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信息量巨大!中国经济50人论坛2019年年会发言(完整版)

母子乱伦,隐秘而伟大?

外蒙杀汉人,呼市撕春联

人生开挂的人,都有窄门思维

常州,遇到了点麻烦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我们思考永恒,它是我们山川祖先的希望 | 恒哈图 一席第530位讲者

2018-03-03 恒哈图乐队 一席 一席

恒哈图,图瓦呼麦乐队。


对呼麦歌手来说,乐器就在我们喉咙里面,不仅仅依靠喉咙,同时还有胸腔和腹腔。那种感觉就像喉咙里有一个长笛,你不是在创造艺术,也不是为观众表演,你的观众是羊群,是鸟,是河流,是山川,是森林。



太阳照在叶尼塞河上

恒哈图乐队

大家下午好,我叫Bapa Sayan。大概在70年代末,我和几个朋友创建了恒哈图乐队,有电子乐器也有传统乐器,有新歌也有老歌,我们想尽力通过音乐进入图瓦古老的年代。我们所努力做的可以概括为电声化的民族流行音乐。


 

为了学音乐,我从图瓦去了俄罗斯,在音乐学院学习古典音乐以及其他类型的音乐,爵士、摇滚。那时受俄罗斯比较开放的思想的影响,许多人都想要做真正的传统音乐,我们也一样。我们这几个多年的老朋友想做一些新东西,对图瓦古老的音乐进行创新。

 

大约在80年代末,我的兄弟们认为是时候重聚了,于是我回到了图瓦,同Kaygal-ool Khovalyg一起开始做音乐,更深刻地理解图瓦文化,我们的歌曲,我们的语言,我们的历史。

 

Kaygal-ool是乐队的创建者,他是我们中最年长的,也是对图瓦的音乐、文化、语言最精通的。他喜欢我们民族的书籍,我们还需要从他身上来了解更多我们的文化。


我刚认识Kaygal-ool的时候,他还是个17岁少年,他觉得自己是个老人,有颗老灵魂。Kaygal-ool像一本古书,他的祖父是十九世纪二三十年代图瓦最优秀的歌手,你能从他身上翻阅这个民族的沧桑,了解很多图瓦民族的古老歌曲。直到现在,每次巡演结束回到图瓦,Kaygal-ool仍然在森林草原过着放牧的生活。



我们一边巡演一边探险,在蒙古的时候我们去图书馆,从旧磁带录音里找民歌,或者书里记载的歌曲,向老人们请教乐器是怎么做的,也尝试着自己做乐器。

 

在那之后,我们遇到了Alexey Saryglar,他现在是一位非常优秀的传统乐器制作者,同时也是一位非常好的歌手。



我们开始做一些新旧结合的音乐,就像爵士乐一样。你需要了解许多歌曲,许多音阶,并且理解它的根源。我们也开始围绕着一首歌曲进行即兴演奏,或者给对方一些词进行即兴演奏。

 

上排右一Bapa Sayan,右二Alexey Saryglar;下排:Kaygal-ool


在图瓦,会多种乐器十分重要。不仅仅只是会弹吉他或者叶克勒,或者会唱,你需要了解许多图瓦的传统乐器。我们仍然有很多与1000多年前几乎一样的乐器,用西伯利亚的松木和山羊皮制成琴身,马鬃做琴弦和琴弓。有很多图瓦的老人倾囊相助,教100多年前的古老歌曲。


祖先留给我们的东西,我们无比自豪,比如这种呼麦的歌唱风格,以及深刻的歌词。

 

在我们的歌曲里,所有的语言和歌词都是有关于生活,关于自然的绚丽美好,绿水、青山,一望无际的森林,许多野生动物,飞鸟与鱼。我们的音乐诉说人类的生活,它就像一则寓言,关于人类生活与自然,关于对自然的爱,对女人的爱。

 

现在为大家表演的是Ancestor’s Call,这首歌是关于图瓦古老的音乐是如何从永恒中产生的。我们思考永恒,它是我们山川祖先的希望。这首歌叫Ancestor's Call



Ancestor's Call

《祖先们》


盐恩森河,萨彦山,

泰顿山是我们祖先的故乡

柔软富有灵性的呼麦是我族古老的歌

唱呼麦的祖先们就像草地上的墓碑

但我们仍在唱他们唱的歌

久远前唱呼麦的祖先们

我们以你们为傲

沸腾在胸口

我们也在呼麦


什么是呼麦歌手?这是最与众不同、最能够感动图瓦人的音乐,它触及你的灵魂、心灵、身体和思想。对呼麦歌手来说,乐器就在我们喉咙里面,不仅仅依靠喉咙,同时还有胸腔和腹腔,就像人的大脑,或者说就像嗓音、舌头和嘴唇发出那种声音,会让人感到身心愉悦。

 

图瓦人从小就会呼麦,对图瓦人来说,呼麦是很重要的事儿,它就是我们童年的一种游戏。我们的祖父、叔叔、哥哥都会呼麦。

 

Radik Tyulyush、Alexey Saryglar、Kaygal-ool从四岁就开始呼麦,他们跟祖父一起过着游牧的生活,年轻的时候与自然为伴,骑马旅行,身边是成群结队的牛羊。

 

很小的时候,我们就想当一个牧民,像祖父或者父亲那样歌唱。那种感觉就像喉咙里有一个长笛,你不是在创造艺术,也不是为观众表演,你的观众是羊群,是鸟,是河流,是山川,是森林。你只是唱着你身边这些美丽的东西,这是你生活的一部分。


 

我们也会使用额外的声带,医学上把这个称作假声带或者“睡眠声带”。我们不明白在喉咙里沉睡是什么意思,我们使用这部分的声音,时而紧张时而松弛。如果你要唱高音,就要使声带保持紧张状态。

 

Radik Tyulyush唱的就是高音,像长笛一样,而Kaygal-ool唱的就是低音,像山,像在思索,强大又高昂。



再介绍一下我们的乐器,它们跟我们的声音很像,你们可以观察我们弹琴时的手指,我们的声带里也有手指上那么多肌肉,肌肉就跟琴弦一样。

 

我们现在拿的这种乐器是叶克勒,这跟Kaygal-ool和Alexey Saryglar拿的乐器很相似,是非常古老传统的、真正的图瓦乐器。它是一种图瓦四胡byzaanchy,由皮和木头制成。低音琴的琴弦用100根马尾毛制成,高音琴的琴弦用70、80或者100根琴弦制成。

 

我们的歌都是关于自然的。我们为我们的宗教而唱,我们相信每一座山、每一棵树都有精神和灵魂。

 

现在为大家带来一首Ödugen Taiga。这是首关于森林之声的歌曲,关于狩猎者们的骄傲,一直保护着我们的森林,一直热爱着我们的土地。




Odugen Taiga

《欧杜根森林》


欧杜根森林是我的故乡

我闻到莎草和青草的味道

岩脉也是我的家

我闻到松树和青草的味道

来吧,骑着你的驯鹿

赤鹿的身上绑着鞍

骑着你的驯鹿

赤鹿的身上绑着鞍

……


【推荐阅读】








热门演讲,请点击 阅读原文


长按,识别二维码,下载一席app

iOS  Android用户均可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