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子乱伦:和儿子做了,我该怎么办?

老同志是党的中流砥柱、定海神针

他刚刚逃离了俄罗斯征兵:“我身边的俄罗斯人就像被僵尸咬过”

深圳终于折叠:福田租客大撤退

劝退了!!!

生成图片,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查看原文

敲响警钟!!又一个,电商主播逃税被抓!

电商君 电商报Pro 2022-04-01




我开通视频号啦!



作者:电商君
来源:电商报(ID:kandianshang)


摊上事!两名电商主播逃税被查!


或许是听多了一夜暴富的故事,如今直播间的风口下,已经挤满了形形色色的主播们。

 

激烈的竞争中,人人都铆足了劲,幻想着自己也能成为下一个李佳琦或是薇娅。

 

这其中不乏一些只想着走捷径的主播,相比起“台上一分钟,台下十年功”的汗水与努力,他们的眼中往往只看到了源源不断的金钱……

 

但暴利之下,古人也有一言曰:“莫伸手,伸手必被捉。”

 

就在昨天,又有两名主播摊上事了。

 

 

9月28日,国家税务总局发文称,税务部门近期展开的“双随机、一公开”抽查活动中发现,有两名主要从事电商和直播带货的网络主播涉嫌通过隐匿个人收入、改变收入性质等方式偷逃税款。

 

通过检查发现,这两名主播不仅涉嫌违规将个人收入转变为企业经营收入,还涉嫌通过虚假申报,少缴个人所得税,涉税金额较大。

 

“平台是哪个平台?为什么不能公布?”

 

“娱乐圈逃税都点名,主播也不必连姓名都不能说吧!”

 

 

此消息一经发出,瞬间引爆了网络的舆论场,一众网友惊讶感慨之余,更多的关注点还是落在了这两名主播的身份上。

 

对此,税务部门在文章中已经作出了解释:由于目前案件正处于检查中,一旦查实偷税漏税行为,将依法进行严肃处理并予以曝光

 

言下之意,这两位所谓的“网络主播”是躲得了一时,躲不了一世了。

 

值得一提的是,对于主播偷税漏税的现象,有一位律师曾做出了进一步解答。

 

按照规定,偷税漏税行为一经查实,税务机关将追缴其不缴或者少缴的税款、滞纳金,同时处不缴或者少缴的税款百分之五十以上五倍以下的罚款。

 

想钻空子赚快钱,没想到最后却偷鸡不成蚀把米。

 

事实上,伴随着网络直播的风口出现,有着这样经历的平台与主播不在少数。

 

据北京市朝阳区地税局披露,2016年,就有一网络直播平台支付给主播的金额达3.9亿元。

 

但超高“收入”的背后,却并没有按照规定代扣代缴这些主播们应该缴纳的个人所得税,因而需要补缴税款6000多万元。

 

“我们平台主播的收入都是通过支付宝提现的,钱都被主播们直接提走了,所以我们就感觉没必要再替他们代扣代缴个人所得税了。”

 

责问之下,该直播平台的相关负责人给出了这样的解释,其背后更牵出了一个问题,平台主播从直播间所获得的收入,到底该不该缴税?

 

(图源:优税猫)

 

“不管主播和平台是怎样的关系,个人取得收入就应该缴纳个人所得税,这一点是确定无疑的。现在的问题无非就是说,个税应该由谁去交。”

 

一位经济学教授谈到,无论“榜一大哥”打赏的“飞机”、“游艇”,还是靠着种种低价活动带货,吸引粉丝不断“下单”,既然属于主播劳动所得,那就必然逃不开缴税的话题。

 

 

正如对于这一问题,有着“带货一哥”之称的李佳琦也曾在直播间向粉丝保证:合规运营,不搞偷税漏税。

 

借着时代送来的东风,互联网成就了一个又一个奇迹,网络直播如今成了最火热的风口。

 

据报告显示,截至2020年3月,网络视频App的使用时长在手机所有App使用总时长中占比达到24.9%。与此同时,据不完全统计,2019年度的直播打赏金额达到了200亿元。

 

可以肯定的是,新风口带来超高流水的同时,更加严格的规范与监管必将紧随其后。


两只“蛀虫”的背后


直播行业规模不断攀升,从业人员的收入水涨船高,越来越多的负面新闻也诸见报端。

 

曾有网友感慨:“当你在屋子里发现一只蟑螂的时候,其实整个屋子里已经藏满了蟑螂。”

