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华社的一篇报道让人惊呆了

更多地从政治和法律角度看疫情管控

突发!中美正式摊牌?国内突然宣布,将大规模调整经济布局!

“老公隔离,我约男同事”南京女幼师6分钟“桃色视频”误传业主群,小区沸腾了!

“一次500,包夜2000”,人妻为买房躺赚全过程曝光 !

生成图片,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查看原文

《三生三世步生莲》· 第二十三章 01

新来的仙友,记得点上面的蓝字关注我哦~


阅读本文全部更新
请点击公众号菜单栏
“唐七小说-三生三世步生莲”
或在对话框里输入关键字“步生莲”

第二十三章 01

自入宫以来,成玉总是卯中就起床,梳洗后去太皇太后处候着,伺候祖母早膳。然次日卯末了,成玉还未起身。宫女撩帐探看,见郡主裹在被中发抖,口中糊涂着说冷,脸上却烧得一片通红。宫女惶恐,立刻禀了太皇太后。太皇太后急召了太医院院判前来问诊。
太医院曾院判悬丝诊脉,得出的结论是郡主昨夜着了风寒。然一副重药灌下去,成玉却依然高热不退,人还愈加糊涂。太皇太后忧急,想起她的命格,以为她这是在宫中住了太久,失了百花灵气润泽所致,念及她重病不好挪动,便下了懿旨召朱槿梨响入宫,又令他们从十花楼里多挑些有灵气的花花草草搬进来,看能否为成玉驱病。
朱槿领旨,花花草草里挑拣了一阵,挑了前几天终于化了形能跟他聊天的姚黄和紫优昙。
 
成玉一病就是多半月,生病之初,她昏睡的时候多,清醒的时候少。梨响守在病榻之侧,为成玉擦汗掖被铺床单、递水喂药换衣衫,忙得不可开交。朱槿姚黄和紫优昙三个男人坐在外间,也做了一点力所能及的事情:在成玉清醒的时候关怀了她要盖好被子多喝热水。
因为也找不到其他事情干,朱槿做主去搞了面一人高的铜镜安在外间,给铜镜施了法。后来的情况就是梨响一个人在里间照顾成玉,他们仨挤在外间,从铜镜里观看千里之遥的贵丹之战战况实录。看就看了,时不时还要发表一点意见,发表意见也就罢了,意见相左时还要吵起来。朱槿比较沉稳,也比较包容,但是姚黄和紫优昙不行,他们俩动不动就要辱骂对方。这种情况下,成玉十有八九会被吵醒,看成玉醒了,三个人会暂停片刻,安抚成玉,安抚的方式是吩咐梨响:“你去给她倒点热水来。”
梨响觉得他们三个人别说这辈子,下辈子下下辈子三生三世都不可能找得到老婆了。
 
成玉大概是第五天时从床上爬了起来。梨响本以为成玉爬起来第一件事就是把外面无所事事的三个花妖驱逐出去,但成玉没有这样做。她裹了一领厚实裘衣倚在门帘处,神色复杂地凝望外间铜镜中的情景,认出那上面是什么时,像是十分惊讶朱槿他们还有这样的本事。站了片刻,她走过去加入了他们。
在成玉加入朱槿他们围着铜镜一起观看贵礵之战这一日,战争形势发生了严峻的新变化。
皇帝当日会派素有帝国宝璧之称的连宋率军驰援一个小小贵丹,为的并非只是将贵丹从礵食铁蹄之下救出,更是为了将礵食这一潜在劲敌狠狠弹压于天极山之北。故而礵食全线溃败退出贵丹之后,大熙并没有善罢甘休,十五万兵马反而越过天极山侵入了礵食,一举拿下了他们肥美的夏拉草滩。
而趁着大熙三分之一的兵力都在东南战场同礵食作战时,自四年前新主登基后一直被连宋压着打的北卫感到一雪前耻的时机到来了。北卫举倾国之力,集结了五十万兵马开往熙卫边境。成玉坐在铜镜前看到的第一个画面,便是姚黄从礵食战场上切过来切到熙卫边境的情景:北卫向大熙宣战。
为了帮助军事知识最为薄弱的紫优昙看懂当下局势,朱槿还去搞来了舆图。舆图上可见,北卫同大熙交界处,西为难涉水泽,东为崎岖山地,只纵跨大熙两个郡的淇泽湖以北乃是一片平原。姚黄分析,北卫举倾国战力,趁着大熙兵力分散时南侵,打的便是以“投鞭足以断流”的兵力优势迅速突破淇泽湖的湖口防线,以打开大熙国门,向东南深入腹地,直取大熙国都的主意。
湖口乃是国门,连宋以十万精兵于此布下重防,防线坚固,可称铁壁铜墙,然再是牢固,也难以抵挡北卫五十万兵马突然发难,全线压上。
湖口郡连失重镇,仅五日,淇泽湖以北全部失陷。
从地理上看,大湖以东乃是一片靴形平原,平原以东乃是山地,湖山之间正好镶了靴形平原的那只靴筒。卫军自湖口开进,与熙朝守军在靴筒处来回争夺了十日,最终以靴筒失陷、大熙两万残兵退至大湖南部的巨桐县为大战的第一阶段做了结。
湖口防线宣告崩溃。
五十万军队对上十万军队,这种溃败其实也是必然。不过大熙边关告急的军情传达得及时,平安城中皇帝的军令亦下得果决,卫熙之战爆发的第六日,大熙十七卫共二十万兵马已领军令火速整装,依托运河之利走水路奔赴往淇泽湖驰援了。
守卫湖口的残兵退到巨桐县的次日,便有三万军队先行抵达与其会合,五万兵力迅速整合,组成一道新的防线,将北卫大军阻于巨桐县之外。而防线之后十里处,淇泽湖最南端的淼都县开了一个大工程,二十万民夫开始修建起一道西起大湖东至高山的屏障般的防御工事来。
 
