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子乱伦:和儿子做了,我该怎么办?

老同志是党的中流砥柱、定海神针

他刚刚逃离了俄罗斯征兵:“我身边的俄罗斯人就像被僵尸咬过”

劝退了!!!

H游戏只知道《尾行》?弱爆了!丨BB IN

生成图片,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查看原文

中东研究 | 卷土重来的ISIS——基于伊拉克、叙利亚与中东地区的研究


更多精彩,请点击上方蓝字关注我们!

美国与其欧洲盟友及中东战略伙伴已经在伊拉克、叙利亚地区就粉碎伊斯兰国的准国家(ISIS Proto-State)一事取得了关键性胜利。经数据分析,这一突破性进展已使得在伊拉克及东叙利亚的反ISIS斗争数量锐减。




Source: ACLED Database, https://www.acleddata.com/

然而,由美国所领导的联盟并没有完全击溃在伊拉克与叙利亚的ISIS。不仅如此,它们甚至没有成功限制ISIS以及其他极端团体成为当地的严重威胁。美国国防部与联合国近期报道称,在与哈里发(caliphate)的最终战斗结束后,ISIS已经在伊拉克与叙利亚进行了重组并继续开展活动。RAND报告显示,尽管ISIS的经济极度受限,但它们仍能够筹备资金以展开活动。根据Land Inspector General报告,叙利亚当地自卫队仍在叙利亚东北处保留了约1万名ISIS成员。其中,约2千名是来自其它50多个国家的外籍人士;剩下8千人则为伊拉克与叙利亚本地人。美国及其盟友所作的一切并没有为伊拉克和叙利亚带来长久的和平,ISIS及其他极端团体的恐怖威胁仍在在中东及北非地区蔓延。

Source: Lead Inspector General for Operation Inherent Resolve | Quarterly Report to the United States Congress | January 1, 2019 – March 31, 2019, p. 21.

通过收集数据,本文认为ISIS在伊拉克与叙利亚有卷土重来的态势。根据Armed Conflict Location & Event Data Project显示,自2019年初至7月27日,ISIS已经将自身活动扩大到12个国家。除去最明显的叙利亚与伊拉克,阿富汗、埃及、也门及尼泊尔也较大程度地受到了ISIS行动的影响。

Source: "Armed Conflict Location & Event Data Project (ACLED); acleddata.com", graphics developed by Abdullah Toukan using the SIRA model.)

此外,尽管ISIS曾在叙利亚与伊拉克构成严重威胁,但即使是在全盛时期,ISIS也并非是引发叙利亚暴力伤亡的主导性因素。根据Armed Conflict Location & Event Data Project (ACLED)数据,由政府所主导的武装冲突数量多于ISIS与其他非政府武装力量多主导的冲突数量。



State Forces,Attacks and Facilities (2017)




ISIS and Other Non-State Forces,Attacks, Facilities and Facilities (2017)


States Forces, Attacks, and Facilities(2018)

 


ISIS and Other Non-States Forces, Attacks, and Facilities (2018)



State Forces, Attacks, and Facilities(2019)



2017至2019年,伊斯兰国与非伊斯兰主导的武装冲突数量均有下降。


ISIS也并不是对伊拉克稳定局势造成威胁的唯一原因。由图像可得,由政府领导的武装力量冲突仍然是导致伊拉克局势混乱的原因。
Source: "Armed Conflict Location & Event Data Project (ACLED); acleddata.com", graphics developed by Abdullah Toukan using the SIRA model
Main non-Islamic groups in Syria considered in this report:
•  Hayat Tahrir al Sham
•  Opposition rebels in Syria



就伤亡人数而言,伊拉克要明显严重于叙利亚。

Source: "Armed Conflict Location & Event Data Project (ACLED); acleddata.com", graphics developed by Abdullah Toukan using the SIRA model


击败哈里发是打击恐怖主义的一个里程碑。但包括世界银行、国际货币经济组织以及联合国的报道均显示中东及北非地区存在着更加广泛的安全问题。自2003年美国入侵伊拉克与2011年阿拉伯动乱以来,这些安全问题愈发严重。政府治理、腐败、低经济增长、就业困难、经济落后、种族与党派不平等都是构成极端分子动作与国内冲突的重要原因。目前,阿富汗、利比亚、也门、索马里等国家的内部情况也在继续恶化。

作者:Anthony H. Cordesman, Abdullah Toukan, Max Molot

摘编:陈心童



本资讯不代表平台观点



往期精彩回顾


日本研究 | 黄春宇:日本智库“满铁”是如何调查中国的?

智识 | 印度-希腊史诗传统中的命运、英雄与死亡意象

俄罗斯研究 | 毕洪业:普京终于在北约内部撕开了裂痕

欧洲研究 | 金锋:中欧经济关系如何更上层楼

英国研究 | 陈琦:能否顺利“脱欧”,依赖对手“同情”

一个工业强的国家有多坚韧?人口仅1000多万,却是欧洲一霸!差点被英美带歪……

智识 | 钱穆:中国的国都决不可设在江南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