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钱学森回国真相

你并不了解真实的台湾

魏杰:中国经济今明两年深度研判

戳破“钱学森学成回国”神话的意义所在

生成图片,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查看原文

2021美国转折点学生行动峰会:保守派要打进攻战!

萧生客 萧参客 2021-07-21

作者:林伟雄

2021年7月17日,查理.柯克(Charlie Kirk)在开幕式上的讲话视频

我(查理.柯克)今天跟大家要说的有下面几点,为这次大会的主题定调。

 

我们作为保守主义者,不要再只是一味防守,我们好像一直都在打防御战,一直都在为我们立场做防御性的辩护,我们这次大会的主题是要打进攻战。我们必须摆脱防御和退让的一贯心态,我们总是让左派来决定交锋的阵地,我们现在必须有这样的紧迫感,开始说,这是我们的信念,这是我们为什么有这些信念。

 

我可以举这个很好的例子。最近的两个星期,我们开始看到有些人在关于美国经济重启这方面开始动摇了。我想跟在座的几千人非常清楚地说,他们很可能又要重新关闭美国。我们绝对不能允许美国再度关闭,绝对不能容忍。在洛杉矶他们已经又重新颁布了戴口罩的强制令。我非常自豪的向你们宣布,美国转折点是美国第一个,唯一一个为拒绝接受强制性疫苗接种的人做辩护的组织。所有去大学读书的学生都不应该被强制性、违反个人意愿去接受疫苗。

 

家长们,现在你们必须开始为你们的儿女争战。我们听到一个又一个的这样的故事。年轻人对我说,我不希望接种这个疫苗,我看到了,这个疫苗在我们的家人或朋友身上造成的影响。但是这些大学却惩罚这些不愿接种疫苗的人,把他们放在一个医疗隔离系统。他们说如果你不接种疫苗,你就必须一直戴口罩,你们住在分别的宿舍里面,你们不能跟其他的学生混在一起。我们现在必须明白,这不是关乎疫苗的问题,而是关乎自由的问题。如果他们能够强制我们接受疫苗,他们就可以强制我们接受任何的东西。

 

如果我们是自由派的组织,我们开自由派的大会。我们就容易多了,为什么?如果我们仅仅是宣扬黑命贵、讲系统性种族歧视(CRT)的事情,然后每个人戴着两个口罩到街上去,向别人强要不劳而获的东西,可能不会引起任何争议。

 

但我们做的却是困难得多的工作。我今天希望跟你传递的一个信息,是我们不经常传递的信息,那就是代价。这是你们每一个参与这场争战中的人都必将发现的。我们后面几天所谈的事情都不是政治问题,而是文化和教育的问题。我不是特别关心政治的问题,我所关心的是我们这一代人长大以后会不会仍然爱美国,会不会愿意为能够捍卫这个人类历史上最伟大的国家而奋斗。

 

我们的阵营是否能够意识到,若不付出代价,我们不可能夺回我们的国家?我们不经常谈论代价,但是如果我跟每一个人具体地交谈的时候,我会发现有不少的人,因为保守主义观点而失去工作或者失去了好朋友或者被从大学社团里赶出来。这意味着什么?我们年轻的这些保守主义者牺牲的比年长的还更多,这也是为什么我们这些年轻的保守主义者信念比年长的还更强烈。你们这里应该有听到父母对你说过,别那么狂热,冷静一些。他们这样说是因为他们不明白我们遇到的威胁。他们还活在过去的美国之中,那个左派还希望跟你找共同可接受立场的时代。

 

然而我们今天所活的时代完全不一样。我们现在已经知道,他们根本不希望跟我们辩论,他们根本不愿意听我们有什么说的,他们只希望把我们摧毁。如果我们反对他们的意见,他们只希望把我们赶出学校,把我们私人资料在网上公开,训斥我们的同学仅仅因为我们的皮肤颜色而恨我们。

 

所以对于我们这一代年轻的保守主义者们,我们必须明白,我们要赢得争战就要付出代价,这就是我要给大家鼓舞士气的部分。当你加入这场争战的时候,你一定要付出代价,所能赢得的远远更多。其中我可以肯定的,就是你不需要在公众场所装出一副与你本质不相符合的样子,当你离开家的时候,你不需要穿上一层迷彩衣来遮掩你保守主义者的真相。如果我们这一次大会成功,那么你们以后在公众场合就能够说出你在私下要说的话,那我们所生活的这个国家就是一个伟大的国家。你很快就可以在你的工作场所,说你在这个会议上所说的话。你可能会失去一些朋友,但没有关系,你在这里所得到的真实永久的友谊,而不是那些虚情假意,见风使舵的自由派朋友。

