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德向乌提供主战坦克,俄罗斯再发警告,俄乌冲突迎来新转折点?

春晚与艺术无关

母子乱伦:和儿子做了,我该怎么办?

纽约时报长篇报道:《普京的战争》

头疼忍着夸克火了,卑微的张警花没有错,错的为什么是这个时代

生成图片,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查看原文

汪平:​寡妇刘美

汪平书屋 汪平书屋 2021-12-18


 本号原创文章三百六十篇,欢迎开白转载,更欢迎投稿,尤其欢迎历史、文学、杂文、及文学评论类原创文章,若有打赏归原创作者,投稿邮箱:2713023142@qq.com,文后请附微信联系方式和作者简介。

  

汪平:寡妇刘美

作者:汪平

  

编者按:这是一篇立意不俗、充满浓郁乡土气息的短篇小说。寡妇刘美的举动有悖常理、然也不失人情世态。换句话说作者正是利用了人物这种反常的情节、挖掘出一种更深层的人性思索、以同情之笔饱满丰盈了这个美丽人物。更重要的是借人物命运、剑指当时的人性扭曲,从这一点来说,小说的深度和广度也达到了崭新境界……收尾深沉自然、刘美婶娘的叹息和泪、令人反思不尽……

这篇小说曾发《咸宁新闻网》,点击量超过十万+,这次本人在《汪平书屋》首发。







然。刘美又说:“你既然想玩老娘,什么都愿意听我的么?”队长王治国点了点头。刘美又说:“今年扣我的工全部作废,年底评分,每个工得加我一分,我家的口粮,每个人得提高一级。”队长王治国又点了点头。刘美又说:“你跟了老娘,你就是我一个人的,小妞也好,大妞也好,再也不许你拈花惹草,你每天晚上都要来,在我这里睡多久我不管,但不来不行。”队长王治国只得又点了点头。刘美这才说:“先洗洗去吧,我在床上等你,你回家就说掉到人家粪坑里去了。”队长王治国如皇天大赦般的走到水池边,脱了衣服洗了起来,待他来到刘美的床边,刘美早脱了个精光,一缕西斜的月光从窗户里泻了进来,洒在刘美白皙无暇的身上,一对白皙的大乳饱满挺立,他见那如白兔一般挺立的双乳,不由如饿狼一般扑了上去,岔开双手抓住就咬,刘美推开他,问:“我刚才的话记住了没?”他说:“宝贝的话,我哪里敢不记住?”说完又扑了上去。刘美依然推开他,说:“你说给我听听,别玩了老娘就忘了个干干净净。”队长王治国只得说道:“扣你的工作废,每天加你一分,口粮每人提升一个等级。”刘美问:“还有呢?”队长王治国说:“还有么?还有跟了你,我再也不拈花惹草,每晚都来,不来不行。”说完,扑到他的身上就想进入。刘美双手顶着他,说:“老娘性子燥,眼里揉不得沙,以后你不管什么事都得听老娘的,不听不行。”队长王治国被她一双手使劲的顶着,差一点点就可以进入,不管怎么努力,就是差那么一点,两粒葡萄似的乳头就在他的唇边蹭来蹭去,就是啃不着,只好说:“私事都听你的,公事你不能管。”刘美一脚把他踢开,圆睁着一双杏眼,说:“什么私事公事,你的事就是我的事,不然老娘让你白玩么?”队长王治国看着她的那对白皙而又饱满的双乳,看着那一洼水草茂盛的地方,缓缓的说:“行。”刘美这才嫣然一笑,拉着他的手,用力一扯,说:“傻瓜,来吧,今晚老娘让你玩个够,就看你有多大的本事。”队长王治国这才欢天喜地的爬了上去,抱着她那洁白无暇的胴体,对准那水草茂盛的地方,如钢钎开山裂石一般,就向一个洞口挺了进去。

  这天,妇女们都在山上翻苕藤,队长王治国的老婆也在,大家一边翻一边打情骂笑,说到兴致处,不免哈哈大笑,几个妇女居然笑的倒在地上把红苕藤滚倒了一片,刘美也是其中的一个,在笑骂中,她把一个女人推倒在地,这个女人却把队长的老婆拌倒了,队长的老婆年老,五十多岁,不经摔,一屁股坐下去,地上正好有个石块,不免哎呦一声,坐重了,一下子爬也爬不起来,不由骂道:“小妖精,你霸了人家的男人不说,还怎么倒来欺负我呢?”刘美一听,冲上去,骑在那个女人的身上,挥拳就打,边打边骂:“我小妖精怎么样?全村的女人哪个不被他玩遍?他黄花闺女都敢伸手呢,你没本事管住他的鸡鸡,我就霸占他怎么样?你不服么?老娘的拳头让你服。”刘美说完,一顿暴风雨般的拳头落在那妇人的身上,打的那妇人嚎叫不绝,旁边的妇女们乐不可支,有的竟然拍手称快,在另一个山上做事的队长王治国听了,跑了过来,向两人喝道:“还不住手,队里出工是出来打架的么?”刘美说:“这老货骂我小妖精呢,除你之外,我还迷惑谁了?我有另外一个男人吗?队里出工就不能打架么?老娘偏要打呢。”刘美说完,向那女人冲过去,挥起拳头又要打,那妇人只好爬起来就跑。刘美见那妇人跑远了,说:“队长的老婆都走了,我们也收工回家吧,走啰。”刘美说完,径自往家走去,众妇女不由欢天喜地,也一哄而散,只留下队长王治国在那里木鸡样。

