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聊对“人民经济”和温铁军先生的争议

如果推行温铁军的“人民经济”,最终倒霉的还是“人民”

最狠得驭民之术

母子乱伦:和儿子做了,我该怎么办?

这荒唐的一幕,我们曾骂过美国!

生成图片,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查看原文

我们不会被沉默!(一)

萧生客 萧参客 2021-03-31

作者:Esther Guo

当前的世俗文化经常把基督徒信仰的表达诉求方式描述成偏执与仇恨的形象。还有,这个世俗文化还玩弄计谋,以羞辱和制造压力的诡计,把世俗观念中对基督教的这种印象进行强化。 


这种情况下,既要避免徒劳无功的争论,也不因被威吓而沉默,那我们怎么为基督教信仰做见证呢?作为基督徒,我们能够以真理,温柔和基督般的爱来回应,既能表达出我们的关爱怜悯,同时却不屈从或不因害怕而沉默?  


针对这些问题和现象,多布森家庭机构(James Dobson Family Institute)属下的家庭访谈(Family Talk)节目邀请了路策博士(Dr. Erwin Luzter)与蒂姆·克林顿博士(Dr. Tim Clinton)进行对话。路策博士在他的新书里发表了很多见解,对我们文化中针对基督教的攻击,做出了勇敢的回应。这本书的标题是《我们不会被沉默(We Will Not Be Silenced)》。 

以下是欧文·路策博士与蒂姆·克林顿博士的对话:


克林顿博士:路策博士,感谢您加入我们的节目, 很高兴有您参加本期的家庭访谈。 

路策博士:能参加你们的节目真是太好了!感谢神,你们的节目拥有这么广大的观众,节目的影响力经久不衰。 


克林顿博士:路策博士,回顾我们 在2020年所经历的一切, 新冠病毒,封城,种族创伤,暴动,等等等等,我相信我们的身心都疲惫不堪了。 

我想到了那些对财产物业和雕像的破坏,选举法规的混乱,疫苗的研发探索和推广应用等等,大家都已经心力交瘁,一片迷茫。 

很多人感到困惑。因为他们想知道我们要怎么办?美国怎么了?孩子们还能在我们所认识所热爱的那个美国长大吗?现在有这种说法,说美国很糟糕,我们必须修复它,人们在毫不隐晦地谈论S主义,M主义,甚至还有G主义。 

路策博士, 现在我们需要你帮助我们明白:为什么事情发展成这样?为什么那些人要在这个时候把这些东西强加到我们的文化里?

路策博士:蒂姆,有一点很重要,我们要分清楚文化M主义与古典M主义的区别。 

古典M主义,基本上是经济问题。按M所讲,国家政府将接管所有的生产企业。一旦达到了这个目标,政府就能够顺理成章地控制一切,包括工资。然后,人人都会幸福地生活。因为M相信,所有邪恶的真正来源于压迫。如果人们不再遭受压迫,他们就会自由和谐地共同生活,心满意足。 

这是我们所知道的古典的M主义。而文化性M主义文化略有不同。文化性的M主义认为,我们不需要经历像C和俄罗斯所发生的那种血腥革命,我们可以建立一个M主义国家。我们可以做得到,可以逐步完成。 

经过一段时间,通过俘虏教育体系,通过俘虏立法体系,通过俘虏传媒,通过在选举中投票给某些人,M主义被引入,现在人们会看到M主义到底有多美好。 

我知道你们的事工致力于帮助家庭,所以这一点对你们很重要。 

很关键的是,我之前提到,M相信压迫是历史发展的关键因素。他认为核心家庭应该被摧毁。因为这是一个压迫的体系:因为男人压迫妻子,父母压迫他们的孩子。孩子们被带到教堂,上帝是终极压迫者。

 

M相信,如果摧毁了家庭,压迫就会结束。他和列宁都相信女人应该走出家庭,出去工作。这样政府可以养育孩子们,并教导他们M主义是多么美妙。然后可以进一步教他们,神创论的错误,以及圣经中的有神论和基督教都是错误的。这一切的根源都来自M主义。

