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并不了解真实的台湾

发生在上海,出现挤兑潮?

彻底失望,气得我一夜睡不着觉,从今天开始我支持武统

100部BL动漫大放送(上篇)

H游戏只知道《尾行》?弱爆了!丨BB IN

生成图片,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查看原文

千里追凶、逮捕审判纳粹战犯阿道夫·艾希曼:摩萨德战绩惊人

江淳独步 2022-04-30



江淳按:1961年4月11日,纳粹战犯艾希曼因反犹太人活动出庭受审:在历时四个月的审判上他一直重复这样的说辞:他只是服从上级命令的下属,不应该为此背负上级的罪行。最终他被处以绞刑。起诉书指控他在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任犹太人居住区盖世太保头目时,曾将600多万犹太人送进死亡集中营。



艾希曼辩解自己无罪,声称他只是执行了命令。尽管他参与组织大屠杀的铁证如山,艾希曼仍坚持说:“我的双手没有血迹。”然而,3位法官在12月12日全体一致裁定他有罪,艾希曼被判死刑。被判死刑后,阿道夫·艾希曼曾为一线生机恳求以色列总统给与赦免。一再重复他曾在历时四个月的审判上的说辞:『他只是服从上级命令的下属,不应该为此背负上级的罪行。』在1962年6月1日午夜,在以色列特拉维夫,就是艾希曼写下宽恕请求信的几天后,他被处以绞刑。(选自网络/江淳编辑)



对纳粹战犯阿道夫·艾希曼(Adolf Eichmann),长达数十年的追捕,是历史上最知名的逃亡行动之一。艾希曼是纳粹大屠杀的策划者之一,他一直设法逃脱追捕,直到1960年以色列特工在阿根廷的布宜诺斯艾利斯,将他逮捕。当时,艾希曼在阿根廷当局不知情的情况下,迅速被偷偷运出国境。



千里追凶,“死刑执行者”阿道夫·艾希曼被捕,摩萨德的惊人战绩


第二次世界大战葬送了许多犹太人的生命,为了给这些死难者报仇,自建国以后,以色列的情报机构一直在世界各地追捕纳粹战犯。经过多年努力,他们成绩斐然。影响最大的一次是在1960年成功追捕了对迫害欧洲600万犹太人负有直接责任的纳粹战犯阿道夫·艾希曼。此次是由摩萨德首脑哈雷尔亲自带领特工赶往阿根廷,将躲在那里的艾希曼秘密绑架到以色列,让他受到了应有的惩罚。其他没被抓捕的战犯,以色列特工们仍在努力追捕。



“坑爹”的熊孩子,暴露的艾希曼


二战期间,共有600万犹太人被德国纳粹屠杀。阿道夫·艾希曼就是大屠杀的主要执行者之一。1906年阿道夫·艾希曼出生于德国,八岁时他就和父母一起来到奥地利,长大之后曾做过推销员。1932年加入了纳粹党,他恶魔般的罪行就从此时开始了。1934年,当他成为犹太人事务部的头目时,也成了纳粹德国“犹太复国主义问题”的专家。他为了对付犹太人,专门向其他纳粹党成员学习经验。



1938年,艾希曼被派往捷克斯洛伐克专门负责对付犹太人。到了1942年,他已有了直接驱逐和屠杀犹太人的权力。在匈牙利,他被人们称为“杀人不眨眼的冷血动物”,他指挥纳粹党成员驱逐和屠杀了65万犹太人。另外他还是奥斯威辛集中营屠杀400万犹太人的主要负责人之一。这个杀人恶魔还设法用瓦斯毒死犹太人,之后还称这是高效率的屠杀手段。


被抓捕的犹太人


二战结束后,许多纳粹官员被逮捕,而艾希曼却像个泥鳅一样,多次更改身份,乔装改扮成各种角色,一次又一次逃脱了追捕。在此后长达15年的时间里,没有人谈起他的存在,他在这个世界上消失得无影无踪。实际上,艾希曼改扮成一名木工,住在了德国吕讷堡一个偏僻的小村庄里,在那里他生活了四年。四年之中没有人知道他的真实身份。四年之后,他逃到了意大利热那亚。后来他又秘密来到了南美的阿根廷,在那里他用化名和家人一起小心地生活着。


艾希曼以为自己被世界忘记了,可是那些犹太人,他们是不会忘记艾希曼的。以色列的情报机构一直在打探他的消息。一个偶然的机会,以色列情报机构得到了关于艾希曼的消息:艾希曼现在生活在阿根廷。


