聊聊对“人民经济”和温铁军先生的争议

如果推行温铁军的“人民经济”,最终倒霉的还是“人民”

母子乱伦:和儿子做了,我该怎么办?

最狠得驭民之术

​兽爷丨世界是你们的

生成图片,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自由微信安卓APP发布,立即下载! | 提交文章网址
查看原文

虚拟摄影正从游戏中异军突起

傅尔得 假杂志 2022-04-29

《新宝可梦随乐拍》官方照片


任天堂公司在今年4月30日发行了一款时隔22年之后的升级版游戏:《新宝可梦随乐拍》(New Pokémon Snap)。在这款游戏中,玩家将扮演野生动物摄影师的角色,在穿过森林、岛屿和沙漠的过程中,用镜头捕捉自然生态中的两百多款不同种类、不同生活习性的宝可梦。


《新宝可梦随乐拍》官方照片

《新宝可梦随乐拍》官方照片

 

维基百科在今年初制作的“媒体特许经营产品畅销榜”显示,宝可梦系列及其周边产品已累计获利超过1000亿美元,成为目前最赚钱的IP。此时,这家游戏类霸主要将其自1999年发行后便沉寂的《宝可梦随乐拍》升级再发行,或许说明了:游戏内摄影正异军突起。

 

在社群网络时代,将自己在游戏中所经历的瞬间、成绩等画面进行分享,正在成为玩家们形成身份认同、价值归属的重要途经。当然,经济回报也是重点,但这只对极少数人而言。

 

现在,几乎所有的玩家都会在游戏过程中截图。因此,游戏开发商们除了将画面做得日益精美,也将照片模式作为基本配备放入了程序中。除了《宝可梦随乐拍》,越来越多的游戏更将摄影作为其重要内容,如早已众所周知的《模拟人生》;如一款在濒临灭绝的世界尽头拍摄照片的摄影拟真游戏《摄追赤红末世代》;如日本经典恐怖游戏《零》系列,其为不同的胶卷赋予了不同的攻击力以对付怨灵;如动作冒险游戏《塞尔达传说》,很多玩家都被其风景所迷倒而舍不得通关;而配备了湿版相机模式的《荒野大镖客 救赎2》,其中已做到以假乱真的美国中西部风景,成了吸引大量玩家的主要因素。


《摄追赤红末世代(Umurangi Generation)》玩家所拍照片 

 

《荒野大镖客:救赎2》 游戏摄影

《荒野大镖客:救赎2》 游戏摄影


而巨头图片社的跟进,让这一趋势更加意味深长。去年7月,全球最大的图片社盖帝成为游戏《英雄联盟》全球电竞赛事的官方摄影机构和发行合作伙伴。在此之前几天的6月30日,盖蒂更与日本索尼的游戏开发公司Polyphony Digital签订了合作,拍摄其主打游戏《GT赛车》,这意味着,曾经专拍赛车的一些摄影师将会进入游戏内拍摄,以展示虚拟赛车竞技中的精彩瞬间。

 

当然,疫情加速了游戏内摄影的发展。去年,人们被迫向虚拟世界进行了一场大规模的迁移,无论是在ZOOM上的会议,还是直播上课,还是动物园和水族馆的直播,抑或是美术馆上传的线上展览,还是交响乐队在空荡荡的大厅里直播表演等等,都将人们逐渐聚集在虚拟空间中。而电游的玩家们也比以往花费了更长的时间沉浸在虚拟景观中,因而,虚拟摄影也随着这一波的生活虚拟化而异军突起。


《塞尔达传说》 玩家所拍照片 


据国际数据公司(IDC)去年9月份的数据,视频游戏行业在2020年的利润达会到1797亿美元,比饱受疫情困扰的北美体育产业和全球电影行业加起来还要高。而在2020年发布的几个备受玩家们期待的游戏(《最后生还者 第II章》、《死亡搁浅》、《对马岛之魂》、《漫威蜘蛛侠:迈尔斯·莫拉莱斯》)中,发现了一个共同点:它们都配备了强大的拍照模式。在游戏进行的任何情况下,玩家都可以立即切入拍照模式,除了任意变换镜头的焦距、光圈,以及拍摄角度,还能运用其丰富的后期处理功能。