千里之外战火纷飞,平安城里依然很平安。成玉在宫中养病养了大半月,太皇太后派嬷嬷来探病,嬷嬷回去一禀,说郡主大有起色。太皇太后深信这是被朱槿带进宫来的那几盆花花草草的功劳,看成玉能挪动了,就做主让她回十花楼继续养着去。成玉没有什么意见,姚黄和紫优昙却很不舍,因十花楼里找不着宫里这样大的铜镜,这二十来日他们看惯了宫里的大铜镜,内心里已经很看不上十花楼的小铜镜了,离宫时不禁一步三回头。
一人四妖回到十花楼的次日,大熙二十万援军陆续抵达了淇泽湖以南的淼都县。姚黄足足叹了十八口气,神色晦暗地将身前半身高小铜镜的画面切回到久未关注的礵食战场。由大将军连宋亲自督战的东南战场竟已止兵休战,追溯过去,大家才发现援助贵丹的大熙军队主力十几日前便从天极山以北撤回,借了贵丹海船,利用顺风季穿越南海,自西南登陆回兵大熙,现在已在直达淇泽湖的运河上了。
紫优昙目瞪口呆,掰着手指算了好一会儿,问朱槿:“我见识浅薄,对于他们凡人来说,这回兵速度是不是太快了点儿?”又道,“我方才晃眼掠过贵丹,似乎看到了粟及,他们这是战势太复杂紧急,逼不得已将粟及派去贵丹给需要回撤的大熙军队施法了?”
姚黄立刻就想给紫优昙上一堂课,课名就叫《一个千年花妖入凡时必须知道的十件小事》。但朱槿还在跟前,不好和紫优昙较这个真,姚黄花了大力气克制住了自己,听朱槿好脾气地回答紫优昙:“凡世的这些战争,无论大小,皆关乎国运,乃是上天注定,谁也不能以仙术道法之类干涉之,因哪怕用上一丁点法力,也会被反噬,严重的还会被天惩,别说一个小小国师了,便是九天之上战神临世,面对这场战争,也只能以凡人的办法打一场硬仗。天罚不是闹着玩的。”
紫优昙居然还似懂非懂,天真地问朱槿:“居然没施法么?那他们怎么做到这么快的?”
姚黄感觉紫优昙他可真是太蠢了,听不下去他那么蠢,无法控制地赶在朱槿前面将这事掰碎了同他解释:“贵丹战场上这十来万军队回兵是很快,但这和神通道法没什么关系,主要是靠他们大将军决策果断,安排得当,又懂天相,知道这个季节东风自南海上来,造海船借东风西下由水路回大熙,能比陆路行军快一倍。”实在没忍住白了紫优昙一眼,“什么都不懂,你是怎么当花妖的?”
紫优昙当场就要冲过去和姚黄干起来了,被坐在中间的朱槿拦住了。
成玉将凳子移了移,离他们三个都远一点。此时铜镜上的画面又回到了熙卫战场,是一个自高空俯瞰的视野:自淇泽湖南畔的淼都县起,直至东部山地之间的那条大防线已构建完毕,似一道黑色的闸门,封住了整个靴形平原的靴颈。淼都防线构建成功,守在前方十里处巨桐县的五万兵士便不再恋战,且战且退,退到后面新建成的防线,正好与新驰援来此的十七万大军汇合。
二十二万大军镇守的第三道大防线似从天而降,又似拔地而起,横亘于四十来万卫军之前,强势地抵挡住了他们的攻势。
两军值对峙之状。高空俯瞰,并不见战火硝烟,一切都是静止。雾色一挡,似一张有些朦胧的舆图。
成玉皱眉看了好一会儿,手指轻点铜镜,问出了一个比紫优昙专业多了的问题:“我们回军虽快,兵士们急行军赶来驰援,可辎重都压在后面,少说还要十来日才能押送过来。这一条二十二万人构建的新防线看似牢固,武器却有限。我们调兵遣将如此迅捷大约令卫军惊讶了一番,但他们定然也明白武器是我们的短板,这几日怕是会强攻不断。武器不足,即使有二十二万兵士,我们也不一定守得住这道防线。”
朱槿还拦着一心要和姚黄拼命的紫优昙,一时难以分神回答成玉。
姚黄给朱槿面子,最主要可能也是因为打不过紫优昙,没有再和他一般见识,闷闷地站在角落里拿着个冰袋捂着额角上的一片乌青,幽幽回答成玉:“熙朝的这位大将军不容小觑,淇泽湖的三道防线都是他亲手设计,你看,就算他不在,当北卫倾全国之力同熙朝宣战后,淇泽湖的守军们也没有乱起来。无论是抵抗还是撤退,都能条理明晰,从容地等到十七卫的援军到来,建起第三道固若金汤的防线与卫军对峙。”姚黄抬了抬眼皮,“这样严密谨慎且运筹帷幄的将领,如何会犯你所担心的那些低级错误。”说着轻轻拨拉了一下铜镜,镜面立刻被碧绿的淇泽湖所占据,数条大船点缀其上,士兵同民夫们分散于船头船尾,正卖力地从湖中打捞起一捆又一捆包裹严实之物。姚黄指了指浩渺幽深的淇泽湖:“北卫估计死也想不到,湖底是个武器库。”他带着一点欣赏,“谁能想到我们这位熙朝的大将军,早在数年之前,便秘密在湖底藏满了弓箭和劲弩呢。”
朱槿终于制住了紫优昙,听姚黄提及连宋,接话道:“从贵丹回军的海船上,似乎没有见到连将军。”停了停,他面上现出疑惑,“贵丹十五万精兵难道并没有全然回到大熙增援淼都防线,还有什么新的我们没有注意到的战略么?”他挑了挑眉,向姚黄道,“你试试看能不能找到连将军现在人在何处?”
姚黄凝神试了半晌,又半晌,面对着仍是一片幽深湖面的铜镜有些不解:“难道是粟及跟着他,因此我的法力难以使他在铜镜中现身?”
朱槿腾出手帮了姚黄一把,两人合力也没有什么效用。紫优昙个子小小,性情很真,看朱槿和姚黄在铜镜跟前捣鼓半天,铜镜却不听使唤,替他俩生气,伸手打了镜子两下,结果把铜镜给拍成了一个卷儿。
姚黄被紫优昙给惊呆了,反应过来后立刻火冒三丈,成玉看姚黄不长记性,又要去揍紫优昙,赶紧先撤了。刚替他们关上门,就听见里边一阵乒乒乓乓。
 
