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田田丨写给家乡:离开是为了有尊严地活着!

2021年推特网黄Top10排行榜

【真实案例】“汤兰兰案”真相分析 谎言与兽行终将惊世骇俗

许家印“隐身”恒大的200天丨棱镜

周涛被查!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填写问券帮助你更迅速地找到相关搜寻
查看原文

关于《蓝宇》,你可能不知道的N件事

肖浑


胡军2015年上访谈节目《易时间》,专门谈到了他和刘烨主演的同志电影《蓝宇》,昨天这段对话忽然被网友截图发到网上,然后很快被转发了几万次。


胡军说他知道“军烨CP粉”的存在,而且这让他觉得很高兴,说明《蓝宇》这么多年来一直深入人心,自己拍这部片很值得。




他觉得同性之间的感情更胜于异性恋,特别纯粹。



主持人说“这个群体在中国还是小众群体”,胡军纠正说其实并不小众,只是很多人不愿意去承认这个群体的存在,还说自己是支持同性结婚和领养孩子的。



不过胡军并不是一开始就对同性群体如此包容,上大学的时候他还不了解这回事,有次坐公交车被一个男人搭讪,他立刻暴怒。



还一度想要把对方引到一个黑胡同里暴揍一顿。



然后刚好看到旁边有派出所,就报警了,还做了调查笔录。



结果那个男人被警察惩罚,大冬天穿个裤衩蹲在派出所院子里,胡军说自己立刻开始自责,觉得自己太过分了。



这件事,再加上先后拍了两部同志片,认识了不少同志朋友,让他对同性群体态度慢慢改观。


他还讲了拍电影的一些经历,比如拍张元导演的《东宫西宫》时,去北京的同志聚点体验生活。



拍《蓝宇》的时候又和一个同志朋友聊了一晚上。



他还提到了张国荣对《蓝宇》的帮助,在《蓝宇》上映的时候一直陪在他们身边帮忙造势。



借着这些截图的传播,《蓝宇》在18年之后再次成为一个话题。上次是2015年,《爸爸去哪儿》宣布胡军刘烨要一起参加,于是军烨CP粉纷纷奔走欢呼,当时我就为所在的杂志社写了一篇关于《蓝宇》的文章,为此还采访了幕后关键人物。时过境迁,现在这种选题杂志恐怕都通不过了吧。


当时费了老鼻子劲搜集了一堆关于《蓝宇》的信息,现在就很想趁此机会再次跟大家分享。为什么那么多人总对这部电影念念不忘呢?这些信息里应该就有答案。




就从张国荣说起吧。据说张国荣当时知道关锦鹏在拍一部同志片,为了表示关心,就想送一首歌给关锦鹏作为主题曲,后来给的是他翻唱的《月亮代表我的心》(之前的消息都说张国荣送的歌是《我》,但我这次特地求证制片人张永宁,他说确定就是《月亮代表我的心》)



但是关锦鹏觉得这首歌并不合适,没有接受,最后用的就是《你怎么舍得我难过》。据说黄品源原唱的这首歌在上世纪八九十年代北京同志圈中非常流行。



我们现在能看到《蓝宇》,最该感谢的人应该就是制片人张永宁。他当年只是个做电视纪录片的电视人,从来没有涉足过电影,只是因为看了网络小说《北京故事》后感动得痛哭,就下定决心要把这个故事拍成电影。投资是他拉来的,关锦鹏导演是他请来的,胡军刘烨等演员也是他选的。



一开始关锦鹏看了《北京故事》这个小说后并不是很喜欢,觉得小说是以异性恋视角看待同性恋,拍成电影就有点“剥削、消费同性恋”的意思,但他没有明确跟张永宁讲这个,只说很难拍,不光在大陆上映不可能,连去大陆拍片都是个麻烦。后来终于决定拍,关锦鹏就按自己的意思对故事做了很多改动。


因为故事的背景是北京,他们觉得要拍就必须在北京拍。然后张永宁就想出一个办法:瞒着大陆的相关部门,以拍广告的名义带着香港工作人员到北京。好在电影需要拍外景的地方不多,大部分都是室内戏。


▲导演关锦鹏和刘烨在片场


另一个麻烦是后期,胶片冲洗不能在国内做,因为容易露馅,于是张永宁带着几千斤的胶片跑到泰国曼谷冲洗。张永宁说:“我是英国护照,我可以出去,所以我就前面背一个包,后面背一个包,两个肩膀一个肩膀背一个包,然后两个手再拖两箱,就一本一本自己带出去,一本一本全带到泰国去冲的……去了六趟,晚上走,第二天回来,东西一放下就回来。”


张永宁之前学过表演,本来他是想自己演捍东这个角色的,因为他觉得自己很多地方都和捍东很像。但是在认识胡军后,他就很快放弃自己出演了,他觉得胡军明显比自己更合适。而他自己就只是客串出演了捍东的妹夫一角。


