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阿里交了180亿罚款,事情就能过去吗?

清明,我去了夹边沟

突发!历年来全国罕见!广州番禺化龙镇明经村村委发生爆炸!原因...

白嫖CDN,打造封不尽IP的代理池

深度解读 | 姜文《让子弹飞》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查看原文

死去的少年,生活在别处

2016-09-20 文艺生活周刊 文艺生活周刊
乔任梁离世
已过去四天
这个28岁的年轻人
死于抑郁症
不论是因人言可畏
还是长期工作压力
他的离世对于当时追选秀的人来说
都是一记闷棍
打碎了曾经的年少轻狂
 


2007年,《加油,好男儿》如火如荼

站在台上的他意气风发
说:要让全世界统统记住我
他的张扬甚至可以说有些中二
对于彼时也处在中二期的我们来说
他的年轻、他的梦想、他的不羁
都在给自己的青春增添朋克式的信念
 


他组建了pink7

却因实力不够,被迫解散
粉丝堆里也传经纪公司的黑幕
但直至今日,他的摇滚梦依然满地碎片
不知他是否觉得不甘心
 

所有伤心的人生活在这个世界上
将会有一个答案
顺其自然
即使他们将要分离
他们仍有机会看到一个答案
顺其自然
——Let It Be
 
这个世界似乎不属于理想主义者
六年前,贾宏声坠楼身亡
根据他吸毒经历拍摄的电影《昨天》的结局

也变成2010年7月5日,贾宏声跳楼去世


 


电影本身的结局是一种对现实的妥协

他从精神病院出来后
变成了一个乖巧的青年
戒了烟戒了酒,买菜回家与父母和平共处
他不再胡言乱语说自己是列侬的儿子
 


在此之前,他也是个前程似锦的年轻演员

本可以拍着戏,过着顺风顺水的日子
却痴迷摇滚,偏执于寻找活着的意义
他期盼活得真实

而父母希望他拍戏赚钱养活

他拥有来自父母的无条件的爱

最终,却像一个从未被爱过的孩子

不被理解,不被容忍



 
对于理想主义者来说
生活不是用来过的
而是用来抗争的

他们与一切格格不入

无关乎压迫、体制和反抗

只是在边缘行走

寻找不同的爱与声音


 
People are strange when you're a stranger
Faces look ugly when you're alone
Women seem wicked when you're unwanted

Streets are uneven when you're down

——People Are Strange

 
Jim Morrison这么唱着
理想主义者的内在孤独

绝对而不可改变




他是The Doors的主唱和灵魂 

他被人津津乐道的迈阿密演唱会丑闻
成了摇滚乐史上的传奇
他吸毒过量死去
他的墓地至今来访者络绎不绝

堆满鲜花和香烟



 
他用力活着

投入过盛的激情

他在舞台上嘶吼

可人间容不下来自地狱的火焰
他唱“our love becomes a funeral pyre”
最终,他的一切包括愤怒和激情

被僵硬的石头墓碑

永远的压在了地底

像极了他生前最为标志性的演唱会姿态

 


死亡于他,算是什么?

大概是人间失衡到极致的高潮

是对世间众生的背叛与唾弃
就如同生前人们对他的不理解一般

 

No more beating my brains 

With the liquor and drugs 

Well I am just a modern guy 

Of course I've had it in the ear before 

Cause of a lust for life 

——Lust for Life
 
生物的生之本能
流淌在人们的每一个细胞
而理想主义者的一个天赋
也许是将生之本能替换成了死欲
 


自杀者又何尝不想活

又何尝不是炽热地爱着世界
比起活着如同行尸走肉
他们的欲望是如此鲜活
但当生的欲望过于庞大过于急迫
只能以死明智
 


River Phoenix说:

他的作品会比本人存在更久远

这话应验得太快
他23岁便离开人世




少年成名,却厌恶娱乐圈

《我自己的爱达荷》里Mike一角

演出了他全部的脆弱敏感
Mike爱上了Scott

反复的问他:我对你来说有什么意义?




他是个温柔的人

爱着这个世界,却因此而悲伤
因为世界没能还给他同等的爱
他一直在行走,没有归宿

却偏要寻找爱

他投入了感情,却得不到温暖

这些最终将他逼向虚无



 
拍完这部电影两年后
他在Johnny Depp的酒吧外死去
当晚他本想与好友同台演唱
好友却爽约了
他如同Mike,并未表露出悲伤或愤怒
只是安静地坐在人群中
坐在一片狼藉虚无之中
 

虚无是什么?
生活是什么?
摇滚是什么?
理想是什么?
我们如此活着,也是天赋

I chose not to choose life






文丨白

图片来自网络

如需转载请在后台留言获得授权


 



《文周》开放征稿

-回复“4”了解详情-

点击文章标题看“八月”文章精华
别让我推荐许巍的歌
和《萌芽》一起成长的,不只是80后作家,还有我们
我和用3首歌撩遍全国文青的乐队主唱聊了聊丨专访鹿先森
很感谢你能来,不遗憾你离开
里约,性感如桑巴,闷骚如Bossa Nova
为什么哈利·波特被千万人爱了十九年?
“隐形的翅膀”唱了10年,还记得MP3里的女歌星吗?
海子:爱过四个女人,犹如四场灾难

▼点击阅读原文

进入《乌托有个帮2:我们终将抵达》购买页面
卓越、京东、天猫、当当 及各大书店 限量发行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