现场有坏人

孩子们,不要怕

路是通的,是他们不跑

林世钰 | 这是凌晨四点零八分的中国(诗一首)

她们生命的最后时光,是在那个屋子里待了一百多天

生成图片,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此帐号已被封,内容无法查看 此帐号的内容被自由微信解封
文章于 3月15日 上午 3:18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缅甸之花”再凋零,暴露民主选举制的命门

刘胜军 亚当斯密经济学 2022-03-15



· 全文共 3141 字,阅读时长约 7 分钟

· 本文来源:亚当斯密经济学(刘胜军微财经出品)



者 | 刘胜军

【太多的政治家,因为只读了“民主的理想”——托克维尔《论美国的民主》、福山《历史的终结》,却未读“民主的现实”——托克维尔《旧制度与大革命》、福山导师亨廷顿的《变化社会中的政治秩序》,而最终成为社会变革的炮灰】

昂山素季在美国国会领奖



01

低质量与不稳定的民主选举体制

与印度甘地、南非曼德拉一样,“民主女神”、“缅甸之花”昂山素季堪称全球民主化进程的“标志性人物”:曾被软禁15年之久,诺贝尔和平奖得主,2012年其政党在大选中取得压倒性胜利。吕克.贝松导演、杨紫琼主演的电影《昂山素季》更让全世界都记住了她。

庚子岁末,缅甸突然发生政变:昂山素季、缅甸总统温敏等多位民盟领导被军方扣押。军方宣布缅甸进入为期一年的紧急状态,政权被移交给军方总司令敏昂莱(Min Aung Hlaing)大将


民盟在一份以昂山素季名义发表的声明中说:

• 军方的行为将这个国家重新置于独裁统治之下。我敦促人们不要接受,要做出反应,全心全意地抗议这个军方发起的政变。

△缅甸之花昂山素季

然而,昂山素季毫无疑问已经再度失去自由。

缅甸政变事出有因,而且是发展中国家大选中的经典套路

• 2020 年 11 月缅甸举行联邦议会选举,民盟获半数以上席位,继续执政。但军方认为大选存在舞弊行为,要求选举委员会展开调查,并推迟召开新一届联邦议会会议,但遭拒绝。

美国遇到选举争议,通常由法院裁决,法院裁决受到政治家和民众的广泛接受——精神病人特朗普算是唯一的例外,不过最终特朗普还是默默离开了白宫(美国国运十字路口:“自由女神”激战“火恶魔”川普)。但其他国家就没有这么幸运了,法院的裁决往往不被尊重和接受,于是习惯性地诉诸于军队政变或社会暴力

这样的局面一点儿都不陌生。在中东的颜色革命中,强人穆巴拉克被推翻。随后,埃及转向“美国式民主”:2012 年 6 月,在穆巴拉克时期曾两次被监禁的穆斯林兄弟会领导人穆尔西赢得总统选举,成为穆巴拉克下台后的“首位民选总统”。2013 年 7 月,埃及军方以穆尔西未能解决国家当前面临的危机为由解除他的总统职务。穆尔西和其他 14 名穆兄会高官涉嫌煽动暴力和谋杀示威者被起诉。2019 年 6 月,67 岁的穆尔西在庭审时晕倒,随后死亡。

如果再放大视野,低质量民主选举制随处可见:

• 印度、巴西有民主而无法治,腐败丛生

• 大量拉美国家长期陷入民主的困境,政治动荡,社会停滞

所以,福山当年提出的“历史终结论”,实在是被现实打脸。民主选举,绝非任何国家都可以简单复制的灵丹妙药。

即使在“灯塔国”,2020 年大选后,特朗普拒不承认败选,煽动川粉冲击国会,企图发动“软性政变”——美国式民主差一点翻车。庆幸的是,美国军方领导坚持“忠于宪法”,才避免了美国沦为“香蕉共和国”(川普政变、军方异动与警察无间道)。

