母子乱伦:和儿子做了,我该怎么办?

深圳终于折叠:福田租客大撤退

坏消息 !

胡锡进,我操你*

央视:阳性可能是流感,核酸检测无法区分新冠和流感

生成图片,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查看原文

经济增长预期近乎“砍半”,通胀达到历史性高位,德国能源“去俄罗斯化”能走下去吗?

当地时间4月13日,德国五大权威经济研究所发布最新的春季报告,将德国2022年的经济增长预期由4.8%下调为2.7%,通胀率预期为6.1%。

据悉,这一报告由德国经济研究所、伊弗经济研究所、基尔世界经济研究所、哈雷经济研究所和莱茵—威斯特伐利亚经济研究所联合完成,是德国联邦政府制定经济政策的重要参考依据。

报告预测,如果俄罗斯天然气供应中断,德国2022年和2023年可能将面临共2200亿欧元的经济损失风险,这无疑给欧盟对俄罗斯的第五轮制裁实施带来了压力。最新消息显示,欧盟成员国对于新一轮的对俄石油天然气制裁存在较大分歧。4月11日,欧盟外交与安全政策高级代表博雷利表示,欧盟成员国当天未能就对俄罗斯石油和天然气实施制裁作出决定,将继续讨论如何实施相关制裁并考量制裁措施对俄经济的影响。

由于对俄罗斯能源依赖程度很深,德国等部分欧盟成员国在其中显得进退两难。新纪元期货研究所所长王成强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如今欧洲是将‘能源政治化’的问题。尽管制裁将导致能源替代和成本的不经济,甚至短缺问题,但大方向上,欧盟能源仍在朝着‘去俄罗斯化’的路径发展。”

德国下调经济增长预期

疫情叠加地缘冲突,欧洲经济承压不断。

今年2月,欧盟委员会发布冬季预测报告,预计欧盟和欧元区经济2022年均将实现4.0%的增长,2023年经济增速将分别放缓至2.8%和2.7%。

作为欧洲第一大经济体,德国的经济复苏同样显得困难重重。在德国五大权威经济研究所发布的最新报告中,德国2022年的经济增长预期由原来的4.8%大幅下调为2.7%。

复旦大学金融研究中心主任孙立坚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从拉动经济增长的因素来看,德国经济发展面临着‘四重压力’。”

首先,消费力总体在下降。德国作为欧洲人口老龄化程度最高的国家之一,消费力相对而言没有那么活跃,而疫情与通胀更是大大制约了德国当下的消费水平。

根据德国市场研究机构捷孚凯3月底发布的最新调查结果,受俄乌冲突和高通胀的影响,3月份德国消费者信心指数为-8.5点,环比下降1.8点。该机构指出,4月德国消费者信心先行指数为-15.5点,环比下降7.0点。

其次,财政政策调整的相对滞后。“身处欧元区之中,德国的财政政策灵活性相对较弱,要面临的不仅是本国经济增速问题,还要考虑到欧洲的债务问题以及欧元的稳定性等诸多因素。德国需要跟着欧元区的财政货币政策来进行调整,整体发力是比较慢的。”

而且,“地缘政治导致的外需削弱对于德国这一制造业大国而言,影响是突出的”。有数据显示,受国外需求减弱,供应短缺、能源价格飙升,以及地缘冲突的不确定性影响,德国2月季调后制造业订单环比下降2.2%,降幅超过预期。

最后,企业投资力度也在减弱。“在没有需求的情况下,企业不会贸然投资。现在的情况是,成本在做加法,市场在做减法,这对企业的挑战会很大。”孙立坚指出。

通胀率站上历史性高位

经济增长承压的同时,德国还面临着前所未有的通胀问题。

德国联邦统计局12日公布的数据显示,受新冠疫情和俄乌冲突影响,德国3月通胀率升至7.3%,为1990年两德统一以来的最高值。其中,3月德国能源价格同比上涨39.5%,显著高于当月整体通胀率。去除能源价格因素,当月通胀率为3.6%。

根据德国联邦统计局的数据,德国2月的进口能源价格比上年同期增加了129.5%,其中天然气进口价格同比大涨256.5%,而天然气目前仍是德国工业的最主要能源。

今年3月,德国副总理兼经济和气候保护部长罗伯特·哈贝克曾介绍,德国已将俄罗斯石油进口份额从35%降至25%,天然气进口份额从55%降至40%,硬煤也从俄乌冲突前的50%降至25%。但他也表示,要摆脱对俄罗斯的天然气依赖,可能还需要等到2024年夏天。

“摆脱”的过程并不容易。德国能源监管机构联邦网络管理局局长穆勒于近日表示,眼下如果立即对俄罗斯实行能源禁运,仅靠现有的天然气储备和近期购入的液化天然气,德国只能将能源供应维持至夏末秋初。