梨响过来送茶,瞧见在外面透气的成玉,有些欲言又止。连宋同成玉之事,三个男人不知道,她却清楚。虽然跟着朱槿他们于铜镜中观看战事的十来日里,成玉从没有主动提起过连宋,也没有表现过对他的担忧,但梨响一直记得那日成玉对她说起她和连三本应是天造地设的一对佳侣时,眉眼中那藏不住的灵动色彩。
有时候成玉的确会那样,心中越是慌张,面上越是镇定。梨响琢磨着,郡主这些时日里镇定如斯,内心中也不知如何忧惧不安。她一时为成玉感到难受,一时却又隐隐有些害怕,害怕成玉有朝一日会难以克制,为助连宋一臂之力,而将铜镜中看到的军情传给皇帝。
虽然郡主一向是知轻重之人,但不是说情爱之事惯会将姑娘们都变成傻子么?
梨响纠结了片刻,觉得她还是应该开这个口。她靠近了成玉,一边观察她的神色,一边踟踟蹰蹰:“有件事朱槿忘了嘱咐郡主……”
成玉转过头来看着她。
梨响吞吞吐吐:“镜中那些军情,郡主……看便看了吧,最好不要透露给凡人们啊,”说着定了定神,“因天机不可扰乱,若扰乱天机,后果非朱槿姚黄他们三个区区花妖能承受,”看成玉愣了愣,立刻道,“当然我知道郡主向来是知轻重的,我只是……”
成玉明了似地笑了笑:“我知道,你是怕我忍不住帮他。”
“你不用担心。”她说。
梨响看到她的嘴角勾出了一个嘲讽的弧度。成玉不常做出那样的表情,因此一旦做出,便格外令人惊讶。那是个笑,却是个嘲讽的笑:“他用不着我帮他什么。”她淡淡道。
梨响狐疑地点了点头,又疑心是自己看错了,想了想,自顾地安慰她:“连姚黄都说连将军他厉害,那他就一定很厉害了。姚黄主天下国运,当世名将他也没几人能看得上。所以即便不用郡主扰乱天机帮连将军,他也一定不会有事,郡主不用担心。”
少女听到她如此言语,微微偏头,似乎失神了一会儿,良久,意味不明地笑了笑。“是啊。”她很赞同似地,然后有些意兴阑珊地望向远处街景,过了一会儿,她轻声道,“他也用不着我帮他什么,天下有什么能难得住他呢。”她微垂了眼睫,又笑了笑,“我一个凡人,从前种种,不自量力罢了。”停在嘴角的那个笑有些轻软,还有些娇,是很好看的,但她的眼睛里却一片清明,没有温度。
梨响心中咯噔一声,隐约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太对,一时却也不知道不对的是什么。
 
