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们生命的最后时光,是在那个屋子里待了一百多天

北京4名社区干部商讨“驭民之策”:“他的软肋是儿子”

新疆大火烧了2小时多!疫情消防通道被焊死 造成十人死亡 哀默

孩子们,不要怕

路是通的,是他们不跑

生成图片,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查看原文

老李就医记

BJ作家肥猪老李 bj作家肥猪满圈 2021-02-20

老李就医记

 

文/肥猪满圈




 

《老李就医记》,不是我就医,是我夫人。我很少就医,身体好不好不知道,反正十几年前住过一次院,差点他娘的挂了。

 

我老婆,上周2下班,她说不太舒服,头晕.我就知道,病又来了。我知道有病因,但是和我无关啊,我不便说,请大家理解。

 

她脾气大,我是绝不敢气她,我真要生气了,我下楼踹车轱辘俩小时,我也不敢惹她。

 

但是别人气她,比如单位生气,同事生气,亲戚生气,我一是管不着,第二我也管不了。我干瞪眼,帮不上任何忙。我总不能谁气她我去咔嚓谁吧,把她脑袋拧下来?咔嚓轱辘,下来一肉球。不现实,对吧?我有啥办法?

 

我也很烦,气大其实就是小心眼,她也承认,我也不断地开导她,但是命中注定是她,我也只能认命。

 

我刚熬完药,北京广安门中医院开的,还是那个老中医,其实不老,人岁数不大,张华东,风湿科的。

 

估计有人会问,你夫人是风湿吗?

 

我夫人不是风湿,和风湿没一毛钱关系。但是中医和西医不一样,中医是每个医生几乎都是全科,我们找老张看过七八次病,每一次都是药到病除。而且张华东主任,专治头疼头晕,这也是他的特色之一,因此我们没看错科室,您别怀疑!

 

关于老张(张华东),我一会再说。现在,也就是我写文章这会儿,我夫人躺着睡着了,刚吃完饭喝完药,我强迫她睡一会儿。丫挺躺下就着了,谁的呼呼的死猪一样。

 

我写的有点乱是吧?似乎有好几个分枝对对?那我就梳拢一下(梳拢一词来自《金瓶梅》,西门庆梳拢李桂姐),我先说咋病的。

 

上周,气着了。气着的原因,我就不说了。周二下班说不舒服,周三趴窝,一直趴到昨天。

 

周三下午,她自己在网上挂的北京广安门中医院张华东的号,预约的下周一(即今天)下午门诊。

 

2020年我夫人病过三次,第一次是过完年第二天,也是气着了,那次也挺严重的。啥原因,我就不说了,不是我啊。

 

第二次是4月份,着急急的,因为我的事儿,写文章逾制了(事儿至今未了,也许很严重)估计有的朋友知道。

 

第三次就是这次,某人气着她了。

 

我们说气大伤身,其实不是气大伤身,而是气大要命。包括我夫人,如果不改改气大的毛病,说白了,早晚死在气上。

 

春节后和四月份症状几乎完全一样,晕,也就是只能躺着不能站着和坐着,而且呕吐,吃啥吐啥。两次都是几乎一天多水米未进,我在家伺候她。

 

估计有人会问,病的这么重,为啥不去医院啊?

 

其实不是不去,我这离某著名大医院很近。而且去过800多次了,未查明原因。不知道咋回事,从早晨到晚上,一天查了800多个项目,什么验血验尿 CT 核磁都做了,哪个都没大问题。看了一天的病,连片儿药都没混来。因为未知原因,因此医生说不会给你乱开药的。

 

但是这次和春节后以及四月份病的又不同,这次只是晕,但是没吐,也不太恶心。仅是站起来去洗手间很勉强,不是不能去,有点拌蒜。要说擦个地啥的,那是干不了,晕。和上次最大的不同是,就是这次能吃饭,早中晚3顿,我伺候的还不错,吃的很丰富。

 

只要能吃饭,人就死不了。她自己挂了北京广安门中医院的张华东的号,那就等着吧。从周三一直躺到周日,勉强吃点,就是躺着。到周日,也就是昨天,好点了,能看一会儿手机聊会天,躺在床上东拉西扯。

 

到今天,好多了,可以擦地了。她勤快,有洁癖,先把地擦10遍。

 

下午,我陪她去北京广安门中医院,进医院各路安检咱就不说了,简短截说,现在医院电子设备,真的非常先进。我们全程没和人接触,全部是机器。取号,认定,操作等等吧,然后上3楼,找到张华东的科室,再次扫描,标明挂号排队,然后等着电子显示屏,叫到谁谁进诊室。

 

简短截说,看完病,等着取药。取中药,是一个漫长的过程,我们等了2个多小时,快天黑才到家。


挂号花了100(专家号)元,去医院来回花了50元滴滴车费,7副中药462.44元。我自己煎药,这么贵的药,可不敢代煎。我的认知,代煎近乎白扔,你懂得!

