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uantcast

外蒙杀汉人,呼市撕春联

女生群最近聊到的意大利吊灯式,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体位?

母子乱伦,隐秘而伟大?

聊聊性和扫黄(含视频未成年勿进)

羅湖泰式水会「月光城」正骨平靚正首選(98元/4個鐘 充值港幣1:1)

Facebook Twitter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点击图标下载本文截图到手机
即可分享到朋友圈。如何使用?

查看原文

【头条】揭秘“资本运作”传销分钱内幕,剖析“行业”三个心路历程

预防犯罪研究中心 反传联盟

反传销网7月31日发布:关于传销的欺骗伎俩已经写的太多。一直以来很想写一篇传销人员整个心理历程的文章,只有了解传销人员最真实的内心感受才能更好的解救劝说传销受害人。

近年来随着传销疯狂的蔓延,中国除西藏以外,各省市遍布传销人的足迹。是什么让这些人痴迷于传销,不能简单的理解成“骗”,在“纯资本运作-连锁销售”传销组织大量涌现了“三高”人群,甚至连大学教授,博士都参与其中,可想而知传销的魔力是多么的强大。


  目前异地传销组织分为两种:


  一:操作人性化,想来就来想走就走,从不限制人身自由。


  二:软暴力控制,限制人身自由,扣手机,专人负责看管等等。


第一种是现在最普遍操作模式,占中国传销组织的95%,第二种只占5%。而绝大多数人理解的传销是第二种模式。这就是媒体的功劳,大多数媒体报道的传销都带有黑社会暴力现象,限制自由,暴力殴打。在5%暴力传销组织在最早期都是第一种类型,只是发展缓慢,传销领导人性格和人品的低劣而产生的,我们形容为“行业伪军”。判断亲友是否加入暴力传销组织很简单,亲友骗入传销,则不会出现安全问题。如果是被网友或者招聘形式骗入传销的及有可能是暴力传销组织。尤其是陷入暴力传销组织后打电话问家人要钱的,这时要注意受害人的安全问题。

很多人把传销误解成第二种模式,当被骗入第一种传销模式中时,会轻易的被“洗脑”从而坚定的加入。


显然我所参与的是第一种。我与传销打了八年的交道,没有人比我更了解传销人。传销人最真实的心理感受是怎样的呢?


亲友“善意”的谎言,从而改变了自己的命运。当第一次了解到“直销”“人际网络”“几何倍增”“纯资本运作,连锁销售”这些名词时头脑有些晕,心情很反感,尤其是听到高额回报率时,第一反应是传销。抵触的情绪,辱骂的言语随口而出,但是面对亲友的耐心劝导,还是抑制心中的怒火。


亲友真诚的挽留,恳求的话语,最终一句话让人平静下来。“留下来再考察几天,如果你觉得这件事不好,我们和你一起走,你考察几天后觉得可以做,到时候再做决定,好吗?”


接下来的几天,轮番做工作,重复的内容,每个人脸上的“真诚”表情,“现实”的故事,亲友的开导,终于“看懂行业”。兴奋之余,想办法凑足申购款。在亲友的帮助下利用谎言拿到钱,加入前的那一夜彻底失眠。


想着外面的现实无奈的社会,庆幸自己抓住了人生的一次机遇,搏一代富三代的信念,未来美好的生活在脑中不断呈现,那时心中无比感激自己的“推荐人”。


坠入甜蜜“梦”中



突如其来的好事,让人不知所措,虽然渴望金钱,但心里还有一丝担忧,于是便想验证他们所说的“事实”。拔打110,咨询一些当地人,上网查找一些资料,向传销人员提出一些问题后,传销组织就利用当地政府监管打击力度低,当地的特色文化,编造很多混肴视听的故事,再加上媒体报道的失真,传销人就会认为媒体报道网络文章都是营造“负面效应(宏观调控)”。虽然传销人员回答的问题含糊不清,但还是被贪婪的欲望所征服。


