国所能赔付的最大数额”是 100 亿美元。但是最终签署的《凡尔赛条约》却给了德国无法承受的惩罚。凯恩斯极为震惊,写信给英国首相乔治,宣布辞职:“我要逃离这场噩梦。我在这里已经没有什么事情好做了……。”

随后的 3 个月里,凯恩斯奋笔疾书写就《和平的经济后果》一书,被翻译成 12 种语言,6 个月内畅销 10 万册。他忧心忡忡地写道:

我们中间几乎没有人能明确认识到,西欧最近半个世纪所赖以生存的经济组织具有极其不寻常、不稳定、复杂、不可靠以及临时性等性质……德国人在疯狂的幻想和愚蠢的自以为是的鼓动下,彻底颠覆了我们赖以生存的基础。然而,英法当局却冒险用这样一个和平条约去继续摧毁由德国人首先开始破坏的欧洲秩序。《凡尔赛和约》一旦付诸实施,必将进一步摧毁已经被战争动摇和破坏了的脆弱的、复杂的秩序,而它原本应当重建的。

如果我们的目标是使中欧贫困,我敢预测,我们肯定会得到报复。任何事物都阻挡不了保守力量和拼命挣扎的革命力量之间的最终战争,在这场战争面前,最近的德国战争的恐怖就显得不值一提了,而且不论最终的胜利者是谁,这场战争都会摧毁我们这一代的文明和进步。

二战的爆发,以无比沉重的代价告诉我们:经济学家理智的分析是多么值得政治家聆听啊


02

历史又一次拐弯

COVID-19 疫情带给世界的冲击,正在一点点被认知,而它全部的意义可能要很多年后才能看的清晰和完整。

这场疫情之所以重要,是因为它发生一个特殊的历史时刻,换言之,历史又一次拐弯处。

拐弯之前的高潮是 2007 年。彼时,所有人都沉浸在前所未有的“全球化大繁荣”之中。哈佛大学历史学家弗格森提出一个名词来诠释那个时代:

• 中美国(Chimerica)时代

那是中国和美国相互依赖、各取所需的美好岁月。

但是这轮轰轰烈烈的全球化浪潮看似完美,裂痕实则已经隐现,只是当时无人看清。

• 资本的高流动性与劳动力的低流动性,促成了发达国家“锈带”的出现,成为民粹主义和民族主义的土壤。

• 中国民众的高储蓄率与美国民众的高消费率,成为互补的镜像,也酿成了美国的过度借债消费,引发 2008 年次贷危机的根源就在于此。

• “全球化红利”转化成“华尔街红利”,助长了资本的增值,贫富差距扩大趋势加剧,而贫富差距过大历来是引发社会剧烈变革的根本动因。

其实,2008 年以来,最重要的事情不是金融危机,而是社会危机。由于缺乏对于这一点的深刻理解,希拉里稀里糊涂输给了特朗普。而特朗普的当选又加剧了历史的转向。

回顾过去十年,有几件事情比金融危机更值得关注。

• 2011 年 9 月 17 日开始,美国爆发轰轰烈烈的“占领华尔街”运动,持续近两个月之久,最后被警方清场。这场运动的标志性口号“WE ARE THE 99%”非常清晰地传递出民众对贫富差距扩大的严重不满。

• 2014 年法国经济学家皮凯蒂出版的《21 世纪资本论》风靡全球,洛阳纸贵。从这本书的名字就不难理解该书的宗旨:重温马克思当年的警告。皮凯蒂抨击了“财富推动一切发展的观点,警告长期保持“资本收益率r > 经济增长率g”的历史危险性。该书可以说是“占领华尔街”运动的理论升华。

△皮凯蒂

以希拉里为代表的精英群体未能对历史潮流的变化保持警觉。而班农帮助特朗普精心策划的“葛底斯堡演讲”,漂亮地击中了选民的心理穴位,亿万富豪特朗普振臂一呼成为“中下阶层”的代言人,成为这个时代的最大黑天鹅。

2016 年特朗普意外当选令美国社会措手不及。社会各界急于搞清楚发生了什么事情,于是特朗普当选的第二天,一本名为《乡下人的悲歌》的书突然冲上美国亚马逊图书销售总榜第一名