正如成玉所料,面对熙朝二十二万大军固守的淼都防线,北卫打的是趁大熙的军械补给到达之前密集强攻,以求快速攻破此道防线的主意。北卫信心十足,原以为大熙顶多能撑三日,却不想第四日了也不见守卫防线的军士们有弹尽粮绝之态,反倒是他们自己在第五日因后方补给不力而不得不停战修整。而在次日,自贵丹战场撤回的十万兵马也到达了淼都,让北卫冲破淼都防线的算盘落了空,这一场大战终于进入了双方势均力敌的对峙阶段。
前线双方对峙的第三日,平安城中成玉被皇帝召进了宫。
得知皇帝传召成玉,紫优昙如遭雷击,心都揪了起来,因为在将十花楼的铜镜拍成个卷儿被姚黄打了之后,他觉得这次的确是他没理。他是个有想法的妖,反思之下觉得自己应该弥补,就跑去皇宫里将那面大家都很喜爱的一人高的铜镜给姚黄偷了回来。
宦侍来传成玉,紫优昙第一反应是宫里发现铜镜失窃,皇帝将这事算在了成玉头上,召她入宫是要罚她。他说什么也不愿让成玉替他受过,非要跟着她一起去宫里自首。姚黄看紫优昙傻得愁人,告诉他区区一面铜镜,就算被发现失窃了,这事也不归皇帝亲自管,毕竟一个皇帝一天事也还挺多的。
紫优昙将信将疑,找朱槿求证,但朱槿却像没有听到他的发问似的,只出神地看着换好衣裳出来的成玉,眉间有些忧虑。
直到成玉坐上马车离开,朱槿依然蹙着眉,良久,他叹息了一声:“这一日终于还是来了。”
一旁的姚黄怔了怔:“你说的是……”
朱槿目视着消失在街道尽头的马车,苦笑道:“她的第三个劫数。”
成玉的第三个劫数,是情劫,应的是远嫁和亲。
姚黄看着朱槿,慢慢皱起了眉头:“我总觉得这一世,你心里存了许多事。”
朱槿淡淡一笑:“你是说关于郡主的这三劫?”
姚黄沉默不语,忽然道:“其实从很早以前我就有些奇怪,你似乎一直在躲着一个人。”
朱槿挑眉,有些好奇似地看向姚黄:“哦?我在躲着谁?”
姚黄看着他:“连大将军。”
便见朱槿愣了一愣。
“我说对了是吗?”姚黄凝着眉头沉吟,“说来这位大将军和天君幼子同名,所以该不会他便是……”
朱槿笑了,那笑容有些感佩,又有些无奈似地:“你猜对了,他确实便是那位水神。这一世,这凡间很热闹对不对?”
姚黄一惊:“怪不得你一直躲着他。”却又有些不解,“可你不是说过,尊上临去之前加持过你,所以这世间除了洪荒之神,没有谁能看透你的真身吗。即便水神有心窥视你,你在他眼中,也不过一个得道的凡人罢了。而郡主身边的侍从皆是有道之人这事,宗室几乎全晓得,你又怕什么呢?”
说到这里,他微微思索了一下,仿佛乍然明晰,有些了然地看着朱槿:“我知道你在担心什么了,你担心若然相逢,即便水神看不出你的真身,但万一他怀疑你的来历,以至于最后连累尊上,便不好了,是吧?”他不以为然地笑了笑,“可纵使水神他颖慧绝伦,又能举一反三,怀疑了尊上非是等闲之人,然托第一代冥主之福,尊上如今肉体凡胎,无一丝一毫仙泽神性,的的确确就是个凡人,他又能怀疑什么呢?若是神仙,即便仙泽被压制,仙体终归也是仙体,和凡体是不同的,但尊上今世既有这样一幅凡体护佑她,可谓万无一失的,你又何须如此谨慎呢?”
对于他这一番难得的推心置腹之论,朱槿并没有反对,甚至极为赞同地点了点头:“你说得都没错。”他轻轻叹了口气,“但为何要如此谨慎……或许是因水神降生之后,我在南荒待过一段时日,不能确定那时候他是否见过我吧。”
姚黄哑然,万万没想到是这个原因,想了想,那愁绪笼罩的一张脸上现出了一点光:“对了,我还有一个想法。”
朱槿表示愿闻其详。
姚黄思忖着道:“八荒之中这些后来的神祇虽不知晓,可我们却明白,当然你也明白,水神和尊上是有命定之缘的,既然水神恰巧也在此世,也许我们并没有必要一定要让郡主去和亲,兴许水神可以化解……”
但话未完便被朱槿沉声打断。一贯稳重的青年此时竟有些疾言厉色,眉目间弥漫了沉肃的冷色:“连你也糊涂了吗?这劫,我们是不能插手的。”他静静望着远天,“我的使命便是令她顺利渡劫,顺利归位,将水神引入此事之中,势必再生事端,我不能冒险。”
“可……”姚黄有心反驳,但看着青年那无比严峻认真的神色,一时竟也无语。
- 未完待续 -
七姐唠嗑:

