实名举报核酸不准被打残?华大基因:恶意诋毁

上海赋红码乱象何时休

俄罗斯的经济正在被慢慢窒息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我突然被54万人看了裸照。

生成图片,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查看原文

著名的惠顿学院的“觉醒”!

萧生客 萧参客 2021-03-28

作者:约瑟

受人尊敬的福音派基督教惠顿学院(Wheaton College)真的开始 “觉醒” 了。行政部门已经移除了一块纪念惠顿校友宣教士吉姆·艾略特( Jim Elliot)和埃德·麦卡利(Ed McCully)的匾额,它描述了在1954年 “未开化的(savage,亦可译为 ‘野蛮的’ )” 的厄瓜多尔土著部落残忍地、无缘无故地刺死了艾略特、麦卡利和其他三位宣教士。

这块牌匾是64年前惠顿学院艾略特和麦卡利的同学捐赠的,上面写着:

世世代代,所有进入的陌生人都被这些未开化的印第安人杀害。经过许多天耐心的准备和虔诚的祈祷,宣教士们与奥卡家族进行了有史以来第一次友好的接触。(奥卡“Auca”是盖丘亚<Quechua>语中 “未开化的、野蛮的” 的意思,被当时土著居民用来指瓦拉尼<Waorani>部落的名字。)

惠顿学院院长菲利普·雷肯(Philip Ryken)似乎既不能也不愿阻止惠顿学院 “社会正义” 的勇士们 “唤醒” 惠顿的努力,他对这一决定是这样说的:

最近,学生、教师和工作人员都对牌匾上的语言表达了担忧,因为现在人们认为牌匾上的语言冒犯了他们。“未开化的人” 一词被认为带有贬义,历史上曾被用来非人化和虐待世界各地的土著人民。在我们的校园里,任何关于人或群体的描述都应该反映出按照上帝的形象创造的人的全部尊严。”

我想,惠顿校园里再也不会有人称那些诡诈和极度变态的人为罪人了。


当雷肯院长为惠顿的决定辩护,声称 “未开化的人” 一词现在被认为 “带有贬义”时,他犯了两个错误。

首先,“未开化的人” 总是被认为带有贬义。在教会、美国或厄瓜多尔的历史上,什么时候有人认为 “未开化的人” 这个词没有贬义?然而,它不是一个像 “n-词 (黑鬼)” 那样的绰号。


第二,他的错误在于默许觉醒的暴民不诚实地利用基督教作为武器来压制所有对罪恶的谴责。这样做,他无意中屈服于相对主义。雷肯院长是否认为基督徒应该避免使用任何被世人视为 “冒犯” 的词语呢?


据惠顿的发言人约瑟夫·摩尔(Joseph Moore)说,这一决定是在 “十几名学生和员工” 的抱怨之后做出的。“ 如果能知道哪些工作人员鼓动了这一变化,那就很有意思了。那些可能正在考虑花一大笔钱把孩子送到这间 “日益觉醒” 的惠顿学院的家长们,以及反对 “觉醒运动” 的捐助者,可能会发现这些信息很有帮助。


“savage”这个词的意思是 “未开化的” 或 “凶猛的,暴力的,或野蛮的”。这个被称为 “瓦拉尼(Waorani)”或 “奥卡(Auca)” 的部落残忍地杀害了吉姆·艾略特、埃德·麦卡利、内特·圣、罗杰·尤德里安和皮特·弗莱明五位传教士,当时的确太野蛮了!

