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名举报核酸不准被打残?华大基因:恶意诋毁

上海赋红码乱象何时休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境外势力”八问

我突然被54万人看了裸照。

生成图片,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查看原文

难看是真难看啊…

灰白,芋泥 3号厅检票员工 2022-08-11

写在前面


今晚聊杨紫、成毅主演的新仙侠剧《沉香如屑》。


这剧还挺奇特的,虽然周遭都没有什么人提及,但开播当晚却因为难看而上了热搜,话题直接就是#难看#。



这种剧一般我们肯定没必要浪费时间去写,毕竟从各个方面都烂得毫不出奇,各种毛病我们之前也都说过了,但这次「难看」背后有一个我们很感兴趣的话题。


「国产仙侠何以至此?」


近年仙侠剧大多和《沉香》一样,有原著粉基本盘的大ip改编,有流量演员主演,有大制作加成,但其成品不仅无法与原著比肩,独立来看也是低质。


正好前几天我们以《仙剑》为正面例子论述了我们需要怎样的仙侠剧,现在我们也不妨以《沉香》为例,从反面案例的角度,再说上一说,那些仙侠剧都踩中的通病。


我们依旧坚持,仙侠剧这一类目没问题,它并不过时,我们依旧需要它给我们的生命体验,只不过不是如今的这种。




流水线作品


近年仙侠剧一个最显要的通病,就是观感上的无趣


这不只是一两个人的观感,就拿最近的《沉香》来说吧,因为粉丝控评导致豆瓣短评区异常,现在只是随机展示部分,而这部分里的评价基本也还是无聊,老套,拖沓。



去年骂过的《千古玦尘》底下也如出一辙。



这种无聊源于仙侠剧的陈旧复刻,换汤不换药,流水线产出,同质化严重。


最明显的就是对人物设定的程式化复刻。


《沉香》里的人物设定之古老,可追溯到《花千骨》(2015),当时的模板便已经非常成熟和定型,高冷师尊+萌甜女徒,走的是男主引领女主成长的养成系路子,然而碍于天规、女二的搅扰难以相恋,男主最终舍身忘我,成就了其虐情。



《三生三世十里桃花》(2017)也是差不多的配置,女主青丘女帝聪灵活泼,男主九重天太子冷漠端重,二者的相恋被女二以及触犯的天规所阻挠,以男主对女主的深情付出为虐情要领。



这个基础模板《沉香》几乎是照搬过来,一个字都不用动:


作为上古遗族的俏皮女主颜淡,遇到了高冷的帝君应渊上神并与其相恋,随后被不可动情的天条和爱慕应渊的女二萤灯仙子横加阻挠,彼此默默深情付出。



而且如果继续捋,你会发现它们承袭的就是偶像剧里最常见的霸总模式,高冷总裁和傻甜女主,从欢喜冤家到情深不寿,从历史脉络来说,最早还可以追溯到《流星花园》(2001),这固然不同类型,但里面的道明寺和杉菜便是这一配置的鼻祖,后面的剧大多沾染了其影子。


