百思不得其解,为什么要让胡鑫宇的家属签保密承诺书?

这几张截图,会不会让你瑟瑟发抖

一位博士的返乡笔记,深刻入骨!

母子乱伦:和儿子做了,我该怎么办?

胡鑫宇案最终结论预测

生成图片,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此帐号已被封,内容无法查看 此帐号的内容被自由微信解封
文章于 2021年9月30日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拜登如何应对“最严重的竞争对手”?

刘胜军 亚当斯密经济学 2021-09-07



· 全文共 77005 字,阅读时长约 18 分钟

· 本文来源:亚当斯密经济学(刘胜军微财经出品)






1954 年日内瓦,美国国务卿杜勒斯拒绝与周恩来握手。17 年后,周恩来在北京接见基辛格时犹记得这件事,笑问基辛格是否也不愿和中共领导人握手。


△周恩来与基辛格


作 者 | 刘胜军

上帝保佑人类,“任我行”特朗普下台,中美关系迎来重大转机:

• 中国外交事务最高官员杨洁篪与美国国务卿布林肯通话,结束了特朗普时代的断线“掉线状态

• “外交老将”拜登总统发表首份外交政策演讲,将中国定义成“最严重的竞争对手”(most serious competitor),标志着中美从特朗普时代的“对抗、冲突、零和博弈”走向“竞争”。拜登又说,“我们准备在符合美国利益的时候与北京合作”。这表明,中美不仅仅是竞争,还有合作。准确的定义是“竞合”(coopetition)。对全世界而言,悬着的心未来四年暂时可以放下来了。

• 当媒体问拜登为何尚未与中国领导人通话时,拜登解释说还没等到合适的机会。因此,中美领导人不久举行通话甚至会晤都是值得期待的


01

基辛格:美方要重视和精确理解中方言论

对于中美关系这个 21 世纪最重要的双边关系,基辛格博士在 1994 年出版的《大外交》一书给出了宏大而有精致的分析:

• 中国领导人比较不在意计较小处,而着重建立信心。毛泽东见尼克松时开门见山,“我们可以暂时不去管它(台湾),等个 100 年吧!”

毛泽东会见尼克松

• 在所有大国或潜在大国中,中国声势最盛。美国已经达致巅峰,欧洲必须努力整合,俄罗斯是步履艰辛的巨人,日本财富可观但仍怯懦。早在 1943 年,罗斯福总统就构想以中国为“全球四大警察”之一。

• 没有一个亚洲国家希望或承担得起,在中美爆发冲突时,出面支持美国(李显龙说出了全球政治家们的心声);

• 在中国人心目中,不可靠是最要不得的缺点;

• 鉴于中国对西方介入其历史的不愉快经验,中国视西方为一连串无休止国耻的始作俑者,强烈坚持不听命于外国,在中国领导人心目中,不只是战术,更是道德上的必然(中国领导人“最钢讲话”与朝鲜战争秘辛)。

八国联军

基辛格告诫,对“中央王国”的官方言论,必须给予足够重视,因为中国不搞赫鲁晓夫式的花招:

 相隔 15 年的朝鲜战争和越南战争,美国两次因为不把中国的话当真而付出代价:在朝鲜,美国没理会中国的警告,向鸭绿江进军,惹来中国参战;在越南,美国又不理会中国声明不会介入的保证,使得美国错失唯一可能达成胜利的策略。

△志愿军跨过鸭绿江

越南战争给美国留下了极为惨痛的记忆,如果中美发生冲突后果要严重得多。最重要的是,美国不要误判。基辛格总结“越战教训”时说:

 美国太过理想主义……美国人受到自以为其价值观可以普世通行的影响,过度低估了一个深受儒教思想影响的社会要推动民主化的障碍,也低估了一个外力侵凌频仍的民族追求政治目标时的意志力量。

• 美国超人一等的思想使它自命道德优于他人,也由于国家物资丰厚、得天独厚而有此思想。但在越南,美国发现它介入一场道德上模糊的战争,且美国物资丰厚与否根本派不上用场。

越南尚且如此,何况规模巨大的中国呢?

