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惨遭灭门的中国石油之父

阿拉善卷边视频,未成年勿点!

李小璐和PGone出轨照片流出,不拉窗帘,网友:比陈冠希还猛!

被后入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孙笑川解构香港暴徒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如果竹林七贤是当代人,应该也会组一支沼泽这样的乐队吧 | 沼泽乐队 一席第467位讲者

2017-05-09 沼泽乐队 一席 一席

沼泽乐队的四名成员分别生活在广州、开平、茂名三个不同的城市,性格迥异的四个人一同走过了19年。


我也尝试用大提琴弓去拉古琴。我应该是全世界第一个这样胡闹的人,有些古琴论坛就直接骂我是邪魔歪道。但我不在乎这种非议。我始终觉得,这个道理很简单,如果它的声音是好听的,它可以演奏动人的音乐,那它就是好的,没有所谓对错。



古琴、后摇与声音里的秘密

沼泽乐队

大家好,我们就是传说中最四不像的沼泽乐队。刚才演奏的是我们一首作品的里面的一个小部分,这首曲子叫作《打捞星星的少年》。不过打捞了这么多年之后,我们都已经成了打捞星星的大叔了。

 


我们四个人在一起已经19年了。我叫海亮,我不是歌手。我们乐队里没有主唱这样的角色,因为我们玩的主要是器乐,也就是大家通常说的纯音乐。

 

有一次,在某个颁奖礼上,我们做嘉宾。已经演出了大半场,还有人发微博说这个乐队搞什么搞,调音调了大半天还没有开始表演。看来就是很多人不习惯音乐是可以没有唱的。

 

那你怎么看贝多芬、莫扎特呢?在古典音乐里面,其实很多最优秀最伟大的作品都是器乐。即使在我们中国古代,它也是有着很深厚的器乐传统,比方说数以千计的古琴曲都是独奏的。我想,大概音乐就等于唱歌,这应该是流行音乐兴起之后带来的一种错觉。

 

器乐虽然很贴切,但是如果拿来介绍沼泽的音乐的话,还是不够具体。不过更多的人开始把沼泽归类为后摇。后摇滚其实有两种,一个广义的,一个狭义的。狭义的就是我们经常听的Explosions in the sky这类,就是吉他“噔噔噔噔”“挞挞挞挞挞”这样。

 

广义的后摇也是它最初的定义,其实简单说就是你看上去像摇滚乐队,拿着摇滚的乐器,但玩的不是摇滚的音乐。它往往是借助很多其他风格的手法,比如电子、爵士还有古典乐,对传统摇滚的一种颠覆和重构。它是很开放的一种全新的体系。


 

如果这样把沼泽称之为后摇,我觉得还是蛮有道理的。不过其实我们当初也不知道后摇是啥东西,没听说过。因为大概是2004年2005年的时候,我们就开始尝试做一些更多的器乐的表达,更多氛围的那种堆叠。我们自己以为自己是在做类似电影sound track的那种东西,但是除了像《憧憬之船》《变形记》等少数的几首,很多都没有来得及去正式录音收录进我们的专辑里,只在现场玩过,可能一些老乐迷会比较清楚。

 

因为很快我们又找到了一个新的路子,也是一个很奇怪的方向,就是古琴和摇滚的融合,将中国传统的音乐美学和现代的摇滚乐融合在一起,然后将传统的乐器当代化。


 

这是我一个分量很重的梦想。其实这得从我爸爸说起,因为他年轻的时候在一个小县城的文艺宣传队里面吹过笛子跟箫。他很爱民乐,但是他几乎没有教过我任何的音乐知识,因为他也不支持我搞音乐。但是有时候影响是会潜移默化的,我也慢慢地爱上了民乐。而在传统乐器里面我最爱的是古琴,我很想把古琴用在摇滚上面。但是先前我是有很多疑虑的,因为古琴跟摇滚太不一样了。

 

你看,古琴是宁静淡雅的,但摇滚通常都很激烈、狂野,就像冰与火不相容,而且也没有什么蓝本可以参考。再说还有一个技术上的大难题,就是拾音。你看古琴的声音很小,就这个问题已经很头疼了。我就老是在那想怎么办怎么办,然后终于在大概2005年末到2006年初的某一天,我忽然间就想通了。

 

光琢磨是没用的,我觉得不去尝试、不碰点钉子,只能原地踏步。什么都不用想,先把事情做了。就这样,我们搞砸了很多场演出,通常大部分情况是古琴的声音被其他的乐器完全淹没了。因为吉他、贝斯、鼓这些摇滚乐器非常霸道,那个声音一起来就像排山倒海似的。有时候即使我们在彩排的时候好好的,但到演出时它还是会忽然间“哇”,然后不断啸叫,就变成一场灾难。

