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并不了解真实的台湾

三亚不能批评吗? | 舆论手札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H游戏只知道《尾行》?弱爆了!丨BB IN

魏杰:中国经济今明两年深度研判

生成图片,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查看原文

活在大城市中的人,灾难来临时要审视“城市的脆性”

维罗听涛 2022-05-03

The following article is from 孙娟的书房 Author 孙娟

本文经授权转载自 | 微信公众号“孙娟的书房”

ID l SJDSFSJ

作者 l 孙娟




生活在城市中的我们,一定要审视生活其中的环境。

他给了我们生存的机会,也可能剥夺我们生存的权利。



原因是:

一、城市功能齐全,城市系统却极度脆弱。

二、大一统模式与官僚制结合下的管理,无人负责。



所以,还是那句话,保持独立思考很重要。

独立思考的目的,是为了关键时刻保持独立行动的能力,使自己逃避危险。

核心还是,一定得想办法保留自己独立行动,和生存自由的空间。



在上海疫情的各种消息中,看到一个市民抢菜的视频。

视频中的男子,低着头紧盯着手机,高频点击手机屏幕抢菜,为了更加快速,甚至用震动器震动自己的手指。

旁边妻子在喊加油。

无论这个视频真假,抢菜缺粮,在这两年抗疫过程中,屡见不鲜。


我不是指责这位男子,只是从他们的身上吸取教训。

如果以后,我们还遇到这种情况,该怎么办。

是静等安排,还是逃出城市。



我不主张大家乱成一锅粥,但在保持社会秩序,不影响他人的前提下,有没有更好的可能?



这里就要反思城市的发展,到底是怎么回事。

芒福德说:人类始终在两个生存方式之间摇摆,一个是游动,一个是定居。

当人类社会产生了阶级,那些有权的王们,因为财富比较多,就要求他们的居住地里有五行八作,不能光有农夫,还要有其他东西。

这些有权有势的人还要享受其他方面的服务,于是,各类的手工业者,服务业者就聚集在了王权阶层的周围,逐渐的形成了城镇。

人们发现,各种手工业者,服务业者,劳动者聚集在一起,可以更好更快的进行商品交易。

逐渐的,随着几次文明的发展,也许当时王权阶层已经不在了,城市却留了下来。

人们的生产,消费,教育,集中在一起后,确实发现生活便利了,效率提高了。



为了更好的提高效率,城市的道路运输系统,污水垃圾处理系统,公共服务系统也就慢慢的出现了。



如果一个人是从农村来到城市的,感受也更加强烈。

他发现,自己想要的任何东西,下楼在小区门就能买到,或者网上下单,一小时送到家里。

确实有一种“一进城市,万物皆备于我”的错觉。



但是,这些简单的便利之后,是无数盘根错节的系统在日夜运转,无数环节在进行接力赛。

买一颗蔬菜,首先要有采购蔬菜的企业,运用物流将蔬菜送到城市边缘,通过道路服务进程,再由管理订单的机构,分批包装。

网络公司维护网站,客服人员维护购物后台,外卖小哥接单后取货,送货。

这个流程中无论哪个环节出了问题,你买的这颗蔬菜就传递不到餐桌上。

当然,这只是个例子。实际情况要比这个复杂的多。


所以,城市中居住的人,都认为自己生活独立而自由,其实,背后依靠无数系统日夜不停的运转,才实现的。

在现代城市中,分工越来越细,效率提高了不少,但也意味着风险点越来越多,只要哪个环节出了问题,整个链条可能就无法运转。



例如,如果战争爆发了,我们该怎么办。

呆在家里等待救援是下下策,公共管理机构的人员,医院的大夫也都是人,紧急情况下,他们也需要逃命。

如果战争导致停水停电,你所在的楼房里还能住人吗?

就算粮食水充足,下水道马桶也不能用了。整个城市因为人群聚集将成为一个大粪坑,垃圾堆,病毒培养皿。

逃出城市?你的车需要还在工作的加油站加油,还要确保城市的道路没被损毁,几个关键出口没有被堵死。



如果有突然全民性的灾难怎么办?