△米利将军明确声明服从宪法而非特朗普

虽然特朗普最终离开了白宫,但美国式民主面临的危机并未结束。马丁·沃尔夫在“美国共和的濒死经历”一文中写道:

• 一言以蔽之,特朗普试图发动政变。更糟糕的是,绝大多数共和党人认同他这么做的理由。特朗普已经指明了方向。许多人将尝试效仿他。美国的共和政体经受住了特朗普的考验,但它仍然需要从濒死中被拯救

所有过度迷恋民主选举的人,都很傻很天真——忘记了托克维尔的警告:民主是有先决条件的。


02

民情是决定性因素

托克维尔在对美国的民主制度深入考察后总结道:

• 我一直认为,有助于美国维护民主共和制度的原因,可以归结为下列三项:第一,上帝为美国人安排的独特的、幸运的地理环境;第二,法制;第三,生活习惯和民情

托克维尔所谓的民情“不仅指通常所说的心理习惯方面的东西,而且包括人们拥有的各种见解和社会上流行的不同观点,以及人们的生活习惯所遵循的全部思想。因此,我把这个词理解为一个民族的整个道德和精神面貌。”

简而言之,民主的质量取决于一个国家民众的观念。从民主形式上看,俄罗斯的总统直选比美国备受争议的“选举人团”制度更加科学,但俄罗斯与美国的“民主实质”却大相径庭,最深层次的原因还是俄罗斯民众对民主的理解与美国民众相去甚远。林肯说得深刻:

• 有什么样的人民,就产生什么样的政府。

托克维尔认为美国最具代表性的民情概括起来就是:

• 英裔美国人长期实行民主管理制度的经验和习惯,以及最有利于维护这种制度的思想,都是在东部取得或形成的。在这里,民主制度逐渐深入到人们的习俗、思想和生活方式,并反映在社会生活的一切细节和法制方面。也是在东部,人民的书本教育和实际训练最为完善,宗教最富有自由色彩。这些习惯、思想和习俗的总体,如果不是我所说的民情,又是什么呢?法律只要不以民情为基础,就总要处于不稳定的状态。民情是一个民族的唯一的坚强耐久的力量。

“五月花号”奠定了美国的民情

美国是一个难以复制的独特实验:一群清教徒,满怀对英国国王的愤怒,逃离到了新大陆。他们从一开始彻底拥抱自由、平等的精神。这种“民情禀赋”是任何其他国家都不具备的,也是造就华盛顿、杰斐逊、汉密尔顿、麦迪逊等“天才云集”的文化土壤。

△美国制宪会议

所以,即使有了美国民主的示范在先,后来的法国大革命依然走向了滥杀无辜的“多数人暴政”,成为法国历史上黑暗的一页。

对于缺乏民主、法治传统的发展中国家而言,贸然复制美国模式,结局大多是“欲速则不达”的悲剧。

美国今日遇到的“特朗普冲击”,根本原因也在于“民情”的变化。随着贫富差距扩大、移民结构的多元化、社会阶层的固化、全球化的冲击,美国早年的淳朴同质的民情已经不复存在。如今的美国:

• 低学历白人群体仇视“新移民”;

• 穷人仇视富人和政治精英;

• 黑人仇视白人;

• 阴谋论大行其道;

极右翼阴谋论组织“匿名者Q”

• 对“自由”、“平等”的不同理解,导致了民主党和共和党的“誓不两立”。特朗普几乎完全否定奥巴马,如今拜登又彻底否定特朗普。这种情形在美国历史上是前所未有的;

• “三权分立”制度的精巧设计,虽然防止了“暴君”与“暴民”的极端情形,但也导致了决策瘫痪的“政治衰朽”,结果医保、禁枪、基础设施、扶贫等诸多重大政治议程难以推进。