▲右边就是张永宁,左边捍东妹妹的扮演者是胡军老婆卢芳


演蓝宇的人选颇费了一些周折。因为蓝宇必须要一个非常年轻的演员来演,于是张永宁和关锦鹏找遍了北京电影学院、中央戏剧学院和上海戏剧学院,包括陈坤、佟大为、黄晓明、陆毅等一批当年的小鲜肉,都曾进入过蓝宇的选角范围。


陆毅当时因为拍了《永不瞑目》已崭露头角,不过选角时他正在健身,一身的腱子肉,加上身材高大,鲁智深似的,与蓝宇的气质南辕北辙。黄晓明的身材当时还不算健壮,之所以被拒绝,只是因为“太帅了”,选他会让这个戏失去真实感。陈坤倒是比较符合蓝宇的气质,只是在和刘烨综合比较之后,最终还是选择了刘烨。


可刘烨当时对这个戏并不是那么上心,张永宁给他打了六七次电话,他一直都拖延见面的时间。最后一次电话,刘烨正和当时的女友谢娜一起,接到电话后,谢娜鼓励刘烨一定要珍惜机会,让他赶紧去见制片人,刘烨才勉强同意了。可当他到达位于西单的那家星巴克,还是比约定的时间晚了一个多小时。张永宁一下就火了,劈头盖脸就是一顿训:“你这个小毛孩,怎么这么牛X啊!怎么可以让制片人等你这么久!”当时刘烨并没有多加解释,只是低着头,以为这下肯定上不了戏了。


可最终张永宁还是选择了他,之前张永宁就已经看过刘烨在《那山那人那狗》中的表演,觉得这孩子应该有戏,见面只是证实了最初的印象。刘烨不时闪现出的迷茫又无辜的眼神,是打动张永宁的关键。


▲《那山那人那狗》剧照


张永宁一再强调男主角的选角标准,一定不能要那种“很娘的、不男不女的小帅哥”,不能助长大众对男同志的那种刻板印象。


虽然现在胡军刘烨都是师哥师弟相称,他们也确实都毕业于中央戏剧学院,但因为隔了好几届,两人之前并不认识。电影开拍后,第一场戏就是捍东和蓝宇第一次见面的那场床戏。



关于两人怎么入戏,坊间有种种传说,有说关锦鹏事先把两人关到一起待了一个月培养感情,有说两人互相把对方想象成女人,还有人说因为入戏太深,他们内心都极度惶恐,以至于每天收工后都急着回去找女友和妻子,生怕一不小心就真的“弯”了。不过这些传言都被张永宁否认了,只说两人是专业演员。收工回家找女友的情况确实存在,不过那只是为了和女友练习对戏。


编剧魏绍恩在香港报刊发表的专栏文章中,似乎又有一些关于“入戏”的蛛丝马迹,比如有一段讲刘烨:“有好一段日子,连他自己也弄不清楚,哪一场是编剧跟蓝宇的戏,哪一场是编剧跟刘烨的戏。失神中,他没能够把角色和演员分出来……失神中,他没能够把戏跟生活分开。”


顺便一提,魏绍恩写的电影剧本,最开始的名字叫《有人喜欢蓝》,后来是因为觉得蓝宇这个名字就很好听,才改成《蓝宇》。所以这个戏本来就没有偏向蓝宇这一方,蓝宇和捍东的地位是平等的。


2001年金马奖,刘烨获得影帝,但是之前台湾媒体的预测都指向了胡军,胡军当时期望就很高。颁完奖后离开现场,刘烨在车里对胡军说了这么一句话:“师哥,我得这个奖,你不会不高兴吧。”胡军在之后的一些采访中也承认了,这个结果他过了很久才慢慢接受。


刘烨在金马奖现场领奖时说的获奖感言,最后一句是“谢谢PP”,这个“PP”指的就是谢娜,算是两人之间起的小外号。


▲刘烨吻金马


《蓝宇》在港台地区公映后,明显都是胡军更受欢迎。2002年台湾有过一项男同志梦中情人的评选,入围的有吴彦祖、王力宏、梁朝伟、陈柏霖、张孝全,胡军是前十名里面唯一一个大陆男星。在香港,胡军还很受熟女的追捧,刘嘉玲、梅艳芳、吴君如当时都很迷他,会约他玩,让他加入自己的圈子。胡军后来拍了好几部港片,也印证了他在香港娱乐圈的人气。


▲胡军和刘嘉玲这么多年来关系一直都很好


《蓝宇》还在国际上不少地方都上映过,除了戛纳电影节,还曾在印度的同志电影节上展映。而在中国大陆,《蓝宇》一直没法公映,只在某届北京同志电影节在北京大学的教室里小范围放映过,还因为这件事给学校和主办方惹了些麻烦。另外,《蓝宇》还在北京一家同志酒吧放映过,这部以北京为故事背景的电影能够回到北京,也算是圆满了。