 

虽说游戏内摄影在当下已成必备模式,但这却是近几年才发生的变化。索尼、微软、任天堂这三家最受欢迎的游戏系统公司,分别于2013年、2015年、2017年才将截图功能整合到他们的主机上,而在此之前,玩家需要自己创建相机模组。当然,在英伟达公司于2016年发布他们的图像捕捉系统“安塞尔”(Ansel)之后,其超强的拍摄功能已成为最受玩家们欢迎的第三方软件。

 

那么问题来了:截图算是照片吗?关于这一问题的争论,早在2008年时,当摄影师乔恩·拉夫曼(Jon Rafman)的《9眼》和迈克尔·沃尔夫(Michael Wolf)的《一系列不幸的事件》在摄影界引发广泛讨论时,就争辩出了答案:选择画面的过程就是摄影的本质。这两个系列都是摄影师坐在电脑前基于谷歌街景的截图,正如迈克尔·沃尔夫当初捍卫自己创作时的发言:“我自己决定要将什么摄入镜头,我亲自剪裁照片的构图,如果说这不是摄影,实在是太轻率了。”



《九眼街景系列》(2008至今)©️ 摄影师乔恩·拉夫曼(Jon Rafman)

 


《一系列不幸的事件》(2008)©️摄影师 迈克尔·沃尔夫(Michael Wolf)



摄影的定义受到技术和文化变革的不断影响,可以说,截屏在当下正成为新的快照。看看我们周围的00、10后们,在成长过程中,他们第一次接触摄影是通过智能手机,而第二次则极有可能是通过电子游戏中的照片模式。随着他们长大,虚拟摄影将成为新常态。

 

对时代敏锐的摄影师们,早已进入虚拟空间,开始了严肃的创作。任职于耶鲁大学艺术学院的贾斯汀·贝瑞(Justin Berry),其作品则有如在向安塞尔·亚当斯致敬。他聚焦于游戏中的风景,其照片通常由超过100张截屏拼接在一起,组成一幅幅真假难辨的高分辨率的虚拟风景照。




Road Trips  2018 ©️ 贾斯汀·贝瑞(Justin Berry)


玩家们越来越关注拍摄照片而不是在游戏中寻找敌人。肯特·希里(Kent Sheely)深受罗伯特·卡帕在诺曼底登陆时拍的照片的影响,他花了三年时间游荡在以二战为主题的游戏《胜利之日:起源》内,他如战地记者般捕捉那些冲突画面,而不是参与游戏中的战斗。布列松的照片给阿兰·巴特勒(Alan Butler)带去了指引,在《侠盗猎车手5》中,他没有去跟罪犯火拼,而是避开了游戏的主线,转而去关注背景城市中的贫困及无家可归者群体,试图在虚拟现实的背景下对边缘群体的处境提出质疑。





《洛圣都的下沉》(Down and Out in Los Santos) ©️阿兰·巴特勒(Alan Butler)

 

当摄影在游戏中普及,虚拟空间所发生的转变,正重复着我们在现实中曾经历的。如苏珊·桑塔格在《论摄影》中所说,“游猎者手持‘哈苏’相机而不是‘温彻斯特’步枪;不是用望远镜瞄准器来把步枪对准猎物,而是透过取景器来取景。”“ 最终,人们可能学会多用相机而少用枪支来发泄他们的侵略欲,代价是使世界更加影像泛滥。”



关于作者

傅尔得:专栏作家、策展人,著有《一个人的文艺复兴》、《肌理之下》。



 《 假杂志 》 


关心以图片和影像为媒介的创作者及其关心的世界
并致力于以上内容在不同介质上的呈现
/杂志/出版/书店/图书馆/展览/
以实践表立场,示在场

Ø关注假书店公众号得更多优惠消息Ø

文章有问题?点此查看未经处理的缓存