 

但我这里想说的是,现在的很多机构,可能会,但也可能不会意识到他们在进行M主义宣传的程度。例如,黑人的生命重要吗?绝对重要!所有黑人的生命都很重要。但高喊这个口号的组织是M主义者,他们自己承认的。他们在他们的网站上说:他们对核心家庭不抱幻想了。因为M主义者说,家庭实际上是必须被摧毁的东西。另外还有一个原因,有钱人普遍让子女继承家产,这因而滋生了不平等。因此,家庭必须让位。我们在最近的经历中也看到了这种事情的发生。 


克林顿博士:我要问你一个问题,路策博士,有人会说,很多家庭破裂,虐待、暴力亟待处理。我们国家有种族歧视现象、种族歧视的创伤需要被挑战,需要被改变。很多人会说,压迫问题确实存在,我们明白这个。 

但是你说要分享一些不太一样的看法。他们在利用压迫问题来强行推动一个终极正确的程序,这是你想说的,对吗? 

路策博士:蒂姆,有一点很重要,我们要分清楚文化M主义与古典M主义的区别。 

对极了,还有,我要强调,很显然,在历史上,压迫一直存在着。有压迫,而且我敢肯定有种族压迫。我们不会否认种族压迫的存在。但是,当他们只将其归罪于外部的因素,却没有认识到,他们忽略了人心的罪性。这就是M主义使人民陷入非常危险的境地的原因。 


克林顿博士:路策博士,我们来继续关注种族这个话题,因为对于目前我们国家的种族创伤的应对方法,你有很多不同的看法.

路策博士:是的。种族创伤问题非常重要。 

芝加哥的保罗·阿林斯基(Paul Alinsky) 是M主义的坚定追随者,他于1976年去世。有个曾和他共事的人告诉我,阿林斯基说过,永远不要解决问题,而是要利用问题。这个人说,我们曾经有一些很好的计划,能够帮助芝加哥社区那些资源贫乏的人群。可是阿林斯基阻止了这些计划,因为对他来说,把M主义应用到种族创伤问题,是对他有利的,所以他的意图是,持续不断地利用种族创伤话题给双方制造矛盾冲突, 直到被压迫者战胜了压迫者并获得文化上的优势。 


克林顿博士:所以这完全不是要解决问题,而是利用它来成为杠杆去制衡对手。这就是你所指出的,对吗? 

路策博士:没错,这就是现在发生的,就在这样利用种族创伤。它被称为 “批判性种族理论(Critical Race Theory)”。我们在新闻听到的这个 “批判种族理论”, 简单来说,就是世界必须分为压迫者和受压迫者,而通常来说,白人就是压迫者,即使这个人出生于全世界最贫穷的地方。你是白人就表示你是压迫者,是有特权的人。但是如果您是非裔美国人,黑皮肤,你就是受压迫者中的一员,就代表你不是特权一族。即使是有钱有名的勒布朗(LeBron James),也不算是有特权,就因他的黑皮肤。这就是问题所在。要知道,这完全与马丁·路德·金的教导完全相反。 


马丁·路德·金教导我们,我们不应该通过肤色判断别人,而是通过各人的具体个性内涵。而现今世界却在嘲笑马丁路德金的教导。 

个人主义的理念就是,个人可以做决策并可以继续按这个决策做下去,也可以共同合作。而M主义观念则将之完全抛弃了。 

现在我先换一下话题,这个对听众们非常重要。基督教对此有一个答案。基督教指明,无论我们的肤色是白是黑,或是棕色,又或者是亚裔,我们彼此没有什么区别。我们都同样是罪人。我们都来到耶稣基督面前,寻求赦罪。当我们罪得赦免后,我们寻求如何共同合作使事情改善。当我们在守主餐时,我们在基督耶稣里成为一体,不再有黑人区,白人区和棕色人区。我们在主耶稣基督里合而为一。 