 

我也要对35岁以下的人讲几句真心话,我现在是27岁,所以我们属于这个叫作GEN Z,如果你是更年长的话,你不要听这一段。他们那一代人,没有足够努力地反击,以致我们落入今天的地步。很多成人不愿意听到我这样说,他说我们已经尽了最大努力了。如果你们真做了最大努力的话,为什么现在各个学校的校董会变成现在这样的独裁者?为什么现在大公司的董事会和各个重要的机构都被左派所占领?我现在要跟青少年说,为什么我们在这个年龄就应该开始为我们的国家有担当。因为这国家传到我们的手里的时候有点开始变味了。我不是说你们的父母没有做好父母,他们做了父母该做的事,但是他们对于这个国家的状态放松警惕的。如果15年前你问我,校董会重要吗?我可能会说,就是那个管每个教室发多少铅笔那个校董会吗?今天,校董会就是我们从反美国的激进左派手里夺回美国的前沿阵地。

 

所以这是我要对所有年轻人所说的行动的呼召。这是我们这个大会的主题。你可能见过其他的保守主义的大会,你会发现我们这个大会怎样不一样呢?学生坐在前面,而不是坐在后面,学生是今天这里的主角。我们需要很诚实的说,如果我们现在继续沿用80-90年代的那个那种保守主义的作派,我们不可能夺回美国。我们必须要靠这些十几岁二十岁的年轻人,他们知道左派是如何运营的,他们熟悉数字媒体,也明白文化战争,而且还有志向,精力,创造力,和与那些要毁灭我们的敌人决战到底的信心。

 

到底我们采取攻势而不是守势的时候是会是什么个样子?我们首先要做的一个事情,就是不再认为他们是出于善意。我不要再听到人家说我们知道这些自由派,他们希望的目的跟我们一样的,只是他们要达到的方式不一样。

  • 当他们要让男人去在女性运动中竞争的时候,我们的目的不一样,不仅仅是方式不一样;

  • 如果他们可以接受一年100万的婴儿被堕胎,我们的目的不一样,不仅仅是方式不一样;

  • 如果他们可以关闭教堂而让堕胎诊所继续开放,我们的目的不一样,不仅仅是方式不一样;

  • 当你要强制小孩戴口罩,这是一种对小孩的虐待,我们的目的不一样,不仅仅是方式不一样。

 

相反现在该轮到我们来描绘一幅我们的愿景中充满希望和生气的美国的图画。我们不需要对我们的政策做太多的过度考虑。

  • 我们只需要说我们憧憬的美国是一个安全得可以夜不闭户,而不需要担心街上虎视眈眈的罪犯要伺机而入的国家;

  • 我希望我的儿女后代会爱美国,我不希望需要担心,我把儿女带到学校之后,他们的老师会给他们灌输对美国仇恨的观念;

  • 我希望美国将是一个自足自强的国家;

  • 我希望美国社会所有工作的人都得到尊重,包括那些没有上过大学的人;

  • 我们需要这些人,他们是我们的警察,水管工,电工,靠他们的双手劳作的人。

 

作为保守主义者,我们拥有非常美好的机会,我们可以展望如何恢复美国美好的一面恢复那些永恒的价值。但这也意味着我们必须要有勇气说出什么是对的,什么是错的,也必须愿意打艰苦的仗。经常让我感到非常生气的一件事情,就是我们常常退缩到要用左派给我们设定的语言环境来与他们对话。我举个例子,有一个左派的记者问我,你说我们应该怎么解决系统性种族歧视这件这个问题。当她使用这个词的时候,就已经预设了一个立场,就是我同意这是一个问题。所以我对他说,我不认为我们需要解决一个不存在的问题。美国是人类历史上,这包括任何的人种,任何的文化,任何的背景,种族歧视最少的国家。只有在美国,像兰布朗这样只有篮球技能,而没有其他技能,智力也不高的人,才可能轻易的赚到千万身家。