加入后,便开始学习, “列市场名单”,“行业纪律”“行业心态”“操作技巧”,“认真复制”,急切心态促使快速发展下线,首先目标是至亲。


发展下线不可能一帆风顺,遇到难度大的,用感情来开导,利用整个团队的力量来“留人”。


每天按规定的作息时间,反复的工作,相互的鼓励学习,八大心态,经管二十条纪律,《羊皮卷》《方与圆》《资本论》等等一系列的书籍,在这样的生活学习环境里,一切复杂的人都变得的简单,和谐,没有文凭高低之分,没有富贵贫贱,不计报酬相互帮助,这是外面社会无法体验到的。这也说明一些传销人为了挽留亲人,甚至下跪,为了欺骗家人汇钱加入行业,宁愿自编自导绑架案。看这段话就明白,传销为何有这么大的魔力了吧!对于一些没有上钩的人,传销人嘲笑:“无法接受新观念,你没有命挣这个钱、、、、、”。


起的比鸡早,吃的比猪差,干的比驴多,面对艰苦的生活环境仍然是激情四射,对未来充满着无限幻想,嘴上天天叫嚷着“两年后开奔驰宝马”,这是传销人真实的生活写照。


传销人在行业中运作时,相伴的不仅仅是“和谐”的生活同时还有压力。这种压力来自两个方面。


一:家人的不理解,身后市场被破坏。一旦家人知道我们在做传销,便会通知所有的亲友,停止资金供给,阻断发展的路径。


二:“行业”并不是想象当中的好运作,很多人因为资金 “调控严厉”的问题悄悄的离开,,虽然表面上称赞“行业”的价值,前景等等,其实每个传销人心里各自有一笔帐。


虽然压力很大,但是生活在“无私”的环境里没有减少一丝的欲望。传销人相互的赞同,帮助,扶持,鼓胀的虚荣心,让很多传销人迷恋这样的环境。


面对母亲的泪水,父亲的责骂,依然而然的选择行业。有些人会认为他们这是为了金钱,其实传销人最真实的想法,是家人不理解他所做的一切,做行业不是为了个人,而是为了整个家庭的未来的幸福。反而家人通过别人的一些话就否定“行业”真实性,这是传销人最痛苦的事情。做为传销人员来说,他最渴望的是家人亲临去“考察行业”实地了解。真正传销的生活与媒体报道差距很大。当然,即使去考察,对于行业不认可的话,传销人员会说没有“看懂”,永远不会承认行业是假的。



一旦家人很反对的话,传销人员从此不会再和家人联系。换成情侣结果就更加悲凉。为什么传销可以轻易摧毁几年的感情,这是很多网人提出的问题。


传销人无法得到家人理解的时候,最希望是恋人的支持。尤其传销人把情人当做第一邀约对象,当情人去了以后,发现是传销快速离开。这对于传销人来说是一种不负责任的举动。做为传销人是希望他能留下来“考察”几天,虽然希望他能加入。而情人回家后便开始找大量的资料进行反驳或者通知传销人的家人,破坏了他的“发展市场”。


传销组织对于这种情况会教唆传销人员“他根本不爱你,如果爱你的话,会留下来考察,即使他不愿意做行业,也没有人逼迫他,这是一种不负责任的表现,这样的情人没有必要挽留”。最终导致情侣变仇人。



换位思考,做为刚加入的传销人员他们的思想都是好的,所作所为也是为亲友着想。刚加入的传销人员为了亲友能得到一个发财的机会,所以才会对最亲的人下手。同时亲友不理解他的行为时,他会很伤心。


尝试过邀约失败或者家人反对的传销人,他们的心理只有一个理念就是争取“成功”来验证他们当初正确的判断,反驳曾经怀疑或者破坏他们的亲友恋人。所以,很多被强行解救出来的传销人员几乎再返回组织里。尤其是家人强制带回的,没有经过专业人员“反洗脑”工作,99%的传销人会再次返回。


这些低级别的传销人正在梦想的最初期,虽然亲友不理解,也无法撼动他们对“行业”的激情。另一种情况发展很顺利,亲友相继认可并加入,使得传销人更加痴迷。这一点就说明“家族”式传销更难于劝说的原因所在。


要想劝说自己的亲友必须要了解他此时的心理,对症下药,盲目的争吵,强制的扣留只会加深他的对抗心里,保持好关系显得更加重要,利用时间让他平静,然后由专业人士当面的做反洗脑工作。如果是利用方式诱骗或者强制性带离传销组织的,更要控制双方的情绪,防止传销人做出极端举动。


简单的说,参与传销时间不长的人,会坚信自己的理念,再加上传销组织严格规定的“一个级别知道一个级别的事情,俗称“神秘感”。低级别人员更无法认清传销谎言。而对于亲友却直观的认为传销人被“洗脑,幻想一夜暴富”,这是传销人无法接受的。