新约圣经中,使徒保罗很清楚地指出,我们是合一的,不再有种族,背景和地位的区分。现在我们要问自己:我们如何改善社会?但我们不要被种族问题彼此分隔彼此争闹。简单明了地说,基督教教导我们,并不是种族问题,我们真的没有肤色问题。我们的问题是人的罪性。基督耶稣为我们的罪而死,从而将我们成为合一,而这些批判种族理论的教导是旨在企图撕裂主耶稣带给我们的合一。 


克林顿博士:路策博士,我们来介绍一下你的书,你的书里谈到了文化M主义,还有其他一些理论,它们试图推翻或改变文化。 

但开始前,我想先谈一谈左派。因为我认为这点很重要。你说你相信左派不认为我们可以解决种族问题,而是要推倒重来。左派要改变以前,重写一切,而且没有丝毫让步的余地。基本上就是,要么用我的方法,要么请走开。 路策博士是你怎么看的?你能给我们解释一下吗? 

路策博士:左派是利用种族歧视话题使人们对犹太基督教文化遗产产生怀疑。我们所有人都知道种族主义极为丑恶,尤其是奴隶制。我们应该做最强烈地谴责。但这是毁灭我们历史的原因吗? 

以1619年的项目为例,那是美国历史刚刚开始的时候,那时奴隶刚刚抵达詹姆斯敦。 


而美国是建立在资本主义和奴隶制基础上的。 

而左派想要做的,就是忽略我们都是被平等地创造这个事实。我们的创造者赋予我们某些权利,这就是使美国非常独特的地方。我们的权利来自上帝所赐予。我们确信人与人的平等和公义。 

然而所有这一切被撇开了,一个新的美国将会崛起。这就是他们的政治理念。重点在这儿:利用言论自由,M主义进入了我们现在的大学。在我的书中,我引用一位大学教授所说的:毫无疑问,我们可以用双重标准。我们不能让压迫者,即白人发声,特别是白人保守派要缄默,我们必须给受压迫的LGBTQ社群有发言的机会,同时压迫者必须保持沉默。 

怎么让压迫者实现沉默呢?有这么一个方法:集体妖魔化(collective demonization)这就是发生在我们眼前的现实。 

俄罗斯把集体妖魔化这一手段做得非常完善。具体做法是:一旦俄罗斯政府带走了某人,并取消他们(这是我们今天所用的术语)其他所有人都必须认同。 

有些人从来没有见过那些被取消的人,对他们一无所知,却写信去定他们的罪状。因为他们要表态:你(政府)是冲着这些异见者来的,我们是在你(政府)这边的,不要冲我们来。我们要做的就是要表忠心。 

温斯顿·丘吉尔说过:开胃菜就是那些给鳄鱼喂食,并希望鳄鱼最后才吃到他的那个人。 


克林顿博士:路策博士,我认为M主义和S主义开始宣扬他们对未来前景的描述。 

您一开头就说,改写过去以控制未来。你提到它时,引用了乔治·奥威尔的话,他引用温斯顿·史密斯所说:修改过去,使其与这场运动保持一致。这就是你看到的正在发生的事情? 

路策博士:在G主义国家有人说过,我们已经知道未来,只是过去的历史不断地被修正。其原因正如温斯顿·史密斯在乔治·奥威尔的书中所说,为了建立这个新的未来,过去的历史必须要被破坏。 

你也知道我在书中引用了人文宣言。人文宣言谈到了国际社会。这是一个无国界的社区,以及世界公民的身份。 

我最近才读了克劳斯·施瓦布的书,书中讲全局 “大重置” (The Great Reset) ,这肯定与新冠病毒有关,还有世界如何被 “大重置” 复兴。这一切也是M主义的一部分。所以当你听到全球变暖的消息,以及需要一个世界经济论坛来建立平等,建立所有不同国家之间的货币平等。你就知道M的预见正在全世界逐步实施。 


