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91大神,夯先生被抓了,勾引百名女性拍A片!

一个25岁的本科绿奴,把自己老婆跟亲妈奉献给住在隔壁的17岁主人

母子乱伦,隐秘而伟大?

女生群最近聊到的意大利吊灯式,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体位?

妈妈和儿子长期保持性关系?我特么惊呆了!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枝桠】田沁鑫:庙堂高耸 人间戏场

2015-12-02 田沁鑫 一席 一席
田沁鑫:把它放到《北京法源寺》里面,佛祖永远是慈悲地看待整个芸芸众生,冤仇因何而生为何不解,针对这些人的说法我们会有一些戏剧化的表达,尽可能让它像戏。


38 被多重妖魔化的慈禧



我是北京人,听说过法源寺,但是也没去过,看了《北京法源寺》这小说,我才知道,它是中国就比较老的一座寺庙,起自唐代的,也应该是北京最古老的一座古刹。看完那书这好多年,我现在也分不清到底是多少年,十多年吧得,然后在台北见李敖先生,他提议说,哪个小说我能够改,我就知道《北京法源寺》,所以我就提了个,提完之后我也觉得自己也挺自不量力的,因为这难度太大了,但我就知道这个,就跟人提了。提完了老头特高兴,说,哎,其实这个可以,你可以改。


我是从一个戏剧家的角度上去发现人性的,发现他们这个事情,难道他们不是人吗,他们是人,他们得思考,从这个角度来讲的话,我们这个戏是尽可能地客观,然后你也可以信,你也可以不信,因为这个历史确实资料太多,太繁杂,重复量也比较大,那个发现的能力,我们尽可能还让它成戏,但我们又不想胡说八道,而尽可能要在这个事件里面,我们会考虑他的切身的感受,这样的话,我觉得,观众看起来就会有一些意思。


所以,对于慈禧这个角色,李敖先生的《北京法源寺》里这个慈禧,还是说慈禧是比较... ...是个妖婆嘛。作为这个观点来讲,我们中国人都知道,她是个多重被妖魔化的一个政治人物,甚至说她是村妇啊什么。因为我们不想给慈禧翻案,我们在查她的资料的时候都是慈览啊,懿旨啊这样的,然后还有德龄写的那个书,说慈禧退休在颐和园,那个时候是慈禧过的人生最好的日子,慈禧呢,就做了一件事,非常想完成这件事,就是她想改动乾隆皇帝留下来的二百四十出昆曲剧本,名字叫四个字,我也记不住,很难记的四个字,但是翻译出来应该叫《杨家将演义》。然后慈禧就纠集了全国的创作班子在那颐和园搞创作,她要把这个二百四十出昆曲改成二百四十出京戏,慈禧这个人还通音律,特别爱看戏,爱捧角儿,然后对于说你这个护领怎么戴啊,大袜怎么穿呀,鞋怎么穿,衣服怎么搞啊,你该勾什么脸,戴什么帽子啊等等,慈禧都有研究。


慈禧在过好日子的时候,德龄就写了慈禧的一些说话方式,大家才从她那本书里面了解慈禧生活里怎么样。说慈禧这人特别随和,跟她身边的宫女啊关系都挺好的,她有时候会说,哎呀你穿这不好看,你可以试试穿那绿的,哎你戴个花儿啊,什么的。后来有说到慈禧研制面膜啊,慈禧怎么那个什么呀,等等,就是说是慈禧生活的常态,还有就是照相,慈禧应该算是中国最早照相的人,有那个照相,大家都不敢照,说这东西嘭—— 这一照,说这个照片一出来,你的魂灵就被附走了,然后大家都不敢照,慈禧说,是吗,我照一个,慈禧照了一下,没什么问题,后来慈禧就非常爱照相。


当然那时候照相,大家不是说慈禧表情严肃,是慈禧跟外国的那些使节的夫人呀,有一些照片,我一看那些外国人也很严肃,就好像似乎都长得不大好,后来,你要是仔细看慈禧很多的照片的话,不是说完全很严肃、很严格的长相,你仔细想一想,这个老太太要是笑起来也能够感觉到是什么样子,但是可惜所有照片她都不笑。所以大家一想慈禧,就觉得她很横,很凶,其实是因为对照相恐惧,你不要说这个,现在我们有些演员,说一拍照片,一照相,机器对着他,他也会有些紧张。




但是从照片里我感觉慈禧挺白的,因为慈禧有一张照片,就是插一个花,她那个袖子不是长,好像插花的时候就露了半个胳膊。我一看这胳膊挺白,我想,她应该挺白的,长得不是很黑的样子,但是她这张脸一直被照得都很黑,黑着个脸,这种的。然后慈禧也比较爱美,我看她穿的那个服装还都挺好的。


那么所以基于这个等等,这个人又长得比较横,又耷拉个脸子,然后又干了那个,像镇压戊戌变法呀,什么大清朝的这种弄权啊,等等这些,所以就觉得她挺可怕的,然后德龄的那本书就让大家一下心里松动了,说这太后挺家常的,就又成了一个没文化的老太太,比较家常的这个样子。