今天主要就是直男们看球赛,呃不,看战争live。贴心地给对这个感兴趣的幺妹儿们准备了地图,说明我不是胡乱写的,你们可以配图服用。



前文回顾:


☞ 序章    ☞ 第一章    ☞ 第二章01
☞ 第二章02    ☞ 第三章01    ☞ 第三章02
☞ 第四章01    ☞ 第四章02    ☞ 第五章01
☞ 第五章02    ☞ 第六章01    ☞ 第六章02
☞ 第七章01    ☞ 第七章02    ☞ 第八章01
☞ 第八章02    ☞ 第九章       ☞ 第十章01
☞ 第十章02    ☞ 第十一章01   ☞ 第十一章02
☞ 第十二章01   ☞ 第十二章02  ☞ 第十三章01
☞ 第十三章02   ☞ 第十三章03  ☞ 第十四章01
第十四章02   ☞ 第十四章03  ☞ 第十五章01
第十五章02   ☞ 第十五章03  ☞ 第十六章01
第十六章02   ☞ 第十六章03  ☞ 第十七章01
第十七章02   ☞ 第十七章03  ☞ 第十八章01
第十八章02   ☞ 第十九章01  ☞ 第十九章02
第二十章01   ☞ 第二十章02  ☞ 第二十章03
第二十章04   ☞ 第二十一章01
第二十一章02  ☞ 第二十二章01
第二十二章02

阅读本文全部更新
请点击公众号菜单栏
“唐七小说-三生三世步生莲”
或在对话框里输入关键字“步生莲”



本微信内容所有权归唐七所有
未经许可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
欢迎分享至朋友圈
欢迎扫码关注
唐七公子三生三世乐园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