 

然后我就给她熬药,对了,老词儿叫熬药,现在新词儿叫煎药。她热饭,吃完了,把药喝了,现在睡觉呢,睡的似乎特别香。我估计,药效不错。

 

再简短说说中医,我写过很多文章,坚决反对中医,估计很多人也看过。

 

因此很多人会问,老李你这不——自相矛盾吗?

 

其实不是,我老李,基本无自相矛盾,我绝不是在网上喷中医,我自己还看中医。

 

我写过很多骗子中医,我反的和喷的,都是假中医,骗子中医。我反的是我家楼下某某大药房的假“名中医”,什么这个堂那个堂的坐堂假名中医。

 

其实你一看那些人的履历,几乎个个都和大清宫廷御医有关,祖上都和厉害。我可以肯定地说,这些全都是骗子。

 

我非常反对中医,我反的是,骗子中医,假名中医。但是,我不反比如北京广安门中医院的中医,人家是全国最知名的三甲大医院,你反的了吗?

 

比如我说的张华东,既然他能在广安门中医院某科室数一数二,那一定是大医生,这几乎是不用质疑的。

 

他和某什么堂药店的坐堂医生,不是一回事,也不是一个概念。我也希望朋友们能分清楚假中医和假名中医。目前中医确实鱼目混杂,差别真的非常巨大。

 

好几年了,只要我夫人不舒服,只要吃完张华东的药,也就两小时,她几乎就能满血复活。这不是偶然,是每一次都这样。

 

我很反对中医,真的,太多太多的骗子不靠谱。但是,我反对的是不靠谱的中医。比如在北京,某某什么这堂那堂,坐堂的名中医简直太多了,其实都是李鬼。我可以这么说,不敢说100%,十之八九都是骗子。

 

但是,我只说北京啊,比如广安门中医院,它是中医的全国排名第一,它是中国中医科学院的临床医药研究所,著名的三甲医院,你能说它不行吗?广安门中医院每天,那也和协和似的,也是人山人海的。对某些慢性病,尤其是风湿肾病等等,肯定还是不错的,这几乎是无疑问的。

 

再比如,北京东直门中医院,是北京中医药大学的第一临床医院,也就是我们说的附属医院(不知道对不对),也是三甲医院,北京东直门中医院在很多领域也很厉害。

 

还有西苑医院,西苑医院其实是中国中医科学院西苑临床综合性中医医院,也很厉害。但是,西苑医院我不了解,我就在那接过一次逝者,遗体告别,再没去过,不过多介绍。

 

还有,离我很近的北京护国寺中医院,也是北京中医药大学的附属医院,也是三甲。这4家,是全北京最好的中医医院。

 

我反中医,我是反广告医院的中医,其实就是反骗子中医,而这种骗子医院北京真的太多太多了,专门骗外地人的。

 

我也学精了,搁以前,我早就把骗子医院写出来公之于众了。但是时过境迁,我今天不会了,那会成被告的。

 

今儿写了很多北京广安门中医院的张华东,但不是打广告啊,我夫人在他那儿看病的时候我都没进去,我在门外玩手机呢。


图片为广安门中医院主任医师张华东,我记得去年还是今年春节后我带夫人去看病,我就写过他一次这次我是搜广安门照片作为配图,没想到首页就有他。那我就发一张,我估计不会侵权吧?


 

哦对了,我此文写完,我夫人睡醒了,刚又训了我一顿,说我……反正就是鸡毛蒜皮。

 

既然她有心思训人管闲事儿,想必是好多了。

 

希望您持续关注我的文章,您看我的文章长智慧长常识!

 

如果您觉得我写的还凑合,请打赏鼓励—感谢!


需要写个人传记和剧本的朋友请和我联系,下图为此公号二维码,期待您的关注并推广给更多人,感谢!



延伸阅读……


肥猪满圈版《红楼梦》第54回(B)元宵节凤姐说书

肥猪满圈版《红楼梦》第54回(A)元宵夜宝玉解手

我觉得辛巴这一次要崴泥,封号都有可能!

浸猪笼说说可以,真浸必被捉!

记住,推动人类进步的永远不会是赞美者!

建议开除要社死学弟的学姐!

难道老公在外面孩子都有了?

荒腔走板的武则天她妈,史上最淫乱的女人

臀金社死!

“辱母”案于欢出狱,没有赢家!

马保国先生-感谢你带给我们简单的快乐!

“杠精”是一种神马物质?

耗子尾汁

山东被虐致死女子的家人呢?

工友要求一天三顿吃面您能理解吗?

老肥,咋样了?

再谈圆明园重建,不得靡费公帑!

什么?重建圆明园?你脑子没进水吧?


北京作家编剧老李

23112020於京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