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并不了解真实的台湾

三亚不能批评吗? | 舆论手札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H游戏只知道《尾行》?弱爆了!丨BB IN

魏杰:中国经济今明两年深度研判

生成图片,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查看原文

携程过冬!焦虑的梁建章,这次杠上了元宇宙!

李迎 电商报Pro 2022-04-01



我开通视频号啦!



作者:李迎

来源:电商报Pro(ID:kandianshang)


久未闻其声的梁建章,最近在“全球合作伙伴峰会”上放炮了。

 

不过,他的发言让人觉得酸溜溜的。


梁建章急了


大会上,梁建章竖起一面旗帜鲜明,反对元宇宙的大旗。


“不让元宇宙替代旅游”“坚信旅游一定能助力真宇宙战胜元宇宙”他提醒大家应该警惕元宇宙带来的成就感令人们最终丧失探索真实世界的欲望,否则“人类没有旅游,就只有元宇宙了。



而梁建章这一直接的表态,也将自己放到了腾讯、阿里、网易、字节跳动、百度、莉莉丝、米哈游等一众知名大厂的对立面,要知道,这些大厂可都是元宇宙的积极布局者。

 

在人人开口闭口都是元宇宙的时代,梁建章一番“个性”的宏论,引起不小的热议。

 

因为疫情原因,旅游业备受打击,元宇宙概念的爆火和虚拟旅游模式的流行,犹如火上浇油,让类似携程这样专为旅游出行服务的APP如坐针毡。

 

梁建章的话,听起来是酸,实则是急。

 

与旅行相比,到处吸睛的元宇宙,能够做到用低成本创造乐趣。

 

二者相比,一个要做好物品、金钱、时间等准备并且走出家门才能获得乐趣;另一个不仅省去各项准备工作并且足不出户就能享受到乐趣。尤其在疫情形势仍旧严峻的当下,如何选择已经不言自明。

 

元宇宙与旅游乍一看是两个看似不搭边的行业,但在公众有限的注意力面前,还真就成了竞争对手。

 

不仅如此,梁建章前一天还在他的微博号“梁建章-关注人口问题”上,转发了一篇文章,题目是“马斯克谈人口危机:‘低生育率将导致文明崩溃’所以我生了六个孩子”。

 

话虽没明说,但梁建章的意思大家已经领会了,随后#梁建章称元宇宙威胁结婚生子#的词条便上了热搜。

 

身为知名人口学家,梁建章这些年的确一直密切注意人口问题,他对于元宇宙的担忧,尽管有些为时尚早,但在学术研究上来说,是很有意义的。

 

但他同时作为“学者”和“商人”的双重身份,又为这件事不可避免带来一些争议。

 

天下熙熙皆为利来,各人有各人的算盘。如同尊重一名学者居安思危发出的论调一样,也有人不由得联想“他说这些就是单纯担心元宇宙威胁携程的生意了”。

 

所以,梁建章才“胆敢”在大会上“冒互联网天下之大不韪”,旗帜鲜明炮轰元宇宙。这事儿,不难想。

 

但也或许,世界上从来就不止一种真相,有时可以是两种。或者更多?


一个很难搞的人


在梁建章的自评中,认为自己有个最大的优点:不够聪明。

 

这个13岁就能用电脑程序写诗;考入复旦大学少年班;21岁即从美国三大理工学院之一的佐治亚理工学院硕士毕业;后来又获得斯坦福大学经济学博士学位的人说自己“不够聪明”?

 

这个后来拥有“两万亿朋友圈”,创立携程、策反艺龙、合并同程、并购去哪儿……在商界叱咤风云的人物自诩“不够聪明”?

 

显而易见,这样的鬼话,没人会信。

 

常说一个人大智若愚,最后总还是落在一个“智”字上,没有智,那就是真“愚”,有了智,那“愚”也不是先前的“愚”了。

 

上面这句话可能有点绕。事实上,接触过梁建章的人,恰恰认为他是太聪明了。

 

一位在携程有十几年工作经历的资深员工说:“我们在开会的时候,你会看到梁建章可能在看手机、或者自己在思考什么,但实际上他脑子里在飞快的过一些事情。然后冷不防地可能会问你一个问题,你回答不出来的话,可就糟糕了。”

 

更令员工感到不知该如何自处的,是他面对回答的处理方式。如果员工回答出了问题,但是没能让梁建章感到满意,他就会继续玩手机,或者直接将员工晾在原地,自己慢慢起身出门。

 