只有后来我们在翻资料的时候,曾国藩的公子曾纪泽写了一本《曾惠敏公日记》,这本日记我们看到了慈禧真正在朝上跟她的大臣们之间的一种交流和说话的方式,太珍贵了。我们当时是创作班子,我们大概有四个年轻人,大家看了这个书以后,都没怎么说话,后来表情都很一致地说,说慈禧要是这么个说话方式,那我们对她的认识是不是应该重新地考虑一下啊,她这太逻辑了。


后来我们这一段,就直接放到了我们那个戏里面,因为删不了词,她那个逻辑都非常严密,而且真是个政治家,就都是问话,全是问话,而且问得很细。比如说,带同文馆学生去否,他们都好否,你看她还想着学生,然后说,你到外国去,说你这个奏报如何递来,你随行员齐,均需留意管束,不可在外国多事,令洋人轻视。说你出国,这个通行语言,系英国的,法国的,说,你通语言文字?你既然能通语言文字,那就便当多了,可不倚仗通事翻译了,然后说,哎呀可不是嘛,我们这个,包括甲午这一战,说那我们此仇可能一日忘记,但是我们要慢慢自强起来,说,闻福建又有焚毁教堂之案,将来必有淘气。


你看看用这个词,到最后慈禧问话有意思就是说,因为大家老说让光绪和慈禧出国嘛,说别讲那么多西方怎么好,西方的政治怎么样,出去看一次就全解决了,说就出国,所以光绪就老想出国,还带着太后一块去。那出哪儿呢,其实就是日本,就想到日本看看。然后,太后也想去嘛,《曾惠敏公日记》里面写着,说,你从香港登船,那船可安全否?然后这个回答呢,这曾纪泽回答是说,臣从法国上法国轮船,说船上自有载人和卸货等事,说臣也只能坐这艘船了,后来提示了一下,说这个慈禧沉吟了片刻,然后说,你跪安吧。慈禧为什么沉吟那个片刻,慈禧脑子里肯定出现了那个画面,船上载人,卸货,人跟货都放一块,慈禧想,噢,那我不出国了。


像这种事情都挺有意思的,所以在做这一段历史的时候,由于一直也是在查各种资料,包括解玺璋先生写的《梁启超传》,我还是觉得推荐大家看一下,因为他那个语言非常简洁,而且又是现代语言,比较能看懂一些,而且你看那茅海建先生写的《戊戌政变记》(梁启超 著)啊等等这些,我觉得还是可以让大家都看一下,就是,也是写得文字非常现代,看起来不累。


那么慈禧对光绪,慈禧永远会说两件事,一,小时候肚脐眼发炎,这孩子哭啊闹啊,谁管,老妈子丫鬟什么都没戏,慈禧给抱着,跟她一块睡,就当这个自己亲儿子待,然后光绪怕打雷,一打雷这孩子就到处跑,就害怕,这个慈禧又搂他睡觉,还有就是上朝,什么叫垂帘听政,她在后面,前面皇上说话,这小孩那么大点儿,小孩拉肚子,你说这个事别人弄还都不行,都是太监,然后这孩子哭,她撩帘出来,直接抱孩子解手去,然后再把孩子给放回来,也不容易啊。等等这些事情,慈禧就会跟人说,所以就把光绪带大。


光绪这个小孩,长得很温和,很漂亮,也挺招人喜欢的。其实太后和光绪的关系不像大家想得那么恐怖,说光绪看见太后基本就都动不了,都在哆嗦什么的,很恐怖。其实光绪的爸爸是咸丰的弟弟,光绪的妈妈是慈禧的亲妹妹,慈禧对光绪的妈感情是非常好的,然后这亲上加亲的关系,所以说其实不太像大家想象的那样。光绪是敢跟慈禧说话的,而且光绪虽然温和,但有时候会比较任性,因为光绪身体不好,而且光绪应该是全中国最聪明的一个人,不是说光绪是一个很懦弱、很差的一个皇上,光想着变法,又很急躁,也不是。



光绪扮演者周杰与田沁鑫导演


我们从故宫博物院,我们这次做法源寺,是有介绍信,我们可以看到一些皇上的朱批,光绪帝的所有的朱批,真是文字好,而那都是秘书纪录的皇上说的话,很严谨的,所以光绪应该是从小,像培养一个皇帝也不容易,又要教他骑马,又要教他怎么围猎,又要教他怎么治国,他从小到大,他要读多少多少书,然后他要把祖制全都背下来,怎么样的,那他这当皇上不容易。既然光绪是这样,而且光绪十六岁开始在紫禁城主政,那时候慈禧五十多岁说我退休了,那就是因为慈禧信任光绪,觉得这光绪这个小子还有一点政治家的气质,可以到紫禁城去主政。