虽然许多了解吉姆·艾略特和内特·圣的故事的基督徒,对五位传教士被野蛮谋杀后发生在瓦拉尼人身上的复杂故事知之甚少,但瓦拉尼人在20世纪50年代和更早的时候是一个未开化的民族这一事实是没有争议的。

五位传教士在奥卡族人地被杀的故事

简介:传教士吉姆·艾略特夫妇与另外四对宣教士夫妇一起进入厄瓜多尔丛林,怀着满腔热情要把福音传给丛林中的奥卡族人 - 一个以杀害一切外来者闻名的部落。
他们努力学习奥卡族语言、小心翼翼的接近奥卡人,在得到奥卡人的友好表示后,进入他们的领地。
1956年1月8日早晨,几位奥卡人出现在沙滩上,五位宣教士兴奋地走向他们,以为盼望已久的机会终于到来……
然而,等待他们的却是5支直刺过胸膛的尖利长矛!五位宣教士,无一例外的倒在血泊中。

“奥卡行动”的发起者,美国传教士吉姆·艾略特

五个年轻的生命就这样转瞬即逝,他们甚至没有开口传讲福音。
这一消息震惊了西方世界。无数人叹息、流泪,甚至发出质疑的声音。
然而,在这个故事中,有四件发人深省的事:
第一,宣教士手中有枪。但是直到生命的最后一刻,仍未扣动扳机。因他们深信,自己已准备好迎接死亡,但从未听闻福音的奥卡人却还没有。
第二,有记者询问吉姆的遗孀伊丽莎白,你丈夫的生命是不是被浪费了?
伊丽莎白反问:浪费?他从小就想成就这样的事,如今他只是实现了自己的梦想而已。
第三,伊丽莎白在丈夫被杀后,带幼女重返厄瓜多尔丛林,继续丈夫生前未竟之事。奥卡人不解的问:你们为什么还要回来?伊丽莎白说:我们是想要告诉你,有一位上帝的儿子,他被杀却没有报仇。后来整个奥卡民族都被基督所得着。
第四,五位宣教士的故事激励无数年轻人献身宣教事工。这个故事直到今天仍激励着一代又一代的信徒。


退休的惠顿学院历史系副教授、美国基督教长老教会(PCUSA)任命的牧师凯瑟琳·朗(Kathryn T.Long)写了一本广受好评的书,讲述了这五名传教士被谋杀后,瓦拉尼人复杂的历史。她明确表示,他们是一群暴力(即野蛮)的人。约翰·特纳(John G. Turner)教授在对她的书的评论中写道:

据朗估计,在这一时期,超过60%的瓦拉尼人死亡都是暴力造成的,这使得瓦拉尼人成为地球上最暴力的文化之一。

2008年,包括朗在内的8位学者共同撰写的一篇论文描述了瓦拉尼部落:

瓦拉尼可能是人类社会中杀人率最高的。厄瓜多尔的瓦拉尼人(Huaorani, Waodani, Auca)比雅诺马莫人(Yanomamo)更好战。他们残暴的名声是通过对彼此以及对外人的暴力而获得的。

甚至有一个杀害传教士的瓦拉尼人也承认这个部落以前的野蛮:

我们过着 “ononque”(没有理由地)愤怒、仇恨和杀戮的生活,直到他们给我们带来了上帝的标记。现在,我们这些走上帝之路的人过着快乐和平的生活。

如今已被取消的惠顿牌匾显然指的是历史上瓦拉尼人未开化的时刻,他们的确如此。但是 “觉醒派”,就像所有教条主义的宣传者一样,坚持通过操纵历史来推进他们的意识形态。


“罗伊斯报告(Roys Report)” 就牌匾争议采访了一名惠顿学院的学生,他表达了一些关于基督徒如何谈论罪的特殊的非圣经观点:

“惠顿在努力注意他们使用的语言以及它如何伤害人们,尤其是土著居民方面做得更好。我不认为将他们还原为暴力倾向是人性化的,因为他们仍然是按照上帝的形象创造的。当他们不是基督徒的时候,它也用基督教的标准来对待他们。他们还是人,过着和我们不一样的生活。让他们遵守我们的标准并不一定是公平的。”

这个学生对约拿单·爱德华兹(Jonathan Edwards)提到 “邪恶的不信的以色列人”会有什么看法呢?他是否使用了伤害他人的语言?他是否使他们堕落到他们邪恶的倾向,使他们失去人性?