低级别传销人员并没有错,错就错在某些当地政府的“默许,配合”,媒体报道的失真,传销组织逻辑思维太强,谎言编的太完美,再加上现在的社会环境,所以低级别称为受害人。他们的意愿是美好的,希望带着家族人共同致富,可惜此时的他们并没有意识到自己已经踏上了一条黑暗之路。所以,很多被强行解救出来的传销人员几乎再返回组织里。尤其是家人强制带回的,没有经过专业人员“反洗脑”工作,99%的传销人会再次返回。


当亲友陷入传销后,要把传销人当成“病人”,不要埋怨责怪病人,要找到病因所在,科学治理。


在反传四年中骂我的人太多,这些骂我的人都是低级别人员,其中有一个人在我的博客里留言骂我,我让他两年后再来看他那时的留言。结果两年后,他真的来了,除了表达歉意之外,内心的痛苦悔恨只有他自己承担。


“人生最大的痛苦就是眼睁睁的看着自己最亲最爱的人,一步步的坠入深渊,而站在身旁却无能为力”。当恋人、亲友陷入传销后,最痛苦的莫过于关爱他们的人。


此时深陷传销谎言之中的人心态如何呢?


加入传销后,低级别人员发展的速度越快,对“行业”越痴迷,而对于那些发展缓慢的传销人来说,思想就有波动,虽然对行业有一些疑虑,但并不意味着清醒。“坚持”成为他们唯一的信念。尤其是传销人屡次“邀约”失败后会严重打击自信心,传销组织针对这种情况便展开思想围攻,帮助下线“开拓市场,竖立信心”经过再次“洗脑”后信心便增强。


随着级别不断的升高,下人数越来越多,了解的内幕也相对的多,此时的传销人已经失去了激情。拿南派“资本运作――连锁销售”传销组织为例,B级经理没有万元收入,如果体系发展缓慢甚至无钱可拿。一个级别了解一个级别的事情,当传销人走到一定的级别后,发现所谓的“月收入”并不是当初考察时“行业”所承诺的那样,对行业也产生了一些怀疑。


尤其是北派“人际网络”传销组织鼓吹B级人员住宾馆月收入万元,其实,真正B级的生活是非常凄凉的,他们是租的房子或者住10元一天的旅社,表面光鲜,背地里抽的也是五块的烟,吃的也是馒头面条。


面对下线的询问月收入是否有万元时,传销人会昧着良心说“有”。下线追问“没有发展还有收入吗?”。这时他们会说“没有发展不可能有收入,但是体系不可能不发展”。听到这句话后,他们已经忘了当初“新人”来考察时,他们口口声声说:“只要到达B级经理月收入万元”,从未提起“没发展没有收入”。


看看所谓大经理的穿着打扮生活用品,可以判定他们没有高额的收入。他们总是找个种理由说:“行业规定艰苦朴素、、、、、”。


参与的时间越久,“行业”暴露的问题也越多,此时的传销人心态复杂,特别是中层领导,拮据的生活,低微的收入,渐渐的对“行业”美好前景的感到迷茫。


当体系被打击后,他们说“负面,宏观调控”。其实他们比谁都担心害怕。他们并不曾忘记说过:“行业不犯法,如果犯法,公安为什么不打击”。这句话,而是他们总能找到理由来掩饰。


当下线提出尖端问题时,他们总说:“ 行业需要自己去‘悟’,一个级别知道一个级别的事情,等你上来就明白了”。想想当初刚来“考察”行业时,上线耐心的解答,现在却如此“简单”。


当低级别人员计算“五级三阶(晋)制”奖金分配时,他们总是要求不要“研究”这些,“行业是现实的”。其实他们明知道每个月拿到的钱与奖金分配制度有差别,也不敢去研究,他们害怕结果。


其实他们已经知道为什么没有“申购单”“汇款单”。


为什么发奖金的时候手机要调成关机或振动,为什么现金申购时,收款的那个人并不是本体系的人。


为什么在行业里不能成群结队的走,为什么资料要注意保管等等、、、、、

他们不敢上网,不看新闻,害怕砸碎美丽的梦。


想想当初面对亲友质问时,他们口惹悬河严词凿凿。为了所谓的美好行业不惜断绝亲属关系,放弃多年的夫妻、恋人感情。如今每天却象小丑一样表演着,复制上线所说的现实故事,激励着下线,满口的“坚持、成功、财富”,其实这一切无法掩饰内心的迷茫。现实的压力让他们面如土色,憔悴不堪,每个深夜,痛苦和眼泪只有一个人去承受。