光绪到他28岁,也是主政了八年了吧,应该也是有能力的这么一个皇上,要不然慈禧不会有一段在颐和园过很清闲的日子。还有光绪喜欢洋人,他跟慈禧完全不一样,慈禧这个人,是一来那个大臣来觐见,先要习礼仪,说见着太后你是跪,你还是鞠躬,对吧,慈禧呢,是坐着不动的,因为我大清朝,我们是上千年的文明古国,我们是皇朝,所以说我在那儿,你只能跪我,或者你只能鞠躬,我就在那儿,我也不赐座,我就跟你聊聊,然后你就回去吧。但是光绪不是,光绪觉得这个事很丢人,就是说显得特别老。那西学东渐之风狂吼般侵蚀大清,光绪帝跟谁关系不错呢,跟德国国王的弟弟,这个德国亲王关系好。因为他们俩是很好的朋友,慈禧后来把光绪给下了之后,各国领事馆都不干,因为光绪还挺会跟外国人打交道的,而且光绪愿意站着跟外国人聊天,光绪也想握手,愿意平等交流,跟大家想的也不是太一样。


所以光绪这个人非常喜欢跟外国人,跟德国亲王是好哥们儿,然后他看德国亲王挂一牌子,挂那么一勋章,特别神气,光绪好费大劲自己又做一勋章。好,他做这勋章,哎呦怎么弄什么这个,咱们叫什么来着,海青啊,下面的那些什么海浪啊,什么那些钻啊,都镶在哪儿啊,把人家那个做手工这个人给累坏了,就光绪亲自设计,给皇上亲自设计这事,那人都崩溃了,皇上不断改,不断改,不断改,就这么一个玩意儿改十几稿,最后皇上,OK,这改好了,然后说李鸿章,你戴着。这样最后你发现,李鸿章穿着清朝衣服,戴一个那个带子,带子上就这玩意儿,配一个章,光绪设计的,这样去见外国人。


光绪觉得这事很好,慈禧一看,说,这哪儿能这么干啊,我这大清朝,你到我宫里见我,那你得十二道宫门哒,哒,哒,哒,进来才见着皇上,这是叫大国气象,这人来了以后,就能握个手就能聊个天,这可不行。(光绪是学了点英语什么的吗?)光绪学了,光绪喜欢基督教,这个就跟说,你要是问武则天的问题,你可以到寺庙里去问,那跟我们又想的不一样,武则天,开经偈,就是武则天写的,无上甚深微妙法,百千万劫难遭遇,我今见闻得受持,愿解如来真实义,后世很多人要推翻她,这个是一个在家的人写的,她怎么可能给出家人看这些经文呢?那开经偈,后世人不断地改改,没一个改得过她的,因为武则天是大乘佛教徒。然后你就去问寺庙,他们有一些记载,说武则天做了多少对佛教有突出贡献的事情。


那么,光绪这事你上基督教去问,那时候那个在光绪帝主政期间,西方的基督教在中国落地开花,连云南都有,边缘少数民族地区都恨不得都有基督教。说这个光绪,说得更极端一点,有一些记载,就基督教会里面,说光绪受过洗,说原来这故宫边上就有一座西什库教堂,很大的教堂,结果那个顶高过了北海,这哪儿行,一外国人的顶都高过咱们北海了,说给拆掉,然后就挪到那个东交民巷那边,挪到了东单那边。有人说这光绪悄悄地受过洗,光绪是基督徒,这真是很奇特,你说信吗,你也不能全信,你说不信吧,他就有这个说法。


大清的这个记载里面,也有说是外国人送给慈禧的《旧约》,《新约》,还有这个《马太福音》,说这光绪就跟太监说,把那两本书,你告我是什么名字,给我整两本,光绪就看这个新旧约,恐怕我觉得光绪是会接受这种思想的。




还有呢,康有为一生只见过光绪皇帝一个时辰,一个时辰应该是两个小时,但是康有为对外说,大概四个时辰。这么长时间,我想也应该没错,他去颐和园得等一个小时吧,比如他进去,他再跟皇上聊一个时辰,他从颐和园出来,他可能也得有点时间,综合起来,大概是四个时辰。但实际上,他见这个光绪帝是一个时辰,那么在这个一个时辰里面,光绪帝还把周边的这些太监什么都轰走了,最后就是他俩聊了什么,只有听康有为的了,光绪也没说过这什么。


大清的官制是让六品,六品官肯定是不允许见到皇上的,你别说它这个官制还是很严格的,说它只有四品以上是可以见皇上的,因为你这个六品官我得考验你一下,因为我知道你这个六品刚被提拔出来的,你这个人品到底怎么样,咱们不了解,所以它这个还是挺严格的。但康有为他是个六品官,康有为是不可能见皇上,所以就在见皇上的过程中就一直受阻,康有为就觉得恭亲王害他,不让他见皇上,其实是实在见不了康有为,所以就是说,还得先让大臣们去见。慈禧让见了,你别看,慈禧也看这个什么《孔子改制考》啊,《新学伪经考》啊,这都是康有为写的,康有为就给皇上看他的书,皇上都交给慈禧,慈禧也看。所以慈禧觉得康有为这人也挺有意思的,就让那个大臣们说先见见这个人。