《蓝宇》的原著《北京故事》被一个叫Scott E. Myers的美国人看到了,他的中文名叫梦之恩,他很喜欢这篇小说,于是将其翻译成英文版,2016年已经在美国出版,英文标题是《Beijing Comrades》。



关于《北京故事》的作者,以及故事中人物原型的问题,可以说一直都是谜。在影迷和小说粉丝中有着种种的传言,比如说作者是个女的,蓝宇和捍东真有其人,甚至还有人八出蓝宇的籍贯和学校甚至班级,网上还流传着一张据说是蓝宇的照片,一个很清秀的小男生在清华大学门口跨在自行车上,还有人说捍东还活着,现在移民国外了。我很想追索出这些谜团的真相,问了很多人,包括张永宁、梦之恩,还有北京同志圈的活跃人士,但还是一无所获。


不过梦之恩给我回了一段这样的话:


I have been in contact with Beijing Tongzhi (by email) since 2009.张永宁, producer of the film Lan Yu, is the person who put me in touch with the author. Early in our correspondence, Beijing Tongzhi gave me permission to translate and publish the book. I do know some things about the author’s personal identity and whereabouts, but have promised the author that I will not make any of this information public. I do not know why Beijing Tongzhi has chosen to keep his or her identity a secret, but it’s the author’s choice and I respect it.


也就是说,他和张永宁都知道《北京故事》作者的身份信息,但都不肯透露一丝一毫。这就让我不得不怀疑,作者的身份应该比较敏感,说不定和捍东差不多,也是高干子弟。


还可以补充几个小信息。前面不是说了胡军的老婆卢芳也在电影里出演了一个角色——捍东的妹妹吗,而且我还掐指一算,电影是在2000年9月开机,2001年1月关机,胡军的宝贝女儿(也就是胡皓康的姐姐)是2001年9月出生的,也就是说,胡军一边和刘烨在戏里缠绵,一边和老婆也没闲着,造人成功。(这条是不是太八卦了点啊)


▲胡军一家四口


那就不妨八卦得彻底一点吧。关于刘烨和谢娜也还有一点可说的,那就是电影的最后一场戏,蓝宇死了躺在太平间里,胡军见到后就蹲在地上痛哭。


▲然后胡军蹲下来哭了很久


其实拍这场戏的时候谢娜就在现场,正在一边的窗户上往里看呢。因为当时刘烨是光着身子躺在白布里的,谢娜的情绪一下子就出来了,也跟着哭起来。还有,这场太平间的戏,实际上是在一个厕所里拍的。


▲谢娜和刘烨好的时候那是真好


说到拍摄场地,张永宁还透露了一些信息,北京的朋友可以关注一下。这部电影的几个主要拍摄地,包括华北大饭店和友谊宾馆。开头那场床戏就是在华北大饭店里拍的。


有一场雪地里两人一起唱《你怎么舍得我难过》的戏,在关于电影的一些花絮里会看到,但并没有剪到正片里去。这是关锦鹏的意思,张永宁还觉得可惜,就让放到台湾出的一个加长版里去了。但后来张永宁又后悔了,觉得这场戏并不好看。



我知道的大概就是这些。


《蓝宇》我一共看过三遍。


第一遍是高中,一个人在家放碟,那是我头一次看到男男激情戏,因为怕父母随时会回来,就很紧张地蹲在电视机前,一只手就放在碟机开关上,预备随时关机,所以根本没能仔细体会剧情。


第二遍是工作以后,看了原著小说《北京故事》,于是又把电影看了一遍,这次主要是带着批判的眼光看的,觉得不管是小说还是电影都存在很多问题,比如花花公子和底层穷孩子的设定,两人因为一次性交易认识,然后由性到爱,那个时候以我有限的经验就觉得很不真实,蓝宇的痴情也有点难以理解,觉得只是为了感人而硬编的。


到了第三遍,我就真的是被感动到了,虽然之前批判的问题都还在,但已经不重要了。我终于完全进入了那个故事,也领会了什么是好演技。胡军确实比刘烨演得好,嗯。


所以,不管是直是弯,要想不带任何偏见地去看一个故事、一个人,都好难啊。


《蓝宇》之后,本以为还会有更多更好的华语同志题材电影出现,后来也确实出现了《艾草》和《谁先爱上他的》这样不错的作品,但那种强烈的冲击和深沉的感动,好像就再也没有过了。再加上这个话题最近常常都不可说,这才是胡军的访谈被转发那么多次,《蓝宇》被那么多人持续讨论和怀念的原因吧。


END

你还可以继续阅读肖浑的文章:

小S你又在哭什么啊?

梁朝伟和张曼玉,谁比谁更可惜?

你见到过林志玲的灵魂吗?

 


一个够销魂的

轻文艺公众号


肖  





长按右侧二维码关注肖浑

公众号:wohenxiaohun

微博&豆瓣:肖浑 

商务合作:请加微信“beibeijia00”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