古代有种刑罚叫“虎豹嬉春”,专门针对年轻漂亮女子,不致死却很折磨人

上海的46万外国人,正在离开

中文大约的确已经死了

丁丁在上海

警惕:常态化核酸检测存在严重的生物战生化危机风险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查看原文

脱口秀界的路线斗争:池子向左,李诞向右,中间是剩下的大多数

肖浑 肖浑 2020-01-27


池子和笑果文化解约了,而且还是高调玉石俱焚式的解约,把老东家狠狠diss了一通,然后噌噌上了热搜。

 

池子和公司的矛盾细节,外人当然很难看清,但逻辑又很好把握,因为早有脉络可循。在我看来,这事儿大概可以看做脱口秀界路线斗争的表现:


有人向左,搞激进主义,理想主义,个人主义;


也有人向右,搞妥协主义,现实主义,集体主义。

 

两种人目标不同状态也不同,互不对付,只能各走各路。

 

池子虽然在微博上说李诞还是他的“蛋哥”,两人关系没有受影响,但事实就是,这对中国脱口秀界最有名的兄弟CP,现在走的是两条截然不同的路,池子向左,李诞向右。


 

而且这两人都还挺极端,在我所知道的所有脱口秀艺人中,池子是往左走的里面最左的那个,李诞是往右走的里面最右的那个。

 

一个极度激进,一个极度现实。


 

池子的激进和理想主义,从他痛骂公司的那段话中就能看得出来:


 

池子也有足够的行为去印证这段话。他最最出圈的一件事,应该就是手撕吴亦凡及其粉丝了。先是在《吐槽大会》上内涵吴亦凡。


 

然后又在微博上直接炮轰吴亦凡粉丝,说他们在苹果iTunes排行榜给吴亦凡的歌刷榜。


这件事一度闹得非常大,池子被大量吴亦凡粉丝围攻,双方大战数个回合,最后惊动了苹果本部,吴亦凡的歌跌出了榜单。

 

敢正面挑衅顶级流量明星,这种胆子在娱乐圈也没几个人有了,虽然吴亦凡粉丝只会说这是小咖强行碰瓷。

 

但池子挑衅的也并非只有顶流,他还揭发过汪苏泷在节目中假吹笛子。


 

池子在台上台下的人格是高度统一的,就是嬉笑怒骂,尽情冒犯和挑衅一切看不过眼的事物。

 

即便大家都知道脱口秀表演在电视上必须收紧尺度,池子还是会尽量夹带一些社会时事方面的内容,比如大学师生之间的权力关系:


 

幼儿园的虐童事件(这段后来好像被剪掉了):


 

微博上他也总喜欢对时事发表意见,闹得最大的一次是奢侈品牌D&G因为广告和设计师言论涉嫌辱华,当时娱乐圈几乎所有的艺人都一边倒地声讨D&G,有合作的艺人当即宣布结束合作。池子呢,却反其道发了这么条微博:


 

很明显,这是在嘲笑国人反应太过敏感。这还嫌不够,很快他又上了这么一段议论:


 

当然,这一次后果更严重,无数人把“不爱国”的帽子扣在了他的头上。后来因为池子捅的篓子越来越多,网上出现了让他滚出娱乐圈的声音。


 

作为池子的领导、同事和亲密伙伴,李诞对他这一系列胡搞行为作何反应呢?很简单,差不多就是一句话:池子啊,还是太年轻,再大6岁就懂了。

 

这话大可玩味,既显示了对池子的关心,又和池子的言论进行了切割:你说的那些和我都没关系,我不同意。

 

那又为什么是“再大6岁就会懂”呢?因为李诞就比池子大6岁。

 

李诞在《十三邀》里对许知远说过,自己曾经和池子一样,也是个愤世嫉俗的叛逆青年,看什么都不顺眼,还总想着特立独行,和所有人都不一样。但是后来,他变了。

 

具体怎么变的呢?李诞说了很重要的一个转折点:有次在电梯里遇到南方报业的记者,那时候南方系在他眼里是理想主义媒体的标杆,结果他听到那个记者竟然说要找交通口的同事,给自己找关系开后门买张春运火车票。


那之后,理想主义在他心里就崩塌了,从此变成一个现实的人。

 

这个故事我一直印象很深,因为弄不明白其中的逻辑,难道一个人的三观这么容易就崩塌吗?那个记者不能代表整个南方系,南方系也不能代表所有的理想主义者,理想和现实也不是非此即彼非黑即白的关系,一个成年人应该看到那些灰色地带呀。

 

现在我大概知道李诞的逻辑了。他大概是说,因为那件事,他设身处地想了想自己,假如自己有权力靠关系弄到春运火车票,他会不会弄?答案是会。原来本质上,自己就不是个理想主义者。他终于认清了自己。

 

李诞作出这种醒悟和转变的时候,其实差不多就是池子现在的年纪。所以他说池子再过6年会跟他一样,这话太想当然了。至少池子现在还是那个愤世嫉俗的池子。

 

李诞对池子有知遇之恩,是他一手发掘并栽培了池子,两人关系也很好,但从认识一开始,两个人从本质上就是不一样的。李诞是悲观主义+现实主义,池子是乐观主义+理想主义。

 

池子觉得脱口秀就该是美国那种,百无禁忌,敢于挑衅和冒犯,什么都能拿来开涮,包括政治。几年前他接受界面新闻旗下“正午故事”的采访,其中很多内容都是关于“脱口秀精神”的,他觉得脱口秀不能只是为了好笑,还要有自我表达,要说真话,要保持怀疑,要有讽刺、抵抗和愤怒——听上去,和“摇滚精神”好像差不多。

 