因为这人官小嘛,结果见的过程中,这康有为就说了一个比较激烈的话。康有为这种人比较有趣,就有的时候会脑子充血,前面聊的都挺正常,结果聊的时候,荣禄就问他,其实荣禄还想深入地了解这个人,荣禄就说,如果你遇到阻碍你变法的人,你怎么办?然后康有为说,那就杀几个二三品大员嘛,法即变矣。荣禄他们说,哇,这个人是一个很狂妄的人。


其实你现在想起来,康有为他就是一激动,他这个一激动,就说冒头的话,他觉得自己还挺棒,所以这人政治觉悟有一些低,这是我们自己这么认为。这件事情就更加阻碍了他和皇上见面,一直到恭亲王去世,光绪和康有为才得以见面,而且见了短短的这么一点时间,但是光绪那天晚上是几乎一宿没睡,也很激动,康有为我估计也没睡着觉,所以见面之后,可能由于过于的紧张,过于的激动,也没谈出具体什么事儿来,只是还是在抓紧时间谈出了一个比军机处还要牛的一件事情,因为从雍正到光绪年间,这个军机处已经完善了,什么东西一完善呢,就会有腐败啊,拖沓啊,延误啊,都是老班子了,那么可能有个明确的,他提出要做个「发改委」,就是开懋勤殿。


开懋勤殿就等于是最早雍正帝那个军机处的意思,就是重用小臣,重用那个官级不高的来直接提拔到国务院办公厅,直接当这最高领导人的秘书。那就这一点的话,那谁说的是对的,比如刚才我说的这个,那又有记载,说这件事 是李端棻大人提出的,不是康有为,康有为只是个传话的,那戊戌变法有个幕后推手,本来原来是这个支持戊戌变法的是张之洞大人,翁同龢,皇上的帝师,然后还有就是,李端棻,一个正二品大员。这李端棻是梁启超的,李端棻看到了年轻的梁启超,认为这个人是个人才,然后就把自己的堂妹要许给这个梁启超,那么这个堂妹的爸爸是什么人呢,是北京市市长。


我看到这个,我也挺惊讶,梁启超是有背景的,梁启超这个小孩子,为什么跟康先生特好,他被康先生给洗脑了,就第一次听康先生万木草堂,听康先生讲一话,马上这小孩崇拜康先生,就成了他徒弟。那康先生为什么重视这小孩,因为这个小孩有家世,其实梁启超本人的父亲,应该是个乡村教师,但是由于娶了这个北京市长的闺女,那梁启超在北京就好办事,好多事儿那都是梁启超办的。那么这里面呢,他们的亲戚,就是一个中央常委这样的,就是李端棻大人,他是高官,据说是李端棻提的要开懋勤殿这个事情,那么康有为就成了个传话的。



方旭扮演康有为


但是后来怎么大家伙都说是康有为说的这些事,所以我就觉得,哎呀历史啊,就搞这个东西,搞得我太难过了,你刚觉得终于有抓挠了,这事对了,下回你再看一个资料,又不对,然后你再看,就全都不对。那所以就想依赖李敖先生这本书,因为李敖先生看资料看得多,然后,我们俩要聊天的话,李敖先生就说,哎呀,田沁鑫啊,我是干这个的,我就是资料大全,大百科全书,我就因为搞这个学术,所以我们这个资料都掌握得很好,有什么事情,你可以问我。


但是我有的时候就会问李敖先生,我说那现在,比如说最新的一些发现,可能跟您的有区别,你比如说,毛泽东最后在这个法源寺里面,咱们开国的这个主席,替他父亲杨昌济在法源寺守了一宿的灵。李敖先生说,是吗,哎呀那太好了,这个发现很好啊。这部长篇里面的这些台词,因为词非常多,谈话也很多,所以我们就想,那是不是就照李敖先生的意思来去写,比如说康有为,一上来就是康有为康有为就看见那个大和尚,佘法师,而且他提的那个佘字是他开篇就提到的,这个月黑风高夜,袁崇焕袁大督师凌迟处死,有俩人收尸,收完尸后,穿街过巷,就来到玄武门边上的一个胡同的房子里面,里面有一个义士,已经把棺材准备好了,然后就把这个袁督师放到里面,又进行了一番冲洗啊等等的,然后呢就扛着棺材就奔了法源寺。到法源寺,庙门一开,大和尚等着呢,说,二位义士,说,您才是义士,您能把这个袁督师,那当时这个,也很恐怖,夜里收尸,这个都是明确说这是个叛国者,要不然不会凌迟处死,这几个人勇气可嘉。


来了之后,这个大和尚还给做了一堂法事,这哥俩就出去了,出去以后,走着走着说,哎,哥,刚才咱来这什么地儿啊,俩人一回头,明月高悬,三个大字,悯忠寺。悯忠寺是唐李世民,就征高丽,为这个死难将士修建的,那所以,他... 李敖先生选这个北京法源寺,而这个原来叫悯忠寺,后来雍正帝改名法源寺,这个寺庙也是有用意的,就是说,它是祭奠英烈的地方,所以他会把什么谭嗣同啊这些戊戌变法的这些很能干的人也都放在这家寺庙里面。