美国容易犯的第二个错误是听不懂中国说的“言外之意”。基辛格说:

• 北京的外交十分微妙与间接。例如,1969 年中共九大不再用美国是“头号敌人”的说法。1970 年毛泽东接受斯诺访问时表示他愿意邀请尼克松访华。但华盛顿居然从来不知道这一邀请。美国更不会理解毛泽东 1970 年国庆观礼台上把斯诺安排在自己身边的含义。

△毛泽东与斯诺夫妇


02

美国外交的“两张面孔”

只用三个词就可以诠释美国外交 244 年来的演变:

• 孤立主义:早期以华盛顿为代表的国父们,坚持“孤立主义”,把主要精力放在国内发展,壮大实力。美国两侧大西洋和太平洋护卫的独特地理位置,也为孤立主义提供了强大支撑。即使在二战中,孤立主义也导致美国迟迟不愿参战,直到日本偷袭珍珠港才被迫卷入。“二战”之后,美国成为全球霸主、世界警察,孤立主义时代结束。

• 现实主义:美国强大以后,就开始了扩张之路,从西进到占领大片墨西哥领土,再到“门罗主义”出炉,美国对“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一点都不陌生。

• 自由主义:美国人始终认为美国是上帝造就的国度,与其他任何国家都不一样,形成了“美国例外论”。从五月花号靠岸那一刻起,自由与平等就成为美国的价值观。美国不仅坚持这样的价值观,更坚信自己是全世界的“灯塔”,有义务让自由和平等的理念照亮全世界。

因此,如今的美国外交有两幅面孔:现实主义和自由主义的“传教士精神”

一方面,美国人倾向于认为,道德应在政治中发挥重要作用。美国人喜欢这样一种观点:

• 美国是世界政治中的慈善力量。美国现实或潜在的敌人是误入歧途或心怀恶意的麻烦制造者。

“天定命运论”(manifest destiny)是这一理念的典型代表。在北美进行扩张并建立西半球最强大国家,被视为“天定命运”——在美洲的定居者“注定”要拥有这一大陆的大部分。

△1800-1853 年美国的向西扩张

美国的自由派相信,美国是独一无二的国家,是上帝的选民,是山巅之国,是其他国家的灯塔。

因此,美国政治精英的言辞涂上了浓重的乐观主义和道德主义色彩。正是以自由主义的价值观为掩护,美国在全球理直气壮进行干预,从朝鲜战争、越南战争、美苏冷战到伊拉克、阿富汗、叙利亚危机。

然而,关起门来,美国策划国家安全政策的精英们却满口权力语言,而不是什么法则。在国际体系中,美国也按现实主义的逻辑行事。例如,号称法治的美国,却拒绝接受国际法庭的管辖,并威胁,“如果继续调查美国在阿富汗战争罪行,将对相关法官、检察官实施制裁,如禁止入境、冻结财产,甚至要在法庭审判他们”。

20 世纪 30 年代晚期,美国人把苏联看成魔鬼国家;当 1941 年美国与苏联联合抗击德国时,美国政府发起了一场大规模的公关运动,此时苏联被描绘成最民主的国家,斯大林也成了“约瑟夫叔叔”(Uncle Joe)。富兰克林·罗斯福说得直白:

• 为了击败希特勒,我愿意与魔鬼携手。

△雅尔塔会议

聪明的观察者应该注意到:美国是说一套做一套。政治学家卡尔在 1939 年就说过:

• 欧洲大陆国家把讲英语的民族看成“在善良的外衣下掩盖其自私的国家利益的艺术大师”。

尽管美国声称其外交政策充满人道标准,但 1992-1993 年的索马里事件是过去 100 年里美国唯一一次为了人道主义使命而让自己的士兵丧命异域。在 18 名美国士兵丧命后,美国不得不立即从索马里撤出所有军队。1994 年卢旺达的胡图族对图西族进行大清洗时,美国拒绝出兵干预。