基督徒可以像耶稣一样把假先知称为 “残暴的狼” (太7:15)吗?


今天的基督徒是否应该避免批评那些 “跨性别者” - 包括那些给孩子读故事、在孩子面前跳电臀舞的 “变装皇后” - 因为他们不是基督徒,因此,我们不应该用“我们的标准” 来评判他们?


关于野蛮行为的标准是 “我们的”,还是绝对的、客观的、超越一切的标准?

那么过去的奴隶主和当代的新纳粹呢?如果,当提到他们邪恶的信仰和行为时,基督徒没有包括他们的好品质的综合清单,那些信徒是否犯有非人性化还原论呢?


在《启示录》中,那些没有得救的人被称为 “狗”。彼得将假教师 - 我们今天的教会中有许多这样的人 - 描述为 “没有灵性,生来就是畜类,以备捉拿宰杀的。他们毁谤所不晓得的事,...... , 他们已被玷污,又有瑕疵。...... 正是被咒诅的种类。“ (彼后2:12-14)保罗称加拉太人为 “无知的加拉太人”(加3:1)。施洗约翰把法利赛人和撒都该人称为 “毒蛇的种类”(太3:7)。阿摩司称妇女为肥壮的 “母牛”,并警告说,神会用钩子将她们钩去,用鱼钩将她们余剩的钩去。(摩4:1-2)保罗写信给提多说,革哩底人有本地的一个先知说,革哩底人常说谎话,乃是恶兽,又馋又懒。这见证是真的。保罗称革哩底人是说谎的,是恶兽,是又懒又贪的(多1:12)。


难道约翰、彼得、保罗、阿摩司和施洗约翰没有充分注意到他们使用有害的非人性化的语言吗?他们是否不公平地让不信仰者坚持 “我们的标准”?

保罗写道:

你们岂不知不义的人不能承受神的国吗?不要自欺。无论是淫乱的,拜偶像的,奸淫的,作娈童的,亲男色的,偷窃的,贪婪的,醉酒的,辱骂的,勒索的,都不能承受神的国。你们中间也有人从前是这样。

换句话说,他既用神的标准来要求不信的人,又用他们过去的罪恶行为来描述信徒。他们是奸淫的、拜偶像的、作娈童的、亲男色的、偷盗的、贪婪的、醉酒的、勒索的。


据美联社报道:

在校的学生凯特琳·卡斯帕(Caitlyn Kasper)对移除牌匾的决定表示赞赏:“这样的牌匾给人们带来了痛苦,因为它们的存在以及它们让有色人种在惠顿感到不受欢迎,它们几乎是白人至上的象征。”

这种牌匾会给人带来痛苦吗?那些没有接受过公立学校通过”批判性种族理论“ 支持的 ”觉醒“ 学说的人,看到这个历史上准确的牌匾时,会感到痛苦吗?还是只有受过教育的人才会说自己有假痛?


当面对自己的罪行或面对人类过去犯下的罪恶的证言时感到痛苦,这在本质上是错误的吗?


这块匾真的 “几乎” 是白人至上的象征吗?如果这个牌匾 “几乎” 是白人优越感的象征,它到底是不是这样的象征?


那些与惠顿学院有联系的人知道,这仅仅是它正在进行的伟大“觉醒”的另一个步骤。至少从奥巴马担任总统以来,惠顿就一直在培养社会正义斗士。作为两个毕业于惠顿的孩子的母亲和两个孩子的岳母,我说这话并不高兴。


我第一次写惠顿的文化投降是在2010年,当时人们发现了教育部的《“社会正义”宣言》(social justice manifesto of the Department of Education),这是一个充斥着陈腐言辞的 “概念框架”,污染了当今世界各地的公立学校。