39 庙堂高耸 人间戏场




从六十年代以后开始,殖民所有的这种瓜分就开始了,因为从维多利亚女王时期,英国的第一届世界博览会召开,英国就向世界宣布,我们从一个农业国家转成了一个工业化国家,所以什么大功率燃气机啊,蒸汽机啊,火车啊,隧道模型... ...向世界展览它的强盛。维多利亚女王时期是英国空前团结的一个时期,而且也是英国在欧洲崛起,成为最强国家,他们人少嘛 地小嘛,他们不就会发明这些东西,人的思维都是怎么能够省人力而产生的,他的技术的发展,像这样一套的东西。


我大清还是冷兵器时代,我大清还没这个事儿,我大清在中英开战一次鸦片战争之前,GDP全世界第一,活得非常好,然后这些外国人就说,我开始殖民掠夺了,我生产这么多庞大的机器,越生产越庞大,我没地儿啊,我得占地儿啊,所以什么印度之类的,逮哪儿占哪儿。那我占了之后我就可以把我工厂给放在那儿嘛,我可以挣钱嘛,我也可以发展嘛。所以它就要地,所以它就殖民,而且是全欧洲性的,包括美国的参与,包括日本,本来地儿也小,后来也想参与,大家就等于列强环饲。


但是大家都看着中国,就觉得这家伙挺庞大,而在清朝那时候,我大清版图是一个大狮子头,因为外蒙古什么都在,真的是像一头雄狮的狮子头,很壮观。那个大清版图,大家就看着好啊,但是他觉得这个大狮子怎么也挺恐怖的,不敢动。结果1894年,甲午开战,这甲午开战慈禧是反对打仗的,但是光绪年轻嘛,觉得打一下吧,说试吧试吧。其实这个仗真是可打可不打,最后还打败了,还赔人家那么多钱,外国人一看,哦你是一纸老虎,大清是能碰的,日本人打吧也败,哦大清是能碰的,哎呀,太喜欢中国了。那时候那外国人好像都到中国来,都在那儿办各种领事馆,都在那儿环饲,这其实真是挺可怕的一件事情,哎呀太痛苦了,那么多外国人到这儿来,都要跟你谈说,德国占胶州湾,德国刚占胶州湾,俄国说,那这旅顺离俄国这么近,我是不是也占个旅顺啊?说李鸿章你去谈去,哪儿能给它呀,不能。


李鸿章去跟人家密谈,密谈完光绪事儿也挺多,后来就给忘了,也没再回报什么。结果过两天说俄国领事跟人说传个话吧,说旅顺我们还是要占,说那不能给你,不能给就上报俄国沙皇。俄国沙皇说,你不给我是吧,派海军登陆,我直接占你,你给不给,不给我打你。这什么逻辑啊,然后光绪就急了,光绪第一次跟李鸿章急就是这次,光绪说,你那密谈你怎么谈的?就真是骂了李鸿章,李鸿章一直在喘气。后来光绪说那怎么办呢,那就给人家吧,只要不打仗就给人,但那确实不是光绪的本意。


李鸿章就带着另一个大臣去跟人谈,结果历史上有记载说,李鸿章就受贿了五十万两银子,(只要)不打仗,这地儿给你,咱俩谈得不错,那最后俄国人送你五十万两,说,这地儿给我们吧,给了这受贿了嘛,受不受贿李鸿章说后来都一样,说因为皇上的观点就是不战,只要不打仗,地儿可以给你。所以说,那段历史真是滑稽,就我觉得又滑稽又,不单纯是屈辱,我觉得是非常的混乱,外国人也混乱。



黄小立老师饰演李鸿章


所以光绪帝自己的反思就是,他确实非常着急,然后他肾不好,他有的时候会做梦,然后他又焦虑,他就觉得自己怎么那么不容易,生在了一个这样的时间段里面,又不是开国的(皇帝),又不是强势的收复的那种皇帝,他遇到的是一个挨打的这种局面。光绪帝又是8月14号,应该是狮子座,这个康有为又给他讲过《诸天讲》。康有为这个人是个星象学家,《诸天讲》里面把十二星座都讲遍了,基本就是十二星座这种格局,所以他给皇上讲过,他说你看,皇上你属「雄狮之图」,说你看你跟法兰西第一执政长官拿破仑就差一天,结果光绪说那人家叫拿破仑,是吧,但是皇上,他也败了,他败给经验主义。