1957年秋天,有一位住在阿根廷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市郊的阿利沃斯区的名字叫罗泽·赫尔曼的姑娘,她长得非常漂亮,成为众多小伙子的追求对象。有一位追求她的小伙子引起了她的注意。这位小伙子名字叫尼格,他说他父亲曾经在德国军队里当过大官,让许多的犹太人闻风丧胆,还说当时就应该把犹太人全部干掉。罗泽·赫尔曼的血管里就流有犹太人的血,她没想到尼格会说出这种话。


布宜诺斯艾利斯


罗泽·赫尔曼对父母说起这位名叫尼格的男朋友,她说尼格拼命地追求她,但他从来没有说过他家住在哪儿,也没请自己去他家里玩,即使有时写信也是写他朋友的地址,再由他朋友转交给尼格。罗泽·赫尔曼的父亲双目失明,他是奥斯威辛集中营的幸存者,他的眼睛就是在那里失明的。每次女儿说起这位名叫尼格的一些奇怪的事情时他都在沉思,一言不发。


有一次他让妻子给他读报,当他听到联邦德国法兰克福总检察长弗里茨·鲍威尔博士正在寻找阿道夫·艾希曼的消息时马上愣住了。据报纸上说,目前艾希曼就隐藏在阿根廷。洛塔尔·赫尔曼一下子就想到了女儿那个叫尼格的男朋友。于是他马上和女儿按照尼格留下的地址找到了尼格的朋友,然后又从这位朋友口中得知尼格家的住址:查尔布科大街4261号。然后他和女儿一同前往这个地址,来到这里发现上面挂着“达古特宅”和“克莱门特宅”两块门牌,弗朗齐斯库·史密特是这房子的主人。赫尔曼脸上露出了一丝笑容,他相信艾希曼就在这里。他马上回到家,让妻子写信给联邦德国法兰克福总检察长。


二战时的德军


联邦德国法兰克福总检察长弗里茨·鲍威尔博士也是一位被艾希曼所带领的纳粹党迫害的犹太人,他对德国当局失去了信心,于是,当他接到赫尔曼妻子写来的这封信时,马上把消息秘密通报给了摩萨德的首脑伊赛·哈雷尔。


伊赛·哈雷尔得到这个消息之后心情很复杂,他一时不知该怎么办才好。因为在此之前他也接到过很多类似的消息,这些消息让他们浪费了很多精力和财力,到头来却一无所获。这一次的消息他同样无法判断是真是假。会不会也像前几次那样无功而返?但是万一是真的呢?冥冥中,他特工的直觉告诉他,这是一个机会,一定要追查下去。于是,哈雷尔认真研究起关于艾希曼的案卷,对于这样一个杀人恶魔,摩萨德一定要将其捉拿归案。他派出了三名特工前往阿根廷。他们先是来到赫尔曼的家里,对信中的内容进行一番核实。但是三位特工对阿根廷的情况都很不熟悉,这让调查工作显得非常困难和复杂。


之后,哈雷尔又成立了一个调查组,对与艾希曼有关系的所有家庭进行秘密调查。调查人员的行动不能让艾希曼有所察觉,一不小心就会让艾希曼那些在德国的亲友们看出以色列的意图,那样他们就会向艾希曼通风报信,再想抓住他就难了。


摩萨德特工在策划行动(网络图)


以色列特工利用各种身份巧妙地同艾希曼在欧洲的亲属、朋友接触,但只要聊到与艾希曼有关的话题,他们就会立刻闭口不谈。功夫不负有心人,特工们还是调查到了一些线索,艾希曼的确待在南美洲的某个国家,但不知具体在哪一国,很可能是阿根廷。他没有和家人分开,仍然与他的妻子和儿子生活在一起。这些就是特工们调查到的全部情报,一些特工失去了信心,他们不相信凭这点线索就能找到艾希曼。可是哈雷尔鼓励大家不要放弃,一定要把屠杀和残害犹太人的杀人犯追捕归案,让他受到应有的惩罚。


正当特工们为下一步如何开展工作而犯愁的时候,女特工迪娜·罗思想出了一个妙计。因为摩萨德特工人员知道3月3日是阿道夫·艾希曼儿子的生日,利用这个机会找到艾希曼的儿子,并送他生日礼物,这就不会引起注意。找到了艾希曼的儿子,自然不愁找到艾希曼。于是女特工迪娜·罗思便把自己装成一个痴情又单相思的女子,找到一位小听差,让他转送自己的礼物,并要为她保守秘密。小听差听后,感觉事情是这么浪漫、这么神秘、这么好玩,便十分乐意地为她完成了任务。