很重要的是,回顾历史时,你看到好事,坏事和丑陋的事件。我认为,在美国历史上发生过一些非常错误的事,比如提到过的奴隶制,应该去讨论,应该在课程中讲授。我们可以采取哪些步骤,采取措施使事情得到改善,而不是说,把发生过这些事件的历史毁掉?在G主义时代,还记得吗?古迹被毁灭,书籍被焚烧,现在我们看到了非常相同的事正在美国发生。 

这不是在往前走。往前走就是说,我们来探讨,我们来学习,我们倾听,然后继续前进,并寻求如何改善已经发生的事实。 

你看到左派的理由吗:因为美国不完美,应该被摧毁。我们的看法是,对,我们并不完美,而且我们永远不会完美。 


但是我们必须了解1619项目和所有这些发生的趋势,再回到刚才谈到的扫罗·阿林斯基(Saul Alinsky)。永远不要将美国与其他国家进行比较。一旦把美国与其他国家进行比较,人们很难讨厌美国。所以他们要做的就是:总是以最高的理想标准来评判美国,以此显示美国是多么失败,进而丑化美国。这样他们就会说,我们真的需要一个新的体系,一个新的人文主义 —— M主义的基础,我们可以把过去的所有错误拨乱反正。

 

克林顿博士:所以,第一件事就是改写历史以控制未来。第二呢,你在书里明确强调了,就是利用多样性来分裂和摧毁。路策博士,请解释一下多样性的重要性,你已经提到过,但是,在我们现在的文化里, 社会正义的宣传,以及所有这一切的发展方向已经变得如此盛行。这句话怎么使事情带偏了。当我们试图弄清楚正在发生在我们生活里的事情,以及接下来该怎么走? 

路策博士:让我们谈谈社会正义。圣经充满了需要公义的阐述。圣经讲述关于律法下的公义。它说我们应该照顾那些无法发声的人,我们应该与那些人认同,我们应该支持穷人和被逼迫的人。这就是圣经教导的公义。但这不是今天在大学里所教导的社会正义。 

大学所讲的社会正义与性激进主义有关。这意味着我们要确认同性婚姻,接受跨性别看法。教导这个意味着在M主义基础上的收入平等。政府开始分配所有的物品。所有这些都参与到社会正义里。但这不是圣经所教导的公义。这是M主义的正义观。 


简单来说,这基本上是S主义,平均主义总是引向极大的困境。 

我很绝对地说,圣经没有教导S主义!神甚至都没有以同样方式对待所有人,他没有以对待亚伯拉罕的方式来对待巴比伦王汉谟拉比。 

还有,耶稣讲过一个寓言,主人给了一个仆人5000两银子,给了另一个仆人2000两,还有一个仆人1000两。这就是生活。 


现在我们都尽我们所能去帮助穷困的人。芝加哥市很多教会就是在这么做,开展为穷人服务的事工。我们有义务这样做,也很荣幸能参与这些服事。但与此同时,尽管我们寻求机遇方面的平等,我们不可能执意要求有平等的结果。 

我们可以谈论收入平等,而我可以保证,这会把我们引向灾难,所以说, 多样性问题很重要。但是在这里,这个问题被利用到政治理念中。例如,我在书中指出,西雅图教育系统的算术是根据种族区别,也就是说,他们告诉你,你必须表明,算术是如何被压迫者用来使受压迫者遵守规则。所有问题都被归吝于种族问题,那能带来什么结果?彼此对骂,互相指责是没法取得进展的。 

在这点上,我们必须停下来思考。我们该怎么共同努力改善局面? 


