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深圳经济,突然失速。

李小璐和PGone出轨照片流出,不拉窗帘,网友:比陈冠希还猛!

阿拉善卷边视频,未成年勿点!

成龙,这个“人渣”

现场视频曝光!老男人半年迷奸100多名女子,录418段不雅视频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我们有多少人过了30岁还真的爱音乐呢 | 王东 一席第431位讲者

2017-02-26 王东 一席 一席

王东,做了22年DJ,主持了不下十档音乐节目。


店中央是最重要的一片区域,这片区域卖的是摇滚乐,从A到Z,排列得非常好。店里面很多人,大部分都是四五十岁的中年人,甚至还有花白头发的人在那里买唱片。我觉得他们是真的爱音乐。



Radio No.王

王东

‍‍

大家好,我是王东。据说我是第一个以电台DJ身份登上一席的人,非常荣幸。


我很想问大家一个问题:你们觉得互联网给我们的流行音乐带来的好处更多还是坏处更多?互联网让我们的审美是变得更好了还是更糟了?你们可以带着这个问题来听。

 

我进这一行其实是个偶然。上学时候我非常喜欢音乐、文学,但后来阴错阳差学了理工科。大学毕业找工作那会儿非常迷茫,跟同学一起听着收音机喝啤酒,我们俩都非常喜欢听电台的音乐,后来他说哎要不你去广播电台吧,你比那些主持人强,当时我就愣住了,从来没这么想过。

 

工作一年之后突然有一个机会进电台,工资只有750块钱,是之前的三分之一。于是连实习都没有,我就开始了我的主播生涯,一干就是22年。后来证明我走对了,我赶上了电台最好的一段时间。



大概在1996年的时候,我做了《中国流行风排行榜》,那时候我一周能收到2000多封信,都是实打实从邮局贴邮票寄过来的。后来我去了《中国歌曲排行榜》,接着是《中国原创音乐流行榜》,再回到《中国歌曲排行榜》。


我做排行榜大概十年的时间,从1996年到2006年,这十年间,排行榜是中国流行音乐最强大的一个推手,它带来了很繁荣的局面。这个繁荣并不仅仅是市场上的——我觉得它繁荣,是因为它带来了很多非常经典的作品,这些作品的繁荣才能带来一个行业的繁荣。

 


说到DJ,我多说一句,可能很多人都知道,DJ指的是Disc Jockey ,音乐骑士。DJ分两类,一个是Club DJ,就是大家去夜店玩,能打碟的;还有一类就是电台给你播放音乐的主持人。他聆听过大量的音乐,有自己的音乐审美,把好的音乐推荐给你。所以从这个概念来说,我觉得现在全国的广播电台都没什么DJ了——都是在做娱乐节目,即便是音乐电台也娱乐化了,一个小时的节目也推荐不了几首歌。这种情况下DJ更像是show host,而不是一个音乐DJ了。

 

那个时候的主持人拼什么,拼谁唱片多谁就是老大。所以一方面你自己会去买唱片,我挣750块钱,能拿出300块钱去买专辑,相当于一半的工资,我不知道各位敢不敢用你工资的一半去买唱片——这也是现在音乐行业有问题的一个因素,就是没有人愿意花钱去买唱片了。另一方面有很多唱片公司会给你寄唱片,那个时候我可非常风光的,每天都跟过双十一似的,大量的唱片就给我寄过来。

 

我记得我当时在家门口的报刊亭订了报纸和杂志,用各种大夹子攒资料。我还去美国大使馆文化处抄资料,有一些篇幅太长怎么办呢,因为我老去,那边有一个女孩对我特别好,她就免费给我打,但是现在都不知道去哪儿了,她们在哪里呀。


互联网来了之后,这一切都发生了改变。我当时非常期待网络,我可以自由选择音乐,点击下载,建立自己的曲库。我觉得网络太伟大了,改变我们所有人的人生。所以我就积极拥抱互联网。99年我还做过一个网络节目,叫作《网络无限》,应该是中国第一档介绍网络的电台节目,我期盼互联网可以给音乐带来一个很大的推动。

 