为应对能源使用出现“红灯”情况,上个月底,德国启动了天然气一级应急预案,具体分为预警、警报和紧急三级。若供应形势恶化至紧急阶段,德国政府将出手干预,优先把天然气分配给家庭和医院等关键机构。 

厦门大学中国能源政策研究院院长林伯强向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表示:“若真的切断自俄罗斯的能源供应,德国可以考虑从美国等地进行补给,但是短期量不够,需要需求侧控制。而且,天然气等商品的运输需要基础设施作为支撑,这需要时间与成本的投入,美国主要提供的是液化天然气,相比管道天然气成本也要昂贵得多;另一方面,德国也可以采取其他的能源供给手段,比如煤炭、核电等,但这也与其当初的能源转型相冲突。总体而言,短期内德国面临的能源压力还是非常显著。”

王成强则指出:“在能源‘去俄罗斯化’的过程中,德国正在两方面努力。一是正加速推进可再生能源,提升可再生能源发电目标;二是,优化能源进口来源,寻求挪威、卡塔尔、美国、加拿大等液化天然气的购买替代,尽管这相较于管道天然气价格更高昂。”

其中,有一项能源工程值得注意。2月22日,德国总理奥拉夫·朔尔茨表示,因俄罗斯在乌克兰的立场与行动,德国经济部拟阻止“北溪-2”天然气管道项目获得认证与投产运营。 

“北溪-2”是一条由俄罗斯经波罗的海海底到德国的天然气管道,可绕过乌克兰把俄罗斯天然气输送到德国。与“北溪-1”一起,都是俄罗斯向欧盟国家运输天然气的关键通道。

其中“北溪-2”天然气管道设计年输气能力约为550亿立方米,原计划是在2021年底前投入运营。但在各种利益冲突的裹挟之下,“北溪-2”迎来被叫停的命运。

王成强就此表示:“从始至终,‘北溪-2’的建设都充满争议。俄罗斯具有横跨亚欧大陆的地理区位优势,是天然气出口核心国,对欧盟能源供应的影响举足轻重;而考虑到能源安全,欧盟进口天然气的选择更趋于多元化,这涉及到两种路径的博弈问题。至于项目之后的运营与否,取决于地缘矛盾的化解或妥协,但在危机升级的环境中,这显得遥遥无期。”

疫情已导致3300亿欧元的经济损失

另一方面,新冠疫情对德国经济造成的阴霾仍未驱散。

今年2月,德国伊弗经济研究所公布的最新研究结果显示,2020年至2021年期间,新冠疫情给德国造成的经济损失至少达到3300亿欧元,相当于2019年全年经济总产值的10%。

德国疾控机构罗伯特·科赫研究所(Robert Koch INstitut)报告显示,德国7天新冠感染率(每10万人的7天累计新增确诊病例数)在经历3月的高位后,4月已逐渐下滑。但目前的每日新增确诊人数依然在10万例以上。数据显示,当地时间4月13日,德国新增新冠肺炎确诊病例176303例,累计确诊超2301万例;新增死亡病例361例,累计死亡病例超13万例。

疫苗接种方面,自2020年12月26日以来,76.6%的德国人口至少接种了一次疫苗,76.1%的人接受了完整疗程的疫苗接种,59.0 %接种了加强疫苗。按德国现在超8300万的人口计算,大约还有约1900万人没有接种第一针疫苗。

在此情形下,德国卫生部长劳特巴赫试图推进的强制疫苗接种计划依然没有成功。4月7日,德国联邦议院就60岁以上人群强制接种疫苗法案的立法申请进行了投票,但最终该法案未能在联邦议院获得通过。

这也导致了德国一部分新冠疫苗失去“用武之地”。德国卫生部发言人于4月11日日宣布,6月底可能会扔掉约300万剂即将过期的新冠疫苗。而且,由于COVAX(联合国全球疫苗获得机制)目前不接受捐赠,要想捐赠给一些贫穷国家也面临着运输和储存的难题,这300万剂疫苗只能被丢弃。

目前,德国也已经大大放松了防疫措施,比如在戴口罩方面,仅要求人们在医院、护理机构内以及搭乘公共交通工具时佩戴,但从近期的消息看来,德国的防疫路线并未稳定。

4月5日,劳特巴赫曾宣布将从5月1日起取消阳性病例为期10天的强制自我隔离,改为“强烈建议”感染者和接触者自愿隔离5天。但第二天,他又表示,此前宣布的自愿隔离措施是“错误的”,德国将继续沿用新冠感染者强制隔离政策。

从如今的数据来看,德国疫情的蔓延风险其实仍未受控,而当前的防疫措施能否在未来一段时间里真正起效,仍有待观察。

孙立坚认为,疫情对德国经济造成的损伤仍会持续一段时间,但地缘政治的影响可能会更持久。当前的经济忧虑更多在于,两个影响因素在同一时期重叠,产生了放大效应。


来源 | 21世纪经济报道

排版 | 刘宣


往期回顾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