“他不会发脾气,但完全不会听你继续说了,这比骂一顿压力还大”。这种恐怖的心理震慑力可以想见。



或许恰恰因为太过聪明,普通人难以跟上他的思维,所以但凡接触过梁建章的,都对他的“难搞”莫衷一是。

 

比如,很多想接近他的媒体,就叫苦不迭。

 

后来媒体老师们摸到规律了,想要约到“难搞”的梁建章做采访,那就和他谈“人口增长”问题,那么他大概率会接受采访,并且打开话匣子。

 

但假如媒体老师以为这样就能长驱直入,打探到自己真正想要的消息,那就错了。

 

几乎所有采访过梁建章的人都有一个强烈的共识:每次采访他的时候,总感觉他在“走神”,实在是一个很难搞的采访对象。

 

这是因为采访的时候,如果遇到不想回答的问题,梁建章就开始变得讳莫如深,总是答非所问,把前来采访的媒体老师给绕进去。

 

所谓“走神”的真相,想必已经在大多数人的口齿之间了。

 

大家越来越确信,梁建章不是“不够聪明”,而是大智若愚。


两极摇摆的人生


自2003年12月携程在美上市后,十几年中梁建章数次在“归隐”和“出山”之间来回徘徊,他的社会身份也不断在“人口学者”和“商人”之间来回切换。

 

不过相比于“携程梁建章”和“人口学者梁博士”这两个称呼,他明显更中意后者。

 

微博上,梁建章有两个ID。名叫“携程梁建章”的ID虽说在持续更新中,但内容大多明明白白的官方宣传文案,一看便知由专人运营;另一个“梁建章-关注人口问题”的ID,则是梁建章自己在发,内容始终不离人口问题。

 

对于自己在这种双重身份间转换自如,他也提前拟好了一个标准答案:人口问题和创业创新密不可分,我从事的旅游业在很大程度上也要依靠人口红利。

 

对于人口问题,梁建章保持着十年如一日的热情。每当生意场上的风浪暂告一段落,梁建章都会重新回归到手中的人口课题上来。

 

梁建章身份转换的从容,也得益于“携程四君子”以朋友始,以朋友终的共同创业故事。

 

1999年,在互联网还是个新鲜事物的时候,梁建章、季琦、沈南鹏、范敏四个人凑到一起,创办了携程。

 

一年后,携程的账上已经没剩几个钱,这逼着携程四君子开启了一场惊险的救亡之旅。他们赶在2003年互联网泡沫破裂前的最后繁荣期,收购了当时中国酒店预订服务五强之一的“商之行”,并以此为条件拉到了软银领投的450万美元融资。

 

那是一个无比惊险的3月,如果没挺过那一关,可能故事讲到这就结束了。

 

后来,五强之一的“现代通运”,也看中了携程提出的互联网概念,以及它高估值的股票,同意被携程收购,以这次收购为前提,携程又得到了美国凯雷领投的1200万美元融资。

 

可以说,携程四君子在互联网的寒冬时期,完成了一笔融资奇迹。

 

至于为什么会得到融资,日后沈南鹏解释道:当时我们给了风险投资商一个财务报表,上面显示半年以来公司的费用是持平的,但营业额却以每月30%的速度增长。风险基金知道这意味着什么。

 

伴随互联网的兴起而成长起来的携程,业务数据越来越好,后来更是因为2003年的一场非典,直接被送进了纳斯达克的股票市场。出色的财报数据以及沈南鹏的充分准备,甚至让四君子在上市前夕显得无比从容。

 

那时候无事可做的梁建章和沈南鹏,甚至四处约人打桥牌。

 

这群人,以完全商业化的逻辑理性面对公司的决策问题,期间也闹过矛盾,也分别创业过,但从感情上,他们至今都维持着很好的朋友关系。


(携程15周年再聚首留影)

 

2007携程成为了中国市场当之无愧的第一。对于梁建章来说,当“拿着望远镜在业界找不到对手”后,他把CEO的位置交给范敏,自己则从容跑到斯坦佛去念经济学博士。

 

2011年,他学成归国,开始极力推动中国人口政策改革,甚至自费拍摄了一部介绍中国人口问题的纪录片,向政府呼吁取消计划生育。如今二胎政策全面落地,其中也有梁建章的一份功劳。

 

没想到,互联网的后起之秀对携程发起了猛火攻击,梁建章被迫出山,对内对外打出一组“杀伐果断”的组合拳:


对外,他以烧钱这种“伤敌一千,自损八百”的做法,击退竞争对手;对内,他一改范敏往日宽松的管理政策,早上八点带头开会,晚上带头加班,亲自试用产品,给负责人放狠话“做不好就走人”。

 

在策反了艺龙、合并了同程、并购了去哪儿,带领携程再次站稳市场第一的位置后,梁建章将CEO的位置拱手交给财务出身的孙洁,他给孙洁的任务也非常明确“把盘子守好、保持股价”。


而后梁建章再次翩然而去。


梁博士这个称呼,先放一放


打扫了战场后,转而追求利润的携程,开始出现一系列被消费者诟病的操作,比如捆绑销售、高价退改签、大数据杀熟等。

 

坐在帘子后面的梁建章,除非万不得已,出来回应一下外界的质疑。大多时候他都以人口经济学家的身份体面现身,大谈人口问题,不谈或避谈携程。

 

携程的股东们挣到钱了,孙洁却是骑虎难下。



正式交棒前,梁建章还“缺德”的喊出“三年超京东、五年超天猫、十年超淘宝”的口号。喊出这句口号的时候,梁建章自己心里是否有底,我们不得而知,但至于这句口号是否阶段性达成了,大家心里还是有一点底的。

 

如今,携程的对手已经全面升级,商战的“血腥”程度,也非往昔可比,王兴的美团、阿里支持的飞猪,都是规模更为庞大的巨头。

 

2020年新冠疫情袭击全球,各国陆续开始封锁政策,各行各业遭受重创,梁建章的携程也在疫情的影响下,日渐失去了活力。

 

这个时候,一向以人口问题当挡箭牌,深藏幕后的梁建章,主动站到了聚光灯下。

 

从2020年3月开始,梁建章亲赴全国各地,连续跑了4个多月。

 

随后,他几乎每周定时出现在直播间,并且是以一个惊掉众人下巴的形象。

 

人口领域专家学者、北京大学光华管理学院教授、携程创始人梁建章,一改惯常西装革履的精英形象,而是扎起脏辫、穿起铆钉皮夹克、带起霹雳手套、抱起吉他弹唱劲爆的《野狼Disco》,或者打扮成古风,或者装扮成少数民族样貌,又或者直接cosplay一头大象……



到这一年的9月,梁建章一共开了近三十场直播,每场都有新cos,目的显而易见,就是为自家不同的旅游产品带货。

 

尽管对于携程来说,最好的情况是有更大盘子的雪中送炭。然而疫情当下,在没有更好的选择时,如火如荼的直播带货模式,或许可以拿来一试。

 

可以说,梁建章在直播这件事上有多拼有多豁得出去,携程在业务颓势上就有多惨烈。

 

但他自己似乎也有些乐在其中,携程四君子里的其他三个人,恐怕都做不出这样的“牺牲”。正如梁建章一次在节目上总结的那样“季琦激情、范敏专注、南鹏严谨”,这时,他的同事在一旁补充了一句“建章纯真”。

 

然而2020年的携程,依旧如一架被投出去的纸飞机,在前行中缓缓降落。

 

12月2日,携程公布了第三季度财报,归属股东净利润15.8亿元,实现疫情以来首次盈利,但净收入比去年同期下降了47.9%,依旧是凄风冷雨。

 

疫情远没有结束的迹象,如今又冒出来一个元宇宙的概念,要和携程抢饭碗,梁建章的内心可想而知。

 

对于元宇宙的态度,梁建章也不是说彻底抛弃,他强调“这是一个促进的作用,而不是替代的作用”。他希望借用元宇宙的虚拟现实技术,促进大家对真宇宙探索的乐趣。

 

听话听音。这意味着,梁建章并不像被断章取义截取的句子体现的那样拒斥元宇宙,相反,还可能会布局元宇宙技术,以推广旅游“我觉得只要把一部分元宇宙的东西来做预览,来推广旅游,我们就可以把旅游做得再翻好几倍。”

 

借元宇宙概念大谈人口问题的梁建章,恐怕还是“醉翁之意不在酒”吧。

 

跨境电商群开启啦
欢迎做跨境电商的伙伴进群交流哦
满200人自动关闭


点击下方,了解更多相关内容
Facebook加速电商,元宇宙还没来,卖货先来了?

罗永浩要到元宇宙卖货!通往下个财富时代的密码来了!

一条视频涨粉百万,主角却不是人?!

美团超速,王兴刹车!

一句话涨粉百万!格力直播间,董明珠再造“董明珠”!


商务合作请联系微信\QQ:2881339636



点在看,让更多人发现精彩!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