光绪说我这叫没有经验,我大清面对列强,毫无经验可言,然后光绪说什么星座也是,雄啥狮也没啥用啊。光绪喜欢这些年轻人,他从小在宫里面都是老人照顾他,后来他打开国门,他看到很多西方人都很自由,我觉得他是很开心的,所以他重用了「小臣」,他看着起码跟他岁数差不多的人一块儿办事,脑子都往一块儿想,出趟国,想出国,可是慈禧跟光绪怎么说的呢,说你去变法,他和我提要变法,他说如果不变法的话,我觉得我清朝人跟对外的这种沟通是有问题的,说你觉得日本人不会外交吗?对不起,日本人非常会外交,日本人在1860年左右说这个明治政府,明治把这个幕府政府给击倒之后,当时日本也有很多的这个外国人在那儿,我把你给打倒了之后,我来做明治天皇了,那我天皇干的是什么事儿呢,我就跟日本人外交,怎么外交呢,就是为国家争取更大的利益,然后我以什么样的姿态呢,你老看不上小日本儿,日本人很会外交,日本人低姿态,你看,我国家太小啦,我对你构不成任何威胁呀,然后我弱呀,然后我想学习你的思想,你的政体,然后我学习你的民主、各方面的这些经验,来帮助我们日本发展。那些外国人一看,不挺好的嘛,你看这个小弟弟挺可怜的。


因为像我有时候跟外国人接触,包括我跟英国人接触,我们一起有合作,英国人最爱说的一句话就是,我能帮助你什么?他们的姿态站得高一点,然后我们在一块儿合作的时候,比如说我们给你讲中国,no,就我不能让你中国人讲中国,我得我自己认识中国,认识中国人,但你中国人要跟我讲中国,那我不想听,我得认识,还有就是我能帮助你什么,所以都是这么一个姿态,所以外国人站得那个感觉还比较骄傲一些。然后日本人特别牛的原因就是,日本人完全就是低姿态,你能帮助我什么,你就帮助我什么,所以那个时候资本的贸易竞争那种时期,所以日本人就得了个便宜,所以它明治维新就成功了。


但我们戊戌变法是九十年代末,1898年了,那个西方已经它是一个殖民瓜分的这个时候了,所以你举荐日本明治维新的思想,是不是合适在中国来用,虽然它是成功的,但你是不是适合在中国来用,外国人来了之后,外国人是这个姿态,而且外国人都比较直接,欧洲人各方面还是都比较直接,但我大中华是个礼仪之邦啊,我跟你聊的时候,一,我的眼睛长得跟你的都不一样,对吧,你看着都跟大恐龙似的,一览无余地看着,我们中国人都很含蓄,又黄皮肤,他真不知道你怎么想的,他跟你在外交的时候很痛苦,而我们中国人会说模棱两可很客气的话,那外国人他发现这块儿也不好使,也没法沟通,最后他发现外国人要的非常地明确,那中国就谈都谈不了,各种没有办法跟人家沟通。


我天朝上邦一下子遇到了这么多人,所以光绪就说,得变法,知识分子也说得变法,我们得设议会,就是我们能跟你们一样了,你们不是对接就好对接,不都是谈判出的很多问题吗,那我们能跟你对接上,我们跟你一样了。其实变法就是想一样,这样的话他能抬头做人了,他能舒服一点地对待他们。慈禧也同意了,去变法了,结果这一变法就挺着急,就一天一个新策,一天恨不得两个新策,这老百姓也够目不暇接的。


你仔细想一想的话,慈禧在那儿坐得好好的,慈禧说紫禁城我也坐不住了,按说你变法,慈禧只给了他两条,挺宽容的,她说,一,你不要违背祖制,就是无论如何不要忘记你是大清,马背民族,踏镫而来,取得中原,得到天下,大清的祖制你别忘了,第二点,你任和免二品以上大员,你跟我说一声。就这么两件事,然后你变法去吧,维新在前,变法在后,你先维新着。结果后来他不是不让他出国那六个礼部六堂官给下了嘛,其实那六个礼部六堂官相当于外交部部长、宣传部部长、教育部部长、文化部部长,这些给下了,结果怀塔布不跑她那儿去说去嘛,因为他们家是叶赫纳拉氏,是亲戚,跟慈禧说,这你说,他要这么干的话,那我们以后退休我们还有保障啊,我这为大清朝立下的汗马功劳,你又不能说我们这帮人就白干了,是吧,说这也太狠了。


慈禧也觉得说,你这空间思维怎么那么差呢,说我都觉得你行啊,你怎么不考虑一下,说这个老臣全都反了你,你还怎么变法,哎呀这孩子,这事办的,其实就是不让出国这事。其实不单纯说不让出国就是批押起来,觉得他们慢,觉得他们拖沓,觉得严重走样,觉得陈腐,觉得腐朽,觉得难以推动。那么那个光绪说,朕所有的事情传达下去就严重走样,所以我就只能亲力亲为做一些事情。


最终光绪也没出国,后来他七月二十九号进宫去见慈禧,然后就跟慈禧提出,这康有为跟他见了一个时辰,提出的唯一一事,就是开懋勤殿。慈禧就不干了,可能是吵了一架,因为咱也不得而知,大家都是揣测说大概是吵了这么一架。然后光绪是八月三号离开的颐和园,因为光绪很孝顺,光绪还每个礼拜得到颐和园去见一下这个亲爸爸。他八月一号召见的袁世凯,是宣到颐和园召见的袁世凯,他给袁世凯升了个官儿,就相当于国防部副部长,然后就跟他说,你可以和荣禄各行其是。