但是互联网也带来另外一件事情,就是我们听音乐的方式变了。


以往我们听到的音乐是经过唱片公司筛选的。很多歌手会把自己的碟、小样寄到唱片公司,唱片公司选中后,再包装、签约,来推广歌手的音乐,这样一些平庸的音乐作品就会被筛掉。做好的音乐再给各个媒体、乐评人也好,电台DJ也好,又是一轮选择,留下他们认为的好作品给大家。所以最终送到你的耳边的,一定是筛过几轮之后的音乐,这才到你决定要不要听它的时候。



互联网不是,所有音乐都在互联网上,即便有一些网站有首页推荐,这部分对于全部音乐总量来说也是凤毛麟角。

 

我给大家讲个故事。曾经有一个做盗版的老板想洗白,他觉得国家对盗版管得越来越紧,决定改做版权。他当时签了上千首籍籍无名的歌,拥有了这些作品的版权,随后把这些音乐全都放在他朋友创办的音乐网站上,占据了这个音乐网站的排名前十,甚至前五十。虽然这些歌甚至没人听说过,但它们被推到你的首页,人们看到它,点击它,哪怕觉得不好听,点击下一首,仍然在他推送的音乐里转。所以就是这些不知道哪里来的歌,获得了巨大的点击量。

 

那个时候我非常有触动。我觉得互联网像是一片大海,我们就在岸边,这些涌到你眼前的音乐,就是一点浪花,而大量的音乐在大海里,你根本见不到。

 

对音乐人来说,环境也发生了改变。首先就是免费下载,这种冲击比当年的盗版音乐还可怕。免费下载一出来之后,很多音乐人转行,尤其是制作人、词曲作者,他们不像歌手可以走穴演出挣钱,音乐背后的制作者拿不到版权版税,就只能转行。

 

刚当DJ的时候,我介绍过美国的一位歌手,叫Bruce Springsteen。这位歌手在年轻的时候说过一句话,他说摇滚音乐可以改变世界。等他再年岁大了又说,哎呀,我再也不相信摇滚乐可以改变世界了。以前我觉得我可以改变人们听音乐的审美,后来我发现互联网时代我其实什么都改变不了。


 

顾城的妻子谢烨说过一句话,她说上天只在少数人的心中留下了通往天堂的台阶,因为她认为顾城就是这样的人。那些为你改变的人,其实本来内心就有音乐的台阶,它从来不是其他人可以给的。

 

有时候我会想,我们中国人爱音乐吗,或者说我们爱音乐的程度有多少?


2001年我在美国转播格莱美,我去了洛杉矶最大的一家唱片店,店中央是最重要的一片区域,这片区域卖的是摇滚乐,从A到Z,排列得非常好。那个时候我才知道,原来美国音乐最大的市场是摇滚乐,其他的R&B、流行、电子乐都在边上,至少在洛杉矶是这样的。店里面很多人,大部分都是四五十岁的中年人,甚至还有花白头发的人在那里买唱片,我觉得他们是真的爱音乐。



Amoeba Music


2005年我去超女当评委,那一年出了李宇春、张靓颖、何洁。刚去超女快男的时候,我的心态跟当时拥抱互联网是一样的,我觉得这个节目可以给中国的流行音乐带来非常大的刺激和发展,全民都对音乐这么感兴趣,一定是一件好事。


但是这些歌手其实都是唱着别人的经典作品获得关注的,没有真正属于自己的作品。比赛结束,他们的星光也就随着黯淡了。在现场经常会有选手说,我有一个音乐梦想。这时电视台一般会给他一个特写,眼含泪光。但是我觉得他可能把音乐梦想和明星梦混为一谈了,他们所说的音乐梦想,其实是明星梦,这两者是有着非常大的区别的。


我一路做评委做到了2012年。2012年是我人生的一个低谷。我母亲和父亲相继在那一两年离世,非常地萎靡,有点抑郁。我的一个同学是神经内科的大夫。他见到我抑郁很严重,就给我开了百忧解,他说你吃吧,你会快乐起来的。我回家看说明书上药的副作用,写了好长好长,算了,我说我还是不吃了,我有音乐,音乐也是很好的药。

 

音乐对我来说就是药。在我人生不得志的时候,我痛苦的时候,或者快乐的时候,我都是听音乐。音乐满足我任何的情绪的发泄,我的生活真是离不开音乐,它就是伴随在身边最好的一个良师益友。即便是在我最抑郁的时候,也有音乐陪伴我渡过最难熬的两年的时间。