△《黑鹰坠落》剧照

“门罗主义”深刻影响了美国外交。1823 年门罗总统说:

• 今后欧洲列强不得把美洲大陆已独立国家当作未来殖民的对象……任何欧洲列强以任何方式压迫或控制它们的命运,我们只能认为这是对美国不友好的态度。

1895 年美国国务卿奥尔尼照会英国勋爵索尔兹伯里:

• 今天美国在这一大陆上是实际的主权国,它的命令就是法律,对外干涉是该法律的一部分。它无限的资源和被隔离的位置使它主宰着这一情势。

奥尔尼又说:

• 美国已经了解国家之间的关系建立在既非感情也非原则的基础上,而是建立在自私的利益基础上。

就美国外交的“两张面孔”而言,共和党总统西奥多·罗斯福和民主党总统威尔逊,分别代表了“现实主义”和“传教士精神”:

威尔逊和罗斯福

• 西奥多·罗斯福:国际活动就是斗争,适者生存。对没有武力做后盾的空谈,我十分厌恶。铁血政策不仅有利于美国,最后也会有利于全世界。

• 威尔逊:战争是可怕之事。但权利比和平重要。我们缔造这个国家是为世人获得自由,这个目的不限于美国。我们要解放世界。如果不这么做,美国将失去信誉,实力也会消散

此后的历届美国总统,无一例外在自由主义和现实主义之间徘徊,或者糅合两种理念。

1961 年,44 岁的肯尼迪总统在就职演说中激昂地宣称:

活力四射的肯尼迪总统

• 我们要让每一个国家,不分敌友,都明白:我们愿付出一切代价、承担一切重荷、迎接一切艰难、支持一切友人、抵抗一切敌人,来确保自由长存与成功。

在这种理想主义力量的激烈下,美国走向了越南战争,这场战争成为美国的梦魇。受此影响,之后的尼克松政府转向“现实主义外交”,历史性地拥抱了中国。80 年代的里根再度恢复理想主义,与苏联开展“太空大战”军备竞赛,最终赢得了冷战。老布什、小布什倾向于自由主义,而克林顿、奥巴马更偏向现实主义。

这种两面性也体现在特朗普政府。特朗普是“现实主义”的信徒,大搞“交易的艺术”,毫不顾忌“灯塔的倒掉”;而以蓬佩奥、巴尔为代表的特朗普政府高官,则言必称自由主义,试图把中美的大国竞争重新定义成“价值观的竞争”。

拜登呢?与特朗普相比,拜登更注重价值观,他致力于恢复美国的灯塔地位,计划召开世界民主大会,重建与西方发达国家的价值观同盟。但另一方面,以“强烈的同理心”著称的拜登也知道“可以有理想但不能理想化”的道理,会更加务实地面对世界秩序的重新建构。


03

外交老将拜登

对在全球一片混乱中走马上任的拜登政府而言,其新政议程有四件大事至关重要:

① 修复美国灯塔地位,重塑软实力。

 应对全球气候变化。

③ 修复美国国内裂痕,缓和内部危机。

④ 应对中国崛起与修昔底德陷阱。

这几件事情,最难的是 3 和 4 。

外交事务是拜登的强项:

• 他担任奥巴马副总统期间,经常代表总统出访。

• 1975 年,33 岁的拜登参议员进入参议院对外关系委员会。

尼克松被弹劾时,拜登已经是联邦参议员

• 2001 年,拜登出任参议院对外关系委员会主席。

• 2004 年,拜登担任民主党总统候选人克里的首席外交顾问(如今克里成为拜登的总统气候变化事务特使)。

风水轮流转

• 2011 年拜登以副总统身份访华。


04

中美均须面对“新现实”

没有任何帝国会甘心静悄悄退场,美国眼下面临的就是这样的历史时刻。

70 年代,美国和中国因为苏联这个共同的敌人而“化敌为友”,开始了 40 年的合作,以中国 2001 年入世缔造“中美国时代”(chimerica)而成为中美关系的高光时刻。