其实光绪是希望自己能够有兵权,但是袁世凯本人对这个事情还是很谨慎的,但是他也想报皇恩啊,皇上给他升官了嘛,那这个是光绪,八月的一号就把一个密诏给了杨锐,就是说,如果我罢黜,还继续罢黜这些官员,就说这个所谓陈腐的阻碍变法的还是继续罢黜,说用那个通达勇猛之人,就是用年轻人,用明白事儿的,但是不可操之过急,恐生变故,恐违背慈禧的意思,还有就是说,如果这么搞下去的话,朕位不能保,如果朕位不能保,何谈其他呢?所以你们,可这封东西其实告诉大家说,你们能缓一缓,不要搞了。


但我觉得这个误解了,大家一看,真的,因为大家都是天天在故宫上班啊,大家确实不知道那退休的太后是个实权派,然后这边光绪皇帝敢情没有实权,这是所有在这个紫禁城上班的这些年轻人,这个他是不能相信的。所以当光绪拿了这个事,他们被这件事情给搞蒙掉了,之后他们反而变得更加的激进,就是要围园劫后这个事情,你比如说袁世凯这个人确实翻不过案因为,他在中国来讲的话,中国老百姓还是有一种道德的一种,就你别看它平时像一盘散沙,但骨子里都很有这种道德的自觉性,他就会认为袁世凯这个人是人品问题,因为他出卖了变法人士,使菜市口人头落地。


袁世凯自己的好名声也确实是只能丢失在一八九八年九月二十八号,被砍头的这一天。你说袁世凯是效忠大清,那他显然就会把这个变法的给出卖了,但是他如果效忠朋友,那显然他对不起大清。所以那天晚上他就认为,他人生出现了一个克星,就是八月三号晚上夜访法华寺的谭嗣同,他说我招谁惹谁了我,我遇见一个你,你跟我说让我去冲进那个颐和园,去把太后给软禁了,我就七千兵,我有一千兵驻守天津,我带了六千人进来,可是驻守北京的是十几万军队,他说我这还没到颐和园我先休息了。


这件事情其实对他来讲也是很困难的事情,那么你这个诏又是个假诏,你给我的是一个抄本,你拿个抄本给我,我怎么能信你呢?但是我们这个戏里就提出了一个,如果这个抄本要是是一个正本的话呢,那袁世凯说如果是正本的话,那我当为大清效犬马之劳,我为皇帝会鞠躬尽瘁,那可能历史就改写,所以一个秘书的决定有时候会影响领导的一生。


杨锐确实怕牵连皇上,给了一份假诏,手抄本,光绪给杨锐的是真诏,结果这杨锐天给皇上没出成主意,才拿了一个抄本给的维新派大家商量,谭嗣同就拿着这个抄本找的袁世凯,袁世凯说你这是假的嘛,字迹什么都不对嘛,袁世凯说我不能信你。但是他看一眼这个谭嗣同腰间有硬物,他想这个事情,说这个人当时很疯狂,这是他《戊戌日记》里写的,但是我们怎么信袁世凯,因为谭嗣同是个佛教徒,谭嗣同给他自己妻子写的信现在在谭嗣同的纪念馆里面,在湖南还展出着,写得太好了,说这个,我呢那天就去被皇上召见了,说这件事情也是感恩佛祖这么长时间的加持,他说那么我当为大清去效力,但是,倘有不测,如果有任何的问题,你自当视荣华如梦幻,视死辱为常情,勿喜勿悲听命天然,切记不可骄纵自己,不可任性,说免得邻里说嫌话,至要至要,即颂坤安。坤,女人啊,即颂坤安。


我看完这封信很感动,我觉得这个人就很懂情入理的一个人,所以他那天晚上去他也是没有办法,因为为皇上他要去做事情。他是一个什么状态去的呢,就历史迷雾嘛,我们不得而知,我们只能从袁世凯这个上面去看,他说谭嗣同双目炯炯什么的,气焰嚣张,是一个狂徒的样子,然后他怎么办,他出于自保,他暂时答应,如果他不答应的话,谭嗣同当时就直接把他弄死,因为这事情已经说了嘛,办这么大的事,其实就是政变了。



谭嗣同(贾一平扮演)与袁世凯(吴彼扮演


八月四号这天袁世凯干了什么,不得而知,什么都查不到。八月五号上午,袁世凯第一次在紫禁城,皇上召见他,袁世凯前面八月一号去的是西苑,去的是那个颐和园,真正入宫、见皇上,是在八月五号的上午。


那天光绪见了袁世凯,还见了伊藤博文,然后这时候呢,慈禧本来是八月四号,就慈禧那戏码都列了,明天看什么戏呀,可是八月三号的晚上慈禧说,不行我得回中南海。第二天一早慈禧就回了中南海,各种资料显示,说她应该是阻止伊藤博文,就怕光绪说你来到我大清做顾问这事儿。八月四号到八月五号的凌晨,慈禧应该训了光绪一顿,我想这训孩子这事儿可能就是,当家里人训了训,八月的五号的白天,他见了袁世凯,什么都没说,倒是袁世凯跟皇上说了一堆话,就说您这个变法,别着急,变法肯定是好的,但是您太着急了,恐会生变,臣是直言进谏,而且是冒死进谏,跟您说这些话,说怕有人左右这事情。