所以你看仙侠剧后面固然经过一些流变,但男冷女闹基本也成了固定程式,同时身边也一定会配套一个忠诚男二、恶毒女二,增加虐情强度。



万古不变的人物设定,先就给剧定了一个非常套路化的调子,自然也就没有任何新意、惊喜可言。


除了人物设定,男女主的感情线也是复刻。


这个情感模式,大致总结一下就是零铺垫相恋——无缘由频繁独处,制造千篇一律的浪漫——大量巧合以完成彼此救赎。


《沉香》里面的男主应渊和女主颜淡便是,应渊明明摆着一副清冷无欲,事务繁忙的上神姿态。



却会因为颜淡意外打碎混元玉带而加倍惩罚,让她打扫偏屋且万般挑剔,还会逛到她下棋的地方偷听,以逗乐她为趣。


而这显然既违背了男主人设,也稀释了作为上神,肩负济世重任之魅力。



后面女主得以亲近他并开启救赎道路,居然是因为男主随便找了颗神树来压制火毒。


说是愧疚大战时上神伤亡,自己云游躲起来,实际女主随便一逛就恰巧找到了他。



包括这段情感中间的推进节点,独处浪漫都毫无新创。


总是女方睡着而无意中抓住男主,男主便动了心,想亲吻她。



总是女主意外遇险,男主从天而降,慢镜头加慢速率旋转,强调画面的美感,增添救赎的羁绊。



想要制造浪漫,就坐秋千,看星星,在法力营造的奇幻环境里,进一步亲密接触。



类似的剧情在之前的《香蜜沉沉烬如霜》便有,流星、秋千一样不缺。



《与君初相识·恰似故人归》里仅第8集,男女主还没怎么酝酿感情,就因为旁观了别人的苦情故事,借着湖水的奇幻翻滚,氛围到位,袒露心意并拥吻。



融合性的甜宠桥段反复上演,自然令人失去继续观望的耐心。


甚至这些剧连视觉效果的呈现也是批量制造的,服化道和妆容并没有显著区别,《沉香》和《香蜜》就是撞型撞款的配色和滤镜。



于是这类仙侠剧所谓的甜虐,也便仅有皮的变幻,而失之内容,很难不寡淡无聊。



「情」之窄缩


这类仙侠剧还有一个不可忽略的通病,即缺失立体丰富的情感呈现


前面写《仙剑3》的时候就提过的,好的仙侠是有多种情共存的,男女之情,侠义之情,友谊之情,普度众生之情,并且最终都要回归于人自身,去求索更大概念的爱的意义。


如此才能在仙侠的架空设定下,对广义上的人类之情,完成一次精神上的近望。


但近年的这一类仙侠剧因为只以甜虐为基准,已经缺失了这一意旨,整体变得非常浅薄。



这些剧里的神也好,仙也好,所谓有了情便能共鸣百姓,或者无情便能舍己渡人,这些关乎自我成长的东西,都不会得到真正的落实。


人不能有自我,有成长,有大局观,只能局限在男女欢爱。


你看《沉香》里作为战神来维稳六界的男主应渊,便只有过口头的“希望六界太平”,并在妖界祸乱时出战受过伤,但对于万民的具体看法,坚持守护六界的缘由,不述一笔。



其余都是在和女主打闹,因女主的俏皮可爱而情动。


且不仅男女主,每个人都只服务于这种甜蜜素或者虐情泪的制造,不仅全局情感变得廉价虚设,人物也很难被记住。


不提复刻的男女主,配角也如出一辙,为了突显男主的超凡魅力与不轻易动情的定力,剧里其余的女性角色基本都是默默爱慕男主。



而男性角色则基本负责默默守护女主,在虐的同时增加甜宠色彩,就像《沉香》里的余墨。


《上古》里的陪伴女主上古的天启、《花千骨》里的东方彧卿和杀阡陌。



他们其实都有自己身负的职责和使命,《沉香》余墨有自己的九鳍灭族之困。



《花千骨》杀阡陌是统一了妖魔两界的魔君,与仙界对立,但他们都选择了以爱情为先行事。



于是,我们便很难仙侠剧里看到真情,感知到爱之厚重,也很难借由架空的想象力,完成对「人」的更深层触碰。


的确甜,也只有甜。



内核虚空


到这,大家会发现,这些仙侠剧是完全不顾主题概念的执行的,看似背景铺得很大,实际还是只披了个仙侠皮子,践行玛丽苏那一套。


就拿《沉香如屑》来说,虽然铺了六界混乱大战,民生不安的背景,但整整10集里面,除了看到个别上神伤亡,以及嘴上说神界仙界如何大耗元气,六界下层人的困境一个镜头都没有。



《三千鸦杀》也是如此,铺了要复国的滔天仇恨,人物在行动上却依旧只沉湎于情爱。



所谓的「普度众生」,都成了纸上谈兵式的空谈,而仙侠只沦为了背景,而非主题。


这就引出了仙侠剧最根本的问题所在——作为仙侠剧,却根本触不到仙侠的真正内核。


这是所有仙侠题材的文本,包括仙侠原著小说在内长久以来的一个通病。


那么,仙侠的内核是什么?


要聊这个,我们得先厘清「仙侠」是怎么来的——


仙侠是先民集体创作的神话,在古时无法把握自然规律以至人命由天的情况下,借由想象去传达了一种生存愿景——超越世俗的有限,追求完满的至高境界。



在流传中,仙侠所承载的思想基底愈来愈饱满,有道家的出世独立,儒家的入世共生,还有玄学的神秘命理。


时至今日,仙侠已成民族集体潜意识里的一种文化想象。


这就意味着,仙侠的内核必定是文化性的、精神性的。


而我们来反观仙侠剧,里面看不见文化的厚重,精神的崇高。


千篇一律的美术布景,不见东方美学的意象。平庸鄙陋的台词,不见可推敲之意蕴。



所谓的仙风道骨,只是发丝飘飘然,白袂翩翩然。在仙的品性上,窥不见大道的境界。


这些仙和人没有任何差别,纠结于仙阶高低,为利益而互斗。



比如《沉香如屑》,菡萏双生莲,一对姐妹,就因仙侍们每日当面讨论“姐妹一强一弱,姐姐肯定是弱的那个”而姐妹决裂。



还总有丑角式的反派因嫉妒心去进行一些低级的挑拨,或是对女主进行一些霸凌式的欺侮。


像《三生三世十里桃花》里素锦这样的角色几乎每部剧里都有,《沉香》里的萤灯便是低配翻版。



困于偏狭的私欲,仙与人同性情,那神仙动情去打破天条情戒,还哪有戏剧张力呢?


不知仙侠谓何,却拍仙侠。


仙侠剧的式微,只能说是必然。



音乐
配图/网络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