 

但是路子还是这样慢慢地走了出来。我自己试过改装我的古琴,本来是一个传统古琴,我去改装,也试过找一些师傅或者别的厂子去帮忙改。然后慢慢地做了很多个版本,终于有了现在这个我比较满意的电古琴。

 


这个琴是成都的一个师傅帮我做的。他开了一个厂子,专门做一些电声版的民乐器。不过电古琴呢,他说主要就是卖给我,因为很少人帮衬这个。

 

我选择这个古琴,其实除了刚才说的对传统文化的眷恋也好,或者对古琴本身的热爱,其实还有很多原因。比方它有很多独特的魅力,比方它的时空感很强。比方它的散音,就是空弦音。因为本身琴的弦长比较长,所以它的振动很充分,就像天地之悠远,或者是从远古到未来的那种深邃。它在这个空间上面可以有非常广阔的天地。

 

还有,听听它的泛音,很细碎很晶莹,我觉得它就是一种微观世界的尺度。再加上这个按音,它很像人声。你觉得呢?就是很像我们那种情感的抑扬,所以它适合表达一些很人性化的东西。


 

所以从远到近,从自然的世界到人的内心,再加上它的演奏经常会跨八度跨音色交错在一起,我会觉得古琴是无远弗届、无微不至的这样一种时空感,或者说是有种时空穿梭的能力。

 

所以呢,还是为大家演奏一首。这首是来自《一九一一》的选段。因为《一九一一》这个曲子整首有一个小时的长度,时间关系,通常我们只能演奏一部分,这次为大家演奏它的第一乐章。



 

谢谢。大家听了这个曲子会有什么感受?——爽。


还有呢?——生命在流动。


还有呢?会不会有一些特别的想象的东西?

 

其实《一九一一》发布的时候,我们也看到网上有很多讨论,有很多不同的留言。比方有些人会根据《一九一一》这个标题,就说我感受到的是历史的追怀、国家兴亡之类;有的人会因为古琴的因素,可能他立刻就会说听到山水、听到江湖;还有个朋友说他听到的是自己的青春成长史。——各种各样都有。

 

有一个乐友,他是这样说的,他说听着听着,我似乎看到的是一个古代女子的曼妙舞蹈。但立刻就有一个人驳斥他,说错了错了,这个《一九一一》是写辛亥革命的。他还一条一条地把每一个段落对应哪一个历史事件都写出来了,而且是用四言诗来写的。哇,好厉害。

 

我本来是想潜水去看看他的评论,但是后面忍不住拔刀相助。我说,兄弟,这个没有什么对错。因为我觉得器乐曲好玩的地方,就是它可以有很大的自由的想象空间。我甚至在Youtube上面看到国外有一个影人,他拍了一段黑白的默片,就是配上《一九一一》的音乐。那个影片里面基本上就是两个裸体的女的在那里缠绵。其实我也没有看懂它说什么,是不是同志之爱或者其他的性的解放。我不知道,没看懂。


 

我在惊讶之余,又换了一个角度去想。对,没错,其实器乐曲应该可以在经过听者聆听之后加上自己的想象,其实是一种再创作,它可以有一些很个人的理解。因为音乐,我觉得它从发布的那天起,它就已经是一个独立的生命。有时候可能大家很习惯从标题去寻找,如果有歌词就更方便了,他说我想哭,你就,我想哭。没有歌词的话,大家也会从标题中寻找它的蛛丝马迹。

 

其实我觉得器乐曲,我们给它起一个名字,并不是希望绑定了那个主题。因为音乐本身是独立的,我们起个名字其实不能影响它的独立性。只是有点类似于父母生了个孩子就给他起个名字,对于一个初生孩子的一种期许吧,然后他该干吗还是干吗。他有自己的人生,自己的路,他会和遇到的不同的人去产生各种新的互动。


 

我们中国的古人嵇康,他曾经有一个经典的立论,就是《声无哀乐论》。我其实部分认同音乐本身是没有所谓哀乐的,但是因为它自身的那种物理声学的特点或者运动,它其实会跟我们人的心理有一种同构,会引起一些相关的连锁触发的反应。


因为声音的强弱、长短,互相的组合、变化,这些会跟我们人的情绪情感的变化或者是意识的流动都有相似之处,它可以模拟或者唤起类似的感受。对自然环境也是,它拟声拟态也会让我们联想到相关的那些环境氛围。它就是很独特的一种艺术。