最痛苦的便是每天看着下线亲友那种充满羡慕的眼神,对行业的执着信心,内心无比纠结。而他们这个级别内幕却不敢告知下线亲友,习惯性的谎言欺骗着至亲至爱的人,更加可悲的是,说谎连自己都骗。这一切只有一个目的,维持体系稳定,他们担心辛辛苦苦建立起来的小体系瞬间崩盘,亲友投资的金钱,情感将灰飞烟灭。


选择离开还是坚持就需要足够的勇气,如何面对下线,下线投资远远不是几万块,投资的是亲情,友情,爱情,曾经拥有的事业家庭。


一些传销人缺乏资金,下线流失,此时会选择离开,他们对行业已经死心。这部分人是很少的。家族参与的传销者并不会离开,作为家族的领导人,他所承载的责任太大,即使他们已经了解真实内幕,却不能说出。(此时传销人员的心态极不稳定,劝说工作很容易,所以参与时间越长越好劝说,当然级别也不能太高,如果级别太高就失去劝说的意义了,因为下线众多,只能一条路走到黑)。


 

那些中途离开传销组织的人,已经无法再回到从前,曾经的恋人已分手,朋友已无情义,更无法面对曾经挽救过他们的亲友,如今已是倾家荡产,身败名裂。即使父母原谅重返家庭,但是亲人之间的诚信荡然无存,留给他们只有无休止的怀疑猜忌,这就是参与传销必须所承受的。所以更多的传销人选择远走他乡重新生活,还有一些人对生活失去信心报复社会,从而走上犯罪道路。


那些还在坚持的传销人,曾经千万,百万的“出局”梦,他们早已不在奢望,唯一能做的是早已达到A级,幻想着能见到所谓的“现实”。除了安慰自己以外,一无是处,支撑他们唯一信念的是那仅剩的一点侥幸心。


一个级别了解一个级别的事情,随着级别的升高,了解的内幕也越来越多,如何的选择取决于勇气。想要了解行业全部的内幕必须到最高级别,没有要发展不可能走到高级别,这一点很矛盾。


如果是家族参与,没有选择,只能向前走。等待他们的是梦想成真还是残酷的现实呢?


“ 我知道总有这么一天,现在终于解脱了。”3月26日凌晨,在芙蓉路某酒店套房内,面对突然冲进来的长沙民警,传销头目卢军岳在惊恐之后,突然如释重负……他让近1000个家庭陷入困顿的泥潭,甚至家破人亡!”


成功的梦想、奢华的生活、高额的收入,还是一个谎言,兴奋之余他们带着疑问升到了传销组织的高级别。


“什么六位数保底的工资,什么国家行为,什么不犯法,什么出局制”等等只不是前人留下来的谎言。上线华丽的包装,诱惑的语言,在他们眼里是那么的虚伪,“行业”真实性的问题已经没有必要再探讨,他们已经明白所谓的“成功、金钱”只不过是一个梦而已。


老总的实际收入要看业绩,那些所谓交纳的国税全被A级所分。“资本运作――连锁销售”非法传销组织A级老总分为四代,俗称3343。刚晋升到老总可以拿到每份300元收入,第二代拿300,第三代拿400,第四代拿300,然后接着“出局”,出局是没有一分钱的。按照体系的发展,业绩高拿的多,业绩差拿的少。在现实的操作中三条钱不可能平衡发展,所以一般老总最多拿两条就相当不错了。按照钱数计算,从老总到出局连本带利最多赚几十万已经不错了。发展的快一年之内可以拿完,发展的慢就很难说了,老总衣食住行需要钱,维持下线体系也要钱,真正赚到手的钱是很少的。


几年来的艰辛奋斗,付出了人生最宝贵的诚信、亲情、爱情走到了最高级别,而等待他们的却是残酷的现实。当初“行业”所承诺的六位数保底的工资还有千百万的“出局”,变成了美好的回忆。“行业”的本质是赤裸裸的欺诈行为,曾经媒体、网络报道“负面,宏观调控”到今天才恍然大悟。