03

上帝的愚弄

特朗普虽然敏锐地嗅到了时代的气息,遗憾的是,他不是一个能够解决问题的高手,相反,他是一个制造问题的“trouble maker”特朗普擅长的是“煽动”而非“治病”。换言之,他只是利用了民众的不满情绪而已,但他的所作所为都并非时代所需要的答案。

出现这一局面并不奇怪。当今时代的重要思想家刘鹤在《两次大危机的比较研究》中极为深刻地指出一个历史的悲剧:

• 危机爆发后,决策者总是面临民粹主义、民族主义和经济问题政治意识形态化的三大挑战。

• 在面对严重危机的时候,主要国家在应对政策上总犯同样的错误,特别是应当采取行动的时候总会错过时机,应当采取宏观扩张政策的时候则采取紧缩政策,应当开放和进行国际合作的时候往往采取保护主义政策,应当压缩社会福利、推动结构改革的时候却步履艰难甚至反复和倒退。

• 这些明显的错误在事后看起来显得可笑,但对当事人来说,实施正确的政策却困难重重。这是因为,大危机在人的一生中往往仅会遇到一次,决策者缺乏经验,又总是面临民粹主义、狭隘的民族主义和经济问题政治化这三座大山,政治家往往被短期民意绑架、被政治程序锁定和不敢突破意识形态束缚,这几乎是普遍的行为模式。

20 世纪 30 年代,面对潜伏的社会危机,希特勒诉诸极端民族主义,进而宣扬种族主义,进而启动战争机器。希特勒没有解决问题,反而制造了更大的问题,成为人类历史上最大的战争悲剧。

如今,在我们最需要伟大政治家出现的历史时刻,却迎来了一个自诩为“稳定的天才”(stable genius)的特朗普。这是一个十分滑稽但却破坏力十足的政客。

△特朗普:我从不撒谎

特朗普几乎所有政策都带有鲜明的民粹主义和民族主义的色彩,对历史演变稍稍具有敏感性的人不能不有所警觉

1. 全球化的确遭遇到了“大麻烦”,但应该借助 TPP 之类的新规则重塑世界经济体系,而非倒转历史的车轮。特朗普在联合国大会上恫言:“未来不属于全球化主义者。未来属于爱国者。”阿弥陀佛,如此论调绝非世界的福音。

2. 特朗普与班农思想哲学的深层底色是没有明说的“白人至上主义”。

2019 年 3 月,新西兰克赖斯特彻奇市清真寺恐袭事件震惊世界,28 岁的凶手出庭时面露微笑,打出一个白人至上主义团体使用的手势。在恐袭前,他还向包括新西兰总理在内的 70 多人寄出长达 86 页的“宣言”,他声称“主要是要向侵犯者展示,我们的土地永远不会成为他们的土地,只要白人还活着,我们的家园就永远是我们自己的。”

……半年后,美国 21 岁的 Patrick Crusius 从他达拉斯的家中驱车 600 多英里赶到美墨边境的埃尔帕索,力求杀死尽可能多的墨西哥人,克鲁西乌斯发动攻击前在极右翼论坛上发布了一份 4 页充满种族主义、反移民色彩的宣言。

看似孤立的事件背后,都有令人忧虑的共同时代背景:特朗普上任后颁布的第一个重要法令即为针对穆斯林国家的“旅行禁令”;特朗普上任第一年,2017 年 8 月美国爆发围绕拆除南北战争时期南方将领罗伯特·李将军像的骚乱,白人主义者乘机大打出手,特朗普随后暧昧的表态引发不满,白宫国家经济委员会主任 Gary Cohn 愤然辞职。

奥巴马非常罕见地站出来批评:

我们任何领导人发出言论,助长恐惧和仇恨的气氛或使种族主义情绪正常化,妖魔化那些看上去和我们不同的人,或者暗示包括移民在内的其他人威胁到我们的生活,或暗示美国属于某种特定类型的人,我们都应该决然拒绝这些语言。

特朗普上任后的政策可以归结为:

• 孤立主义:强调“美国优先”,发布主要针对穆斯林国家的“旅行禁令”,推动建立“边境墙”,退出 TPP,代之以贸易战。

 短期主义:金钱取代了价值观:与塔利班的戏剧性苟合;悍然退出《巴黎气候协定》;一切向钱看,威胁欧洲、韩国和日本交更多保护费;大肆透支美元国际信用。

 种族主义:虽然特朗普突然又放弃了“Chinese viarus”这一用词,但或许这只是迫于大选来临讨好亚裔选民的政治压力。班农固然已经离开白宫,他的思想一直都在那里:纳瓦罗、蓬佩奥都是班农思想的奴仆。


04

真正的危险

这个世界真正的危险在于以下三点:

1. 走向失序:美国正在打破一个旧秩序,却无力建设一个新秩序。当今世界以联合国、世界银行、IMF 和 WTO 为核心的国际政治经济新秩序,是二战后美国领衔缔造的。如今,特朗普正在一步步摧毁这一秩序,令欧洲陷入惊愕。

△What happened?

特朗普正在用“交易的艺术”取代国际贸易规则,他随时准备将 WTO 一脚踢开。美国已经没有耐心继续扮演这个世界的领导者,特朗普对所谓的“软实力”不屑一顾。世界正在陷入没有秩序可言的“金德尔伯格陷阱”。哈佛大学经济史学家金德尔伯格在其著名的《 1929-1939 年:世界经济萧条》一书中指出,“世界经济体系的运行无法完全依靠市场自发的力量,或者说不能指望各国自觉、自愿地提供确保经济体系稳定所必需的成本,因此必须有一个国家在其中发挥领导作用,提供维持体系稳定所必需的成本。那些关心“公共利益”并愿意承担“公共成本”的国家,就是世界经济体系的领导者,同时也是世界政治体系中的领导者”。如今旧的领导者已决心退出,而新的领导者仍未出现,这注定是一个新旧交替的动荡时代。

2. 丛林法则:原始社会的丛林法则看似遥远的过去,但并未走出历史舞台。美国对华为的野蛮打压和“拘押华为公主”,其本质实乃 21 世纪的丛林法则。和平与繁荣会掩盖人性的弱点,一旦遭遇危机,人性的自私和阴暗就可能迅速压倒文明的力量。在中美“修昔底德陷阱”的博弈中,我们还会看到很多不应该存在于 21 世纪的野蛮手法。

3. 军事冒险主义:特朗普点杀伊朗军方二号人物苏莱曼尼的举动,不应视为偶然的冲动,而是美国的军事炫耀。无敌的军事力量+ 特朗普式的冲动,将给世界带来不言而喻的威胁。2019 年 9 月特朗普在第 74 届联合国大会上的讲话并未得到世人足够的重视,他说:

我们的时代是一场伟大的竞赛,具有重大的利害关系和明确的选择。遍及全球和贯穿整个历史的本质性分水岭再次凸显在世人面前……自我当选以来,美国在花费超过 2.5 万亿美元完全重建我们的强大军事力量之后,成为迄今为止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希望我们永远不必动用这一军事力量……美国深知,在一个其他人寻求征服和控制的世界上,我们国家必须保持强盛的财富、实力和精神。

这次毫不掩饰的讲话之后 3 个月后,苏莱曼尼被无人机猎杀。幸运的是,伊朗保持了最大限度的克制。但是,我们没有理由假设:这是特朗普最后一次军事冒险,每次其他国家都会像伊朗一样克制。


05

失控的疫情

COVID-19 最初只是发生于中国的局部疫情,西方国家普遍以围观者的心态注视。

随后疫情的演变令人大跌眼镜:

• 没想到中国迅速扑灭了看似失控的疫情

• 没想到西方国家相继沦陷,而且严重程度令中国望尘莫及

不出意外,美联储和美国联邦政府都采取了史无前例的行动加以应对。但与控制疫情这一“核心任务”相比,货币与财政政策充其量只是边缘政策。西方国家应对这一“核心任务”的前景并不乐观:

• 欧洲国家普遍缺乏规模优势,即使在欧盟内部也手忙脚乱难以相互支援。

• 美国的联邦制成为控制疫情的不利因素。最近特朗普计划对纽约等地“封城”,不料纽约州州长科莫却警告,“特朗普的这一计划不仅会造成混乱的局面,也违反了联邦法律,相当于联邦政府对这些州宣战”。特朗普的计划立马胎死腹中。