 

其实音乐的起源很难去考证,但是我相信职业音乐多半应该是起源于巫术,巫师用音乐来对人们进行催眠。因为人基本上是用两种感官去认知世界的,一个视觉跟一个听觉,这是主要的两个感官。我们对视觉是很信任的,眼见为实嘛。但是我们对听觉呢,就有点将信将疑了。比方你半夜听到一个声音——嗡,是不是有鬼呀?你就会冒冷汗,对吧,因为你不确定,它是很不具象的。声音会引发很多的联想,所以说音乐是有魔力的。这句话是没有错的。

 

器乐就是一种更纯粹的音乐,因为它摆脱了文字,没有了那种语义的限制,所以会有更多的可能性,更广的那种想象的空间。其实人声我觉得也可以作为一种乐器,比方Sigur Ros,大家都知道,冰岛的一个乐队,它就自创了一种语言拿来唱歌。但没人听得懂,他可能就希望别人听不懂。


 

还有一个Mogwai。他有一首曲子我也是挺喜欢的,叫Hunted By A Freak。他就是用一种vocoder这样的效果器,把人声调变成一种类似合成器的声音。削弱它原先的那种亲切感,会变得更扭曲和更疏离。但是它又自带一种能够迅速被人类感知的那种伤感的情绪。

 

很酷,对不对?那个“唷唷唷唷”的主旋律其实是人声,但它经过处理又不像人声了,但是它可以做乐器。所以你看,经过巧花心思去改造,很多声音会有出其不意那种变化。

 

我也尝试用大提琴弓去拉古琴,随便展示一下。我应该是全世界第一个这样胡闹的人,有些古琴论坛就直接骂我是邪魔歪道。但我不在乎这种非议。我始终觉得,这个道理很简单,如果它的声音是好听的,它可以演奏动人的音乐,那它就是好的,没有所谓对错。


 

其实沼泽其他人也都有他的秘密武器,我也顺便介绍一下我的兄弟们。这个帅哥,吉他手,细辉,细辉在广东话里面就是小辉的意思。他的吉他是经过改装的,他内置了一个电子延音的系统。他可以单手弹奏无限长音,能替代一些像吹管或者弦乐的那种声音。


 

贝斯手阿来。他的贝斯是一个五弦贝斯,特别之处就是我们加了一条高音弦,所以它可以像吉他一样去演绎一些很丰富的和声。

 


还有我们的鼓手海逊,他也是我弟弟。他就是把一个钟片琴,一种旋律性的打击乐器跟套鼓组合在一起演奏。他自己的鼓也是很有特点。比方他会放松军鼓的沙带来演奏,更迷幻,更具异域感,他也会用通鼓模拟一下中国的那些鼓击。类似种种,还有很多,一下子说不完。


 

所有这些其实就是沼泽声音里面的秘密,说了以后大家可能再听沼泽的音乐就会有别一番感受。我们不断努力去做很多这样的尝试,也是希望尽量丰富我们自己的音乐语言,增加一些表达 61 25759 61 15791 0 0 3412 0 0:00:07 0:00:04 0:00:03 3412多样化,或者就是给我们的音乐带来更多的可能性。

 

无论摇滚也好,后摇滚也罢,我们最有共鸣的就是其中一点:对于创新精神的推崇。最近有我们的一个乐友评论说,倘若“竹林七贤”是当代人,应该也会组建一支像沼泽这样的乐队吧。我深以为是。至少他们不会是食古不化的迂夫子,多半他们会有更多石破天惊的创意。

 

所以回到我们一开头,我提到我们四个人在一起已经有19年了。但是我们会发现还有太多的领域需要去学习、去探索,也还有太多的想法需要我们去尝试和实现。对于我们来说,其实一切才刚刚开始。送上最后一首曲子,《沉醉不知处》。



 

谢谢,我们是沼泽。




五条人 广东姑娘 | 张玮玮 米店 |这首曲子还不是最闷的 | 小时候的儿歌 | 莫西子诗 | 万晓利 | 雷光夏 | 胡德夫 时光 | 周云蓬  | 陈珊妮 |  吴金黛 大自然音乐的飨宴 | 赵照 当你老了 | 苏阳 土的声音 冯满天 非琴不是筝 |  马頔 孤鸟的歌 | 



热门演讲,请点击 阅读原文


一席|人文•科技白日梦

微信ID:yixiclub

长按,识别二维码,加关注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