  这晚,刘美来到队长王治国的家中,在床上把那妇人拖了下来,她拉着队长王治国的手,爬到床上,说:“反正小妖精出名了,我豁出去了,妖就妖出个样子来,今晚老娘就在这床上,不走了。”那妇人见了,看着刘美那凶狠的样子,不敢走拢去。队长王治国却一副熊样,左也不是右也不是,刘美不由骂道:“老东西,水灵灵的女人送上门来,还不上心么?上呀,上给那老货看看。”刘美说完,一边为队长王治国宽衣解带,一边对着那老妇人说:“你就站在那,看我这小妖精是怎么样妖上你家男人的。”队长王治国不由爬起来就想走,刘美一把拉住他,说:“你哪里也不许去,再走,我把全队的人都喊来,反正你这个老妖精的名声早就在外了,我这个小妖精正好跟着出一次名。”队长王治国不由说道:“祖尊,别闹了,我求你了。”刘美说:“我还没闹完呢,我就想让你上给那老货看看,她管不住自己的男人,我就想看她的熊样。”队长王治国说:“我求你,我求你,还不行么?”刘美说:“不行,除非喊我娘。”队长王治国连忙的喊:“娘,娘,你就高抬贵手,你走吧。”刘美这才杏眼圆睁的说道:“老东西,看你挺有本事的,却这样没骨气,比你那冲锋陷阵的小鸡鸡窝囊多了,呸。”刘美向着队长王治国吐了一口,这才站了起来,又说:“那晚的话要记下啊,不许忘了,记得每晚要来,老娘每晚等着你上。”刘美说完,这才走了,路过那老妇人的身边,向她眼一瞪,“嗯”了一声,这才出门而去。

  婶娘知道了这些事后,找上刘美,迫不及待的说道:“都是我错了,你还是找个男人吧,一个年轻的女人,又拉扯着两个小孩,真的不容易,别在外面闹的风天地动的,他都比你爸还大呢,何苦呢?”刘美说:“婶娘,反正是全村的人都知道了,我不找了,我就赖上他了。”婶娘说:“年纪轻轻的,找个年轻人不好?你这样夫人不是夫人,小妾不是小妾,你这是何苦呢?”刘美说:“婶娘,我还怀上了他的小孩呢,我要生下来,我就要拖死他。”婶娘不由的惊道:“我的天,你这是在玩什么啊,生下来,你一个小女人,三个小孩,你养得了么?”刘美说:“他养。”婶娘说:“他会养?”刘美说:“他敢不养?”婶娘说:“你哪条道不好走,为什么偏要这样呢?”刘美说:“我就看不惯他,拖死他,累死他。”婶娘说:“值得么?”刘美说:“找哪个男人不是一样的养家糊口,我就找准了他,也才会出我心中的恶气。”婶娘说:“刘美啊,你是不是疯了,是不是发神经病了?”刘美说:“婶娘,我好着呢,我清醒得很。”

  待队长王治国发现刘美的肚子已隆起,她已怀孕好几个月了,他要刘美去做掉,刘美坚决不肯,怎么说服也不行。这下,队长王治国慌了,一连几天,再也不敢去她家,刘美却来到他的家中,当着他老婆的面,提着他的耳朵说道:“你儿子都几个月大了,没良心的老东西,你就这样不心痛么,他要你去帮他的妈妈挖地种菜呢?”队长王治国说:“我知道是谁的种呢,你还是去打了吧。”刘美说:“你兄弟是大队主任,我找他没用,我就找公社书记去,反正我是一个破鞋,破罐子破摔,你看我敢不敢?”队长王治国一下子如霜打了的茄子一般,蔫了,只好说道:“刘美,你不是有两个小孩了么,你能养活几个呢,你不生不行么?你这是何苦要给我添麻烦呢?”刘美说:“我就要把他生下来呢,我还要你养呢,我要让所有的人知道都是你的种呢,你老婆不是不能给你生么,你不是只有一个带在家的养女么,我生下来,你就有个亲儿子了呢,还有个比你女儿还小的貌美如花的小老婆呢,你就可以在方圆几十里扬名了呢。”