• 西方社会过度关注个人自由的文化价值观,使得各项防疫措施大打折扣。(参见本号文章:《世纪瘟疫与文革革命》)

• 政府态度不够坚决,力图“鱼与熊掌兼得”,尤其是美国特朗普政府。

由于西方社会的这些问题,这场疫情已经扩散成为“世纪大瘟疫”,并可能对历史的转向产生深远影响:

1. 加剧不同国家和民族之间的不信任和敌视情绪。

2. 加剧“逆全球化趋势”。即使美国,也出现了严重的医用产品的短缺。面对这一局面可以有两种不同的认知:一是承认全球化“相互依赖”的现实,二是要自己动手丰衣足食。不幸的是,特朗普政府更倾向于后者。3 月 11 日美国参议员鲁比奥(Marco Rubio)表示,“冠状病毒疫情的爆发敲响了警钟,我们必须减少美国经济关键领域的供应链脆弱性和对中国的依赖。特朗普政府即将发布的行政命令是朝着增加国内生产迈出的非常强有力的第一步”。

3. 大量失业的萧条前景将进一步催化民粹主义和民族主义情绪。

4. 美联储和美国联邦政府史无前例的刺激行动表明,美国决心继续不计后果地透支美元信用。

5. 不同国家之间的“制度竞赛”将因为此次疫情而被重新诠释。

6. 全球公共产品匮乏的“金德尔伯格陷阱”格局将更加突出。

7. 一旦疫情引发全面的经济危机,不排除各国采取极端行为自保(禁止粮食出口)甚至转嫁危机,全球形势将更加动荡。沙特突然发动的石油战争或许只是一个序幕。

△原油价格暴跌

上述忧虑有的已经出现,有的会随时以黑天鹅的形式跳出来。疫情愈严重,历史转向的前景将更为悲观和不可预测。


06

未知的明天

并非全是坏消息。

崛起的中国不仅表明了挑起“全球化大旗”的历史意愿,也通过“一带一路”和此次疫情中的对外援助,展现提供全球公共产品的能力和格局。但是中国还面临三大关键挑战:一是深化改革开放,实现与国际体系的深度融合;二是如何积累“软实力”并消除发达国家的不信任;三是通过高超的智慧与美国周旋,毕竟美国依然是现有国际秩序和规则的主导者,并且修昔底德陷阱格局已经形成。

美国依然处于摇摆之中。秉持温和路线的拜登意外压倒走民粹主义路线的桑德斯和沃伦,有望代表民主党参选。目前拜登的支持率高于特朗普,而特朗普在疫情中连串的失误、大规模失业的前景、股市史无前例的暴跌(已抹去特朗普上任以来的“特朗普上涨”),都预示了特朗普连任的暗淡前景。

但是,即使 78 岁的拜登成为总统,也未必能够改变历史的转向他必须重塑美国的领导力,以勇气和智慧面对已经被煽动起来的民粹主义和民族主义情绪、日益对立的党派政治、经济金融的乱局,以及“修昔底德陷阱”的历史考验,和这个被 COVID-19 搅乱的世界。

美国《外交》杂志写道:

与柏林墙倒塌或雷曼兄弟倒闭一样,新冠疫情是一个震惊世界的事件,其深远的后果我们今天仅能开始想象。但有一点是肯定的:它将导致政治和经济权力的永久性转变。

世界面临百年未有之大变局。请系好安全带。

【敬请关注:美国战疫】

 Trump Pandemic(特朗普大流行病)生存指南

• 留给特朗普的时间不多了

• 美国何以至此?

• 致特朗普的一封信

• 民主党应再次弹劾特朗普

 美股黄金十年牛市终结

• 致抄底者:美股注定还有一轮大跌

• “心中贼”不破,特朗普何以自我救赎?

• 我们的美元,你们的问题

 世纪瘟疫与文化革命

- END -

记得转发给你脑海中第一想起的群~


刘胜军

坚持讲真话的经济学家

国是金融改革研究院院长

2014 年参加总理经济座谈会

70 后经济学家代表人物之一

著有《下一个十年》



▼ 应聘、演讲邀请、商务合作 ▼

请添加微信:tina711

(添加好友时请备注姓名、机构、职位、目的)

诚聘富有激情的财经写作达人

喜欢就点在看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