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直播自爆“下面没穿”没人信 女主播当场狂啪?

母子乱伦,隐秘而伟大?

韩国小清新污漫画《同居》第23话

沉默的大多数背后才是真实的社会

别再问我新加坡哪里吃【小龙虾】!Mark这8家,随时解馋!还有免费优惠哦!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此内容因违规无法查看 此内容因言论自由合法查看
文章于 6月9日 上午 6:37 被检测为删除。
查看原文

特朗普如果访问北韩,会有充气娃娃相赠吗?

陀飞轮1984 陀废论4 今天

  

腐国人民欢乐多。特朗普连续二年来到英国,连续二次都获赠特制的名为Trump Baby的充气娃娃。

 

正如大家都知道的,这不是腐国人把他当成性幻想对象,而是向他抗议。

 

面对大街上的抗议人潮,特朗普展现了一贯强大的心理自我暗示能力,说到处都是爱意,到处都是欢迎,哪有什么抗议。

 

这一次他显然是高估了自己的魅力,也高估了英美二国同种同源的天然纽带关系,以为在保守主义发源地上的人们,都是他保守政策的粉丝。

 

他最主要还是高估了抗议者的智商:在抗议者眼里,他那些打击非法移民、退出伊核协议重启对伊朗全面制裁等举措,通通都践踏了普世价值,他就是一个“种族主义者”和“战争贩子”。

 

这个评价,可不是我揣测出来的,而是此次抗议游行的一个组织者说的。伦敦市长萨迪克·汗肯定也是这么想。

 

智商不同,不必强融。英国自称是民主国家,所以英国人抗不抗议,如何抗议,是他们的自由。

 

现在来开一下脑洞:假定,纯粹只是假定,特朗普到另外一个也自称为民主国家的北韩访问,他有没有机会获赠充气娃娃,大街上会不会也有抗议的人潮?

 

答案当然是“没有,不会”。

 

这绝不是说北韩人民无比爱戴特朗普——一方面,他们的爱戴都给了自己的伟大领袖了,不会有多余的留给特朗普;另一方面,七十年来两国之间的敌意比天高比地厚,可不是关系一破冰就瞬间由恨转爱。

 

他们肯定比英国那些抗议者更恨特朗普。

 

但任他们再恨,他们也造不了Trump Baby充气娃娃,也上不了街,因为他们的政府不允许。

 

政府不允许当然也不是因为它就爱戴特朗普,而是因为既然两国要重归于好了,那就不许人民来制造不和谐;要想上街可以,等需要的时候。

 

在北韩,人民能不能上街从来就不是他们自己说了算,而是政府说了算。

 

如果开了半天脑洞,只是为了得到这个白开水一样的结论,这个脑洞就太过无聊了。

 

所以还得深入。

 

在这个脑洞之中,可以看到这幅图景:英国和北韩都自称是民主国家,结果却是一个人民想上街就上街,一个是政府想人民上街人民就上街,呈现出截然相反的现象,它们当中必有一个戴着“民主的假面”。

 

由于北韩的“政府想人民上街人民就上街”明摆着是“官主”不是民主,所以是谁戴着假面一目了然。

 

这个结论依然太过白开水的结论,可以引申出二个发问:第一,它何以不大大方方地自称为“官主国家”,而非要戴上假面?第二,要如何拆穿它这个假面?

 

第一个问题的答案就是:民主已经成为普世价值,除了沙特等若干个君主国外,当今世界已经没有人敢公开背弃它,就如那个身高170体重也170的女文青一样,再高大威猛也会选择把自己P成瓜子脸小蛮腰。

 

基于此,我认为福山的“历史终结论”是正确的,他本人完全用不着自我修正:就连民主自由的敌人,都必须在口头上皈依民主自由,把“民主”、“人民”和“共和”塞进自己的国名里,费尽心思地戴上民主的假面,这不是民主自由的彻底胜利又是什么?

 

如果把“历史的终结”定义为民主自由占领了这个星球上的每一寸土地,那这一天可能永远不会到来,因为永远会有人要摧毁民主自由以虐人,也永远会有人愿意被虐。

 

要回答第二问题“如何拆穿它的假面”,则要先明白它靠什么戴上假面:它靠的,就是马氏那一套高大上的思想。

 

这个思想很高深,但说白了就是将人群划分为二个阵营,一堕落邪恶,一先进正义,先进正义的必然战胜、消灭堕落邪恶的并实现最高级、最真实的民主。

 

在那个时候,由于先进正义的人群掌握了权力,官即民,民即官,官主即民主,民主即官主,所以“政府让上街才上街”才是最民主的,英国才是戴着民主假面的那一个。

 

对这个“从假设到假设”的论证,反驳已经很多,不过在我看来,什么反驳都不如“不看疗法看疗效”干脆有力。

 

所谓“不看疗法看疗效”,就是放弃理论纷争,就看现实、看结果:如果“官主即民主,民主即官方”是最好的,何以拥有最好民主的老大哥业已香消玉殒,一众小弟则纷纷洗心革面改弦易辙重新做人,剩下几个还在死撑的则活在饥荒之中?

 

同时又何以堕落邪恶的英美诸国,持续自由繁荣几百年?

 

疗效,才是检验真理的唯一标准。

 

必须指出,这个“疗效”是长久的疗效,而非一时的疗效,否则注射兴奋剂肯定最有效。

 

同时,它必须是全方位的,覆盖了马斯洛人类五层次需求理论所讲的各个层次,而非仅仅是只盯着“生存”层次,否则讲的是猪而不是人。

 

所以,虽然英国街头的那些抗议者智商不行,但最少他们已经脱离了猪。

 

而北韩人民要是在特朗普来访的时候,也能够自主决定走上街头放飞充气娃娃,别的不说,以他们的勤劳苦干,至少是不用再饿肚皮了。

推荐阅读:“身高170,体重170”女文青的“自信”和某些人是一样一样的


往期文章:

微软如果是伊朗的企业而非美国的,也必定引发恐惧与封杀

伊朗的粪坑之路,其实和那个老大哥是同一套路

唯我独尊必将失败

    已同步到看一看

    发送中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