随着中国 2014 年以购买力评价计算的 GDP 超越美国,美国国会出现了对华政策的激烈辩论,并在 2015 年前后形成“遏制中国”的两党共识。

白邦瑞是煽动“中国阴谋论”的代表人物

特朗普 2016 年意外赢得大选,加速了中美关系的逆转。与其国内政策一样,“稳定的天才”特朗普对中美关系同样采取了“激进路线”,导致中美关系呈自由落体式下滑。给定中美博弈的长期性和复杂性,特朗普式打法虽场面壮丽但无法持续,更像特朗普一场充满个人秀色彩的冲动,也注定得不到美国政界的认同。

拜登时代,中美博弈如何再定位,是全球瞩目的大事。无论中方还是美方,都在重新布局和思考。


05

杨洁篪:特朗普政府对华政策极端错误

2 月 2 日,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中央外事工作委员会办主任杨洁篪同美中关系全国委员会举行视频对话时向拜登政府表达中方立场:

杨洁篪与布林肯

• 中美关系,兹事体大:杨洁篪说,“作为世界前两大经济体和联合国安理会常任理事国,中美能否有效开展合作,直接关系到各国人民福祉和世界和平、发展与繁荣”。

• 特朗普政府是一场错误的插曲:杨洁篪指出,“过去几年来,由于美国特朗普政府实行极端错误的反华政策,中美关系遭遇了两国建交以来前所未有的严重困难。美方一些人固守冷战思维,把中国视作威胁……试图推动中美“脱钩”甚至搞所谓“新冷战”……违背当今时代潮流”。

• 与中国对话就必须尊重中国执政党:特朗普政府力图切割“中国共产党”与“中国人民”,并悍然推出针对中共党员的签证歧视。这再次凸显对中国国情的肤浅认知。杨洁篪说,“必须指出的是,14 亿中国人民衷心拥护中国共产党领导,紧紧团结在中国共产党周围,坚定不移走中国特色社会主义道路”。美国应该正视和尊重中国的现实,这是对话的前提。

• 赚钱才是硬道理:杨洁篪提供了一串数据,“美中贸易全国委员会 2020 年度《中国商业环境调查》报告显示,91% 的受访美国企业表示去年在中国市场仍保持盈利,87% 的企业表示不会撤离中国。2020 年中美货物贸易额同比增长超过 8%,其中中国自美国进口同比增长近 10%……预计未来 10 年累计商品进口额有望超过 22 万亿美元。”

巨型蛋糕

• 不要妖魔化中国:杨洁篪说,“正确认识看待中国。上届美国政府对华采取了一系列错误政策,根源在于美方一些人对中国存在战略误判,将中国视为主要战略竞争者甚至是对手,这是犯了历史性、方向性、战略性错误

• 划定黄线与红线:杨洁篪建议,“中美是两个大国,历史、文化、制度不同,在一些问题上存在分歧,关键是要妥善加以管控,不能任由其干扰两国关系发展大局。双方应尊重彼此历史文化传统,尊重彼此核心利益和重大关切,尊重各自选择的政治制度和发展道路……(台湾、香港、西藏、新疆等涉及中国主权和领土完整的问题)这些问题关乎中国的核心利益和民族尊严,牵动 14 亿中国人的民族感情,是碰不得的,否则最终只会给中美关系和美方自身利益造成严重损害。希望美方充分认识这些问题的高度敏感性。”

• 做人要厚道,不能上纲上线:特朗普政府不断扩大对中资企业的“实体清单”,捕风捉影把中国企业妖魔化。杨洁篪指出,“经贸问题不应政治化,“国家安全”概念不能被滥用。中方将一如既往欢迎美国企业来华经营投资,双方都要为对方企业提供公平、开放、非歧视的环境。”


06

拜登的顶层设计

2 月 4 日美国总统拜登在会见国务院官员后,发表了上任后的首份外交政策演讲:

• 我今天想让全世界听到的信息是:美国回来了。美国回来了。外交又回到了我们外交政策的中心。美国不能再在世界舞台上缺席了……外交一直是美国书写自己命运的关键。

• 我们将修复我们的联盟,再次与世界接触……不断加剧的全球挑战——从大流行到气候危机再到核扩散——挑战只有各国共同努力才能解决的意愿。我们自己做不到

• 美国的联盟是我们最大的财富,而以外交为首意味着再次与我们的盟友和关键伙伴并肩作战。

• 我们还必须在符合我们利益的地方,通过外交方式与我们的对手和竞争对手接触,促进美国人民的安全。

• 当我们在我的政府早期主办民主峰会,召集世界各国在全球捍卫民主时,我们将成为一个更加可信的伙伴。

• 我想让在这座大楼工作的人和我们在世界各地的使领馆知道:我珍视你们的专业知识,我尊重你们,并且我会支持你们。本届政府将赋予你们权力,让你们做好自己的工作,而不是针对你们或将你们政治化。我们希望进行一场严谨的辩论,能带来所有的观点,并为不同意见留出空间。

• 如果我们投资于我们自己和我们的人民……地球上没有一个国家——中国或地球上任何其他国家——能与我们匹敌。

从拜登演讲,可以看出他与特朗普的巨大差异:

• 重回多边主义和国际规则

• 重用专业人士而非任性胡来

• 重点是“建设美国”而非“打压别国”

• 从单打独斗到组建联盟

• 重塑灯塔国的价值高地和软实力

• 必要时与竞争对手接触和对话,不搞冷战

“中国”是拜登演讲的关键内容,拜登说:

• 我们还将直接应对由我们最严重的竞争对手 (most serious competitor) 中国带来的对我们的繁荣、安全和价值观的挑战。

• 我们将直面中国的经济伤害……我上周签署了一项行政命令,加强我们购买美国货的政策。

• 但我们准备在符合美国利益的时候与北京合作。我们将从一个优势地位上展开竞争(compete from a position of strength),在国内建设得更好,与我们的盟友和伙伴合作,恢复我们在国际机构中的作用,拿回我们的信誉和道德权威。

可见,拜登对华战略的要点是:

• 把中国定义成“最严重的竞争对手”。

• 经贸问题仍然是中美关系的核心议题。

• 不反对与中国合作(例如气候问题)。

• 强调构筑对中国的“优势地位”。

拜登的境界,比特朗普高了不知多少层。


07

拜登对华政策的班底

拜登的演讲,与此前其高官和幕僚释放的信息高度一致,也符合预期和拜登既往的经验和理念。

• “修昔底德陷阱”一词提出者、《注定一战:中美能避免修昔底德陷阱吗?》作者、哈佛肯尼迪学院第一任院长、拜登总统的核心幕僚艾利森(Graham Allison)近期在接受台媒 TVBS 专访时表态,“拜登明白只有一个中国,不会承认‘湾独立’。”他称事实上,拜登政府对华态度会明显和特朗普政府不同,并总结出了五个R,一:回归正常(Return to normal);二、逆转错误(Reversal);三、重新检视(Review);四、现实主义(Realism);五、担起责任(Responsible)。

• 拜登任命的“亚洲沙皇”、奥巴马政府时期负责东亚和太平洋事务的前国务院官员库尔特·坎贝尔 1 月 14 日在出席亚洲协会的活动上提出:1)美中关系最重要的特质应是可预见性、稳定性和清晰性,不必过分强调信任。2)可以采取小步走,不要太有雄心。如果总想发表战略声明,经常会失败。3)设立合适的接触渠道和机制;4)向中方提出,两国关系如果沿着当前道路走下去,将进入非常可怕的境地,某些方面可能比冷战还要糟糕。5)明智做法是美中双方都暂停目前针锋相对的做法,深吸口气,后退一步,稍息放松,然后向对方迈进一步,都向对方发出信号,显示至少建立可行的关系的愿望。6)有许多事情可行,比如签证、记者、领事等,都可能有助于关系改善。