摩萨德标志


当哈雷尔得知这一消息后,马上组织增援力量来到了阿根廷。在阿根廷的特工们秘密跟踪那位金发小伙子,来到了一处平房。特工们秘密的对房子周围的情况做了记录。他们还得知1960年3月21日是艾希曼夫妇的银婚纪念日,这一天艾希曼一定会回来与妻子团聚。就在艾希曼夫妇银婚纪念日的中午,躲在暗处监视的特工们发现,一名50多岁的男子正从圣费尔南多区加里保迪大街走出,他衣冠楚楚,像是要去参加什么庆祝活动。特工们趁机对这名男子秘密拍照,经过证实,他就是以色列特工们苦苦寻找的艾希曼!


实施抓捕


哈雷尔告诉本·古里安总理,现在是行动的时候了。因为此次逮捕艾希曼是摩萨德从来没有经历过的最艰巨的任务,所以他要亲自参加这次捕获行动。本·古里安总理说,一定要把他弄到以色列来,活的死的都行!


接下来,便是怎么运送的问题。此事还不能让阿根廷官方知道,必须秘密进行。以色列当时还没有开辟直接飞往南美区域的航线,这就堵住了专机运送这条路。而海运的速度又太慢,中途还要接受几个外国港口的检查,同样不安全。就在哈雷尔为此事犯愁的时候,他看到了一则新闻:阿根廷举国上下正在操办国庆活动,并且阿根廷已邀请以色列领导人在5月20日参加活动。哈雷尔也从外交部得知,政府准备派一个高级代表团赴阿根廷首都布宜诺斯艾利斯参加这次庆祝活动。外交部方面在哈雷尔的建议下准备派一架专机开赴阿根廷。


以色列航空


哈雷尔找到了以色列航空公司的董事长和经理,说出了自己的一些要求之后,请以色列航空公司作好飞机于5月11日起飞的准备。哈雷尔从下属中选拔出11名精干特工组成一个特遣队执行此次任务。这11名特工全都经验丰富,而且他们都有亲戚朋友被纳粹党杀害,为了报仇,他们必须全力以赴。


特遣队来到阿根廷首都之后,在圣费尔南多区的小旅馆里分开居住。他们还租了一处寓所,用作行动的指挥部。此时艾希曼的一举一动都被特工们密切监视着。没几天,特工们便掌握了他的生活规律及所乘坐的公交路线。行动之前,哈雷尔拟订了绑架艾希曼的具体行动计划。同时他还交代了一些事情和注意事项,万一行动失败,被阿根廷警方逮住,要说自己是自发的,千万不要暴露组织。如果发现艾希曼逃跑,迫不得已的情况下立即把他击毙。


5月11日19时25分,准备就绪的特工们分别乘车到达目的地。第一辆车在离202公路交叉口大约10米的加里保迪大街上停下了。一名特工假装汽车出了毛病,在那里摆弄发动机。另一名特工站在车的左侧,也弯腰检查着发动机。另外两名特工待在车里,注视着外面的情况。第二辆汽车也停在202公路上,一名特工正打开车盖检查,车里还坐有几名特工,他们计划着等目标一出现,就把汽车前灯调到最高亮度,让他眼花,看不清停在前面的那辆汽车。全体人员摩拳擦掌,就等着目标出现。


阿道夫·艾希曼受审


半个钟头过去了,公共汽车已过去了两辆,可是目标还是没有出现,就在特工们准备撤回的时候,又开来一辆公共汽车。当车停下时,一个男子下了车。艾希曼慢慢地向前走来,特工们说:“就是他。”接着,两束强烈的灯光照在了艾希曼的脸上。这时,第一辆汽车上的特工人员假装散步向艾希曼走去。慢慢地离目标越来越近,就在离目标只有三米时,他说:“不许动!”


艾希曼突然停住了脚步,老奸巨猾的他顿时知道情况不妙,就在他转身准备逃跑时,一名特工飞扑过来将他制服。他们把艾希曼塞进了车里,两辆汽车飞一般地按预定路线撤离。


20分钟后,汽车到达目的地,特工们关好房门,仔细看着这位昔日“威风凛凛”的杀人犯,而此时的艾希曼却有气无力。让特工们感到吃惊的是,艾希曼非常合作,完全丧失了往日在战场上的军官气概。


摩萨德特工


当特工们脱去他的上衣,那刺在他身上的标记出现在特工们的眼前,这正是当年纳粹党的血腥符号。特工们把他锁在床上,开始审讯。哈雷尔问:“你的德国民族社会主义工人党党员证的号码是多少?”