  这时,队长王治国的老婆疯了一般,拿着一个扫把,向王治国彻头彻尾的就是一顿乱打,边打边说:“你这个畜生,到处拈花惹草,惹出个臭崽子出来了,你孙子都几岁了呢,你怎么不去死啊。”那老妇人打完,居然坐在地上嚎啕大哭,他女儿出来时,一双眼怒视着他,眼睛都红了,发狠道:“这是一个爸么,你怎么不去死啊,你还活着干嘛。”但说归说,她最后也只好拉着她娘,陪着一起流泪。

  不到两年,队长王治国的老婆竟一病悠悠,撒手人寰。他因年老,队长一职已退给别人,带养在家的女儿,再也不理他了。他一个孤寡老头终于过上了孤家寡人的生活。

  不多久,文化大革命结束,刘美带着小孩,除找他要钱要物要帮助外,再也不去理他。他要是赖在刘美这里不走,刘美便对他推推撞撞,甚至拿起扫把,把他像赖着不肯走的狗一样赶了出去。老队长王治国说:“我是孩子他爸,”刘美说:“我儿子姓刘,他从来就没有爸,他爸在他没生下来的时候就死了,骨头都化成泥了。你是个什么东西呀?想做赖皮狗么?”老队长王治国说:“你不就是嫌我老了么,不中用么?可他就是我儿子呢。”刘美说:“你本事大呀,村中的女孩子,一个一个的都长大了,都水灵灵的呢,你有本事尽管去呀。我儿子吃过你的奶么?吃过你喂的饭么?呸!”刘美说完,提着一桶喂猪的潲水向他当头泼去,“嘭”的一声,把门关了。

  这天,刘美对婶娘说:“婶娘,我还是找个男人进来吧。”婶娘说:“方圆几十里,谁不知道你的大名,他不死,谁敢进来么?”刘美说:“敢进来的男人才是真男人,没人敢来,难道我就要等到他死才能找人么?”

  待老队长王治国死时,那是三年以后的事。因他养女为着母亲被他气死,一直不与他来往,他死在房中几天,居然没人知道,待到房中挥发出臭味,几天没人见到他时,大家撞开他的门,他早已死了,老鼠都在他身上咬着他的腐肉,鼻子都被咬光了,眼睛也被掏了一个洞,身上的蛆虫也爬的到处都是。很多的人不由唏嘘长叹,长叹过后,不免都在说道刘美,都说是刘美害的,都说刘美要工分要口粮的时候,一个人把他独霸,是刘美这个狐狸精最后把他害的家破人亡,还让他落不了一个好死,这个狐狸精真的是害人不浅啊,这样的狐狸精谁还敢要呢?

  只有刘美的婶娘听了,在众人的中间,不由地幽幽的叹了口气,一滴眼泪滚了下来,眼睛一下子红了。


免责声明:我们致力于保护作者版权,注重分享,被刊用文章若无法核实真实出处,未能及时与作者取得联系,或有版权异议的,请联系后台,我们会立即删除,谢谢


作者部分原创文章:

汪平:西门庆的实在与王健林们的虚伪

汪平:刘备用人到底有多牛?

汪平:喂狗

汪平:大郞,还有你的话呢

汪平:赌鬼

汪平:爱心路上,总看到他那种美丽的身影

汪平:是人不如畜,还是畜不如人?

汪平:陷阱中的美丽少女(长篇连载完整版)

汪平:特斯拉,你凭什么对中国的消费者如此傲慢?

汪平:癞头

汪平:一个让女孩滚出教室的老师

汪平:世道之黑自佛祖始

汪平:禁绝了,便有了盗

汪平:梁山的年会

汪平:我想做一个浅浅的真实粉丝

汪平:二零二零年的除夕

汪平:守护契约是一种文明

汪平:我希望这个扔屎就跑的人是神经病

汪平:这个春天里的奇葩繁花似锦

病(小说)

从张居正的悲剧看明王朝的邪恶

狗尾巴花环

八百壮士--万连卿

汪平:一切都是漂亮的错(长篇连载大结局,含各章链接)

李自成就是一个“贼”

汪平:今年有个不一样的年

汪平:有一种强奸叫爱情?

汪平:因超生我被罚了十几万,而现在还有比计生更严重的……

汪平:十伢之死(长篇连载大结局,含各章链接)

输个老婆去做饭(小说)

风窝子中爱亦无声(深度好文)

狗尾巴花环

汪平:今夜没有你,我的孤单泛滥成灾

汪平:守护契约是一种文明

病(小说)

从张居正的悲剧看明王朝的邪恶

汪平:低调也是一种美

汪平:我赞美读书和那些读书的人!

汪平:母亲

汪平:一元钱的利息



: . Video Mini Program Like ,轻点两下取消赞 Wow ,轻点两下取消在看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