这两名惠顿学院的学生的评论显示了惠顿学院更大的问题,并提出了重要的问题。

为什么惠顿的学生对圣经如此无知,如此 ”觉醒“ ?惠顿是否还在继续着它的废奴主义历史,即不惜一切代价大胆面对和反对罪恶 - 尤其是那些目前在有钱有势的人中得到青睐的严重罪恶?如果是这样,为什么我们从惠顿学院的行政部门、教师或学生那里听到的关于同性恋团体和 “跨性别” 邪教对孩子们造成的严重伤害和不公正的言论如此之少呢?会不会是惠顿在给学生们做家教时,一边为他们轻搔 ”发痒的耳朵“(顺从自己的情欲、拒绝真道,参提后4:3-4),一边温和地兜售圣经中的罪孽观呢?


后记

在美国当前的语境中,“觉醒” 的意思是在左派的倡导下,人们按照 “批判性种族主义理论” 意识到美国的社会制度是建立在对黑人奴役的罪恶之上的,开创美国历史的不是跟随 “五月花号” 来到北美开辟新家园的清教徒天路客,而是被贩运到北美大陆的尚处于半蒙昧状态的黑奴。因此所有白人对黑人都犯有 “原罪”,因此白人主导的美国的政治法律制度和社会文化都必须彻底推翻。

这是何其荒唐的思想!


令人匪夷所思的是,培养教会领袖的神学院居然为了迎合左派思潮,积极充当了 “取消文化”、否认历史、推行 “批判性种族理论”、甘愿接受 “政治正确” 枷锁的先锋。难怪如今的教会普遍世俗化,在他们的主日信息里,神的公义不见了,只剩下了包容一些罪恶的 “爱”。


他们当中的许多支持接受过马克思主义训练的 “黑命贵” 运动,支持违背神的创造本意和对人类美好旨意的LGBTQ运动,甚至允许同性恋者担任圣职..... 

社会的堕落乃是因为教会的堕落,教会的堕落始于教会领袖的堕落,而教会领袖的堕落则始于神学院的堕落!


惠顿学院的堕落只是无数神学院堕落的缩影。如果要美国停止堕落,首先教会要悔改,教会领袖更需要悔改,作为装备教会领袖的神学院尤其需要悔改!我们需要的是重新建立大卫倒塌的城墙,把教会真正建立在耶稣基督的磐石上,彰显出神的公义、圣洁、恩典和慈爱。

参见:https://illinoisfamily.org/education/wokeness-at-wheaton/


您的支持与爱心使我继续写下去,感恩您的打赏!

PayPal.me/ssk2024 或 ssk2024h@yahoo.com


请点击左上角“萧参客”关注公众号,加微信电报帕勒推特SSK2024

往期文章:


如果我能在3月27日的“亚裔行动日”上演讲!

永恒的故乡:从2020大选后对在美华人的冲击说起

在美国,是谁在威胁亚裔的安全?

教会中的自杀现象与神学思考:从LGBTQ高危自杀人群说起

真理、知识和敬虔:从美国的信仰失落说起

常识与“新常识”

左翼分子正在将亚裔美国人赶出民主党!

疫情中的佛州为何能蓬勃发展?因为德桑蒂斯州长拒绝退缩!

法国大革命正在攻击美国的根基!

从美国2020年大选说起掺水的福音及危害

“1776报告”是美国的瑰宝:是川普一直坚持的美国立国根本的核心!

《平等法案》使美国教会无法再躲在“合一和爱”的旗帜下!

佛罗里达州 - 德桑蒂斯州长牛!

川普的盟友-最伟大的主持人林博离世 | 柯尔克:青少年应该上大学吗?

“傻子”川普


谢谢您也点击文右下角的“在读” 或 “Wow”。严禁转载。

    新书速递 | 《剑桥基督教史 第四卷:西欧基督教,约1100-约1500》
    “基督教与中国文化”书目255种
    美国最高法院的门楣上,为什么会有孔子?
    《读书》新刊 | 王晴佳:朱宗元:一个人的全球史
    美国最高法院的门楣上,为什么会有孔子?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