高级别传销人员的生活又是怎样呢?此时他们已经离开传销组织所在地,在相对较近的城市租房子,生活节俭,月月等待着汇入银行卡里的钱,与上下线保持单线联系,听到体系被打击四处躲藏。每次出现在传销体系里时,小心翼翼的保持“神秘感”。为了鼓励下线发展,他们依然编造谎言,穿金带银,华丽包装,可悲的是下线把他们当成“成功”的楷模,炫耀的资本,“现实”的案例,其实包装的钱多半也是自己付出。面对下线亲友,满嘴的谎言,四处的逃避国家的打击,下线的报复,虽然表面衣着华丽,内心却充满恐惧忧虑。高层传销人员之间的内讧,分脏不匀,卷钱逃离造成暴力伤害案件屡见不鲜。


刚升到老总的传销人员,看着下线亲友渴望成功,贪婪欲望的眼神,亲友投入的资金,是离开,还是继续走下去,离开将血本无归,亲友反目。继续运作则害怕公安工商的打击,下线的报复,对他们来说是艰难的选择。


想想几十人上百人的下线怎么办,投资的本钱怎么办,曾经向亲友许下的豪情诺言,如何的面对,因此百分之九十九的传销人员会选择留下。他们目的只有一个,希望自己和直系亲属下线能赚回本钱。


如今,他们被贪婪的欲望所征服,把至爱的亲友当成敛财的工具,此时的他们用“禽兽”来形容都不为过。


大部分A级老总并不甘心为上线卖命,拉网单干,赚取高额的利润。我们叫做“操盘手”。去年永州市破获的传销大案中《杨氏五兄妹组织领导传销案》,发展下线5000多人,赚取利润达4千万元,面对记者的镜头即然大言不惭的说:“行业并不是所有人都能做,我觉得是一个能锻炼人,并给一些人创造就业机会、、、、、、”。多么可笑的一句话,试问杨总,你发展了5千人为啥不出局呢,不是黄帝轮流座吗?


今年4.26日《广西宣判一起特大传销案》38名传销头目身被“黄马甲”站在审判台上时,他们心里也许感到很委屈,没有赚到太多的钱反而被判刑。例如69800申购款,返回申购人19000,剩下的层层刮分,他们拿到手的也就是那58%,加上N个老总分配,个人根本赚不到太多的钱。而他们的整个家庭投资的更多,本钱也是无法赚回。但是他们没有意识到自己编织的谎言伤害了更多善良的家庭,为了私利把亲友拖入万丈深渊,这才是最可恨之处。


对于A级老总最想做的一件事就是“解脱”,说起来简单,做起来谈何容易,解散体系需要高额的费用,下线的损失需要他们来承担,他们最想看到的就是下线拉网单干,对他们来说是一种最简单的解脱,被国家抓捕那是彻底解脱。看文章开头的一句话就能深刻的体验到传销头目内心最真实的感受。


人生之中最宝贵的就是“诚信、亲情、友情、爱情”而传销人员把这些转变成为敛财的工具,来满足对金钱的贪婪,而他们所作所为导致多少幸福的家庭支离破碎,多少至交好友反目成仇,多少相爱恋人悲痛分离。


那些逃脱法律制裁的传销头目,每日提心吊胆,昧着良心拿着亲友血汗钱,过着鬼一样的生活,一旦被下线报复将横尸街头,被国家抓捕,冰冷的手拷,阴暗的监狱才是他们洗刷肮脏灵魂的最终归宿。


想想当初邀约亲友那充满激情的辩解,被政府打击依然对行业执着的追求,说的谎言连自己都欺骗时,他们还如何面对家乡父老,还有那些曾经被他们嘲笑过的人亲友。因此很多传销高级别人员选择流离他乡,在陌生环境里生活。传销人员离开传销组织后需要几年的时间来调节心态。中高级传销人染上了传销病,不再相信任何人,不相信社会,彻底改变人生观、价值观,这是一生难以治愈的病。


一句话最能代表A级老总的心声“与沮丧的心情做抗争,时常半夜失眠,痛苦和眼泪只有一个人承受”。


当满身荆棘的走过这成功之路的时候,会发现所谓的金钱财富,只不是前人留下来的一个又一个美丽的谎言,当初冲动的选择就注定悲惨的结局。


希望深陷传销组织谎言中的善良人们,尽快脱离传销毒瘤的侵害,不要让关爱你们的亲人继续痛苦的生活。




    Read more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