皇上什么都没说,按袁世凯的《戊戌日记》里面,皇上有一些动容,然后皇上就召见伊藤博文,也什么都没说,其实就是因为,八月四号晚上到八月五号凌晨,慈禧肯定是跟他说什么了。八月五号的中午,袁世凯就坐车到了天津,然后八月五号的晚上,他居然没跟荣禄大人说什么。到了八月六号的早晨,从北京来了一位姓杨的大人,在这天津,跟荣禄,就说了慈禧宣布训政了。


慈禧宣布训政就是,慈禧肯定是在八月五号的凌晨跟光绪说,你可以先休息休息,我来吧,给你做个榜样,我先给你当两天政,你现在好好瞧瞧吧,这都什么事儿,而且慈禧应该是也有一些耳闻,对于他们的这个政变,这活动。一直到了八月六号,杨大人在天津说这个事,那袁世凯才知道,大势去矣,维新派肯定不行了。那天上午荣大人问袁世凯,他一五一十都说了,说了之后那肯定反回去告诉慈禧了,慈禧这件事不能原谅了,维新变法宣告失败,袁世凯从此好名声,后来他怎么努力都没用了,就是个奸臣的形象了,他就是个白脸的人,因为他的出卖嘛。


所以这个人我们也是客观地表达了他的情况。最后慈禧如果说真是把自己坐到一个政治家的一个位置上说,光绪还继续在紫禁城主政,然后六君子人头也不落地,然后这个事情还能维持这个维新变法,继续往前推进这个国家,那么试想是不是中国会是另外一番局面呢?


但是当时的慈禧可能真是被伤着了,伤得挺狠的,这也就是很多的史学家认为慈禧太后无能的地方,这慈禧太后本人她也认为她对不起列祖列宗,因为她没有更高超的一个智慧在这个,从小带大的孩子居然围园劫后这件事情,请伊藤博文,政治政治不行,完了亲情亲情的一个伤害,这个老太太我估计伤了大心了,也是人,伤心了,她没成一好修行人或者好政治家,她依然还能坐得特别稳,万箭穿心她还能没事儿,她还能稳步推动国家的发展,但是,没有。


所以慈禧镇压了这个戊戌之后,中国确实倒退回去很长,然后包括后来的这些义和拳啊,等等这些搞得也确实是狼狈不堪,包括八国联军,慈禧外逃回来的时候,那前门楼子都被炸,一半都没了,后来就找那个画景师傅跟我们戏剧似的,画一景搁在那儿,慈禧反正老眼昏花也看不清楚,因为那楼子确实被炸没了一半。最后慈禧回来,回京的时候,是看的是那景,她也没太看出来,所以包括到后来的这个孙中山啊,包括袁世凯啊,包括段祺瑞等等他们,中国的这种试验各种也都是失败的,大家就把这所有的罪责归罪到慈禧那去。


你在看她如何,由于光绪这件事情伤了多么大的心,但是也没人原谅她,大家认为如果你做政治家你就该当把政治家做好,你这时候做成了一个母亲,那你肯定是有问题的,然后没有人同情她真正那时候伤了多么大的心,所以这就叫孽缘。所以光绪毁了一个慈禧,康有为毁了一个光绪,谭嗣同毁了袁世凯。



奚美娟老师扮演慈禧


这个历史它非常的有意思。所以我们这个戏呢是这些都这么难搞的人物,而且历史资料又这么众说纷纭的情况下,就你该当信谁不该当信谁?那么戏该怎么做?我们现在用的是一个唱中国大戏的意思,就是庙堂高耸人间戏场,还是把它放到《北京法源寺》里面,这样的话它是个庙堂,它佛祖永远是慈悲地看待整个的芸芸众生,那么冤仇因何而生,为何不解,在这个人间戏场里面,那戏该怎么唱,所以我们用了很多中国戏剧的这个元素,就是有时候个别地方像戏曲啊,有时候跳出跳进啊,就针对这些人的说法我们会有一些戏剧化的表达,然后尽可能地是让它像戏,因为慈禧的说话方式,那我们就是那个小师傅,跟他师父在聊天的时候,他想象的是这个样子的,那结果就出现了一个那样说话的慈禧,但是慈禧真正的,他们看书看到的慈禧的情况,那是慈禧原话,我们舞台上就会出现慈禧说的这个原话,然后其余的,我们尽可能在这个历史的矛盾中,用一些写意的方式去解决。所以我们这出戏呈现出的应该是传奇加政论,加侠,武侠,加革命,等于《北京法源寺》。




老树 马良 野夫 方励 李银河 Tango 鲁大东

止庵 朱赢椿 林曦 马頔 战马团队

一席新节目「枝桠」

观看全部视频请至优酷搜索「枝桠」
收听音频请至:
喜马拉雅 荔枝FM 考拉FM

网易云音乐 苹果podcast

Read more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