对方马上回答:“889895。”


哈雷尔又问:“你的真实名字是什么?”


对方沉默了一会才回答:“阿道夫·艾希曼。”



撤退计划


猎物到手了,下一个问题便是如何安全返回本国。哈雷尔安排两名训练有素的特工人员看守艾希曼,他和其他特工解决运送之事。然后他们细心策划了一起“车祸”事件,在这次“车祸”中有一名特工得了“脑震荡”。很快,他住进了当地一家医院,住院之后病人的病情大有好转。没几天他就得到了一份由阿根廷医院开具的医疗证明和一份回国继续治疗的许可证。


5月20日,“病人”按计划出院。精于伪造证件的摩萨德特工很快便把证件的照片和姓名换成了艾希曼的照片和姓名。现在问题解决了,即使阿根廷对“以色航空公司工作人员专车”进行一一检查,特工们也不用担心了,因为艾希曼出了一次“车祸”,并且还有一张真正的医院诊断证明。


阿根廷机场安检


1960年5月20日20时,身着“埃勒·粤勒”航空公司制服的艾希曼被特遣队的医生注射了特制的麻醉剂。几秒钟后他就失去了知觉,由两人搀扶着行走,就像是个真正的脑震荡患者。在机场,为了防止发生意外,哈雷尔和特工们找了机场候机室餐厅角落的一张饭桌坐下。他们周围是正在用餐的机场工作人员和旅客,以及阿根廷边防警察。出乎哈雷尔的意料的是,机场检查非常顺利。他们登机之后,哈雷尔盼望的就是飞机快些起飞。


5月21日0点,以色列601号“不列颠”式飞机正式起飞。24小时之后,飞机顺利降落在以色列机场。哈雷尔安排特工看守艾希曼,他自己前去面见总理。见到本·古里安总理之后,哈雷尔十分高兴地说:“我把阿道夫·艾希曼带回来了,如果您批准,我现在就把他移交给以色列警察局。”看得出,本·古里安也很高兴,他的身份能确定吗?哈雷尔说,绝对没错。


阿道夫·艾希曼受审


于是本·古里安总理同意把艾希曼移交警察局。5月23日,本·古里安总理召开了一个会议,与会人员都是以色列内阁部长。当本·古里安总理宣布摩萨德特工已经抓捕了阿道夫·艾希曼时,整个会场安静极了,接着,他们都热烈地欢呼起来,有的议员甚至高兴得跳了起来。本·古里安接着告诉各位议员,阿道夫·艾希曼罪恶滔天,他应该受到应有的惩罚,现在他已被关在以色列监狱里。接着,全世界都知道了这件令犹太人振奋的事情。以色列人沸腾了,称赞着特工们的英勇机智。



纳粹恶魔的归宿


审判艾希曼时,为了防止观众为报仇而刺杀他,警察局特地设立了一个上面敞开的玻璃罩,艾希曼就站在这里面被审判。当法官宣读完艾希曼种种触目惊心的罪行时,他竟然良心发现地说:“我早应该把子弹打进自己的脑袋。”


两年之后,阿道夫·艾希曼被以色列最高法院判处死刑。他的骨灰被抛入了茫茫大海。以色列人不想让这个头号敌人的骨灰弄脏犹太人的故乡。

延伸阅读


希特勒:德国人民应该给帝国陪葬


重磅预测:俄乌战争将直接以一方战败结束


葛剑雄:中国在近代边疆问题上吃了哪些暗亏?


库页岛的10个历史事实:国人铭记


斯大林解释:我们为什么要割走外蒙古?


中苏1969年珍宝岛之战“核危机”始末


历史回眸:北洋名将徐树铮收复外蒙古


普总眼下最大的危险,在哪儿?


最后一班离开俄罗斯的火车,那些逃离祖国的人们


吴建民:最大的风险是中国会否被推到前苏联的位置成为众矢之的


从“斯大林热”到“普京热”:强国主义下的俄罗斯


乌克兰总统夫人致全球媒体公开信:我们会赢


“普京的大脑”:杜金的“新欧亚主义”


美国最清醒俄罗斯专家警告:世界已处于第三次世界大战中间


——欢迎微友:关注《江淳纵横》,每天精彩更新!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