正如我们提到的那样,在美国的大学和其他地方,虽然没人劝说大学生放弃信仰,但是学生们会因为自己的信仰被嘲笑而放弃信仰。这就是文化压力。文化压力使教会禁言,导致人们违反自己的良心。 

例如,我最近读了一位医生的文章,他说当我在给病人建议时,我明明知道变性手术将对病人带来极大的危害,但我不能对他或她说这个。因为如果我说了,我会失去工作。今天的文化压力是如此之大,人们只能闭口不言。为保住工作而闭口不言。 


问题是,我们作为基督徒,是屈服于文化的压力,还是面对所有的迫害,所有虚假错误的指控,继续宣讲十字架的救恩?这是我们的教会所面临的挑战。

 

克林顿博士:那些坚持基督教或保守派的世界观的人被压制或羞辱,最终因此被定罪。我们看到这种趋势在增长。您提到希特勒,还有钳制言论的 “缄默法令(the Muzzle Decree)”。您可以简单地解释一下,希特勒掌权时发生了什么事吗? 

路策博士:这件事绝对是非常重要,而且令人惊叹。希特勒会见牧师的时候,遇到时的 “缄默法令(the Muzzle Decree)”。他对他们吼叫,他说我要你做的就是传讲纯正的福音。他说,我会照顾德国的人民,你们负责德国的教会。尼莫拉(Niemöller,德国路德教会的牧师,早期支持希特勒)勇敢地回答:我们是要牧养教会,但是我们也对德国文化有承诺。我们对德国文化精神负有很重要的责任。尼莫拉最后被关进集中营。为什么?因为他在教会反对帝国,而 “缄默法令” 不允许他这么做。尼莫拉说我不会遵守。这也会是我们面临这种文化时所不得不做的选择。 


克林顿博士:我相信,按目前趋势的发展,我们以前看到的会即将发生。 

路策博士:绝对如此! 


克林顿博士:到目前为止,我们的对话相当精彩。 

您的新书,《我们将不会被沉默(We Will Not Be Silenced)》勇敢地回应了美国文化对基督教的攻击。这是一本很有力度的著作。 

我全心相信基督徒保守派需要听到这个信息,并在当下的环境中为此坚持不懈地坚持下去。 


欧文·路策牧师是伊利诺伊州芝加哥慕迪教会的名誉牧师,作为主任牧师,他在教会的事奉超过了35年。他是温尼伯圣经学院(Winnipeg Bible College)的毕业生,并在达拉斯神学院(Dallas Theological Seminary)和洛约拉大学(Loyola UIniversity)获得硕士学位。 

路策博士还是慕迪教会传媒博客节目《奔向胜利(Running to Win)》的主讲嘉宾。 路策博士发表了很多著作,包括 《抢救福音(Rescuing the Gospel)》, 《新月阴影下的十字架(The Cross in the Shadow of the Crescent)》, 《死后一分钟(One Minute After You Die)》, 《当一个国家忘记了神(When a Nation Forgets God)》 等。其中的一本书《希特尔的十字架( Hitler’s Cross)》这赢得了基督教书商的金牌奖章奖(the Christian Booksellers Gold Medallion Award.) 


您的支持与爱心使我继续写下去,感恩您的打赏!

PayPal.me/ssk2024 或 ssk2024h@yahoo.com


请点击左上角“萧参客”关注公众号,加微信电报帕勒推特SSK2024

往期文章:


著名的惠顿学院的“觉醒”!

如果我能在3月27日的“亚裔行动日”上演讲!

永恒的故乡:从2020大选后对在美华人的冲击说起

在美国,是谁在威胁亚裔的安全?

教会中的自杀现象与神学思考:从LGBTQ高危自杀人群说起

真理、知识和敬虔:从美国的信仰失落说起

常识与“新常识”

左翼分子正在将亚裔美国人赶出民主党!

疫情中的佛州为何能蓬勃发展?因为德桑蒂斯州长拒绝退缩!

法国大革命正在攻击美国的根基!

从美国2020年大选说起掺水的福音及危害

《平等法案》使美国教会无法再躲在“合一和爱”的旗帜下!

佛罗里达州 - 德桑蒂斯州长牛!

“傻子”川普


谢谢您也点击文右下角的“在读” 或 “Wow”。严禁转载。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