• 美国历史上首位女财长耶伦:中国显然是美国最重要的战略竞争对手。美国需要进行投资,以便能够与中国竞争。我将专注于确保制裁得到“战略性和适当的”使用。解决不公平贸易行为的最佳方式是与盟友合作,并直接关注侵犯知识产权和不公平补贴等问题。

• 拜登政府国务卿布林肯:当我们审视中国时,从我们的利益和美国人民的利益来看,中国无疑对美国构成了最重大的挑战。在我看来,两国关系中存在越来越多的敌对方面。当然,这其中有竞争的,也有符合双方共同利益、合作方面的。我认为我们必须以优势而不是弱势来与中国打交道

在特朗普时代,财长努姆钦、商务部长罗斯、贸易代表莱特希泽、白宫顾问纳瓦罗、白宫副国安顾问博明(Matthew Pottinger)、国务卿蓬佩奥、著名智囊白邦瑞在对华战略上发挥了实质性影响。

展望拜登的对华政策班底,国务卿布林肯、财政部长耶伦、亚洲沙皇坎贝尔、贸易代表戴琦(Katherine Tai)、商务部长雷蒙多(Gina Raimondo)、拜登顾问艾利森等预计会扮演关键角色。

亚洲沙皇坎贝尔




08

选择决定未来

习近平主席指出:

• 我们今天所作的每一个抉择、采取的每一项行动,都将决定世界的未来

从目前的信息来看,拜登政府选择重回多边主义、恢复中美对话、既竞争又合作,是对全球负责任的决定,是务实和理性的选择。

与此同时,拜登也要面对来自两党的“遏制中国”压力、民粹主义和民族主义诉求、“麦卡锡主义”的死灰复燃(麦卡锡的幽灵已在美国上空游荡)、选举压力带来的行为短期化等难题。给定中美面临的修昔底德陷阱挑战、双方文化和制度的巨大差异,中美关系还将在未来四年面临诸多考验。

处理好中美关系,历史是最好的老师,保持沟通是避免出现误判和恶性循环的关键,学会换位思考是减少冲突和分歧的重要路径。

对于美国历届政府而言,“不可救药的自负”始终是最大的危险。基辛格说:

• 美国历史上根本未尝遭到威胁其生存的外敌,当此一威胁在冷战时期终于出现时,苏联又被彻底击败。美国的经验因而鼓舞美国人去相信美国在世界上是唯一不可撼动的强国,而且只凭道德和善行即可无往不利。

拜登登长城

解铃还须系铃人。拜登政府应该立即“拨乱反正”,纠正特朗普政府“极端错误的反华政策”,以实际行动阻止中美关系的自由落体:

  1. 取消专门针对中共党员的签证限制

  2. 盗亦有道,立即释放孟晚舟

  3. 撤回要求部分中国企业在美国资本市场摘牌的决定

  4. 尊重世界贸易组织裁定,撤销对华加征关税

78岁的拜登如今面临“哈姆雷特式选择”,他应该认真倾听98岁的基辛格的历史忠告:

• 在新世界秩序中,美国的角色将是提供信念,让美国在不完美的世界能穿过抉择的迷雾;

• 中美都具备不被击败的力量,倘若允许热战爆发并失控,后果比第一次世界大战还严重;

•中美两国均不可能主导对方,双方必须承认并适应这一事实。


- END -

记得转发给你脑海中第一想起的群~



刘胜军

坚持讲真话的经济学家

国是金融改革研究院院长

2014 年参加总理经济座谈会

70 后经济学家代表人物之一

著有《下一个十年》



▼ 应聘、演讲邀请、商务合作 ▼

请添加微信:tina711

(添加好友时请备注姓名、机构、职位、目的)

诚聘富有激情的财经写作达人

喜欢就点在看
: . Video Mini Program Like ,轻点两下取消赞 Wow ,轻点两下取消在看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