 

大概也就是在那个时候,网络电台开始出现了。网络电台做的第一件事情是,把全中国电台的流媒体引流到互联网。所以你可以在网上找到全中国所有的广播电台的直播节目。没有人去追究版权,资源随随便便就被拿走,又一次的盗版。


第二件事情就是给全国的DJ在微博里面留言,又是一个笼络人才的过程,我没有去。后来我的好朋友王磊去了网易云,邀请我去做一个电台。我提了我的要求,绝对个人化,绝对不提点击率。他说没问题,于是就有了王东电台,我就开始做这个节目。

 

王东电台第123期


这个节目是完全个人化的,就是我喜欢的、纯私人感情的,不讨好任何人。没想到还非常受欢迎,最高的一期有40多万的点击率,这让我特别感动。


为什么音乐那么重要,我想到2010年采访高晓松时的一句话,那是他妈妈总说的,生活不只是眼前的这点苟且。这句话最近走红了,但还有一句话我更喜欢,是王小波说的,我觉得它更完美地解释了艺术的意义、音乐的意义。他说:


一个人只有今生今世是不够的,他还应该有诗意的世界。

 

如果你够敏感,你有这样的领悟度,那你的精神生活就会有多个维度,多个层次。别人活了一生一世,你活了几生几世。

 

阿莫多瓦有一部电影,叫《对她说》。《对她说》的开场就是一段现代舞,这段现代舞是皮娜·鲍什的一段现代舞。然后两个男主人公坐在下面,一个无动于衷,一个泪流满面。这就是差异。你拥有了更丰富的一个世界。



当然,审美需要时间。我希望大家以一个比较开放的心态来对待审美。比如说有些东西你听不了,你觉得受不了,有些经典太难听了,但这一定不是经典的问题。我自己也是这样。80年代的时候,有一次我同学搞来一张Prince的专辑《Purple Rain》,我们串带串下来,听到《Purple Rain》,哇,太棒了,太喜欢这首歌了,激动地跟着一起唱。



但整张专辑里最火的是另一首歌,叫《When Doves Cry》,鸽子哭泣时。在排行榜创下纪录,连续好多周都是冠军。我们试着听,但听之后,第一反应是,太难听了!其实是因为中国人接受不了节奏,而节奏恰恰是现代流行音乐的基础。

 


大概过了十年,我又一次无意中听到了这首歌。哇,太好听了,太刺激了,妙不可言。十年的时间我才接受了这首歌,所以有的时候审美真的是需要时间。




所以就我个人看来,互联网的出现虽然对个人有很多好处,但对于中国流行音乐整个发展来说,目前我还没有看到更多的希望。

 

昨天一席的小伙伴跟我说,你看李志的专辑都卖了多少张了,多好。我说这还远远没有达到一个行业真正繁荣的程度:张蔷在80年代出的每一张卡带都能卖到几百万张,这完全没有办法对比。

 

对于审美来说也是如此。90年代初期的时候,一支名不见经传的欧美乐队来北京演出会有无数人去听,能够全场大合唱。但是现在很难有这样的场面。当然只有那些特别流行的,特别有偶像潜质的这一批才会有。互联网的出现对于中国人在音乐审美方向的贡献可能不是很大,甚至是负面的。


我现在做了这个王东电台,很高兴可以看到有些人来到这里,为我点赞,跟我交流。这种感觉就像是一盏小小的油灯一样,在一片黑暗当中有这样一个小小的油灯,我一人可以独自取暖,或者大家在一起各自取暖。

 

谢谢大家。


招聘 摄像、剪辑师1名

工作地点北京

简历、作品及个人照片发送至

yixitv@vip.163.com




万晓利:这个人就是那个人 | 雷光夏:声音电影 

马頔:孤鸟的歌 | 莫西子诗:原野 

磊落:大地上的美好 | 钟立风:各种悲喜交集

黛青塔娜:风的足迹 | 陈珊妮:待办事项 

胡德夫:时光 | 五条人:田野找猪 

Dave Liang:像做礼物一样做音乐 

周云蓬:行到水穷处,偏要大声唱


热门演讲,请点击 阅读原文


一席|人文•科技白日梦

微信ID:yixiclub

长按,识别二维码,加关注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