他还说脱口秀不能太讲究正能量和正确导向,那样就不好笑了。他以《吐槽大会》第一季曹云金那期为例,其中一个关于曹云金的槽点是说他抄袭,但节目要求这段讲完后再往回圆一下,再说一句“抄袭肯定是不对的”。他不能忍受这种画蛇添足的设置,当时就说,“那还是删了这个段子吧”。


▲曹云金在《吐槽大会》

 

此外,在“正午故事”的那个采访里,池子还谈到了对未来的期待,说就想坚持做自己,说自己想说的话,做自己想做的事。

 

以上池子的种种说法,李诞应该一个都不同意。首先,他不觉得有所谓的“脱口秀精神”。每次池子说脱口秀要反叛要怀疑要愤怒,李诞都会嘲笑他。李诞觉得脱口秀就是个手艺活,重点就是让人笑,别的都不重要,不用负载什么精神。


 

李诞也不喜欢挑衅和冒犯别人,节目里看似冒犯的话,都是拿捏过尺度,又征得了对方的同意。节目外,他更是力求平安无事,不要触犯任何人。


 

甚至他觉得,要成功就不能说太多真话。


 

池子想要做自己,李诞却觉得没办法做自己。《十三邀》里他说:“我觉得什么都没劲。我最害怕的人就是说,你做自己。你让我做自己,你就见不着我了。我做不了自己。我只能做一个对社会有价值的人,大家才能看到我活得积极阳光健康,让所有人都快乐。我要是做自己是很可怕的,我对我自己太不好了。”


 

池子在公司一定是个难管的艺人,节目内容他事多,老问凭什么这个不能说那个不能说,为什么只能说一些无关痛痒的笑话;让他发个宣传性的微博他也不愿意,嫌通稿太傻;就连广告他也老不乐意拍,这时候李诞就会拿钱镇住他,“这么多钱你拍不拍”,然后池子才会松口说“拍”。


 

《仅三天可见》里面池子说,公司其他人的话他都不听,只有李诞能管得住他。但看李诞的样子也并不像是个强势的领导,很多时候池子一意孤行,也只能随他去。


 

了解以上内容后,你就会看出,李诞和池子,看似都疯疯癫癫什么都不在乎,其实他们俩一点都不一样。貌合,神离。分开是早晚的事。

 

最开始我就说了,他们俩都很极端,极端的左和极端的右,而笑果文化剩下的人呢,应该就在这之间,没那么愤世嫉俗,也没那么悲观虚无,没有完全接受现实,也不会目空一切到处捅篓子。大多数人应该都是在理想与现实的左右之间摇摆吧。

 

推而广之,其他领域的人,尤其是以表达为业的人,应该都有这种摇摆吧。想想也挺讽刺的,在眼下这么限制重重动不动上纲上线的舆论环境里,偏偏最火的节目,都是讲究真实犀利的观点表达类——《吐槽大会》,脱口秀;《乐队的夏天》,摇滚;《中国有嘻哈》,说唱;《奇葩说》,辩论。

 

大概就是因为舆论环境的恶化,导致你只要开一点缝隙,敢多表达一点点,就能迅速获得关注;同时又因为这种环境,你最多也只能开一点点缝,再多就不行了。要怎么把握这个度呢?天哪,太难了!

 

这种左右之争,就是如今所有表达者必须面对的困境。池子离开,李诞留守,还有无数其他人,心里都有各自的揣度。




END



 

这篇文章其实已经完了,下面是一堆跑题的边角废料,又不吐不快。

 

前面说池子向左,李诞向右,那有没有一个恰好站在正中间的人呢?我想了想,好像是有的,就是大张伟。

 

大张伟并不是专业的脱口秀艺人,但现在的事业主要就是以说话为主,其实是挺接近脱口秀的。

 

大张伟有理想的一面,也有现实的一面,两面我都能看得清清楚楚。虽然他老说自己不搞摇滚了也不愤怒了只会娱乐大众了,但那股精气神儿,总还能泄露一些。比如他在采访中直接说以中国的环境根本不可能有真正的摇滚,他在节目中直接diss盘尼西林乐队的主唱装B,甚至在一些家长里短类的综艺里,他也能在不经意间输出自己的观点。

 

最近他重新唱起了花儿乐队的那首《消灭》,我觉得他还有一颗摇滚心,只是自己知道没法延续。


 

站在中间,不左不右,一种结果是完全的中庸平和,另一种结果是极其痛苦的左右撕扯。我觉得大张伟更像是后者。

 

现在老有人把大张伟和李诞相提并论。两人的确有不少共同点:都很能搞笑看起来没心没肺,都放弃了最初的梦想(大张伟是摇滚李诞是文学),都内心复杂却要摆出一副肤浅的样子,拒绝深刻躺倒享乐。

 

大张伟在《吐槽大会》里也把自己和李诞归为了一类,还说他们之所以那样其实是因为“认怂”。


 

我却觉得大张伟和池子也有不少共同点:都出身底层草根,都比较嘴碎喜欢接下茬,都热爱音乐(池子喜欢嘻哈),都推崇愤怒和怀疑精神。

 

李诞、池子、大张伟,这三个人猛一看都挺像,都被网友说成是“通透的、活明白了的人”。但你再细看,这仨人,各有各的特点,各有各的立场。大概所谓的通透,其实只是做到表面上的轻松自如,至于内心还有没有纠结,外人是根本无法探知的吧。




END



你还可以继续阅读肖浑的文章:

罗振宇为什么讨人厌?

李诞终于露出了狐狸尾巴

《圆桌派》替代不了《锵锵三人行》



一个够销魂的

轻文艺公众号


肖  





长按右侧二维码关注肖浑

公众号ID:wohenxiaohun

商务合作:请加微信“hexiaoran6667”

(添加微信时烦请简要注明公司/合作品牌或项目)


Modified on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