 

种种“直播乱象”之下,寄生在行业内的“蛀虫”又岂是一只两只。

 

例如,一些“天价打赏”的直播间中还存在请托、数据注水、诱导粉丝消费等恶性行为。

 

 

“每次快要输了的时候,她都会叫我们这些粉丝给她打钱。”

 

说出这句话的,是来自上海的何先生,据他告诉记者,去年年底,他在一个“打赏PK”直播间中结识了一名女主播,打着婚恋交友的旗号,多次暗示他在直播间“刷礼物”,以此换来更多的互动。

 

仅仅三个月,何先生的打赏金额达到了25万。但令他没想到的是,自己等来的却是一个早有预谋的诈骗团伙。

 

据警方侦查,这些诈骗分子先以女主播的身份勾引男子进入直播平台,再通过所谓的“打赏PK”等方式营造出紧张氛围,进而诈骗圈钱。多方侦查后,警方共抓获犯罪嫌疑人364名,涉案金额达450多万。

 


“海归硕士骗500万余买房款打赏主播”、“一男子骗400万多打赏主播”、“9岁熊孩子打赏主播近3万元”……

 

在多人身陷“激情打赏”泥潭却无法脱身的悲剧中,或许也有人会想不明白,自己最开始只是玩玩,怎么就变成这样了呢?

 

事实上,这里面的套路,远远超乎你的想象。

 

今年5月,央视曾对网络直播的种种乱象进行了专题报道。调查发现,除了诱导粉丝送礼、直播卖假货等屡见不鲜的骗局之外,直播间的实时观看人数、看似掏钱不眨眼的“榜一大哥”、甚至是不断刷屏的粉丝评论,都可以被人为制造。

 

至于目的,则只有一个,制造直播间的繁荣假象。


谁来支撑“暴富梦”


最火爆的风口成就了多少“咸鱼翻身”式的成功,便造就了多少“一夜暴富”的美梦。
 
日进斗金,究竟是现实还是梦境?
 


如今这个问题,也道出了一对来自湖北的小夫妻颇为心酸的心境。
 
“人家就是一夜爆火,一夜暴富,一百个人拍同样的视频,可能只有一个人火了。”
 
这对夫妻告诉记者,他们原本做的是实体店,因为疫情倒闭了。看到网络上有人搞直播带货,一晚上赚了25万。
 
“既然他们都可以,那我为什么不行?”带着这样的想法,两人义无反顾地来到了义乌,做起了直播带货。
 

但比梦想更先来临的是冰冷的现实。高额房租、创业成本、还有两人的生活费……一个接一个的问题扑面而来,两人带货半个月没赚到一分钱,反而还亏了五万。
 
创业未半而中道受阻,继续咬牙坚持还是放弃打拼回老家,成了两人争吵不休的话题。
 
2020年来,电商直播的风口异常火爆。数据统计,仅2020年上半年,全国电商直播就超过1000万场,相当于每天有5万多场直播。
 
这其中,真正实现了“一夜暴富”的人又有多少呢?
 

(图源:艾媒咨询)
 
据统计,2020年第一季度,中国网络主播平均月工资收入在10K以下的占比为45.0%,其中收入在4.5k-6k之间的主播占比最高,为23.5%;而收入在50k以上的主播仅占4.1%。
 
这意味着,相比起头部主播动辄百万、千万的收入,更多中小主播的营收也只是达到了可以糊口过日子的程度。
 
本以为可以借此逆天改命,谁知只是跳入了一个“粥多,僧更多”的困境。
 
对于那些只想着赚快钱的主播而言,当昔日的初心禁不住现实的磋磨时,偷税、炒作、造假、博眼球等种种乱象也会随之而来。
 
常言道,先知先觉成功者,后知后觉跟随者,不知不觉消费者。
 
当主播走下“神坛”,谁又会对曾经被拼命鼓吹的“暴富梦”负责呢?


点击下方,了解更多相关内容
带货主播大洗牌将至!奔三的李佳琦会掉队吗?

瑟瑟发抖!反诈骗民警连线“美女”主播,对方吓得原形毕露!

魔幻!全国90%主播的带货成绩,不如李佳琦的一条狗!

触目惊心!痞幼翻车背后的网红主播灰色产业链!

1.3亿主播,99%将被淘汰,新的替代者已经出现!


商务合作请联系微信\QQ:2881339630



点在看,让更多人发现精彩!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