现在我们作为一代人,是否能够组织起来,并且明白我们所处的处境和机会。确实有一些有利的因素。你有没有发现他们那边的人现在多么不开心。你有没有看到过这么不开心的赢家?当然赢得了这次大选,但是我从来没有见过像他们这么不开心的人。这说明一个问题,我们这些保守主义者通常都不喜欢争战。因为对我们来说,争战并不是最重要的事情,这是你们都要学到的一个重要功课。

现在我们对文化地标的重塑在我们人生优先次序上被提升了,但我们不应该忘记我们最重要的优先次序,就是尊荣上帝,我们的创造主,并且建立你的家庭,建造那些真正有价值的东西。

但是我们这几天会在这里的原因,是因为我们珍爱的那种生活方式现在遭到破坏性的攻击,我们就好像曾经的一位罗马将军辛西那提一样。这位将军原来是一个农夫,当他打完了那场战争之后,他回到了他的农场,并不想加官进爵。我们现在需要放下我们舒适,丰富,不缺乏的生活,可能还需要付上一定的代价。但是我可以告诉你,他们现在无所不用其极地想压制你们,不让你们参与到这场争战运动中。

 

最近拜登正式公开地说,任何人散布误导性的信息,就要从社交媒体上被封杀。当时我就说啊,可能福奇的账号要被封杀了,因为他已经发出了很多虚假信息。我曾经说过,福奇应该被关到监狱里面,因为他对我们国家所做的事情应该是他把牢底坐穿。后面的几天我们会讨论很多事情,你会学到我们怎么样来抵制这种强制性的疫苗;你们要怎么做来赢回校董会;我们怎么样夺回正确的美国历史;我们怎么样抵制所谓的1619项目,或批判性种族理论(CRT)。

 

在场的人,如果你的学校有在教批判性种族理论的话请举手,我看到大约一半的人举手。这实际上对我们来讲是一个机会,因为他们显然做得太过分了,他们居然决定要拥抱,这个非常充满种族偏见的理论,他们想要在美国广泛推广这个直接攻击我们美国人根本身份内涵的东西。所以如果我们能够有效的回击这一个充满种族偏见的理论,我对美国的将来充满乐观。

 

下面就是你们的任务了。他们对你们最有效的伎俩就是给你们戴种族主义者这个帽子,因为这是很多人都因为担心被戴上的帽子在陷入恐惧之中。如果你真的是个种族主义者的话,你确实需要去向别人道歉。但是你不会仅仅因为你是白人,就是一个种族主义者。他们可能没有意识到,他们已经把美国60%多的人定义为种族主义者。他们所做的是完全不道德的,因为有两种组织社会的方法,一种是根据人们可变的特性,而另一种是根据人们不可变的特性。批判性种族理论就是把最重要的特性放在你无法改变的特性上。这是不道德的做法。事实上我并不在乎你的肤色,你的肤色不决定任何东西,如果你不断的提及你的肤色的话,你才是种族主义者的。相反我们应该强调的是每个人的内心,灵魂,行为和那些有永恒价值的东西。

 

这是我们面临的争战。在下面的几天里面,我会把要对你们所提出的挑战一一列出来。你们来这里不仅仅是为了认识新的朋友或者听保守主义里面非常棒的演讲者。明天晚上我会把我们明天下午的议程列出来与其他任何保守主义会议的议程来相比较,我们的讲员都会非常的棒(不一一列出),但这并不是我们要做的全部。

 

你们每一人都需要认识到左派,在你们身上最重要的弊病就是你们总觉得你们每一个人的行动都成不了什么气候:

如你在课堂里面回击教授的观点没有用;

如你在校园里面开始一个美国转折点的小组没有用;

如你竞选做学生会主席也没有用。


你不要再用这种玩世不恭的眼光来看世界,我无法忍受玩世不恭。我相信你周围一定有这类人。

世界上面对困难有三类人:

  • 第1类就是勇敢的人,像你们一样站出来要为改变世界做一点实际工作。

  • 第2类是玩世不恭的人,总是说我怎么做都没什么用。

  • 第3类,知道什么是正确的事,但却没有力量和勇气行出来。他们对什么事情都首先害怕,我可能会丢掉我的工作,没错,可能会丢工作,但是我们的国家值得吧!