比如这次疫情,似乎自己家里屯粮就能解决一切问题。

其实,你能不能自由的呆在家里,不是由你决定。

别的地方你也无处可去。

之所以屯粮就能高枕无忧,是因为还没有停水停电,你的水费电费还没用完。



所以,如果在农村,自己种地储藏粮食,砍柴烧火,四野八荒都可以移动。

选择在城市中生活,就已经将自己的一部分权利交出去了。

享受其正常运转时的便利,就要承担生活资料没掌握在自己手里,还要承担已经请君入瓮,被控制生活资源的风险。



金观涛老师在《兴盛于危机》中说:“整个社会管理,依靠的是被中央政府控制的官僚机构。

各级机构必须把中央政府的号令,政策贯彻到所辖地区。



这种组织方式,在一个越来越复杂,越来越庞大的官僚机构中,很容易出现各级官员只对自己的顶头上司负责,只服从自己顶头上司的指挥。

这就会出现类似欧洲的“我的附庸的附庸,不是我的附庸”的情况。

由于这种组织结构在源源不断的把经过挑选的人输送到官僚机器中,并为了防止他们在某地区形成铁板一块,让他们保持在无论职位还是地区,一直在流动中。

所以,为了保住自己的职位,也为了个人发展,更容易注重对顶头上司负责,而不是对老百姓负责,也不是对政策的出发点负责。



另外,官僚制导致的平庸之恶,现在大家已经很熟悉了。

至于系统整体出了什么问题,不是个人能管的,也不是该管的。

在众多环节的综合作用下,即使出现了大的隐患,也不可能找到具体负责的人。



所以,人们在官僚制中,会有一种超乎寻常的浅薄,也就是平庸之恶。

“大屠杀发生时候的场景,就像一个工业流水线,在集中营里,人人都是照章办事,分工合作。

有人负责给犹太人分类归档,有的人负责任务排期,有的人负责将犹太人送进毒气室,有的人负责后勤。

这里没有谁是杀人狂,每个人都只是按照流程办事,承担自己手头的一份工作,完成流程中的一个微小的步骤。

于是,没有谁觉得自己 要为全局负责,每个参与者面前只是一个待完成的流程。

可能是份排期表,也可能是十趟运送任务,送完一趟打一个勾,大屠杀就这样被分解成了流水线上的操作和例行公事。



在这样的流程中,人很容易丧失面对鲜活生命的同情心和道德感。

结果就是,每个步骤组合起来构成了大屠杀,但是其中的操作者感受到的却是“我今天填了十张表。”



所以,就能理解,为什么面对需要呼吸机的老人,医护人员能无动于衷。

为什么从家里带走别人的婴儿,让其骨肉分离,工作人员能有条不紊。

因为他们觉得,这不是他们决定的,他们只是在服从命令。



所以,人一旦选择生活在城市中,无论你是不是体制内的人员。

你已经将自己的生活砌入庞大的官僚制组织机器中了。



当我们决定在城市中生活,一方面享受着庞大复杂的城市组织带来的便利,一方面,也将自己深陷这个组织自带的风险中。

生存资源依赖盘根错节,复杂而脆弱的城市供应系统。

生活空间和行动,也由庞大的组织随时控制安排。



每个人都是想更好的生活,所以,在为城市奉献劳动价值的同时,更应该对身处的环境保持警惕。

一旦发现城市系统出现了障碍,组织环节要开始行动,就要好好分析发生了什么。



君子不立危墙之下,连动物都知道逐水草而居。

下雨前,蚂蚁都要搬家。



躲避危险是每个动物的本能,人类在城市生活中,警惕危险的心理能量都放在了职场竞争,所以容易忽略基本生存环境的危险。

一定要保留自己的天然求生本能,不能把自己的命运交给社会发展的某个阶段。 

管理机器不可信,高科技不可信,现代城市系统更不可信。

越分工细致 互相依赖的体系,越脆弱。

在生存面前,只有自己最可信。

不能将自己生存的机会,粮食的供应,至亲骨肉交给任何一个人手里。

原创不易,感谢有你!点个「在看」,不怕走散。相关阅读 ↓↓
不能交给别人的三项基本权利:生命、财产、自由
在愚昧与痛苦的世界里,如何保持价值与尊严
没有哪个国家,能逃脱掉“柏克定律”
现代文明十大基本常识
文明社会的六个特征



走散就是分分钟的事情

三观一致的读友

可以扫码加维罗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