一旦出现特朗普式的“民粹主义”,一个国家离动荡也就不远了(人类灵魂的拷问:是谁成就了希特勒?)。

福山没有看到的“民主陷阱”,他的老师亨廷顿却看得明明白白。

△姜还是老的辣

了解了民情的重要性,就不应该对缅甸政变太感惊讶。历史学家丹敏·吴(Thant Myint-U)说:

• 缅甸已经是一个正在与自己交战的国家,这里武器泛滥,数百万人几乎无法养活自己,因为宗教和族群阵线而严重分裂。



03

社会变革的艺术

很多国家在条件并不成熟的情况下推动政治改革,反而事与愿。最为典型的就是埃及。埃及领导人穆巴拉克被推翻后,在国家缺乏“威权领导人”的情况下,埃及盲目引入了“美国式民主”,穆尔西当选总统。结果穆尔西不断扩大总统权力,激怒了军方导致军事政变,埃及重回军人专制。

政治学大师亨廷顿是《文明的冲突》作者,他在其理论奠基之作《变化社会的政治秩序》一书中研究了发展中国家政治转型的艰难历程。亨廷顿感叹:

• 改革所需要的政治才能是罕见的。改革者不仅要善于操纵各种社会力量,而且对社会变革的控制上必须更加老练。增进经济社会平等的措施通常要求权力的集中,而增进政治平等的措施则要求权力的扩散。改革者必须保持二者之间的平衡。

比亨廷顿更早的预警者是托克维尔,他在《旧制度与大革命》一书中指出:

• 改革开始的时候往往也是最危险的时候。

路易十六的历史悲剧在于:在自身权力不够稳固的情况下,傻乎乎搞改革,结果把自己送上了断头台,改革也未能成功。

因此,民主更像一个水到渠成、瓜熟蒂落的自然过程,必须有足够的耐心和智慧。亨廷顿非常深刻地指出:

 对许多处于现代化之中的国家,首要的问题不是自由,而是公共秩序。人可以有秩序而无自由,但不能有自由而无秩序。必须先存在权威,而后才谈得上限制权威。如果社会动员超过政治机构发展,可能导致社会动荡。过早地扩展政治参与(包括选举)会撼动新兴国家脆弱的政治体制。

可惜,绝太多政治家未能领会亨廷顿的深刻见解。

李光耀是极少数领悟这种变革艺术的政治家。与其他国家相比,新加坡的社会变革要平稳得多。

与新加坡相比,韩国则是一个悲剧性案例:1960 年李承晚政权被推翻后,第二共和国成立,张勉当选国务总理,但因缺乏领导能力导致社会无秩序混乱。1961 年朴正熙发动军事政变,连任第 5~9 届总统,使韩国经济全面腾飞,被称为“汉江奇迹”。1979 年,朴正熙被刺杀后,全斗焕夺权,1987 年全斗焕在被迫辞职并遭到审判。同年 12 月韩国开始第一次总统直选,卢泰愚当选为总统。韩国政治民主化的混乱进程,持续了将近 30 年之久。吊诡的是,韩国历届民选总统命运结局都不好:卢泰愚17年有期徒刑、金泳三被称作“小总统”的儿子金贤哲两年有期徒刑、金大中三个儿子均被判刑、卢武铉选择自杀坠崖身亡、李明博17年有期徒刑、朴槿惠22年有期徒刑。韩国总统被戏称为“史上最危险职业”。

朴正熙没有料到,自己的女儿朴槿惠有朝一日会成为总统,更不会想到她成为韩国史上首位因弹劾而下台的总统且被判刑 22 年。

△父女总统:朴正熙与朴槿惠

民主有风险,模仿须谨慎!


- END -

记得转发给你脑海中第一想起的群~


刘胜军

坚持讲真话的经济学家

国是金融改革研究院院长

2014 年参加总理经济座谈会

70 后经济学家代表人物之一

著有《下一个十年》



▼ 应聘、演讲邀请、商务合作 ▼

请添加微信:tina711

(添加好友时请备注姓名、机构、职位、目的)

诚聘富有激情的财经写作达人

喜欢就点在看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