 

勇气就是在不知道行动的结果时敢于做正确的事,做符合道德那些比你自己生命意义更大的事。我现在并不是要求你去登陆诺曼底海滩,但是上一个时代的人曾经勇敢地站出来这样做,因为他们这样做,我们才有今天的自由。

我所要求的只是你能够表里如一,在公众面前说你私下也说的话,愿意不顾所要付的代价而站起来,勇敢的面对这些要剥夺我们自由权利的这些小霸王们。

 

我现在要用这段话来结束。如果你对于需要如何参与,你要具体做一些什么事情不清楚的话,你在后面两天会得到答案。

但是要问一问自己,我们知不知道是多么幸运,生长在这个时代。这整个美国实验就是我们居住的家园,这个美丽的国家,处于一个可以被粉碎得灰飞烟灭的危险边缘。我们要接的是这样一个国家,我们这一代人,可以成为令全世界侧目的一代人,可以大批大批崛起,成为修复在上个世代手中损坏的国家的一代人。而你们,现在在高中或在大学已经开始致力于这样行动的人,知道要为这个修复做什么样的努力。你们知道你们所面对敌人和困难,而你们则是能够在这些困难面前坚忍度过的乐观战士。

 

我看到这样的聚会,我就看到希望。我看到数以百计的家长出席在校董会抵制批评性种族理论我就看到希望。当我看到多少人明白我们所面临的是何等关键的时刻我就看到希望。这不是关于政治,而是关乎我们的国家、我们的祖国和我们的家园。我喜欢看坦帕足球队打球,但是我们必须说我们所做的跟看足球完全不一样,因为看球是一个观赏性的运动。而我们这个运动却需要每个人直接参与,每个人都应该参与。我给你们一个测验,就是今天晚上写下你因为政治观点遭到的各样逼迫。如果你还没碰到这样的麻烦,那你还没有为你的国家付出足够的代价,就是为了拯救美国而付出的代价。我碰到过学生说,因为我不愿意接种疫苗,我被学校拒绝了。我说这确实是为真理所做的很大的牺牲。

 

你们这里每个人都是领袖,美国转折点(TPUSA)就好像在黑客世界,这个电影里面被虚拟世界所控制的人里面所出现的“错误”。控制着世界的人很希望每一个人都是那么顺从。但能够推翻这个新世界秩序的是不断兴起的成千上万的有魅力,有精力的年轻人冲锋陷阵,开辟一条充满希望通向更好明天的道路。我在9年前创建美国转折点这个组织的时候,做梦都不会想到在今天会有几千人坐在这样大的会场里面参与美国转折点的运动,并且在全国近1000个高中已经建立了转折点分部。

 

但真正力量来自你们,只要你们保持勇气和专注美国的本质和它所代表的,我可以向你保证,左派正在发抖,无数保守主义者会崛起,你们每一个人都会开始以主人的心态来看待这个国家,我们的祖国和家园。我希望在这个会议结束之前,你们每个人都做一个委身,就是在你们的社区,在你的高中或大学里面开始为之奋斗。因为我们不再是旁边吃瓜的看客,我们已经要为这个国家接棒了,是我们这个时代的人挺身而出,为我们国家为我们的自由奋战的时候了。上帝祝福你们!


查理·柯克节目主持人查理·柯克(Charlie Kirk),是80后保守派基督徒活跃人士,他在18岁的时候成立了“美国转折点”组织(Turning Point USA),从他一个人在网络上到处游说到现在短短8年时间,“转折点”已经成为一个知名的保守主义非盈利政治机构,活跃于全美国各大校院,频繁举办活动和演讲推广犹太基督教保守主义。

《北美保守评论》授权发文。
感恩您对此平台的支持!

PayPal.me/ssk2024 或 Zelle:ssk2024h@yahoo.com


请点击左上角“萧参客”关注公众号,加微信电报兰博推特SSK2024

往期文章:


为什么拉里.埃尔德(Larry Elder)是加州州长的最佳人选?

充分证据:1月6日是一个精心策划的圈套!

重大意义可与1776年的费城会议相比

美国属灵争战的代价

美国空军基地举办男扮女装秀 | 军队已经“觉醒”了吗?

常青藤校教授:我是如何解放我的大学课堂?

德桑蒂斯州长说:穿上“祂所赐的全副军装 ”对抗左派!

再谈美国新冠疫苗的重大问题

川普十分钟内连发三个声明

美国保守派的大迁移

我们熟悉的文明正在消失!

美国难道没有足够的义人吗?

评论“美国陷入罗网的原因是罪的蔓延和累积!”一文

扎心:华人教会因真假信仰而分裂!

我们不会被沉默!(一)

谢谢您也点击文右下角的“在读” 或 “Wow”。严禁转载。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